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马冰河入梦来

【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

【喻王】蝴蝶睡姿(复合30题 7-8)

改个名,和失忆蝴蝶对应一下 


  1. 避不开的饭局

  2. 酒后的真话

  3. 落在车上的东西

  4. 曾经的执念

  5. 再见面

  6. 学会妥协

  7. 记忆深处的照片

  8. 曾经的荣耀




七.记忆深处的照片

 

喻文州接到老叶的消息的时候,是他已经在总部入职半个月的事情了。

“您现在才想起我来啊?!”

“我不是刚从山里回来么?诶你不知道我弄的那个黑山猪项目啊,可累死我了!”

“你这跨界真生猛,荣耀第一高手深山养猪,我连标题都给你想好了,都能上鲁豫有约了。”

“文州啊,我可是原本打算请你到家里面来吃山猪肉的啊,算了算了,就工大食堂凑一顿好了。”

“叶神我什么都没说,我带酒,你出肉,咱们好好吃上一顿。”

“这还差不多,拿你83年的藏酒来啊,不准拿其他年份的糊弄。”

“好,好好。”

 

喻文州当天到了叶修在望京的别墅,老光棍一个人住在硕大的别墅里,坐拥上下三层和背后就是美院,实在是让人羡慕得紧。

老叶这几年老是两头跑,晒黑晒瘦了一些,世界第一的叶神也逐渐有了些生活的实感。喻文州提来的酒是他珍藏的帕图丝,就着叶修做的硬菜,倒是挺有种布尔什维克的感觉。

“我十年前是万万没想到过会有这样的一天的……”

“哦,我十年,那时候还在一心一意夺冠军呢。”

“哈哈哈,那时候哥什么都有了。”老叶笑得猖狂,说起来语调都是上扬的。“我这半辈子没别的,就是荣耀打得好。”

“哈哈,我也没想到会把荣耀当成事业来做,我当时是要被清理走的啊。”

“所以哥佩服你这点啊,够狠,对老魏一点都不留情!”

“当时情况,实在是……”

“都是过去了,老魏后来一直以被你打败为荣呢,他都亲口说了多少次了,你还过意不去啊?”

喻文州点点头,喝了口酒,说:“我很长情的。”

“是哦,所以回来追人了哦。”叶修揶揄道,这么大一个圈子,没有他不知道的风吹草动。不过喻文州对叶修倒是不打算瞒,

喻文州说到:“我知道他还爱我,我也明显对他有感觉的,但是就是不知道能不能往下走,他有太多要考虑的东西了……”

“你们俩这条路,康庄大道是不可能了,不过一起牵手走独木桥不是也是一件够浪漫的事情么?”

喻文州定定地望着叶修,他什么时候口才这么好了?再发展一下就可以变成卖山猪肉的情感博主了。不过老叶说的可一点都没错,这往后牵着一起过独木桥,谁知道桥后是什么样的风景呢。

“就千万别让自己后悔就行。”

“我回北京就没有觉得后悔。”


“诶对了,老叶你怎么知道我们俩的事情的啊?”喻文州实在好奇,他那时候实在没有和老叶说过,但是那时候第一个站出来,替他们打掩护关柜门的就是老叶。

叶修不可置否地笑了笑,说:“你知道我收藏了多少和荣耀有关的东西么?”

喻文州摇了摇头。

“你跟我来——”

喻文州跟着叶修起身,下了楼,叶修打开了储藏室的灯,整整齐齐的货架上摆放着两正面墙的箱子和盒子。

“这些,都是和荣耀有关的东西。”

喻文州都有些吃惊,在虚拟云盘流行的当下,叶修用最老派也相对来说保险的纸质和硬盘文件保存了近乎一个房间的全职资料。       

这是他近二十年荣耀生涯的全部见证。

可能真的没有人比他更爱荣耀了吧,和荣耀女神结婚的男人。

 

叶修从某个盒子里翻出了一个相册,看样子不太常翻,拿出来看了一眼,原来是某次他们第一次全明星时候的聚会时候的照片,那确实很古早了。

“你看看王杰希看你的眼神。”老叶叼着烟,把一张照片抽了出来。

喻文州接过了那张照片,当时年轻骨骼还并不突出,脸上甚至还有点婴儿肥,穿着当时流行的T恤,他在KTV里唱粤语歌,旁边一通混乱,玩骰子的、喝酒的、聊天的,但是照片里的王杰希拿着话筒歪着头听他唱歌,眼睛里只有他一人,脸上的笑容温柔得能浸出水来。

那是毫不掩饰、毫无保留的爱,在他看不到的地方。

喻文州拿着这张照片良久的不发一言,他甚至有些嫉妒当时的自己了。

这样的目光,在之后的生活中并不少见,但时隔多年以这样定格的形式看到,实则让人感慨万分。

“这难道不是爱么?”

喻文州点点头,半天,又点了点头。

“这张照片能给我么?”

“爷就等着你要呢。”

“不用我买上一头猪什么的?”

“别破费了,留着钱买戒指吧。”顿了顿,叶修难得地一本正经的口吻说道:“感情的事情,只要别做自己后悔的事情就是,后悔后悔着,感情就没了。”

 

喻文州拿手机翻拍了一张,发到了微博上。然后把那张照片小心地裁剪好,留下两人的部分,小心地塞进了钱夹。

 

喻文州:曾经的我们。

[jpg.]

