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马冰河入梦来

【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

喻王复合三十题(5-6)

  •  

  1. 避不开的饭局

  2. 酒后的真话

  3. 落在车上的东西

  4. 曾经的执念

  5. 再见面

  6. 学会妥协

此部分读作亲、友助攻


五.再见面

王杰希中途去出了一趟差,去西安呆了一周,再回到北京,感觉像是过了一年那么久。三十岁了,坐四个小时高铁仿佛就要了命一般的腰疼。回来后就直奔熟悉的足疗馆。

这家店有些年头了,王杰希刚刚开业就找到了这家店,一直觉得手法不错,就安心办了卡,这么多年,搬了好几次家,仍然每次都跑到交道口来做足疗。老板也是老熟人了,领着上二楼到他经常做的屋子,拐过一个拐角正巧就碰到一个熟悉的背影。

起初他还不太敢相信,毕竟都换上专门的睡衣了,但是看上去从后脑勺到脚踝实在是太熟悉了,他不假思索地喊了句:“喻队?”

走在前面的人一瞬间回头,盯着王杰希看了半天,果然是他。

“你怎么来了?”

无论是喻文州还是王杰希,都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彼此。

这种一点点的尴尬、一点点的错愕、一点点的好笑让两人都笑了出来,确实啊旧情人足疗店再相会,开心麻花都不会这么写。

“我刚出差回来,你呢?”

“我肩颈痛了挺久了,之前跟你来过这,所以就来做做。”

“你哪个房间啊?”

“这间,天泉,你呢?”

“那我换这间好了。”

 

喻文州一时哑然,他突然意识到,他在北京所有熟悉的场所,所有愉悦的片段似乎都和王杰希有关。

第一次来这家店事实上也是王杰希带过来的,他觉得好,后来到北京出差每次都会来。不过那三年,一次都没有遇到,这次真正回来,刚刚开了个头,就突然在此相遇,说是老天相助也是可以的。

但是他不过只是奢望见一面就可以,实在不行等下再去打个招呼就行,没想到的的是王杰希主动往前迈了一步。这让一向自己掌握节奏的喻文州第一次生出了一点不知所措的感觉。

“喻队怎么了?”

“没什么,衣服在这,你换吧。”喻文州打开了电视,目不转睛地看了起来。

王杰希抿抿唇,笑了笑,“又不是没看过……”

喻文州闹不准王杰希今天的态度是怎么回事,他向来是想得很多的人,总觉得王杰希还会有什么事情等着他。但是他忘了很重要一点,王杰希在决定了一些事情之后,其实是比他,甚至说是比任何人都要果敢一些的。

 

王杰希把衣服脱光,弯腰到喻文州身边拿睡衣,喻文州没忍住撇了一眼,他的身体比之前还要瘦了一些,肋骨几乎能见,阑尾炎的那道疤还在那,喻文州都能记起曾经抚摸时的手感。

足疗店里灯光昏黄,空调十足,气氛暧昧,喻文州突然间的口干舌燥,完了完了,他发现自己对王杰希,还有欲望。

这是最要命的事情了。

 

还好按摩师进来及时进来缓解了这尴尬的气氛,先泡脚捏肩颈,王杰希吃力还好,喻文州在那边疼得倒抽凉气,听得王杰希想笑。

准确来说是想笑又心疼。

“怎么弄成这样?”

“人年纪上来了,又长时间坐在电脑前不活动,肩背劳损得厉害。”

“那还是要多过来摁摁啊……”

“嗯,我办了卡了。诶对你怎么一点声都不出啊?”

“我吃痛啊,不像你……”

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但是这并非他们曾经的相处模式,如果让王杰希来形容当时他和喻文州在一起时候的状态,大约是一种随时随地处在舒适区的空间感吧,不曾太远也不过分亲昵,不会太吵闹也没有太安静,两个人就是一个世界。

就像现在,他们有目的地、功利地用无聊的话题延长,想再听他多说一句,再多说一句就好。带着这样的野心,王杰希总会再起头说起其他话题,时间被密密麻麻的话语淹没,他在这样的对话里沉沉睡去。

 

喻文州说完一句没有听到预想的回复,偏头一看人已经睡着了,他皱了皱眉头,让人拿出了一床被子给他盖上。突然的安静让他感觉特别的累。明明下定了决心,却发现比想象中累得多,小心翼翼地想往前迈步,都要半条命,两颗心角力拉扯,想回到原点,要经过多少的起伏波折?

