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马冰河入梦来

【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

喻王复合三十题(13-14)

  1. 避不开的饭局

  2. 酒后的真话

  3. 落在车上的东西

  4. 曾经的执念

  5. 再见面

  6. 学会妥协

  7. 记忆深处的照片

  8. 曾经的荣耀

  9. 我在原地

  10. 戒指的痕迹

  11. 一起做某事

  12. 他的嘴唇

  13. 众人的调笑

  14. 争吵


等过完这两章就是一路甜到底了!

这章有推动剧情用的翔非~


13.众人的调笑

 

王杰希醒来的时候第一时间没有看到喻文州,以为自己做了一场梦。

他躺在床上,看着周遭的建筑,才反应过来,昨天在床上折腾一晚上,竟然都没有好好看看喻文州这个临时租的房间是什么样子的?

周遭一圈宜家的家具,色彩挺跳的,不像以前住着的时候的,家具清一色都是原木色家具。衣架旁边摆着脏衣篓,是他们平时生活的风格。靠窗的柜子上放着的栀子绣球和木槿都是南方人是王杰希没见过的新习惯。

或许情爱的时候可以忽略时间,但是当生活继续的时候,无法忽略分别的时间带来的区别。

是真的,仿佛自己曾经在他的生活中,又仿佛自己走出了他的生活的空虚。

没来由的消极情绪因为喻文州的声音打断,他从厨房中发出声音,闷闷地,语调却是向上的。他问王杰希:“早上吃点啥?我给你做个三明治?”

“不要——”

“那来点粥?”

“我想吃肠粉!”

“起来吃点粥得了。”

 

两个人隔着门一句赶一句。让王杰希有些恍惚。

他艰难起身,扶着腰到厨房门口,看着喻文州的背影做早餐。他在煎蛋,给蛋翻面的动作看上去笨拙,但是事实上做出来的挺好吃,另一个灶台上放着砂锅,广东人家里人手一个那种,煲着粥,咕噜咕噜,混杂在抽油烟机的声音里。

时间好像过得好像很快,又过的好像很慢,王杰希在这一幅动态的画面里像是找回了当年细水长流的零零总总。

煎蛋、白粥配榄菜、加上一个自治三明治,两个人的早午餐。

王杰希实在是不想吃三明治,粥衬着榄菜喝了两碗,缓过劲来,收拾东西去刷碗。水流过手的时候,他想想,其实这样的生活当真是不错的,如果有这个福分的话。

吃饱了之后王杰希帮着喻文州收拾房间,值得夸赞的是就算再困,喻文州还是拉着王杰希睡前清理了一下,好歹让他今天早上起来没有太难受。但是床铺就不一样了,昨天乱来留下一床狼藉,衣服丢得到处都是,枕头横七竖八,床单上的水痕不要太明显。

王杰希换床单的时候视线没有敢和喻文州视线接触的,但是耳朵却红得厉害。两个人合力把新床单铺好,王杰希就一屁股坐下来,坐在床边锤腰。喻文州从床另一边脱掉了拖鞋从床上横跨过来,给他揉腰。

不轻不重刚刚好,这么些年,还是喻文州懂他。

 

原本打算回家的时间到了,外面却下起了雨。喻文州皱着眉头看了看,下雨了路上堵,你腰这么酸开车肯定难受,要不先在这里休息一下,等雨停再走。王杰希点点头,拿充电器充上电,说那我先睡一会儿,说着便钻进了被窝。

喻文州在客厅看了一会儿电视,也跟着睡了进来。

其实喻文州经常失眠,稍有压力,就几天几天的睡不着,他也知道自己的命是靠美式给的。但是王杰希像是有魔力一样,每每躺在他的身边,就仿佛是一只吸入式的安眠药剂,让他沉沉的睡着。

这点,真的是任何人都无法取代的。

 

淅淅沥沥的雨下个不停,傍晚的时候醒来天色已经渐渐变晚,喻文州醒来的时候王杰希还在睡,看来是真的累惨了。他偏生喜欢王杰希睡着了的样子,高挺的鼻梁线条仍然凌厉,但是眉眼变得异常的柔和,低着头凑在他的肩窝,靠着热源睡着,毫无防备,把他当做了世界上最亲近的存在。

