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马冰河入梦来

【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

喻王复合三十题(25-26)

  1. 避不开的饭局
  2. 酒后的真话
  3. 落在车上的东西
  4. 曾经的执念
  5. 再见面
  6. 学会妥协
  7. 记忆深处的照片
  8. 曾经的荣耀
  9. 我在原地
  10. 戒指的痕迹
  11. 一起做某事
  12. 他的嘴唇
  13. 众人的调笑
  14. 争吵
  15. 只要你有勇气
  16. 试试?
  17. 留宿
  18. 并肩作战
  19. 他的意思是……
  20. 重要的日子
  21. 惊喜
  22. 曾经的约定
  23. 世界上另一个我
  24. 搬家
  25. 乔迁宴(上)
  26. 乔迁宴(下)


终于终于终于要完结了!

25乔迁宴(上)

 

喻文州是半夜两点醒来的,四周断黑,霓虹灯也暗了,房间里堆满大大小小的箱子,床上也不见得整齐到哪里去,猫崽子在头旁边霸占着一整个枕头睡得正香,王杰希和他挤着睡一个枕头,都快挤到地上。

他伸手捞了一把人,王杰希舒展了身体贴着他继续睡着。

真是梦一场。

 

其实他们之前办过乔迁宴的,那是刚刚买了这套房子搬进新家的时候,以喻文州的房子的名义,把在北京的好友们都请了过来,记得那次也有老叶,王杰希还去接了一回老叶,装作是过来恭祝乔迁之喜的人,一起和朋友们在还留着甲醛味的家里吃了一餐饭。

喻文州记得那餐饭简直是灾难。首先是自告奋勇要做饭的叶修烧糊了蘑菇,刚刚开火的灶台被折腾得不像样子,再来是生存技能为零的孙哲平把米饭煮成了夹生饭。好不容易点了一份外卖,结果等到两个小时后才到,最后他和王杰希出去便利店买的微波炉食物,结果回来还被关在了门外。原因是几个游戏大佬在家里面玩起了荣耀,一起下副本根本就走不开,没有一个人去开门的。

你问喻文州内心的崩溃的程度,大概是十级。

不过好歹是在北京落地了,安生了,叶修他们也算是由衷的欢喜。后来等人都作鸟兽散了,喻文州拉着王杰希问,你要不要今晚留下来?王杰希别扭又可爱的回答说,自己没带睡衣。

而后来事实证明,当天根本就不需要什么睡衣,在亲肤的床单上来回干上了三回,最后王杰希几乎是被干到昏厥过去,第二天一早怒骂喻文州的体力。

 

现在回忆起曾经的日子,原来不止有后来那些让人身心俱疲的互相撕扯,实际上在自己的记忆里竟然哈隐藏着这么多甜腻腻的内容,让他几年以后在这个七月的深夜回忆起来,仍然忍不住露出微笑,在王杰希的柔软的额发上亲上一口。

 

第二天起床之后,两个人花了两个小时的时间把箱子都规整了出来,衣柜分出来一半,书架上下三层都摆满,厨房里搬进新家伙,冰箱被塞得满满当当,王杰希看着其实挺有成就感的,这间一百二十平方米三室两厅的房子本身就是给一个家庭准备的,他一个人住着的时候,空荡荡地只能叫做住所,现在喻文州住进来了,才能叫做家庭。

不过比起五年前才住进来哪会儿,年岁渐长的他们,也算是学会了不少的生活技能,起码在做饭这件事情上,他们算得上是有了长足进步的。

喻文州打电话挨个打电话给留守北京的朋友们,让他们今天晚上来吃乔迁宴,也算是小范围的聚一聚。王杰希听着他的电话盘算要做多少人的量,从厨房里探头,说你记得黄少天那里是两口子的量哦,别算错了人数。

喻文州点点头说记得了记得了。

下午的时候王杰希趴在厨房的橱柜上写菜谱,三道硬菜,再加上三道炒菜一道汤,量上是肯定够了的。喻文州的小砂锅重出江湖,这次要给他们弄一道地道的老广靓汤,王杰希怕不够,还是外卖定了两道菜,加起来应该是没问题了。他们一起去中日友好医院后面的菜市场买菜,肉蛋小菜菌类满满当当提了两手,王杰希逛菜市场的时候,脸上的笑容就没有停下来过,和相熟的小摊儿摊主打招呼,只差没有把喻文州身上贴上自己的标签。

回家之后,喻文州拿出了自己来自大美食省的尊严,让王杰希帮忙系上围裙,他来掌厨。

 

不多会儿,一道可乐鸡翅,一道梅菜扣肉就端上了着,王杰希那边也着手办了两道凉菜,还抄了一道颇要功力的咸蛋黄玉米粒。主食这次准备了不夹生的夹生米饭,临了怕不够,王杰希又下去买了仨大馒头,切成片裹上蛋液炸成馒头片。

不多时,小砂锅里的生熟地煲龙骨慢慢就散出了馥郁的香味,充斥在整个厨房里,两个人并肩在厨房里做菜的样子,真是充满了说不清道不明的人间烟火味。

 

这样简单生活年轻时觉得不屑一顾,到了这个阶段,才知道是如此的珍贵。

喻文州没想到有一天,自己会看着翻馒头片的王杰希笑出声来。

“多做点,明天早上我也想吃这个。”

“早上吃点粥不行么?”

