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马冰河入梦来

【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

喻王复合三十题(3-4)

  1. 避不开的饭局

  2. 酒后的真话
  3. 落在车上的东西
  4. 曾经的执念

3.落在车上的东西

三个人在车上,并没有想象中的热闹,黄少天也喝了不少酒,他的醉意上来了,倒是比平时安静了许多。于是后排两个酒鬼,前排一个心事重重的司机,三个人倒是保持了微妙的安静。

太阳宫离三元桥不远,王杰希率先把黄少天给送到了。他住的是酒店公寓,进大堂就是入户电梯,王杰希事无巨细地下车把人送到电梯间,路上黄少天突然开口:“你们怎么回事啊?不是当时说了分手也要做朋友的么?为什么感觉很久都没有见了?”

王杰希叹一口气,他实在佩服黄少天的直觉,这种直觉帮助他在战场上战无不胜。“三年没见了,你见过哪对情侣分手了还能真正做朋友的呢?”

“那倒是。”他突然停下来了,抓着王杰希的手,盯着他说:“那你干嘛又送我们回家?”

王杰希笑了,有些愕然黄少天的敏感,他知道所有的一切都瞒不住他,他徒然张张口,想要找个更体面的解释,却被黄少天抢先了:“还爱着吧,无论你、队长都是,我能看出来的,你们彼此还对对方有感觉,放不下,爱情啊……”

在开始长篇大论的演讲之前,王杰希把人塞进了电梯间,叹了口气:“黄少你先上去吧,别操心了。早些睡啊!”

“爱情啊……”

随着电梯门关上的还有黄少天陡然唱出来的爱情咏叹调,荒腔走板,却感情真挚,让王杰希一阵摇头。

爱情啊,爱比杀人重罪更难隐藏;爱情的黑夜有中午的阳光

 

王杰希回到车上,后座的喻文州已经睡着了,他打开车门从车身里找了包烟靠在车边点燃一根,深吸一口,呛人的烟味从鼻腔打转到喉咙,再吐出来,北京的夜晚这个季节还有点凉,身上被凉风吹着,指尖有一点热。远处有半枚月亮,曾经的恋人在身后沉沉睡着。

他曾经以为自己的人生会按照规划一年一年的过,但是当两个搞战术的搞到一起,结果所有的规划都成了不会再执行的计划。就像他,怎么会想到会有一日,在黄少天的公寓楼下抽烟,是为了醉酒的喻文州?

坦然吧,他劝劝自己,放下吧,别再牵扯进去了。

 

当时分手的原因说起来实则让人唏嘘,在还没有准备好的情况下,率先被王杰希的父母知道了,每日每夜的逼催让他痛苦,而生养之恩太重,他根本无法将二老割舍掉,痛苦的是他。

恰逢喻文州当时因为工作事情,派往韩国学习三个月,王杰希整日整日的失眠,脱发,精神状态差到不能再差,去医院检查之后,发现是轻度的抑郁症。

医生给他开了草酸艾司西酞普兰片,他把药片摆在盥洗池。结果在喻文州回来之后的第二天,那个小瓶子不见了。

他以为是喻文州拿着丢了,完全不听人解释地疯狂地向他发火,脾气上来了根本控制不住,最后听到自己说出那三个字的时候,精神仿佛抽离去了另一个世界。而风尘仆仆地喻文州刚刚落地还不到十个小时。

“你是认真的么?”