 

@黄少天:黑历史啊!!!!!!队长你怎么一声不吭就放出来了呢?
@苏沐橙:那年我的头发有那么长???

@方锐:请给我肖像版权费谢谢。

@韩文清:一晃将近十年了……

@王杰希:真好。

 

果不其然喻文州收到了王杰希发来的微信;

【你从哪弄来的?】

【从老叶那薅来的。】

【你还记得那时候唱的是什么歌么?】

【友谊岁月吧。】

【我那时候第一次听你开口唱粤语歌,真好听啊……】

【我没想到……】

【没想到什么?】

【原来是我比较早。】

 

早到还没出道,心里就装下了你。

 

八.曾经的荣耀

 

王杰希和喻文州受邀一起参加一个荣耀世青赛的活动。

因为工作上总是不可避免的相见,王杰希再见到喻文州,仍然会心有悸动,但是不再会像刚见面时那么惊错了。

这是好事,他心想。

在主持人介绍环节他可以堂而皇之地把视线投向喻文州,今天他特意做了下造型来的,吹了头发,露出他饱满的额头,穿上一套深蓝色条纹的休闲西装,显得精神干练的帅气。喻文州其实比他稍微还矮一点点,但是他的腿长,根本不显,成熟男性的魅力在他的身上尽显。

王杰希就好奇了,岁月给他添加上温柔的标签,为什么到喻文州这里则变成了勃发的生机,让他在这个年纪继续能吸引一大批的少女粉丝。

他们坐在底下做点评嘉宾,换上西装变成大人,有礼貌地坐在看台上,看比自己小了不止一轮的年轻选手在台上全地图PK,这种场景其实两个人都不怎么适应。

王杰希偷偷观察着喻文州,看到恰克镇的场景还是本能地手指会动两下。

场上的无禁忌PK双方一个是神枪手一个是魔道学者,都是往飘了打的职业,是燃点爆点没那么高的职业,但是如果魔道学者打得好,整个场上会很有看点。

伴随着三二一的倒计时,两个选手分别开始攻击。

从上帝视角来看,双方是以遮蔽物作为主体,想办法找先手攻击,这原本是正确的战术,但是在王杰希看来,场上的魔道学者有些犹豫,错过了两个进攻很好的时机。

“这个点应该出去的?用寒冰粉引用。”喻文州不知什么时候凑了过来,低声凑到他耳朵边说着。

观众席上也有不少是他们的粉丝,看到了也是一片小范围的哗然。

太近了,王杰希猝不及防,身体本能地缩了一下,他仰起身,转过头去看着他眼睛低声说:“如果用酸雨干冰接寒冰粉控制会更好。”

两个人一本正经地讨论着场上的形式,但是王杰希也知道,他们现在的状态大略叫做各怀鬼胎,他的心思百分之八十放在喻文州突出的喉结和解开扣子的锁骨下。那日足疗店喻文州直白地对他展示他的欲望,这让这几年过着禁欲生活的王杰希心底掀起了不小的波澜,这几日间隔之间的夜晚,躺在曾经一起睡过的床上,他也曾自己动手过,但是身体里的空洞却怎么都填不满。

这种隔靴搔痒见到了本人才稍微熨帖一些。

他实在太小看喻文州对他的影响了。

 

还在工作,这样不好,王杰希摇摇头,努力让自己投入到工作状态中。

战场上的PK在开头的焦躁之后,很快就进入了神枪手的节奏,魔术师在节奏被打乱之后,整场陷入了被动,喻文州的眉头越皱越紧,最后以几个失误结合在一块,被神枪手以乱枪结束了战斗。

喻文州把笔一摔,靠到了后背椅上。

王杰希被他的动作惊到,回头问怎么回事。喻文州说等等我来说。

点评环节,主持人想让王杰希来回复,结果在递话筒的时候喻文州突然说起话来。无论是观众还是主持人包括台上的选手都有些惊讶,因为在他们的眼中,喻文州是一个待人和气的人,这样严峻的表情,其实还真不常见。

但是王杰希是知道的,喻文州对人对己是有一条线的,这条线过了,他绝不会客气。

“喻队是有话要说么?”

“恩,就想说一个点。”

“让我们来听听国家队长的点评。”

喻文州脸上带着客套的笑意,眼睛里却足够严肃,说:“你在模仿王不留行。”

众人哗然,后面的话几乎都不需要说出来。

“你前期的几个隐藏点,其实找得都不错,我也看出来,你当时想拉出线来做个陷阱,然后直接接灭绝星尘,这样的胜利最漂亮,王杰希当时魔术师最早出名的那场就是这样。但是你没有考虑到的是作战地图,恰克镇的房屋都不防弹,有的还能反弹,神枪手在恰克镇简直像在自己家一样,只要他捕捉到了你的运动轨道,不碰面也能够远程制住你。”

“还是那句话,魔道学者一战成名只有一个王不留行,打表演赛也需要扎扎实实稳扎稳打,你还年轻,千万别走错了方向。”

 

喻文州说完看向王杰希,用口型补充了一句:“你当时的出名那场视频我可是看了十遍的,专门研究过。”

“所以你们蓝雨后来专门研究压制我的打法是么?”

“那必须。”

 

说不震惊,不感动,那是假的。

他们曾经比肩过的地方,是荣耀,再没有什么比被爱人承认、尊重、并且骄傲更能证明自己了。

这么些年,王杰希仍然心存侥幸。

何德何能,经过这么多事情,他的心里还有你。


评论(14)
热度(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