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马冰河入梦来

【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

【喻王】复合三十题(1-2)

最近重看全职,还是好萌好心分手组啊!怒搞一个系列!

喻王复合三十题

 

  1. 避不开的饭局

  2. 酒后的真话

  3. 落在车上的东西

  4. 曾经的执念

  5. 再见面

  6. 学会妥协

  7. 记忆深处的照片

  8. 曾经的荣耀

  9. 我在原地

  10. 他的嘴唇

  11. 戒指的痕迹

  12. 一起做某事

  13. 众人的调笑

  14. 争吵

  15. 只要你有勇气

  16. 试试?

  17. 留宿

  18. 并肩作战

  19. 他的意思是……

  20. 重要的日子

  21. 惊喜

  22. 曾经的约定

  23. 凝视彼此

  24. 搬家

  25. 世界上另一个我

  26. 做饭

  27. 和我回家

  28. 我爱你

  29. 新的约定

  30. 再……求婚

 

一.避不开的饭局

 

北京的春天,柳絮翩飞,实话说喻文州回广州大部分的原因和受不了这种毛絮有关系,一不留心吸进鼻子了,实在是难受。但是更直观一点,是因为喻文州觉得因为说感情问题离京显得很丢人。

但是事实上就是这样,三年前的也是这么一个春天,柳絮在空中飘飘荡荡,他收拾起所有的行李,到南苑赶上了当天的红眼航班,飞回了广州。黄少天来接的他,设什么话都没说,拍了拍肩膀,眼睛熬得通红。

说是所有的行李,事实上也就不过两个24寸的行李箱,从蓝雨时期就长期在总部活动,退役后又专心在留在活动了三年,满打满算下来,七个年头,买房买车组成家庭,离开时他几乎把所有的东西都留给了王杰希。

他啊,这么些年,还是做不到举重若轻,轻拿轻放。索性就学着时髦的断舍离,全都放掉。

回到广州之后,他带起了蓝雨,二十岁最后尾巴的几年过的飞快,转眼就三十岁。他以为会就这么在这个岗上一直待下去,结果没想到碰到蓝雨高层变动,董事会重组,新任的主教练带资空降,以一种几乎恶意的姿态逼得蓝雨三大王牌接二连三的出走,坚持到最后的喻文州在他三十岁生日的时候递上了辞职信。这时候,时光颠倒,黄少天在总部给他发来了邀请,让他再回归总队,接叶修的班。

还有其他的路可以走么?

喻文州坐在候机室一遍一遍问自己,他的队魂比谁都重,其他的队伍,都是曾经的“敌人”,如果不去总部,要不然就是离开荣耀圈,电竞圈那么大,再没有一款游戏让他付出和得到这么多。所以思来想去,他还是在机械女声响起的时候,带着行李箱站起了身。

回到原点也没有什么错,不过是重头来过。

飞机盘旋在巨大的北京城上空,从窗口看出去的星星点点,似乎绘制出平凡人生中,在这座城市发生过的,一件件重要的事情,好的坏的都看不清楚,只能在漆黑夜空泛起波潮的时候发出微弱却不能被人忽视的微弱光芒。

他竟然有些想王杰希。

 

回到北京总部,总是避免不了入职第一天的接风洗尘宴。这一次是老冯主持的,在三元桥找了一家大董,订了个大包请人吃饭。

黄少天和他俩人率先开车过去,然后陆续来了不少生熟面孔,老冯进门的时候后面还跟着一个人,从肩膀的宽度,到胯骨的宽度,从头发的长度,到手指的长度,他都再熟悉不过。

王杰希。

实际上王杰希的身边还跟着许斌,但是喻文州的眼睛在王杰希出现的那一瞬间便看不见其他人。

换了个发型,把鬓角留长了些,人显得比之前更瘦了,穿着一件粉蓝色条纹间隔的衬衣,脸上带着熟悉的笑意,好像一切都变了,但是又好像一切都没有变。喻文州站起身来,他心知是为了迎接老冯,但是视线却焦灼在王杰希的身上。

明显当他对上他的视线的时候,眼底的仓皇不止一点点,心口擂鼓似的响声似乎实体可见,每走一步都带着回声。喻文州是个自制力极强的人,他能够感受到自己脸上的笑意没有垮掉,礼数周全地问候,却换来了王杰希的一个错身。

他伸出手去,王杰希错开身,他有些错愕的看他,却发现一向举止得体的王杰希怎么都控制不住脸上的表情,轻蹙眉头,眼睛里竟然蓄满了泪水。

他的王杰希,哭了呢。

 

他用尽全身力气不让眼泪掉下来,实在是没有力气再同喻文州回握,情绪来得汹涌澎湃,打得两人都不知所措,万幸的是两人身高相当,这些零碎动作当场没有第二人知道,王杰希自知自己失礼,往前一步,给了喻文州一个空空荡荡的拥抱。