王杰希魔术师的名字并非浪得虚名,在此时他的脸上看不出一点其他的情绪。他点点头:“嗯,太累了。”

这是实话。

喻文州看着他的表情,他这一辈子可能都忘不了,放不下。

那是种难以名状的复杂情绪,像一把枪,砰地一下击中他的心脏。

然后就是赌气似的划分财产,连夜的搬家,急速地从他的生活中抽离。当王杰希意识到喻文州走了的时候,已经是一个星期之后的事情。他一个人在双人床上蜷缩着身体痛哭。

他不敢回惠新西街南口了,最后是找到了孙哲平,在他南三环的房子里那住了将近半年的时间,按时治疗了一个阶段才回来。

结果他在半年之后清扫盥洗池底的时候,才发现了那个装着白色药片的小瓶子。

 

回忆完毕,一根烟也抽完,他回过身半蹲下来从挡风玻璃外看睡着的喻文州,这个在电竞圈拥有数一数二的英俊长相的男人,或许都够得上当明星了。时光对他一点都不苛刻,三十岁了,却和当年十七岁相见的时候没有太多的区别。

其实在一起的时候,王杰希也经常会思考,他喻文州怎么会和自己这种长相普通,身材普通,性格普通的人在一起呢?喻文州每每在这时候,都会花式夸赞,挺多了,王杰希也会想着信以为真,但是每次当他一个人的时候,却又回归清醒。

他对着喻文州的爱情是带着小小的自卑的。

这一点到今天,也没有太多的变化。

或许也是这样,才让他们两个实力相当的人一路走了那么长时间吧。

喻文州动了动,醒了。他下意识地抬头,拍了拍面前的挡风玻璃。

王杰希打开了车门,身体挡在门口,不让他跌下去,躬身问:“怎么了?”

“……我要坐到前面去。”喻文州说着:“那是我的位置……”

王杰希这台车是他们恋爱的时候买的,好不容易摇到的号,当天就去提了一台本田凌派。然后副驾上长期就坐着一个喻文州了,王杰希送喻文州去总部报道,再自己去微草上班。

王杰希看不下去,还是扶了一把喻文州,把人弄到了前面。他在车外给人系上安全带,蹲下来的时候,听见喻文州在头顶低低的声音说:“对不起。”

王杰希的动作停了下来,喻文州凑近他,抱住了他。热意从四面八方而来,圈住他因为凉风而全身冰凉的身体,酒精的味道渗入到四肢百骸,余味是喻文州自己的味道。

鬼知道他用了多久的时间才把对这种味道的痴恋戒掉。

“对不起……”

 

“说什么对不起呢,放开吧,还要开车,你住在哪啊?”

“双井,双花园那边。”

“行,我送你。”

深夜的东三环没有了白天的喧嚣和浮躁,两边巨大的写字楼成为一个一个蛰伏在城市里的兽,他们在道路两旁静峙,暖黄色的灯光明明灭灭,追逐着这台银色的车子,一切流动的风景都让刚刚滚烫的心慢慢冷静下来。

而在下车之前,喻文州突然开口,又让王杰希的全部防御重新被卸掉。

“副驾上的遮阳板你打开看看吧。”

 

王杰希在喻文州上去之后按照他说的打开了遮阳板,这里面有小夹层,王杰希伸手进去摸了摸,摸出来三个护身符。

其中有一个,是他们一起去法源寺的时候求的,还有两个,不知道喻文州什么时候放进去的,但是按照时间来判断,应该是一年给他求了一个。偷偷的放在车上,为他一路护航。

王杰希看着那几个小小的护身符。

认命地点点头。

 

4.曾经的执念

 

喻文州周一调休,去了一趟颐和园。

即便是在工作日,来颐和园的人也不算少呢。原因无他,苏堤的花开了。

喻文州生长在广州,花都,对看花本身并没有什么执念,他对西堤桃花所有的印象都来自于并不那么浪漫的王杰希偶尔提的那么一嘴。

他真正没看过觉得稀奇的其实是北方的雪。

那天恰逢下雪了,卢瀚文大呼小叫地跑到窗台看雪,喻文州被他闹得心痒痒地也起了身。原来下雪是这样啊,灰蒙蒙地天空密密麻麻地飘下来大大小小地雪花,被风一卷,在空中打着转儿的飘下。雪下得急了则会连成一条直线,簌簌地落下,很快地上就染上了一层白霜。

不知道王杰希是什么时候来的,到他背后,拿着一杯姜茶递给他。

“没见过啊?”