喻文州不可抑制地凑上去亲吻他的眉心,然后是鼻尖,唇珠,最后在下唇上辗转良久,把人给吻醒。王杰希模模糊糊地睁开眼睛,本能地蹭了蹭喻文州的鼻头。

热意能把心融化。

晚餐随便叫了个外卖吃了,两个人心照不宣地不提离开的事情,大概是知道离开这间蜗居,就是离开一个甜美的梦境,一切都会照常回到原点,丧失一切勇气。看着窗外下了一天雨的地面,反射着暖黄的光,从十楼望出去的北京城,灯火阑珊,这么大的城市,却安放不了一段感情。

 

想一想,王杰希就觉得挺难过的。

 

沉寂了一天的手机突然响起铃声,让王杰希有些心惊,拿电话一看,竟然是肖时钦打来的,毕竟是突如其来的上车,这么一弄,倒真是有种在好像被捉奸在床的感觉。

“接电话啊。”喻文州提醒他。

肖时钦的电话并没有响几声挂断,而是一直在打,这让王杰希突然意识到应该是出事了,忙接起来问:“怎么了?”

“出事了,你人在哪?怎么打这么多个电话不接?”

“在外面啊……”他看了一眼喻文州,有些心虚。捂着电话拿口型比了比,告诉他是喻文州。

“在喻文州床上吧?找你一下午没消息!”

“开什么玩笑……”

“虽然你这边是好事连连,但是我还是要跟你说一声,有狗仔蹲到孙翔了。”

“他那边不是经常被蹲到么?怎么了?”

“有人蹲到昨天晚上他和人在朝阳公园那边接吻,而那个人是,邱非。”

王杰希一听,脑子炸了。

 

怎么了?

“孙翔和邱非搞到一起了。被拍到了,我得回总部一趟。”

 

“那好,要我送一趟么?”

“不用了,我自己就好。”

“你总这样。”

“……喻文州我回来再跟你说。”

 

王杰希摔门而出,喻文州没来由地被塞一肚子气,他站起身又坐下,心里却隐隐为他刚刚说的那句回来跟他说而有些期待。

 

 

14.吵架

 

王杰希之所以会这么气急败坏,是因为这两位朋友,都混得太好了。

孙翔在退役之前就积攒了大量的人气。

退役之后,直接进入了娱乐圈。与其他转行之后各种拍电视当演员当歌手的同行不同,孙翔转行之后就做了两三个综艺,结果由于耿直的综艺个性反而狂吸一大波粉,再加上公司适时地把底子好的他往时尚圈推,一来二去,还真爆成了一个时尚圈里游戏打得最溜,游戏圈里最时尚的综艺偶像。现在也算是跻身二线流量级别。微博粉丝量突破千万、转评赞都以万计的人了。

而邱非,作为老叶的唯一徒弟,带着嘉世翻身不说,凭着超乎想象的努力,邱非一步一步走到了今天世锦赛国家队长的位置上。而且邱非还在赛事期间去上了个大学,拿到了双学位。这么些年,别说绯闻,任何负面消息都没出过,如此正面的形象,因此在宣传口,邱非的形象铺天盖地都是中国好选手的形象。

说白了,就是想用一个邱非换取国家层面对电子竞技的重视,从而支持中国公开赛的举办。

王杰希现在负责的就是组委会的宣传口工作,看上去简单还不用坐班,但事实上精神崩得很紧,他担心只要出现一点差池,就会坏了大事。原本顺顺当当地已经过渡到修改方案准备二审的阶段了,只要体育局过审,就可以宣传招商了,结果现在出了这事情,其中牵扯到的利益,实在是太多,他都不知道先补哪头才行。

 

开车开到一半走神,结果绿灯亮了他没走,后面一片喇叭声。

简直,一团糟。

 

总算是堵到了总部,宣传部门的人都已经到了,没想到邱非也来了,坐在那申请沮丧。

“现在什么进度了?”王杰希坐下问。

“目前孙翔的经纪公司花钱把消息压着,但是那边的意思是,不能就这么算。”安文逸回答道。

“意思是还想要再拿一笔吧?”

