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马冰河入梦来

【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

喻王复合三十题(19-20)

19.他的意思是……

 

事实上,恋爱要谈,工作更要紧。

中国公开赛的第三轮听证会结束了,昌平区最终拍板接下了这个活,准备开始招商引资。这对于联盟组委会所有成员来说,都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但是与此相对的事情是他们又要开始新的疯狂加班的日子了。

招商引资会,宣传部门自然忙得焦头烂额,一切物料的设计都要被上级插上一脚,光是物料的确认,就是两个人在和对方对接。王杰希几乎是天天睡在了办公室里,开着两台电脑事无巨细地处理着所有的事情。

喻文州那边也没有好到那里去,跟着老冯一场一场的跑酒局,谈条件,拉赞助,和各位金主爸爸们确定平台露出的多少,市场份额的分账,每一笔带着钱的交易,都是推杯换盏的换来的。老冯年纪大了自然是喝不了,喻文州上去彬彬有礼喝趴下仨,老冯出来红着脸盛赞,恨不得就把喻文州认成干儿子。

 

“您再带个人吧,我再帮您,我这也受不了啊。”饶是喻文州铁打的肝,这段时间都也快要过量工作了。

“其他人来我不放心啊。”

“肖时钦,快把他提溜过来,他行的。”一想到要坑人,当然是从熟人开始坑起。

“行吧行吧。你先回去歇息吧。”

喻文州皱着眉头,硬是先把老冯送到家,才回到自己的出租屋。

前几天好不容易在王杰希身边腻腻歪歪两天,这段时间住在自己的出租屋内,怎么都有些别扭。

爬起来发消息就肉麻的写两个字,想你,那边也没有回应。

 

第二天起来才发现自己的手机上收到了王杰希的消息,是两个小时前发的,就一句话,喻文州读了,都能想到王杰希的语气和表情:

【少喝酒,又不是老冯亲儿子!】

喻文州拿着手机坐在马桶上笑了好久。

 

到了总部,发现自己的工位上多了两罐解酒饮料。他左看看右看看,问了句:“谁送的啊?”

“啊?喻老师您问我么?”新来的女孩有些惶恐,她想了想说道:“刚刚王杰希老师来了一趟,放在您桌上的,说如果见到你了让你别废话,赶紧喝。”

喻文州笑出了声,王杰希可以啊。

当喝第一口,喻文州就知道王杰希为什么那么说了,实在是太难喝了,刚刚放下饮料,手机就响了起来,果不其然是王杰希的——

【喝了没,味道怎样?】

【不错,心意收下,还有一罐你拿回去吧。】

【特意买的诶~】

【我谢谢您啊~】

喻文州也抽空去了一趟王杰希的办公室,结果也没捉到人,买了全宣传部的咖啡量,把一杯热可可放到了他的桌上。

嘱咐在场的安文逸说:“王杰希记得让他喝他这个,别让他再和美式了,伤胃。”

安文逸点点头记下了,转头眼镜就闪烁起了智慧的光芒。

 

“喂,果儿姐有个情况啊。”

“小安怎么了?”陈果拉长了声音问。

“今天蓝雨的喻文州突然间来了我们办公室,然后无缘无故地请我们喝咖啡。”

“这不好么?蹭一杯咖啡喝。”

“重点是他突然间跟我说了一句,让我嘱咐王队喝热可可,还说不让他喝美式了,他们有熟成这样么?”

“额?坊间不是一直有他们的CP么?我还以为只是因为觉得他俩配而已?”

陈果的声音陡然拔高了八度。

“如果真的有事,不会这么轻描淡写的过来跟我说吧?如果真的没事,可我看上去不像啊,他的意思到底是什么啊?”

“哎呀我去问问!”

 

陈果有个荣耀女选手的唠嗑群,群里的一群姐姐妹妹该结婚该结婚,像楚云秀都生二胎了,但是时间不能阻止她们八卦的心。陈果把安文逸今天碰到的事情和他们讲了,第一个冒出问号的是苏沐橙——

沐雨橙风:???

云秀:不是吧?!

沐雨橙风:我就说有什么!!!

唐柔:让我想想,这么说来倒是还真有点像。

云秀:怎么说?

