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马冰河入梦来

【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

喻王复合三十题(27-28)

520更一发~~~~




27蜜月旅行

 

全明星赛之后接季后赛,季后赛之后马不停蹄又是世锦赛,几位老将在自己的位置上活跃着,转眼就到了秋天。喻文州那天早上起床之后一个人去上班,因为限号所以只能搭地铁,跟随着呼啦啦的人潮上下挪动,出地铁口的时候突然发现枫叶开始黄了。

有一片发红的落叶掉下来掉到他脚边。

啊,原来是秋天了。

 

喻文州拍了叶落知秋的照片发给了王杰希,感叹说一下子就秋天了。

王杰希回他,咱们不如一块出去玩一圈?当做蜜月旅行。

喻文州自然是心里一万个开心,不过说起来由于王杰希身兼两职,他的时间比自己还不宽裕一些。

【你时间宽裕么?】

【调嘛,现在英杰也算是能独当一面了。】

【那你想去哪呢?】

【你不是没怎么见过秋天的黄叶子么,咱们去额济纳吧,就是英雄拍摄的地方。看看那边的胡杨林,带南方人感受下真正的秋天。】

 

既然定下来说要走,喻文州和王杰希便真的看起了行程,最后真等到王杰希定时间定下来,给他们的行程只剩下五天的时间。黄少天听闻他们说蜜月旅行要去额济纳,一脸吃了碎玻璃的表情,一直在讲你们找个泰国啊关岛这些地方休闲有以下不好么?时间不够去趟大理也是可以的,干嘛要去那么偏远的地方找罪受呢?喻文州不可置否地笑笑,说哥就是去感受秋天的。

 

可真等到了银川才知道,这一路不是想象中的累。从银川开到额济纳旗有700公里的路程,两人租了台车从银川出发开始开,路程漫长不说,补给站也挺少,最重要的是加油站也不多,等两个人开到半段,结果发现车临近没油而他们沿途根本找不到加油站。

天知道他们为了加油竟然跑下公路,去到四十公里以外的镇子找军用单位加油。当时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夜间的温度下到零度左右,喻文州抱着王杰希等人来,

不过到了再晚一点,这荒郊野岭就变成了一个自然的幕布,无数的星星在这张身深黑到看不见任何偏光的幕布上开始闪耀,真的是从天到地,目之所及的地方,皆是闪烁的星芒,银河横亘在天空上,从南到北,然后消失到地平线,小时候背的诗句真的没有骗人。

王杰希把身体的重量压在喻文州的身上,两人靠在车窗上,在最恶劣的环境下,突然起来摆在他们面前的是持续了亿万年的风景,王杰希想这样看风景,这辈子就和眼前这人这样来一次吧。

“你说咱们五十年后再来,看到的风景是不是和现在看到的一样的。”王杰希看着天空,问喻文州道。

“当然,等八十岁再来一趟看看呗。”喻文州笑着说道。

 

在等待了半个小时之后,终于等来了加油的人,两个人交替开车,七个小时开了八百公里,总算在累瘫之前到达了小城里。结果累到第二天都起不来,几乎在民宿睡了一上午,下午开车去胡杨林,结果赶上乌央乌央的人群。

景色是美的,铺天盖地的黄,但是景致之中兴致昂扬的阿姨们也遍地都是,喻文州看着王杰希,王杰希看着喻文州,面面相觑,最后王杰希主动牵上王杰希的手说,走吧。

喻文州和王杰希走在路上看着翻出深深浅浅不同色度的黄色的胡杨,衬着毛茸茸的红柳,在它们的身边就是不知何时倒塌下来的干涸的胡杨干,走到人少一点的地方,确实是感受到了这里亘古不变的漫长的秋意。

“这么看,还是可以的嘛。”喻文州点头。

“不枉我们辛辛苦苦开上一天。”王杰希回答。

“其实不瞒你说,和你在一起,不管去哪,不论是龙潭湖公园还是这儿,我都觉得挺好看,哪儿都是风景。”

好的风景,坏的风景,舒适的旅游,恶劣的坏境其实在恋人在身边的时候差别真的没有那么大。和心爱的人在一起,好的风景是点缀,坏的风景是经历。

王杰希看着他,不知道是不是冷风吹得,眼睛有点红。

“你说咱们怎么就不能早一点坦诚一点呢?”

“怎么?”

“我真的特别的后悔,为什么当时说话不能像现在这样,好好说话,结果硬生生地错过了那么些年。”

喻文州侧头看着王杰希,不知怎么着,突然就想亲他一口。

于是他说:“我想亲你诶。”

“在这里么?”

“嗯。”

王杰希笑了笑,把身子转向喻文州,拉起了羽绒服宽大的帽子,笑着说:“来吧。”

掩耳盗铃的接吻让人又紧张又开心。喻文州拉着他一个深深浅浅的吻,在冷嗖嗖的空气里舔舐他的嘴唇,把呼之欲出的爱描摹在他的唇珠上。

王杰希刚刚吃了一颗柠檬糖,所以这是一个柠檬味的吻。

 

 

 

28 医院陪床

 

五天假期下来,喻文州感冒了。

回到北京之后开始显形,喻文州总算感受了一次什么叫做病来如山倒,第一天去上班起床的时候感觉脑子都是炸的,一路在王杰希的车上哼哼唧唧。坚持开完了周一的例会,下午的时候眼睛发红,鼻塞咳嗽,和平时那个意气风发的喻文州像是换了一个人。