喻文州是战略家,但是碰到一个王杰希,所有的战略都没辙,只有埋着头向前走。

 

“要好好照顾自己啊。”

“你也是。身体比什么都重要。”

“可以适量吃点维生素了。”

“好的呢,我车来了,先走了,回见。”

“回见。”

喻文州抬手抱了抱王杰希,在黑灯瞎火的板仓胡同路口,他凑近王杰希的耳朵,说:“以后别在我面前脱衣服了,我会忍不住的。”

虽然看不清,但是唇角可感知的,王杰希耳朵以极快的速度变得滚烫。然后他听到那人闷闷的声音:“现在不管怎么样,先忍着。”

 

六.学会妥协

 

王杰希年纪过了三十岁,怎么可能不催婚?饶是他们家是双大学教授,两三年前每次回去也都在张罗此事。他不知道父母哪来那么多的人脉,可以给他找到那么多适龄的门当户对的女孩儿。

起初还拗不过见过两三个,每次都明确的拒绝了,但是也不时会碰到些拎不清的女孩,王杰希给了明示了,仍然还抱着侥幸的心里。一来二去,王杰希对这件事情就实在有些敬谢不敏了。

再后来,王杰希的态度,让他们家慢慢放弃了催婚。

没办法,一开始他的父母到现在还觉得他只是一时糊涂,只不过是犯了一种时髦的病症,以后自然而然就会好的。王杰希百口莫辩,他也实在是懒得去辩解,毕竟对于他们这一代的中年人来说,确实是很难接受他这样的性向的。

到后来发展成双方互相不提及,只要不涉及这件事,一切都好说。几年前别说父母没做好准备,他的心理准备也不充分,所以父母的逼迫,虽然痛苦,但是也只是选择远离作罢。他住出来,两个星期回蓝旗营一次,多多少少给父母面子和相亲的对象见一面。随着时间的流逝,他们都在用自己的方式与对方妥协,维系着最亲密的关系。

 

收到杜女士的消息是王杰希下班回家的时候,语音问他要不要明天回家来吃饭。

他打字回复说明天估计会很忙,需要看下时间。

杜女士紧接着发来了一条,是有个表弟从美国回来了,想让他和小姨一家一起吃个饭。

王杰希挑挑眉,倒是想起了是哪个表弟,他的母亲是自己母亲的表妹,早在六年前就已经举家迁往洛杉矶了,王杰希和这个表弟见得不多,比他小了八岁,在印象中还是个小孩儿,因此交流也不多。

——那我抽空回一趟吧。

他的妈妈杜女士发来一朵玫瑰花,王杰希顺手发了个表情过去结束了这段对话。

其实说起来他和喻文州的分手,家中有很大的影响,但是他并没像有些极端的人一样把所有的过错怪罪到原生家庭之上,事实上,将心比心,他其实很明白父母的牵挂担心是什么。实话说他不是生来的同性恋,而是碰到喻文州后爱上了这个人罢了。

 

王杰希抹了一把脸,这折磨确实是他自己选择承受的。

 

第二天回到家里的王杰希,被来开门的男孩子震惊,印象中的表弟还是个小孩儿,没想到几年不见就突然间长开了。更让人震惊的是他的装扮,到肩的中长发精心地烫过,眼角眉梢只能用漂亮来形容,周身的造型连王杰希看来都有些出格,更遑论父母了。但是表弟的神色特别坦然,喊了一声哥,跑到厨房继续帮忙。

饭桌上,小姨说起表弟的事情来,或许是在国外,很容易便能接受他的性向问题,甚至还调侃起他现在的伴侣来,越洋视频的时候小姨还在后面打招呼,这让他的妈妈又有些震惊又有些为难,神色复杂地看着自己的老幺妹。

小姨知道她姐姐的心思,坐在那讲了一下前后缘由,最后拍着她儿子的肩膀说,谁叫他是我的儿子呢?他不开心,我又不能把自己的快乐赔给他,就由他吧。

王杰希那一瞬,实实在在地,真心地羡慕。

送走了表弟之后,王杰希进到厨房给刷碗。原本在客厅看电视的杜女士走了进来,王杰希往后看了一眼,了然杜女士要做深入谈话了。

 

“你看镇远这样子,是那个么?”

“杜女士你没看出来么?”

“我就是来听个准确答案的嘛。”

王杰希失笑,说:“答案是肯定的,怎么了?被刺激到了?”

“有点吧,男孩子穿露肩的衣服配那破破烂烂地牛仔裤,实在,实在是不像话。”

“他穿的还是蛮潮的,不过也算是挺乖的一小孩儿了,刚刚我看到他进厨房帮忙吧,他这个年纪来说,不容易。”

杜女士点点头,小心翼翼地问道:“你不会搞成这样吧?”

“我?当然不可能。”王杰希笑着摇摇头,说着:“我是个正常得再正常不过的人了。”

杜女士接话:“我也是老了,竟然现在能接受你喜欢男人是一个普通的事情了。”

王杰希不可置否,嘴巴翘起来了一部分。他这些年的潜移默化,到这个时候,总算是派上了用场。

王杰希问:“您不再怕了啊?”

“怕啊,怎么会不怕呢?怕这小院子里的熟人指着脊梁骨说这家的儿子是一个同性恋。那我可真是抬不起头了。”

“我肯定不会在公共场合做什么出格的事情,我知道分寸。”

“你知道就好,我真的,真的只想让你好。”

王杰希使劲地点了点头,他并不想让他的妈妈看到他有些发红的鼻头。

在尖锐的抵抗之后,王杰希和他的妈妈相互妥协着,慢慢把前面一条荆棘之路走通了,不过这剩下一条康庄大道,王杰希不知道自己会和一起走。

 

如果可以,他想带喻文州回来看看。

“妈,如果可以,我想带他回来看看可以么?”

“谁阿?”

“就是他。”

 

 


评论(5)
热度(1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