“没错。”

王杰希坐在那,没有直接接话,他深深看了一眼坐在角落里的的邱非。在场邱非带着帽子,把帽子压得很低很低,他不太会说话,到这种场合来,接受众人的审视完全是因为歉意使然。

“对不起大家,因为我个人的问题,给大家带来这么多的麻烦,真的是对不起了”

他真的是个很好的孩子了。按部就班的长大,在逆风中成长,兢兢业业打满十年,技术修炼到没有短板,联盟所有的任务都出色完成,如果说电竞圈有正统偶像,那一定是邱非莫属。

王杰希知道,这种事情的处理上,一般来说都是丢人保局,但是将心比心,到邱非这个层次,实则没必要。

在场没人说话,所有人的眼睛望向王杰希。

王杰希轻声说:“没有怪你,别多想,我来处理。”

“可是联盟不会……”

“费用么?先不考虑狮子大开口的要价,现在要紧阶段,让联盟组委会出面出面直接联系金盾。”

“小安,申请由你来起草,昊天于华你们俩等下跟我去一趟东四,去金盾把材料递交了,等约谈,勋然留在办公室随时把进展汇报联盟总部,小梁和孙翔的经济公司保持联系。”

“大家都动起来,公开赛准备在即,争取半天时间内把所有事情处理下去。”

紧急会议结束,王杰希又刷新了最短的开会时间,十分钟大家便纷纷做鸟兽散,毕竟他们这种宣传口争分夺秒才是正事。

一下子大家都去忙了,只留下一个全身黑漆漆孤零零的邱非,王杰希过去,拍拍他的肩膀,问我有十五分钟时间,要不要出去抽一根烟?

天台上,结果还是王杰希一个人抽烟,邱非在旁边闻着二手烟。

“怎么会是你?”王杰希摇摇头,又问:“怎么会是邱非?”

“呵,以前嘉世的时候的烂摊子,没收拾干净。”

“都多久了啊?”

“我也想收拾得利利落落啊,但是我做不到啊……”

邱非把脸埋到了自己的掌心,王杰希看得不忍心,拍拍他的肩膀,叹息道:“我也做不到,离不开荣耀,走不出旧圈子,天天和旧情人纠缠。”

“这样不好,真的。”邱非叹口气,“我也知道啊,但是,我真的是,一回来,眼睛离不开啊。他那么好,那么好的人回来告诉我还爱着我,我也有虚荣心,被这么好的人爱着,我真的高兴得要飞起来。”

王杰希点点头,他懂了邱非的言外之意。

邱非说的每一句话,都敲打在他的心口,那些他说不出来的话语,竟然鬼使神差通过另一个人的嘴说了出来。只不过他没遇到这么棘手的情况,他们俩还有回旋的余地。

 

“下次小心吧,毕竟是公众人物,你们俩都是,别出什么事情就行。”抽完了

“谢谢王队。”

 

送走了邱非,王杰希带着人去金盾总部。这套由公安弄出来的影视系统有一整套的网络舆论监督系统,通过申请协议,现场调证,以及面谈详情,金盾受理了这件案件,事情初步被压制了下来。

一来二去已经过了十二点,王杰希实在是累到不行,不想回总部取车,让于华开车把自己送回了住所。

路上他想起了出门之前对喻文州的态度,心下有些焦躁,想拿着手机发消息,又不知道发什么。

他头疼欲裂,在这时喻文州的电话突然间响了起来,他立马接了起来。

“事情处理完了么?”喻文州的声音从听筒里传来,听不出情绪。

“嗯。”

“需要帮忙么?我来接你?”

“已经处理得差不多了,不用帮忙了,我在于华车上,他送我回去,谢谢你啊。”

王杰希本能地回答。而那边突然间没有了声音。

“喂?”他试着CALL了一下喻文州。

“我打电话过来,原来是为了听一模一样的话。”喻文州的声音一瞬间冷了下来。

“我,我不是这个意思……”

“我以为你说要过来,所以还特意留了门,结果,挂了,就这样吧。”

王杰希放下电话的时候,沮丧至极。

他弄不懂,为什么前一晚上极尽缠绵,仿佛要融化在彼此的身上,第二天就可以因为几年间反复出现的争吵内容一言不合的吵起来。甚至,几年之后的喻文州更加敏感了一些,成年人在爱时伸出的爪子挠了心口一下,没有反应,便要缩回去。

但是他也不知道怎么开口告诉喻文州,独自在这北京城生活着,实在是一个人太久了。

他几乎要丧失和人共处的能力了。

 


评论(7)
热度(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