果果:柔柔不是当时去徽草交流训练过一段时间么,是有什么发现么?

唐柔:挺古早的了,我记得当时夏休训练的时候,蓝雨也来了,王队每天都是和喻队一起上下班的,吃饭好像也是在食堂坐在一起吃,当时还以为是关系好才这样。

沐雨橙风:你这样说我想起来了,好像当时在荣耀嘉年华的颁奖典礼上,喻队在颁奖是特意感谢了王队,我一直以为因为是竞争对手的原因,现在想来好像同是竞争对手的小周没有被提到啊哦?

云秀:你别说好像还真是这样,那时候去苏黎世,我们一起去逛街,他们俩好像是跟着我们一起逛进了一个首饰店,结果我们出来了,他们俩还在里面呆了一会儿,买的是什么结果我们当时要看,结果被王杰希给岔开了。

小戴呼呼呼:你们在说什么?

果果:我们在讨论王杰希和喻文州可能是一对的事情。

小戴呼呼呼:他们本来就是啊。

沐雨橙风:!!!!!

云秀:!!!!!!!!!

果果:!!!!!!!!!

唐柔:!?!

云秀:小戴你怎么不跟我们说?

小戴:都没有人问过,我就没说啊。我听我们队长说的,不过已经分了……

沐雨橙风:…………………………………………………………………………

果果:我们究竟错过了多少?!

唐柔:但是不对啊,按照今天小安说的,哪里像是分了的样子?热恋期也不过如此吧。

果果:小戴,你再去问问怎么回事??

云秀:我现在在思考,这两个人,不对是喻文州是故意的,这位心脏大师……

唐柔:他的意思是?

云秀:告诉全世界,他们又在一块了。

 

喻文州,这波操作,全群的女性都给你打个满分不怕你膨胀。

 

20.重要的日子

 

喻文州的骚操作让他们俩的关系逐渐在圈子里明朗化,懂得人自然懂,按照叶修的话说现在的喻文州就像一个宣誓主权的雄狮子,生怕别人不知道自己的恋人是王杰希。

不过也挺好玩,毕竟小年轻的恋爱都是躲躲藏藏,当年他们也差不多,过了三十这个节点,到他们这个位置了,到可以随心所欲了。也算是有所得有所失吧。

中国公开赛的招商引资总算在大家的齐心协力下走上了正轨,喻文州真是谢天谢地。

他当然是要去找王杰希的,可还没有找到合适的理由约人出来,王杰希那边倒是直接找上了他。

“你今天有空么?”电话里王杰希的声音有些闷闷的。

“有啊怎么了啊?”

“陪我去一个地方吧。”

“哪里啊?算了好吧,你开车我开车?”

“今天我车限号,你开吧。”

“诶好,二十分钟后下楼等我。”

“那什么,是去看看我爸爸。”

 

喻文州开车到王杰希楼下,打了个电话给他,远远地看着穿着黑衬衣的王杰希向他走过来,他放下车窗点点头,示意王杰希上车。车窗外太阳直射的温度已经高了起来,喻文州和他都穿着黑色的衬衣,确实是有些发汗,喻文州替他把空调打开,又顺手把音乐打开。

开个导航就往那边开,路过一个花店时喻文州停了下来,碰了碰王杰希的手肘,说道:“去买束花吧。不管怎么样还是要带礼物的。”

“诶,还是你周到。”王杰希下车之前留下一句话。

喻文州挑了挑眉毛,点点头。

抱着一束黄白菊花上来了之后,王杰希坐在副驾驶上有一搭没一搭的跟喻文州聊天。

他问喻文州:“你难道不好奇我为什么带你去看我爸爸啊?”

“那你说为什么呀?”