“喻队你快先回去吧?”同事看不下去劝到。

喻文州摆摆手。

“喻队我给你打电话给王队了啊。”不愧也是做过队长的于锋,二话不说就拨通了王杰希的电话。喻文州这下可没摆手,王杰希没来之前就把自己缩在办公室的沙发上,看上去真的是可怜得让人想要说一句造孽哦。

王杰希半个小时之后出现在了办公室,进来就看到一个惨兮兮的喻文州,尽可能把自己缩成一团,面前的面巾纸堆了一整个垃圾桶。王杰希本来还挺紧张,看到喻文州这个样子,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毕竟喻文州这个人吧,队长当了十年,多多少少是有些包袱的,而且他们蓝雨和尚庙大大小小的事情都是靠这个队长来定夺,他当了多年的顶梁柱,很少有能让他依靠人的时候。

这下好了,好不容易病了一场,恨不得让王杰希全天候的围着他,宠着他,这病才生得值,为了达到这个目的,都恨不得修改人设。

“喂,喻队,还走得动么?”

喻文州拿着餐巾纸擦着他那个被擦红了的鼻尖,先是摇摇头,看到王杰希眯着的眼睛,又点点头。

“那我等下打个车,我陪你一起去一趟医院,我看你这个样子应该也不是多严重的事情,打个针差不多就好了。”

“已经很严重了!”喻文州气急败坏,为什么他的王杰希一点面子在外面都不给他留,急的他连粤普都出来了。

王杰希看着好笑,不过看着他那个受罪的样子,确实也心疼,他坐下来捉住喻文州衣服下的手,柔声说:“那喻队我陪你去好好检查,从上到下,从里到外全身全方位的检查一遍可以吧?”

“王杰希你别想以为不知道你想讹我的钱……!”

最终王杰希还是开着车载着喻文州离开了亮马桥。喻文州确实四累了,一上车就开始睡,因为没有好好睡觉在眼角挂着两道严重的黑眼圈,没一会儿功夫脸下巴底下的青渣都泛了起来,王杰希看着,确实是心疼。

浑浑噩噩的喻文州下了车,发现王杰希把他带来了社区医院。他拿下口罩眼神疑惑,王杰希看懂了喻文州眼中的疑惑,安慰他社区医院也是很好的,现在如果要去大医院基本上不到12点看不到病。

虽然是小医院,人也挺多的,尤其是现在南下,很多人都种了流感病毒的招。喻文州也不意外。进去医生一查,果然又是流感。医生问都没问开了两瓶吊水的量,让他们拿着单子到外面拿药。喻文州坐在走廊上看着王杰希忙前忙后。画面有些恍惚。

如果问王杰希是怎么一步一步走进喻文州心底,除了惯常的才华被吸引以外,那年夏天的一场热流感自然是功不可没。

当年的季后赛是徽草的主场,喻文州带队来比赛,比完了之后他特意留了一天出来,原本是想去爬长城,结果前一晚在后海和队友们玩得太HIGH在冷热交替之间,被热流感击倒。当时他记得他躺在酒店里连动弹的劲都没有,黄少天这群小崽子们今天已经在去机场的路上了,想来想去只能打电话给那个和自己合唱好心分手。当时他们还没那么熟,王杰希听电话的声音都没有听出来这是嗓子哑了的喻文州的声音。

当时他电话过去之后半个小时之后王杰希就赶来了,当时他家还住在十里河,离车公庄几乎是绕半个城。来了之后也没多说什么,带人打车就去了积水潭医院。深夜挂号的人那么多,王杰希一点怨言都没有,领着人到各个科室做检查,找不到床位最后带着喻文州坐在走廊上通宵吊水。

喻文州睡得昏昏沉沉醒来发现他是睡在王杰希的大腿上的,他一直没睡,拿着手机玩手机,枕头被他垫在膝盖上再让喻文州靠着睡在上面,这样能让他的腰稍微舒服一点。看见喻文州醒了笑了笑,把耳机插上,问了句,吵醒你了啊?我戴耳机,你再睡会儿。

喻文州当时已经清醒了不少,看到王杰希这样,心里那一下简直就不行了。他整个人一下子抱住了王杰希瘦削的腰,把头埋进他的怀里,大口大口的吸着王杰希的味道,心想完了完了完了,这个人怎么这么好,他是爱上他了。

 

后来喻文州也想过王杰希这样是不是趁虚而入,夺走他的心,但是从后来那么多事情来看,王杰希,是注定是要和他在一起的,只不过在一个恰如其分的时间,一个恰到好处的身形进入到喻文州的生命之中。

 

在病房里喻文州醒了又睡,睡了又醒,以前的事情塞在脑海里,醒来后看到王杰希坐在旁边的陪床上没有挪动半步,让他分不清时间究竟过了多久。

他张了张口,还没说话,王杰希先开了口:“怎么了?是渴了么?”

喻文州摇了摇头,哑着嗓子问,几点了啊?

“七点多了,打完这瓶就可以回去了,好些了没?”

“好多了,头没那么疼了。”

“我给你削个苹果吃啊。”

说着魔术师王杰希就变出来了两个苹果,喻文州侧着头也不看手机,就看他削苹果,苹果皮留得长长也没见到断,王杰希认真且安静,他的眼睛低垂,每个五官在日光灯下都非常的柔和,这不是多好看的画面,不及喻文州手机里和他一起见过的那么多美好的风景,但是喻文州还是拿着手机偷拍下这幅画面。

他亲了亲屏幕,代替现在饥渴的亲吻症。

 


评论(1)
热度(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