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马冰河入梦来

【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

【双耀】半生缘01

没错,双耀。

王处座X王老师


 

第一章

 

冬天的北平可真冷啊。

王老师走在沙滩后街,他今年比较忙,兼了两个学校的课程,中法大学的中国史通论和北京大学的中国思想史。这是两门较为沉闷的课程,和现在学校里的呼喊着民主与自由的新社会论调格格不入。

但是即便只有寥寥十数人选课上课,王老师还是矜矜业业地的准备,寒暑假便把课程备好,每堂课将近万字的逐字稿,一番诚意足够打动所有的学生,渐渐地王老师的名声也传开来,来听课的学生也越来越多。

这是王老师乐意看到的,但是伴随而来的仍然有问题,例如课堂上人一多,浑水摸鱼的人就多,旁听的多,来来进进的人就多,加上现在时局这么乱,实在是容易出事。

走在路上,他的右眼一直跳,左眼跳财右眼跳灾,王老师只想着今天不要出什么幺蛾子才好。

“现在上课。”

“起立。”

“今天我们讲讲西晋时期的八王之乱,大家都知道西晋在认知到曹魏家族的问题之后,重新启用了被废除了封国制,是彻底的封建主义,但是这也给西晋本身留下问题……”

王老师迅速进入到了讲课的状态,中法大学的主教学楼二层东头的教室里回荡着他一个人的声音,阶梯教室里的学生一个个睁大了眼睛,急速地抄着笔记,外面呼啸的北风拍打着窗棂,王耀一侧头,发现外面下雪了。

正是这个时候,从教室外走进来了一个人,他看上去神色很仓皇,王耀下意识地判断这表情并不来自于上课迟到,而是有更大的事情。

他是个细心的人,当他低头看向这个学生的裤子他便明白了,深蓝色的灯芯绒校服裤上有一块泅开的深色的水痕,像是明显感受到了他的目光,所有的学生也都戛然而止地停下了手上的活动,望向这个刚刚冲进来的“不速之客”,年轻人

被这些炽热的目光给照射得毫无防备,他嗫嚅着想要开口说些什么,甚至连手都已经放到了口袋里面,很明显,他实在是紧张——

那里面是手枪。王老师几乎是一瞬间便反应了过来,他当然不能让他胡来,朝着紧张的年轻人轻轻地点了点头,开口说道:“迟到了还不找地方坐下。”

年轻人慌忙点头,说道:“好,好好!谢谢老师!”

“王——老师。”王耀加重了自己的姓。

那年轻人找个地方坐下来,几乎是感激着倒到了座位上。

 

还没到五分钟,这教室门又被人打开了。

准确来说,是被人踹开了门。

还真是事儿赶事儿,王老师腹诽到。

 

最先进门的是两个穿着蓝色中山装的人,虽然身上穿着中山装,但是脸上刚硬的线条和冷峻的神情暴露他们的身份。应该是蓝衣社的爪牙。

王老师看到这阵仗便知道大事不好,果然不出他所料,在几个爪牙进入教室之后,随即进来一人,军靴踏在阶梯教室里声音清脆,抖落了身上的毛领披风上的雪籽,最后一个动作是将墨镜摘下来,逡巡了一整圈教室,最终视线落到了讲台上唯一的一个人的面前。

“你是这节课的授课老师?”

“是我是。”

“那请问一下老师,可曾见到一个受伤的人跑进教室里?”

“没有。”

“真的没有?”进来的人眯了眯眼睛,声音沉了沉:“可要想清楚,这人系关大案啊。”

“确实没有,不信可以问问这一屋子的学生,有没有。”

一屋子人,鸦雀无声。

 

并非他们多同情那个刚刚跑进来的陌生人,如此做法,只不过是因为着实看蓝衣社更加不爽。

即便再不关心时局,多多少少也曾听说过蓝衣社的大名,黄埔系的直系,上峰的锦衣卫,关键时刻的关键手段。这个组织从来都是不讲道理的,被蓝衣社盯上的人,下场没有几个好的。现在人们提起这个名字,几乎都三缄其口,免得引火烧身。而今他们竟堂而皇之地进入中法大学里抓人,实在是太——

“太无法无天了!你们以为这是什么地方?这是课堂,你们怎么能随便闯进来?”

“就是,要去找人应该去政府里抓人,多少蛀虫待着的地方,到课堂上闹算什么本事?”

“怕不是不敢动张家,也不敢动那个在天津的所谓太上皇,才跑到我们这儿撒野,谁叫我们是学生呢?软脚虾只能捡着小虾米吃啊,你们说是不是——”

“是,呀!”

整个课堂里被这么一闹,彻底给炸开锅了!

来的几个蓝衣社成员不约而同地想要有进一步动作,却被长官拦下,他只是走下了台阶,来到了王老师的面前,居高临下地俯视着他,问道:“你确定要和蓝衣社作对?”

王耀摇摇头,缓慢地说:“我没想和蓝衣社作对,可是现在是你们在扰乱我课堂的公共秩序,我请你们出去。”

 

长官盯着他那一双眸子,沉沉地如云子里的黑子一般,稍微仰着一点头,气势却一点不输,两个人面对面,他甚至扯出了一点笑容。

那笑容很冷,出现在他的脸上,竟然有一种说不出的劲头来。

长官笑了笑,扬声道:“把这几个闹事的学生和这位眼神不好的老师,都给我带走。”

 

西四大街,涛贝勒府。

现如今的力行社总部。王府的宅子永远是最好的地段,最气派的屋子,最舒服的花园,再加上大清朝没了,这一帮子宗室树倒猢狲散了,也是最好到手的资产。

现如今涛贝勒一家子早已经陪着溥仪去了东北,上峰自然将这一处绝好的地方给了自己的直属心腹。

王老师被带一间经过改造的审讯室,四面的窗户都被钉死,只留下顶上一个天窗撒下来几缕光线,昏暗不明的光线配上铁栏杆,这种压迫感会让坐在栏杆一头的人十分的不安。

但是这是对普通人来说,审讯人员发现,这招对这位大学老师来说,没有用。

因此几番审讯下来,除了疲累,更多的是一筹莫展。

现在王老师只想做一件事情,那就是睡觉。

 

和他同样不能睡觉的是把自己困在房间里的王处座,他将这些人带回来,想要做的唯一的事情是要把动静弄大。只有这样,才能浑水摸鱼。

“处座,这是您要的资料。”

“好。”

王处座一边抽着烟,一边翻开刚刚从北平警备司令部人事科那边调过来的资料。这是一份那位老师的户籍登记表,他看到第一栏的时候便笑出了声。

姓名,王耀。

好巧啊,和他同名。

王处座的大名也叫王耀。

这位王耀王老师年龄二十八岁,籍贯上填的是绍兴,但是他很疑惑,因为在和他的几句对话之中,并没有听到明显的南方口音,再下来就是履历了,初看之下很是平淡,曾经去法国留学是他履历上最漂亮的一笔了。然后接下来就回来教书。

但是还是少了东西。从留学到回国教书的时间节点分明有八年的时间,这八年时间他一直在读书?

王处座明显的感觉到,但是他说不上来,他放下烟,认真地思考了起来。

王老师的笑容闪过眼前,大概是混迹在这个狡诈的世界里久了,看什么都和这诡谲的世界有关系,清清白白在这世间的,不会有这样的笑容露出。

他把手上档案放在桌台上,烟熄灭掉。

让他去会会这个和他同名同姓的人。

 

 


评论(6)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