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马冰河入梦来

【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

【喻王/01H】王队,大家都在助攻,你倒是上啊!

我们队长,生日快乐~

一颗小甜豆~


时间进入到长夏,人人困倦交乏,训练营里也不例外。

喻文州的天梯训练做了一半,突然感觉一阵困意袭来,脑袋晕,身子重,手也乏,重要的是眼皮千斤重,怎么都不想睁开。

不如睡一觉吧,脑海里响起这个声音。

喻文州摇摇脑袋,揉揉眼睛,本妄图清醒一点结果发现一点用都没有,干脆把显示器一关,用头压着手肘趴在桌子上睡了过去。

 

王杰希进门的时候就看到这样的场景。

“睡了呀?”

王杰希低声问还在旁边专心致志正在做上一场复盘的孙翔。

“嗯。”吃薯片的人心不在焉地回答道。

王杰希挑挑眉,知道自己问错了人。他径直走到当事人的身边,仔细端详,睡着的喻文州和平时还是不太一样,至于哪里不一样,他也说不上来。

总之很可爱。

训练室里的空调冷气开得很足,王杰希站在旁边左顾右盼,一件外套都没有看到,百般无奈的回到自己的座位上,从自己座位底下拿出了一件长袖训练服,蹑手蹑脚地,走到了喻文州身边,像是很随性的盖在了喻文州的肩膀上。他抬头看了一眼孙翔,后者仍然在专心致志地吃薯片看复盘,悄悄地松了一口气。

手指尖下的肩膀忽然一动,王杰希急忙把手弹开,背到身后。结果喻文州只是睡得不舒服了,换了一个手臂继续睡,丝毫并不知道身后还有个人。

太不知道设防了,王杰希内心吐槽道。

把手背在身后,细细揉搓,他捏着指尖的那一点热出了门,自以为自己做得天衣无缝,不禁露出了小小的得意的微笑。

 

世锦赛啊,王杰希还挺感谢的,这样他可以每天看到喻文州。

看喻文州好啊,养眼又愉悦,每天心情都很好,他才没有心猿意马,该练还是练,

连手速都可以提高四个百分点。

苦恼的是训练的时候两排机器,王杰希正好就坐在喻文州背后的位置是,背对背,不太能看得少。

于是王杰希就想了个笨办法,起身倒水啊。

每天早上接上半杯,过来就先咕咚咕咚喝完,然后起身倒水。拿杯热茶溜达小半圈,看皱着眉头的喻文州半天,然后再回到自己的位置坐下。手指都烫红了,只能在耳朵上蹭蹭。

然后十一点不到,喝完了,又去续上一杯。

这么两天下来,叶修拿了一个巨大的壶,倒上水放到他面前,说:“王队,这是给你的生日礼物,忘记拿给你了。”

王杰希气的眼睛都一样大了。

 

但是值得开心的是,没过几天,因为肖时钦要坐到孙翔的旁边,王杰希主动请缨换位置,肖时钦感激不尽,说是要请王杰希吃饭,王杰希连忙摆手说不需要不需要,肖时钦说那不行,于是从抽屉里拿了一把博物馆参观券出来,笑眯眯地说,上次联盟给的这些券都没发出去,王队要是不嫌弃就都拿了吧。

王杰希接过了,放在自己的抽屉里,打开QQ找到喻文州问,你要不要?

喻文州发过来五个点。

王杰希不知道怎么接,他总是看着这样的对话有些苦恼。

【是放不下么?】

喻文州紧接着一条,十分有他的特色,乱关心人。

【也不是,就不知道怎么处理。】

【那去用两张就好了啊。】

过了两秒,那边

【不如约个时间,我陪你去看看?】

唐昊看着坐在对面的王杰希露出了一个诡异的笑容。

 

周六放假的时候,两个人从亦庄一路来到了国家博物馆,王杰希领着喻文州在天安门东迷路,两个人找不到停车的地方。

“王队,再这么下去,我们可以回去了。”

“你让我再想想。”

“下次还是我来开吧。”

王杰希有些苦恼感觉自己表现不好。

“王队你怎么脸这么白,不舒服啊?”

喻文州的手背靠了靠王杰希右手抓着变速杆的手,独自喃喃了一句:“没发热啊。”

王杰希目视前方,脸从耳朵开始红。

“有点,咳咳,还是有点热的。”

 

最后两个人还是历经千磨百难进入到了馆内,周六,大展,熊孩子,有这几样就够了,还加上展馆黑,展厅小,展示牌文字多,观感体验其实是十分不好的,两个人秉着认真学习的态度凑在一块看展,人挤人,手都贴到一起了。

温热的皮肤触感让人在嘈杂的环境里感到心安,王杰希从来没凑得这么近闻过喻文州身上的味道,剃须水混杂着一点点的香水组合起来的复杂味道,凑近了闻还有些不一样。

如此贴合,这真不怪他们,只怪展览太小。

出门的时候,夕阳正好,站在一望无际的广场前,王杰希问喻文州。

“今天开心么?”

