铁马冰河入梦来

【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

【喻黄】风玫瑰06

一个突如其来的暴击


06 小误会

 

到了秋天就是这个城市里最美的季节了,各种树种渐次着变色,风里带着凉意一层一层地刮过来,染得叶子从黄到红渐次变化。每到这个时候身为南方人的黄少天就会很激动,这意味着银杏叶马上就要黄了,而不远的十一月的初雪也就要来了。

所以他心情很好,每每到这个时候,就会去到什刹海一代,晃晃悠悠,悠悠荡荡就是一天。

这或许是他来北京之后,养成的一个新习惯。

一个人有一个人逛的乐趣,不过如果有一个人一起陪着的话似乎会更加有意思,最近他看喻文州很顺眼,就有计划着问他要不要一起去。但是怎么才能让这件事情显得自然而然,邀请得理所应当,黄少天心里并没有多少谱。

到底该怎么说,他走在路上想了一路的措辞。

 

二十二岁的黄少天同学对很多事情都一知半解,尤其是涉及到情感问题上的,所以压根他就搞不拎清自己为什么会用这样一种明明期待靠近却强行拉出距离的方式对待喻文州,他只是跟随着自己的直觉走,虽然隐隐约约有些不对,但是他将那些声音压下来,拿出可以让自己信服的理由。

 

想事情的时候黄少天的敏感度会降低,可是这不代表他就一点外部感知都没有。快要走到家门口的时候,他转过身,朝着背后空荡荡地胡同喊了句:“别跟了,出来吧,太幼稚了。”

黄少天声音打在胡同里的水泥路上,硬邦邦地,炸出来一个小姑娘。

小姑娘从胡同里的广亮大门中探出身子来,她低着头,还穿着校服,还背着双肩包。活生生像是被黄少天欺负了的样子。

“现在的高中生怎么还玩这一套啊?这都是我们那时候都不屑玩的伎俩,告诉你小姑娘,没有用的,你没看到胡同里这种倒车镜啊,一下子就能看到好么?到底跟哪部电视剧学的?以后少看点。”

“我……我没有跟电视剧学!”小姑娘抬起头来想要辩白,脸色却不知道是被夕阳照射还是因为激动紧张而涨得通红,黄少天一瞬间就后悔了,他的情绪来得也快去得也快,意识到自己的问题就有些手足无措,忙说道:“嗨,我跟你置什么气啊,这时间也不早了,赶快回去做作业去吧!你这碰到我还算是好的,要碰到坏人怎么办?”

“我,我……”

“你,你什么啊你要?”

“我、我喜欢你!”

黄少天多聪明伶俐的人啊,几乎是一瞬间就看通了是怎么一回事。

“这句话很珍贵的,可别对着我这种陌生人说。”他看了看面前比他低了一个脑袋的小姑娘,又有些于心不忍:“你要找喻老师是吧?然后你就来跟踪我了?很能啊,能查得到我是室友,但是有这个心思干嘛不直接联系喻文州,直接跟他说?”

“我不敢……”女孩的脑袋越来越低。

“那你对我说这句话又敢啊?”

“对陌生人开口比对喜欢的人开口容易多了!”

黄少天怔住了,前段时间才跟妈妈好点关系,没有谁比他更懂这句话的分量。他站直了身体,重新打量起这个小姑娘。一个不高,瘦,明显还没有发育开的小姑娘,还在箍牙,说难看算不上,但是确实是不到最好看的时候,面对喻文州这样的成年人,明显还是太小了。

黄少天有些不忍心。换做在五年前,他很愿意为这样的女孩子做事,以体现自己的古道热肠,而现在,还没有到出了社会说自己被社会磨平了棱角的资格,他叹了口气,问她:“你要我帮你做什么嘛?”

女孩子的眼睛亮了一下,说:“你等一下。”

她从书包里翻出一个礼盒,拿着递给黄少天,“你能不能帮我把这个东西交给喻老师?他知道我是谁的……”

“哦,好,但是我不保证他会喜欢啊。”

“这句话你不用说出来的……”

“还是说出来的好,这种事情没什么好自欺欺人的。”黄少天如此说道。想了想又叮咛了两句:“你也就别一个人在这胡同乱逛了,天都要暗下来了,你跟我一起去地铁站,先回去,东西我会送到的,你放心。”

“啊,谢谢你啊!我听我同学说喻老师的室友是个室友,很好的人,果然没有错啊 !”

黄少天被这一顿夸,夸得有些飘飘然,但是转念一想,是个好人又不是什么很好的形容词,还莫名其妙的背上了一个喻文州的室友的名字,自恋少年黄少天很心累啊。

但是没办法,谁叫这是喻文州呢?

 

他把小姑娘送到地铁口,看着人进了站,又折回回家的路,拿着一个粉紫色的礼盒,看上去有些滑稽可笑,但是做了件助人为乐的事情心情总归是挺好的,哼着不成调的曲子一路上楼,在门边突然看见了一双女鞋。

一双精致的,黑色,后面带着一颗镶钻的小铃铛的细高跟鞋。

一双明显是工作环境优越的女性穿着的鞋子。

他挑了挑眉,鬼使神差地把礼物收进包里,没有推开门。

站在楼下给喻文州发了个消息。

 

【我今天就不回来吃饭了!】

【怎么?】

喻文州的消息来得很快,几乎是秒回。

【唔……有一个朋友来朝阳区找我玩,我去跟他吃饭。】

【好的,我知道了,路上注意安全啊。】

【肯定的。】

黄少天一个人走在空无一人的胡同里,忽然间升起一种心有戚戚的感觉,他有些同情那个下午朝着他表白的姑娘,却也有些同情现在“无家可归”的自己。

但是更让他觉得有些觉得不舒服的是,他发现他,有些太过于关注喻文州了。

这真不是个好事情。

 

 

 

 

 


评论(1)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