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马冰河入梦来

【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

【喻王】东三环爱情故事

热夏小甜文~

供在艰苦的上班路上的各位一看~

反正我今天调休嘻嘻嘻

错别字已经改了!!!



联盟总部的新地址设置在亮马桥,挨着联合国总部,冯主席很开心,毕竟不用去和五道口的IT民工一起穿着格子衬衣挤地铁。

但是搬过来才知道,十号线上穿着西装挤地铁的人也大有人在,并没有多大的区别。

喻文州没办法也只能从西边跟着搬到上班近的地方,在柳芳找了套二居,虽然是老房子,但是刷了之后住得还觉得正好。

但是这就苦了住在珠市口的王杰希。

其实两地直线距离并不算远,都在东三环附近,但是,珠市口在七号线上,亮马桥在十号线上,而最重要的那个站,双井,五年了一直没通。

这就很不人性了。

也就是王杰希如果要去找喻文州,要么坐的士,要么就要坐七号线坐到广渠门外,再走一站地到双井。七月的北京,热浪滚烫,出来走一步王杰希都想转头回去,还搭什么地铁?

但是交通不便,还是要约会啊。

两个人就开始了漫长的东三环上的爱情。

由地铁,公交车,的士,和自行车组成的爱情交响曲。

 

“今天晚上想吃什么?”

“吃什么你让我看看。”

“王队长竟然有时间摸鱼看大众点评?”

“难道你们没有中场休息的么喻处长??”

王杰希变了,从那个事事讲理的王队长变成现在这样了,喻文州长叹一声。

“好吧好吧,那想吃什么?”

“你也想想呗。”

“去前门吃?”

“可别,前门现在能有什么好吃的啊?都折腾得不能吃了!”王杰希在电话那头提高了音量,连京片子都出来了。“去吃鳗鱼饭吧,好久没吃了。”

“周五过来,那么堵,过得来么?”

“大致是没问题的,等我啊。”

放下电话的喻文州点开屏幕,是王杰希的一个后脑勺,他的拇指在上面悄悄地摩挲了几下,心里咕噜咕噜的在冒泡泡。

 

可是王杰希还是低估了周五的工作强度和交通路况。

这个情况解释起来尤为复杂,不知道是谁开始养成的习惯五点开会,王杰希觉得这个人可以拖出去打死。这不,看着老板端着一杯热气腾腾的咖啡出现的时候,心里只出现了两个大字,完了。

恋爱甘苦的来源莫不在于一个等字,等得起便成就了一段佳话,等不起就结束了一段旅程。

而在喻文州和王杰希的交往过程中,几乎没有过这个词语,两人约会时总是前后脚到,迟到这个情况,还真没怎么出现过。

但是今天的情况,太特殊了,坐在车上的王杰希看着窗外蒸腾起的热浪和停滞不动的车流,心中一片惶恐,二十分钟了,他还堵在隔壁小区,并且还有一动不动的堵下去的可能,而他们约的时间是六点,现在都已经五点四十五了。

令人绝望的红灯啊!

他点开手机想要给喻文州发消息,可是思来想去又觉得说还没到点,万一赶上了岂不是有些尴尬?可是转念一想按照这样速度行径下去,很难准点到达,还是先通知一声的好。

毕竟本来是自己定的约会地点,但是也是因为自己在战队开复盘会而拖延了时间,实在有些过意不去。

所以抱着这一腔情意的王杰希略忐忑的发出去了一条消息。

【有点堵,稍等一下,抱歉。】

喻文州秒回。

【没事,晚高峰啦。】

【空调房里等。】

【别着急。】

 

怎么能不着急,几句话过去了,这个红灯还没有过。

 

王杰希看着外面的车潮,心一横,跟司机师傅说,师傅您把我放下吧,师傅巴不得,一公里抛出十八块钱,多赚。

王杰希下车四处顾盼,找到了一台共享单车,也不管单车好不好骑了,先骑上车再说。王杰希已经很多年没骑过车了,面对骄阳似火,车水如龙,他只有一个想法,在先骑到地铁站再说。

热风拂面,景物倒转,他忽然觉得自己似乎回到了十年前的少年时代。

或许打电竞的男人,心中,总会保留一片赤诚之心吧。

 

看到地铁站王杰希也懒得进了,东三环一条笔直的线,还不如骑车骑上去,就这么想着,脚下加快了动作,王杰希硬生生把共享单车骑出了赛车的节奏。

耳机里的声音被打断,王杰希接通了电话,耳机那边传来了再熟悉不过的声音。

“到哪了?”

