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马冰河入梦来

【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

【喻王】煎饼果子味的吻

最近太忙了

这篇说要写已经一个星期了,结果才弄出来

趁热乎劲,给大家吃糖~ 


 

想两人一起旅行,去看不一样的风景,品尝当地的美食,认识不同的人,开启一段生命里属于彼此的故事。

但是,想是这么想,真要做,可真难啊。

各个都是大忙人,虽然说不上死宅,但是工作性质决定了上班下班基本上就对着电脑了,偶尔出个门,站在楼道口都会有一秒钟的恍惚,脚踏实地的重回人间。

因此,喻文州的念想也就只是看看《花儿与少年》了。

 

但就着外卖看久了,被一瓢一瓢的鸡汤灌下来,总会有种蠢蠢欲动的心,喻文州问王杰希,下下周有空么?

【没空啊。怎么了?】

【啊……】喻文州的话被憋了回去,只来得及打下一个啊字。

【喻队忘了么,那天我们要去天津开个研讨会的。】

【!!!】

【看来还真忘了(捂嘴偷笑)】

喻文州或可以想见,王杰希在那边的样子,不会有太明显的表情,但嘴角上勾着笑意,打字飞快,光想想都觉得心漏掉一拍。

【王队方便么?一起走?】

【方便的啊,就看喻队时间,住一晚还是当天来回啊?】

当天来回有些赶,实话说他真想住一晚,但是查看了前后的日程之后,他万分沮丧的发现,完全没有可能留宿,只能略表遗憾的回复过去。

【当天来回吧。】

【那好,那喻队把身份证号码给我,我来买票。】

 

拿到喻文州身份证号码的王杰希一点都高兴不起来,收到喻文州当天来回的消息并不感到意外,但是却仍然有些失望。

他的天津之眼啊……

二十岁开外的王杰希对摩天轮仍然有执拗,想过夜的原因也十分的单纯,海河上建了一座巨大的摩天轮,据说天津人民愿意为了在上面看夜景而怒排两个小时的队,王杰希一打小就在八角游乐园里坐摩天轮的北京孩子,就是想去见识见识天津的这座有多厉害。

 

可是这些话又不能跟喻文州说……

王队惆怅,惆怅的选了最早和最晚的城际。

 

选这么早,付出的代价是,必须早两个小时起来,北京南站的位置离他们俩住的地方都有些尴尬,毕竟一个城东北一个城西北,要想去到七号线,比去昌平还难,更何况还赶上了个早高峰。

王杰希心中万分懊恼,被喻文州温柔安抚,说没事没事。

越发这样,王杰希就越发觉得愧疚,早到一个小时,挤到星巴克给人买了咖啡,又到麦当劳排队买了帕尼尼,统统拿个喻文州上车吃。

于是两个人半个小时的时间什么都没做,光顾着吃了。

 

天公作美,下雨了。

喻文州问王杰希带伞了么?王杰希摇摇头,说没想到。

喻文州开心啊,从包里翻出伞来,让王杰希进伞。

折叠伞,伞小,一个人足够,两个人刚刚好,喻文州右手撑着伞,肩膀抵着王杰希的肩膀。

两个人都瘦,骨架支棱,骨头抵着骨头,哪里好受?

大抵是温柔在期间吧,支起的骨头,伞外的雨,肩头濡湿的水渍,

都是好回忆。

 

当然,一分心,就迷路了。

等到好不容易找到店子吃早餐,两个外乡人已经饿到饥不择食了,匆匆吃完早餐去到新区开会,开会时王杰希坐在喻文州对面,喻文州眼睁睁地看着王杰希睡了过去,还保留着学生时的习惯,手肘反过来撑在桌子上,脸颊贴着手臂外侧,一手拿着笔,小心翼翼地睡了过去。