“王杰希你能学点好么?”

“这不是跟你学的么?”

 

26 乔迁宴(下)

 

不多时,外卖就到了,王杰希提进来摆盘,喻文州定的是一个丝瓜酿肉,一个手撕鸡,打开一闻还挺香,王杰希挺满意,找了两个盘子摆起来,餐厅里一看丰盛了不少。

刚刚收拾好外卖餐盒,叶修后脚就到了,王杰希去开门,叶修站在门口就说好香。

来参加这两位的乔迁宴,叶修还是很舍得,带来了自己珍藏的丹朱1993,也是在葡萄酒界有瓶装排名的好酒。递给王杰希,说等下开了喝。

王杰希先谢过,领着叶修进门,谁料想叶修直接就奔了厨房,拿出手机左拍右拍现在穿着围裙的喻文州。

“我应该发出去。”

“你信不信这样我只会增粉?”正在做蚂蚁上树的喻文州头也不回地回他,留给叶修一个帅气的背影。

 

没过多久黄少天和苏沐橙也来了,苏沐橙带了花来,黄少天则抱着一个硕大的食盒,谁会想到黄少天送给他的队长的乔迁礼竟然是一个熏鸡礼盒。

苏沐橙洗了手就开始坐在客厅和小猫玩,黄少天则是来到厨房,一起和叶修给两人捣乱。

喻文州笑着说:“你俩别闹了,等下吃不上饭了。”

“少天要是不忙,一起过来帮忙准备要烫的蔬菜呗,今天文州说要打边炉。”

“哇哇哇,王队竟然都知道打边炉了,果然是夫唱夫随啊,不过等等,这是你们准备的酱料么?”黄少天转过来一看,惊了,叶修也被他唬得转过头:“结果配的是麻酱?”

打边炉配麻酱,也算是京粤家庭的特色美食了。

从四点忙活到七点总算是把所有的菜都端上了桌,几个老熟人坐在桌前,喻文州开了酒,给大家都倒上,拿着杯子,却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道谁来开这个口。或许是都有点心生感慨,或许是不知道从何开口,最后还是老叶端着酒杯言简意赅地说了一句:“都挺好,现在都挺幸福的吧,走到今天不容易。”

“是啊,到今天咱们的职业选手的生涯其实已经走到头了,接下来的是新的人生,其实好多人从这圈子出去之后,就和这里的人啊事啊慢慢都失去联系了,但是怎么说,我和沐橙在一块儿了,你们俩又重新在一块,再加上个老叶,好像我们一直没有什么变化,十几年身边一直都是这些人,讲真,我真的觉得挺好的。”

今晚的黄少天感慨特别特别多,他给所有人的感觉是一个话很多的有意思的开心果,甚至还有人觉得黄少天没心没肺的,但事实上他比谁都敏感,他比谁都长情。

“那就敬时间吧,没有改变你我。”

“其实还是改变了——”苏沐橙接话到:“放几年前哪能从你们俩这吃到这么好吃的饭啊。”

“沐沐,你可别被他们俩骗了,我都看到他们俏江南的包装袋了。”

“老叶,咱们就点了个酿丝瓜,一个手撕鸡,这可乐鸡翅、蚂蚁上树还有这条鱼,可都是我们做的啊。”

“哎哎哎吃饭吃饭吃饭,都饿死了,让我来试试你们这打边炉蘸麻酱好不好吃……”

 

惠新西街南口罗马家园十一栋1107的餐厅朝南,从纯白的窗帘后面可以看到弥散着人间烟火气的餐桌,空调强劲的房内火锅冒着白烟,几个青年男女站起身来夹着桌上的菜,偶尔也有碰杯发出的清脆声音,伴随着几声哈哈大笑或者是气急败坏的嗔怒,他们家饲养的小猫也在吃着自己的晚餐,罐头的香甜让它无暇顾及其他。电视里综艺节目的吵闹声持续着。

飘香的味道飘出窗外,与其家庭的味道融合在一起,充满着人间烟火气,此情此景留在了热夏的北京城。

 

 


评论(2)
热度(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