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马冰河入梦来

【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

【叶蓝】青鸟07

小蓝真心实意的吃醋~


07

陈箓大案在沪引发了各界的震惊,远在重庆的戴局长宣布对这次暗杀负责。这一次,叶修用第二行动处第一小分队五条性命换得了陈箓的性命,豪赌一场赢得彻底,让戴局长十分开心。他甚至自称这是两年来,最满意之行动。

而在上海的叶修可没有那么欣喜,重新整顿行动队的编制,照顾生病的伤员,以及警惕随时随地会出现的特高科的报复,这一些都让叶修疲敝不堪。

由于梁安云在这一次的行动中牺牲,戈登面包房无法继续,蓝河这两天就忙着把店给盘出去,忙完这件事情之后,又是忙着给牺牲的同事家属们准备抚恤金,因为第一行动队成立时间久,吸收了的不少成员是从军统创立之初就已经进队了,因此蓝河这一次尽力给他们多争取了两份抚恤金。再接着还有去义庄接人入土为安的事情,还有慰问家属的事情,等等忙下来,蓝河也瘦了一圈。

两个人在这段时间里碰面的时间不超过五面,往往都是一人刚刚回家,正巧碰到另一人离家,偶尔打了个照面,腹中纵有千言万语要说,可一句都说不出来,只能望着憔悴如己的彼此一番苦笑。

时间过得飞快,很快年初七都过了,蓝河这边后续的事宜总算是安排妥当,他那天回到新的安全房昏天黑地的睡了一整天,一睁眼醒来发现才下午三点,一番梳洗,出门去了一趟菜市场,颠了颠刚刚发的奖金,蓝河一咬牙买了一只整鸡和一条鲤鱼回家。

新的安全屋是在靠近外滩这边的一栋小洋楼,是独栋,在街尾因此没有多少人在意,长期的挂牌售卖之后,终于住进了人,显得像是空屋终于出售成功一样。

这里靠近外滩,虽然不是最好的居住区,但是在这里居住,花销大是毋庸置疑的,幸而丈夫们都在外滩银行、商券公司工作,所以这儿又成为了阔太太们的聚集地。她们平日里没多少事情,因而经常聚集在一起打麻将、嚼舌根,街头巷尾左邻右里都是她们的谈资,新人进来,自然不免一番谈论。

 

叶修和蓝河住进新的安全屋之后,也换上了新的身份,叶修对外的身份是花旗银行的主任,而蓝河的身份是寄居于他们家的复旦大学的学生,叶修的远方表弟。这样的身份虽然相符,但是对于他们来说终究少了一点东西。

这一点是什么叶修和蓝河都心知肚明,但是两个人都没有说破,毕竟这样的情况,两个身经百战的人其实都知道如何用最简单有效的手段来处理,进而达到打入这些阔太太内部的目的,但是,这样也意味着一些他们并不想面对的事情进而也要面对。

叶修没说,蓝河也不提,两个人都装聋子哑巴,装得这么像。

 

“什么这么香啊?”叶修补觉下楼,被香味吸引进了厨房。

“烧鱼,红烧鱼。”蓝河转过身来,他拿着锅铲的样子,一点都不像一个优秀的特工。

“今天什么日子啊?”叶修好奇。

“任务圆满结束,犒赏一下自己的日子行不行?”

“行行行,你说什么都行,听厨师长大人的!”叶修走到蓝河身边,俯身想要夹一筷子吃,被蓝河伸手拍掉。

叶修被蓝河拍疼了,收回了手,转过脸看蓝河,他的眼睛如深潭,隔着人间烟火气这么近距离地望着蓝河,弄得蓝河有些心慌,他忙不迭地想要把叶修推开,嘴里碎碎念着:“哎呀你到餐桌外面等着就好了,别在这里,反而碍事。”

“我不碍事,我就看看,可以么?”

“哎呀哎呀,随你随你。”

叶修说到做到,退了两步退到厨房的门边,他抱着手站在门口看着厨房里的蓝河独自一人忙忙碌碌的身影,阳光透过厨房的窗户打在灶台上,煮食物而升腾起的烟雾将蓝河笼罩在一片白茫茫之中,蓝河间或低头加料,又或走到案板前准备其他食材,亦或者拿着勺子走过来让叶修尝尝汤料咸淡,叶修的五感在这个中午被沉浸在一种安定的幸福感之中,他最初只觉得不真实,渐而感觉到微醺,心中升起一种酸涩的感觉,周遭的暖意让他在这一刻察觉到人生的意义。

枪林弹雨是真的,浮生半日闲也是真的。

家国大义是要的,与这人安度一生也是真的,真的,想要的。

 

“不如我们去看电影吧?”吃完饭,叶修问蓝河。

“最近有什么新的电影啊?”

“最近阮玲玉新拍了一部电影,叫什么《小玩意》名字听着不错,要不要去看看?”

“现在么?那去看咯?”

“那走吧。”

到了电影院,两个人检票入场,原本以为人会很多,没想到稀稀拉拉就那么几个,两人安静落座,电影开场,蓝河原本还看得认真,突然间感觉到肩膀上一沉。

叶修倒在他的肩膀上,睡着了。

也是难怪,这段时间提心吊胆的奔波,没日没夜的坚守,彻夜不眠的计划,终于有了这么一个可以稍稍放松的隙罅。在此时,黑白映画的灯光下看,如此憔悴,如此不堪一击。

如美人迟暮,强者示弱也倍加让人心疼,蓝河其实很想摸摸他的脸,摸摸他泛青的胡渣,摸摸他下凹的脸颊,摸摸他眼底的青痕。

还想,还想摸一摸他的唇。

但是蓝河什么都没干,他只是挺直了背,在电影院坐得如同一棵笔挺的松,看完了全场的电影。从叶修的头倒在他肩头那一刻起,电影演了什么,他都不太知道了。

不过,那也不重要了。


评论(3)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