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马冰河入梦来

【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

【喻黄】风玫瑰07

一个突然正视自己的黄少



07  没情况

 

黄少天觉得自己大概今天就不太适合出门。

跑到三里屯特意来吃甜品,结果甜品店的服务差到爆,而且点单还没有点上,他愤愤不平地在网络上留下自己的愤慨之言,打算换一家拉面吃,结果第二家店又是二十几分钟之后才告诉他没有点上单,简简单单的一顿晚饭吃了两个小时。

当他丧丧地回到家时,那双鞋已经不见了。

他推开门,被站在玄关处的喻文州吓了一大跳。

“出去吃了?”还是喻文州先开的口。

“嗯,你不知道我今天超级惨,想去的甜品店结果让我超失望巨难吃,还点不上单,早知道去吃另一家,结果换了一家日料没想到也没好吃到哪里去,总之就是超惨的!”

他用夸张的语言和肢体动作来演示刚刚进门看到喻文州那一瞬间的不自然,但是转念一想做贼心虚的又不是他,他有什么好心悸的?

“结果吃上了没有?要不要我去弄点河粉给你吃?”

“吃了……”他想了想:“就吃了一点,也不多,你帮我弄一点吧,诶不要太多啊。”

喻文州偏过头朝着他笑了一下,低声嘀咕了一句什么,黄少天没听清,他侧身往前凑了凑,正好对上他往前走的身位,骤然拉近的距离让黄少天有些猝不及防,他噌的一下弹开去,结果撞到了门口的鞋柜上,真疼。

“那,那我先进房间了啊。”

他几乎是以光速从这个小小的玄关逃跑的,门关上那一刻,他几乎是松了一口气,他转过身,突然看到门侧镜子里自己竖起来的一撮头发的时候,突然感到特别的丧气。

又没表现好啊……

黄少天两只鞋子一脱,把自己摔到床上。

怎样才能变成喻文州那样完美无瑕的人呢?

 

黄少天是观察过喻文州的。

他的衬衫永远整洁笔挺,他的西装会定期送去干洗,他的鞋子永远都自己洗好晒干一双一双放在鞋架子上。

他的生活规律,从不熬夜,每天早上都起床吃早饭,他的工作体面,热爱读书,几乎不会有时间打游戏,他几乎没有体现过自己对欲望的追求,再加上早就显露出来的厨艺,喻文州几乎是没有缺点的。

面对着这样的室友,说不沮丧是假的。

 

“出来吃东西了。”喻文州在外面敲了敲门。

“诶,好的出来了!”

黄少天答应了一声,脱掉了T恤换上了背心,光脚踩着人字拖出了门。他们的客厅不大,也没有餐桌,两个人吃饭永远在一张宜家买的矮桌上,最近黄少天在网上买了两个矮凳,两个大男人吃饭总算没有那么憋屈了。

桌上的炒河粉在暖黄色灯光的照耀之下正冒着热气,喻文州下手酱油放得并不多,还加上了一点葱末,看上去让人食欲大增。黄少天看了喻文州一眼,那人正在解围裙,他刚刚拿起的筷子又放下了。

“别等我,赶紧吃啊。”喻文州像是背后有眼睛,看得清黄少天的一举一动。

黄少天囫囵着答了一声好,便拿起筷子开动了。第一筷子下去,带着酱油味道的河粉配上爽口的豆芽以及浓浓香味的炒蛋让整个味蕾都打开了,黄少天埋下头去狂吃,等到喻文州矮身坐到对面,黄少天已经吃完了大半碗了。

他抬起头,拿到喻文州递给他的一张纸,擦了一圈嘴才说话:“太好吃了!”

喻文州看着他这样子笑得挺开心的,连眼睛边上的褶子都皱了出来,他很少这样笑,但是这样笑起来确实是不一样的好看。

像是温柔的晚风,像是黑暗楼道里唯一的灯。

黄少天脸上的笑容戛然而止。慢慢地消失,慢慢地低下头去扒拉筷子,然后脸慢慢地红了起来。

他突然明白了自己为什么这段时间在碰到喻文州的问题时别扭成那样,虽不及长吁短叹,但是也总瞻前顾后,会考虑自己在他心中的形象,会偷偷观察他的举动,会因为他的开心而开心,会因为他有喜欢的人而苦恼。

会微信一天聊几百条,会早上轻点关门,会晚上早点回家,会在吃过饭之后硬塞也要吃他做的干炒牛河,会觉得,觉得他是个完美的人。

这世上本没有完美的人,完美的人是丘比特造出来的。

 

“那什么,其实刚刚没什么的。你没有必要躲出去。”喻文州坐在一边缓缓说道。“只是普通的朋友,到家里面来拿一下之前我们合写的专刊,连饭都没吃就走了,你不用太在意的。”

黄少天听着喻文州的话一个字一个字如擂鼓敲在自己的心口上,敲得他心脏跳动剧烈,敲得他太阳穴突突地跳。

 

“啊,这个不是合租约定俗成的规矩么?”

“哪来的这种规矩?”

“我定的!”黄少天话出口就后悔了,还是只能一个词一个词往外蹦跶:“以后你要是找女朋友的带回家,我就到外面去住,如果我要是找女朋友带回家的话,你出不出去住无所谓啦,不过一般来说,我会带人去宾馆的啦!”

黄少天说完这话深吸了一口气,他抬起眼看着对面喻文州的神色。

明显可以感受到他没有准备好这个话题,但是下一秒他又换上了那种笑容,那种黄少天看了想打人的,久不在他面前出现的冰冷的笑容。

笑容只是配件,挂在脸上,放不进眼底。

他冷冷地在桌子另一侧说道:“我应该没有机会带女朋友回来,我应该会带男朋友回来。”

 

评论(3)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