“当然开心啊,王队你呢?”

“我啊,”王杰希笑了一下,“我开心极了。”

 

刘小别要过来探望,王杰希站在走廊上给刘小别打电话。

“你带点稻香村过来吧,北京也没有啥吃的,哦对如果楼下那家有璟阁开门的话,你可以打包点红豆包,菠萝油过来。”

“哦,哦,我想吃而已。”

“我现在想吃了。”王杰希加重语气。

叶修路过,问老王:“什么东西这么好吃啊?”

“成龙开的茶餐厅里的点心。”

“听上去不错啊,不如别带稻香村了,就都带这个吧。”

王杰希点点头,神情严肃地“吩咐”刘小别:“老叶说都改成有璟阁,别买稻香村了,你看着训练营的数量买,多买一点,老叶请客。”

会不会太明显啊?内心一个声音这样问道。

“喂喂喂,王大眼,你这是当地主之谊啊?”

王杰希突然想到,如果找老叶来送,不就不明显了么?

“你难道不是地主么?”王杰希“不怀好意”地笑道。

两北京人,就不要推来推去了。

 

最后还是王杰希出了钱,卖了个人情给老叶,让他送到训练营里。

于是下午的时候每个人桌上都多了一份甜点,一杯港奶。

喻文州明显很开心。

“难为老叶有心了啊。”

王杰希有些懊恼,干嘛自己花钱买这等罪受。

“应该的嘛,让你们广东人民感受下我们北京人民的温暖。”

叶修讲这话的时候是对着王杰希说的。

“哦,哦对,感谢伟大无私的北京人民!”

王杰希说:“幼稚。”

 

出征前一天,喻文州和王杰希留下来做最后的复盘,紧张的会议开完后,两位队长继续加练,深夜十二点半,训练完毕,关机关门,发现门锁了。

而两个人一直毫无怀疑的以为对方有钥匙,

“江波涛说来送钥匙要十多分钟的时间。”

“啊……”

然后是尴尬的空白。

“其实……”

“嗯。”

“王队,你怎么突然这么像周泽楷。”

废话,黑灯瞎火,孤男寡男,能发生点什么都可以,王杰希在跟自己的心魔对抗,自然无暇他顾。

“啊没有啊。”

喻文州转过来,看着王杰希的眼睛,他的双眸里印着外面的霓虹灯牌,流光溢彩。

“王队,我跟你说啊,我这个人把,也不是傻子,很多事情我都是知道的。”

“啊,啊?!好吧。那我也说实话了。”

“恩恩。”

“其实我真的挺想和你好好打一盘的,但是一直要配合队伍训练,魔术师打法必须摈除。不如现在切磋一把?”一口气说完,王杰希觉得自己帅爆了。

  • 两队长鏖战,魔术师打得精彩绝伦。

前来开门的江波涛看得目瞪口呆,还有这操作?

喻文州心里苦啊。

 

世锦赛夺冠,回来的飞机上。

梁队长坐到了一起,喻文州找空姐要了一床毛毯,想了想又给王杰希要上。长图飞行很容易困乏,王杰希醒了又睡,再醒来发现自己的脑袋倒在喻文州的肩膀上,见他醒了,喻文州在毯子下捏了捏王杰希的手问:“醒了啊?”

王杰希大惊,但是不敢失色,瞪大眼睛转过头看着喻文州。

喻文州似乎也是一脸苦恼,凑到他耳边说:“我一直等着你讲,你死都不开口,算了还是我来吧。”

“王杰希,不如咱们在一起吧,给我一个正大光明对你好的机会,你看怎么样?”

“噗嗤”王杰希笑了,露出了比夺冠还开心的笑容:“……那要看你表现了。”

 

在某个神秘的群里。

【怎么样怎么样?】

肖时钦问道。

【成功了!!!!!】

四个感叹号代表着喻文州的愉悦程度。

【我真的觉得王大眼谈起来爱来跟大傻子似的,以前的玲珑心思都不见了。】

【老叶你哪有脸笑别人啊?哎只希望老王能明白我们一片苦心。】

【什么苦心?】

【钥匙是我故意拿走的】

【座位是我故意换的。】

【我眼睛是故意瞎的】

【…………】

【…………】

【…………】

【…………】

【……不愧是翔翔。】

【呵。】

 

总之,庙药队长就过上了幸福美满的生活。

 

 

 

 


FT:

我是铁马

我决定写一篇开心的文章来庆祝老王生日~

写的过程中被自己甜到~~

非常开心大家能看到这,也谢谢大家的喜欢~~~么么么

有什么想看的题材也可以留言哦!


评论(17)
热度(4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