“到呼家楼了。”

“你怎么那边风声这么大?”
“啊,那什么……”王杰希迎着风说出了答案:“我骑车来的。”

“哈?你骑车?”

交往三年,喻文州对王杰希的生活轨道了如指掌,作为一个能坐着绝不站着的体力劳动绝缘体来说,骑单车本身就是石破天惊的事情。他弱弱地问了下:“从哪到哪啊?”

“从我那,到你那。”

说完,王杰希就听到了那边的一声轻笑。

“笑什么?你说笑什么?”

“没想到啊……”喻文州想了想补充了一句:“你骑到家里来吧,我怕你骑太猛,走不动路。”

“怎么可能,我以前读书的时候可以从汇文一直骑到什刹海的。”

“我的老王队长啊,你已经不是十几岁的小队长了啊,等下来家里吧,好好休息休息。”

“喻文州,你等着,我十五分钟出现在你面前!”

“好好好,我等着。”喻文州笑着挂了电话。

实话说他还真挺想看看王杰希骑车是什么样,和王不留行骑扫把一样么?

 

骑车的人骑到三元桥就有些后悔了。

为什么一条笔直的路,会有这么多上下上下的动作?久不骑车,王杰希觉得屁股都不是自己的了。但是导航说还有几百米就到了,咬咬牙还是坚持一下的好。

经过了两个路口后王杰希才发现,原来导航上说还有几百米,只是安慰性的告诉你,十几米后有个红灯休息一下。

没想到喻文州的电话又来了。

“我的小队长啊,到哪了啊?”

这位喻文州同学,请你端正你的态度,这种笑声都从电话线那段漏出来的态度让我们辛勤劳动的王杰希同学内心十分崩溃啊。

 

 “快到了,别催!”

“没催没催,我就是打算出来接你。”

“快了快了,你在你们小区东门等我,我定位的是那里。”

“得令,我的老公大人。”

“算了电话就别挂了。”

在夕阳里,王杰希的背影看起来真是潇洒又浪漫,十里走单骑,为爱废双腿。

感天动地!

 

终于,在星子亮起,夕阳落尽的时候,他终于骑到了柳芳里的东门附近,转过一个弯便看到了不太显眼的标牌,和显眼的喻文州。

“到哪啦?”

“等红灯呢,我都看见你了。”

“好看么?”

“看了这么久哪有那么好看?”

“不好看那你为什么看了这么多年?”

这个逻辑题,无解。

“不过老王队长啊,你骑车的样子,确实挺帅的,当时在学校,没少人被迷倒吧?”

“不用这招我不也把你给迷倒了么?”

“原来是放大招,好吧,今晚床上奖赏你。”

“白日宣淫,喻队不端啊。”

“您看这月明星稀的,长夜都漫漫了,我站在这等了半个小时……”

喻文州示弱,理亏的王杰希怂了。

“你等着,我马上过来了。”

绿灯,小黄车,我们走。

“别说诶,王队你这骑车的样子,真是高级帅诶!”

 

糖衣炮弹终究是有用的,这天晚上二人饭都没吃,就直扑卧室大门了。度过了和谐圆满的美妙时刻,在做不可描述的事情时候,王杰希疼得龇牙咧嘴,但一颗善良的心又被喻文州苦楚的捏在手里,最后千言万语都化作了一个吻。

郎心自有一双脚,隔山隔水会归来。

 

 

 

 

 

 

 


评论(16)
热度(1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