看来王队长年轻的时候也没少上课睡觉啊。

喻文州忍了很久才没有拿出手机,这一幕拍下来,如果放到网上会怎样呢?随着这个过程,喻文州的思绪也飘了,一路从微博粉丝联系到年纪小,又想到十年前刚刚认识的时候的样子,最后落轻飘飘地落到如果能从更小的时候就互相认识,能见到他上学时候的样子,就更好了。

于是当天的精神文明会议到底开了什么,两个人都不知道,喻文州已经做好了回去熬夜看新闻写汇报的准备,不过想到还有一下午和一晚上额时间能和王杰希待在一块儿,这都不是事。

 

从新区去五大道不远不近,这是之前喻文州说的想要去的地方。

喻文州嘛,广州出身,总有些小布尔乔亚的心态,王杰希说那走走走,一块儿走。他当然不介意,去哪都行,都随便。

只要跟那个人一起。

 

五大道这个地方把,真的挺不像北方的,梧桐栾树组成的林荫道,道旁各式各样的小洋楼,雨停了,阳光斜斜落下,穿过树荫打在喻文州的身上,勾勒出属于他的轮廓和光芒。

王杰希心跳有点快,忍不住走上前去拍拍他的肩膀,想拂去他一身的微光。

“嗯?”

“我真的挺待见你的,知道的吧?”

王杰希走在路上,走在五大道的林荫道上,问。

“知道啊,我也很中意你啊。”

喻文州停下脚步,一本正经地回答。

这算是告白么?或者说,算是水到渠成的告知吧,在这万分合适的天时地利人和下。

他们以为这一刻永远不会出现在他们的生活之中,却没料到会在这么一个陌生的地方上演电视剧中出现的桥段。从相知到相爱,向来是模糊不清的,大家都是成年人,都有自己的生活和为之奋斗的目标,感情向来被摆在后面,自以为并不会有所结果,却在接触的过程中越来越,越来越难以说清。

有句话怎么说,情难自持?

大约就是这样吧。

所以脱口而出,于是历久弥新。

 

走到一条巷子口,喻文州问王杰希:“我可以牵你的手么?”

王杰希说好的呀。

喻文州伸出手,扣住了王杰希手腕,大夏天的两个人的手都汗津津的,再加上又在外面,喻文州确实也有些顾虑。但是和爱人牵着手,哦不对,和王杰希牵着手走在街上是喻文州一直以来都想做的事情,这一次,得偿所愿,他已经很感激了。

“那边有人了。”

“那我放手了啊。”

“其实也没关系。”

“还是有关系的。”

“没事的。”

“再不放手,我就在这里亲你了啊王队。”

甜,甜的,每句话都浸出甜丝丝的味道。王杰希舔舔嘴唇,悄声在喻文州耳边讲:“其实我还是满期待的呵。”

 

为了庆祝正式在一起,两个人去吃了起士林,等位超久,量又超大,最后弄得人只能扶墙而出,并没有再奔波到天津眼的力气。王杰希将遗憾告诉了喻文州,喻文州说没事,下一次嘛,天津又不止来一次。

王杰希抿着嘴笑说这次还带纪念品回去么?

“带啊。”

“那带什么?”

“你过啦点。”

王杰希凑近了,喻文州站在海河边,在上弦月下,在霓虹灯影里,旖旎的江水拍岸身中,蜻蜓点水地亲了一下王杰希的下嘴唇。

又软又热,一瞬间的事,但触感留在嘴巴上可以好久好久。

“留下一个煎饼果子味道的吻。”

 

哎,煎饼果子的味道完全盖不住的恋爱的恶臭味从两个人的身上散出。

 

听闻了此时的黄少天在打出了一百个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后,偷偷地给周泽楷打了个电话:

“喂小周啊,最近有空没有啊,要不要出去玩啊?!多出去走走有益于身心健康啊,那什么我们队长之前去了一趟天津感觉不错,不如咱么去那玩吧,不用多久时间……”

 


评论(5)
热度(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