“恩。”喻文州说:“第一次见,有种如愿了的感觉。”

“喻队,这高楼中的雪可不好看,要看雪的话,要去颐和园看。”

“王队带我去啊?”

“喻队不给点好处,我是不会带路的。”

喻文州笑了笑,凑近了在他的耳边细细说道,今晚好好伺候你。

王杰希也跟着笑了,一大一小的眼睛笑得眯成一条缝,他侧过身,拍了拍喻文州的屁股,办公室调情确实是刺激。

那天他们还是请了假去了一趟颐和园。晃晃荡荡到达时都已经四点半了,天色暗得快速,冻嗖嗖的冷气弥漫在北方园林里,他们碰上的都是往外走的游人,在青松笔挺的山道上,喻文州趁着没人把王杰希的手抓进了自己的口袋里。

天地间一个昆明湖,雪落在融冰了的水上,转眼间消失不见,衬着灰色的天空,深蓝色的湖水和远处一剪白色的十七孔桥,虚幻得就像是梦境一样。喻文州捉着王杰希宽大的羽绒服在没人的码头上接吻,耳边只有归家的乌鸦的叫声,雪落在眉间额头一点都不冷,全身的热意都融化在他们的唇齿之上。

王杰希在两人分开之后,在喻文州的怀里许了个愿望,等到春天花开的时候,再一起来颐和园来看看吧。

可惜的是,当年因为世锦赛提前的原因,两个人并没有空再去颐和园,后来的后来,虽然年年约定好了要去,但总有各种理由放弃这个愿望,每当这时候,喻文州总会安慰自己,反正时间还长,反正这个人一直在身边,什么时候去都无所谓。

谁知道后来时间其实那么短,后来笃定会一辈子在身边的人在数日内潇洒退场呢?因此颐和园就成了喻文州一个执念的地方。

 

他跟着人群一路走到了西堤,的确是摩肩接踵游人如织的地方,但是两边的杏花、李花开得实在太好,红红白白,密密簇簇,趁着靛蓝流动湖水和清朗的天空,实则有了一副春日的实感。

喻文州忍不住也拿起相机走哪拍哪。

赏景的不乏情侣,想要留下纪念,便在人群中找面善的人拍照。喻文州被喊住了两次,他兴致勃勃地给人拍照,横的来一张,竖的来一张。

第三次被喊住的时候,是一个他的粉丝认出了他。

在激动万分地要了签名合了影之后,坐在豳风桥上,两个人有意无意地聊起了天,从最近的排位赛聊到北京的春天,小姑娘终于鼓起勇气问了句:“喻队你是一个人来的啊?”

“当然啊,这么久了你才发现我是一个人么?”

“当然不是啦,只是感叹一下,您到现在都一个人这个情况。实际上,西堤赏花还是最好有个伴一块儿来。”

“为什么呢?”

“这么美的春光,有人一起分享会更美啊。”

因为这句话,喻文州似乎是陷入了某种沉思,他记得某个并不浪漫的人在床上曾经跟他说过,想要和他一起看看春天的美。

这下想起来,那个不曾实现的愿望,实际上也是某人的执念吧。

“下次找人来陪我看,这里的花期有多长时间啊?我不知道来不来得及。”

“放心吧,起码还有十天时间,如果西堤的杏花谢了,还有碧桃、连翘啊,都是好看的。”

“好的,争取带着一起来看桃花。”

 

那女孩因为一个电话而着急忙慌地离开了,又剩下他一个人,喻文州看了会人流,又看了一会儿花,看了会儿天,还看了一会儿黑天鹅,最终坐在豳风桥上找到手机里王杰希的微信,把拍的照片发给了他。

配上了一句

【要不要一起来看啊?要早点了啊】


评论(9)
热度(1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