“我觉得以前两边都挺对不住的,你瞒我瞒,结果父亲去世了,我这个做儿子的都没有和他坦诚的说过话。我知道现在也是于事无补,但是总想着还是去看看,告诉他一声。”

喻文州点点头,眼睛看着前面的红绿灯,说着:“这么些年我们也算是慢慢活明白些,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了,其实我有时候在想,当时在一块儿的时候确实是太年轻,年轻到稍一不慎,就什么话都说了出来,现在再看以前,真的有时候会想问问自己,怎么就有那么多架要吵,那么多意难平,那么多棱角收敛不起来,伤害到身边至亲的人。”

“但是你不能否认的是,年轻的时候有很多的精力去爱啊。”

红灯前停下来,喻文州转过脸对王杰希笑笑,说:“确实,我还蛮庆幸,无论年轻还是老都和你在一块儿度过的。”

 

公墓在北京城西,四周青山上密密麻麻的都是墓碑,今日天气是格外的好,云从山脚浮上来,风入松发出沙沙的响声。这里没什么变化,一年一年都没什么变化,万古长青的松柏,一成不变的墓碑。王杰希站在山下仔细辨认了一会儿,然后抬腿走在了前面。

喻文州看着他的背影有些恍惚,在所有人都以为王杰希是团队的支柱,是顶天立地的队长的时候,只有他看到过王杰希最脆弱的一面,无法用语言说明的撼恸将他的肩膀压垮,第一次来的时候,王杰希几乎都没办法上来,他失态地抱着墓碑大哭,哭得像个孩子一样。而今天,七年之后,男人稳健的步伐一步一步地向上,肩膀舒展,是真正能承担起痛苦的样子了。

王杰希走到山腰中一个墓碑前停下,喊了声爸。

他拿松枝扫了扫墓碑前的浮土,蹲下来,把墓前的果盘换了,让喻文州上前一步,把花放到墓碑前,拉着喻文州一起跪下。

“爸,这是喻文州,当时陪我守灵的人,更早他也到家里来吃过饭,你还有印象吧?跟您说个事情,他是我的恋人,很久了,一直瞒着您,实在是不好意思。”

“叔叔好,我是杰希的恋人,叫喻文州,我陪了他将近十年了,中间也分开过,但是以后不会了。”

 

王杰希心口一些热,七年前的画面还历历在目,当时收到妈妈发来的消息说爸爸突然脑溢血,他还在苏黎世,第一时间打越洋电话去确认,得到是真的消息,他从楼梯上腿一软跌了下去。喻文州本来和叶修走在前面,视线里没有王杰希了,连忙回头,就看他趴在地上。忙跑过去扶他起来,只听他失神念叨着一句话,我没爸爸了。

喻文州顾不上大庭广众,猛地抱住了他。

当时天崩地裂,是喻文州替他顶起来。他迅速给他们俩买了最快回北京的机票,跟叶修说明情况,半个小时之后就到了机场,几乎是通宵赶回王杰希家里,喻文州当起了王杰希家第二个顶梁柱,安慰杜女士,联系殡仪场,布置灵堂。

王杰希一个一个挨家挨户地打电话报丧,累到嗓子都哑掉,杜女士让他吃一点,他一点油盐都不进,还是喻文州有办法,拉着他说自己肚子饿,死活陪着他吃了一点。

头七的时候,王杰希守孝,喻文州陪着他见宾客,熬了三天夜,眼睛都发红。叶修他们都来了,临走前拍着喻文州的肩膀,说好好照顾人,喻文州点点头说肯定的。王杰希在房间里听了,心想这辈子就跟定这个人了。

自那时候起,大概就分不开了吧。这样一个好的人,一个合适的人,出现在你的生命之中,在铺天巨浪来的那一瞬间,用后背护着你。

王杰希没有喜欢过男人,他只是他恰巧爱上了喻文州。

 

“爸,其实也不是要故意瞒您这么久,主要是怕您生气,不过其实在婚恋大事上你也没有多管过我,总说只要我开心就行了。之前我不开心过,但是现在我们又在一起了,我比以前开心了很多,也解脱了很多,所以我今天终于有勇气带他来见你了。”

他心口背了多年的包袱终于卸下。王杰希发自内心地笑了,笑得眉头舒展,眼睛弯弯,嘴角弧度向上,整个人如五月和煦的风,温暖的太阳。

泪点一向甚高的喻文州此时竟然鼻头有些酸涩。王杰希看着随和,但是他是真的知道,他的内心不是谁都能进去的,哪怕之前他们在一起那几年,王杰希都固执地圈着一块只属于他自己的地方,但是走到今天,终于打开门,说你进来吧。

时间啊,时间。


评论(2)
热度(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