“我去一趟洗手间。”

王杰希落座后便匆忙逃离了现场,他不知道情绪怎么来的那么的急切且汹涌。来这场饭局的时候,他是知道喻文州会参加的,觉得自己做好了万全准备,但是当他看到喻文州那一刹那,藏了三年的委屈、不安、不舍所有正向和负面的情绪一股脑的涌上脑中,他实在是没能忍住。他在水龙头下冲了冲脸,抬头看着自己熟悉的脸,已经不年轻了啊。

王杰希回到自己的座位上,看到主位上的人正在陪着老冯说话,一切都恢复如常。仿佛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

不愧是曾经爱过的人啊,所有事情无论何时都能收拾妥帖,包括他们一地鸡毛的爱情。


二.酒后的真话

 

半正式的宴会不免要走几轮酒,被灌的对象自然是喻文州,黄少天在旁边有点好,还能帮他挡两杯,饶是这样,他也应该喝了将近小半斤的酒井坊。王杰希开了车来,所以没喝酒,也没让人劝酒,一个人坐在末席吃芫爆肚丝。

他知道喻文州酒量还可以,没想到他这么能喝。

酒桌上谈事情确实效率,老冯过来让喻文州,主要是为了接老叶的班,世锦赛的时候做领队,更重要的是他想让喻文州加入到联盟赛事组委会,以联盟的名义来举办世界级的大赛。

这确实是一项很适合喻文州也很需要喻文州的工作,王杰希心想到。

喻文州干净利落地在座的组委会成员面前答应了此时,桌面上的局势重新被喻文州掌控。他有意把话题换掉,说些轻松地,便说起了租房的事情。

“我记得你在北京有买房子啊,怎么还要租房呢?要不要和我来一块住啊?我现在住在太阳宫这边到总部还挺方便的,上班通勤就十分钟吧。”黄少天一个接一个问题的抛出来,喻文州撑着脑袋看着他发笑,笑得一脸宠溺,问他:“你让我先回答哪个嘛?”

随即眼睛又直盯盯地看向了王杰希,说:“以前的房子给王队了。”

桌上一片哗然。

“哈???队长这么好的事情怎么不给我啊?”黄少天叫嚷了起来,他都不知道喻文州来了这么一手。

王杰希也一惊,明显地坐直了身体,但是他没有贸然接话,而是耐心地听喝醉了的喻文州吐象牙。

“真的,拿给王队做抵押了,在债务没有偿还之前,那套房子属于王队的。”

王杰希的笑容慢慢从脸上消失,这样模棱两可的说法,别人怎么想他不知道,他王杰希还会不知道喻文州这一点玲珑心思?

“借了多少啊?”

王杰希比了个数字七,当下就有人瞠目,忙夸王杰希对朋友够大方。

“那必须,真心相待嘛。”王杰希回答道。

喻文州看着王杰希的配合表演下酒,又喝上了两旬,七年的时光,以为克服一起才走到一块儿的感情,一套户名上登基他名字的房子,无数个缠绵的日日夜夜,一路向前看的理想,都在三年前戛然而止,钟表停摆,但是钟还摆在房间里,旧事重提,说出口也不会觉得不值得。

因为毕竟是真心相待。

宣之于口的话都是真心话,喻文州看向他的眼睛就知道。

或许就趁着酒热吧,他拿手机给王杰希发了一条消息。

 

王杰希的手机震动了两下,他不是常用手机的人,也没存多少的号码,但是这个陌生的电话号码他猜都不用猜是谁的号码。

上面只有几个字。

——送我回家吧。

 

醉醺醺的喻文州解开了几颗领口的扣子,他的皮肤通红,从脸上一直红到脖子里,从起身黄少天就一直搀着他,路过王杰希的身边的时候,喻文州突然间抬头,眼睛斜斜看向王杰希,问他:“好不好嘛?”

黄少天愣了下,问:“你说什么?”

这种近乎撒娇的问话不会出现在平日喻文州的身上,可是在醉鬼这一切事情都能做常态来解释。他就是想看王杰希如何接招,他知道王队是怎样的性格,看上去是个努力营造自己的安全圈,并且待在里面不出来的人,但是事实上,从作战打法到游戏技术,再到所谓的感情上,是一个怎么都能豁的出去的人。

他就是想逼一逼,逼出那一步。

他就不相信,见面一瞬间的眼泪,这个人对自己会没有半点的情意。

 

“我开了车来,我送你们吧。”

王杰希的声音适时响起,喻文州感觉那一刻走到了云端。他才发现,他的喜与忧种种情绪仍然寄托在这一人身上,无法消解,不仅仅是他预想的思念故人那么简单。说白了,还爱着,还深爱着。

他想把人给找回来。


评论(11)
热度(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