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马冰河入梦来

【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

喻王复合三十题(29-30 完结)

赶上了!!!!!!!!

完结了!!!!!!!!



29 伯母,您好

 

折腾了小半个月的感冒终于是好的七七八八了。

期间他们换上了羽绒服,北京城也终于来了暖气。换季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所有的床品他们俩都换了一套,当然还有配套的沙发罩、桌旗、窗帘等等。家具软装换起来还好说,麻烦的还有衣物的置换。

喻文州来的时候压根就没带冬装,他又不想麻烦家里,因此先去三里屯买了两三套应急用,然后趁着双十一前夕买了一大堆,再加上双十一不急拼单买的羽绒服,这个冬天是够用了。

但是王杰希就不太行了,他的一大部分冬装都还放在原来的家里,再加上妈妈终于从国外回来,怎么都避不开一见。那天他把这件事情和喻文州说了,喻文州难得开口,问王杰希:“要不要我陪你去?”

王杰希正在洗碗呢,被他问得一愣,手上的动作都停下了,水哗哗的流。半天才说;“我问问我妈吧?”

喻文州说好,边出了厨房做自己的事情去了。

但是王杰希纠结来纠结去,当天晚上也还是没有主动问出口,他的性格就是这样,对于自己没有把握的事情,一向比较被动。

上了床,照例两个人在床上刷手机,王杰希心不在焉,从床头柜里拿出烟来,打算出去抽,但是刚站起身,又想着把烟盒丢到了一边。

他叹了口气,一屁股坐到了床上。

喻文州看他这个样子,其实挺自责的,在一边打着游戏说:“要不不去了?我其实就顺口一说而已。”

王杰希抓抓头发,说:“我其实之前答应了我妈,说要带你去看看。”

“那你怎么还这么,这么纠结?”喻文州招呼王杰希过来,捧着他的脸,一顿乱揉。

“我、哎呀别弄,我妈当时没做声,我其实不太知道她怎么想的,当时是有表弟做衬托,我不知道这突如其来的,他接不接受。”

“要不然,我来说吧?”

“你认真地么?”

“恩,比起你来,或许我可以发挥好点。”

“那,我现在拨电话,通了以后把电话给你?”

“恩恩。”

 

王杰希拿着电话,看了半天的通讯录,最终点了绿色的电话键。

电话想了两声,通了,他喊了一声妈,说这么晚打扰有事情要说。

“哎呀不是我要跟你说,是,恩是他想要和您说说话。”一只手拿着电话,一只手牵着喻文州,电话这头的王杰希甚至连眼睛都只看在一边,这话刚说完,王杰希就把电话塞到了喻文州的手里。喻文州慌忙接过,说了句:“伯母,您好。”

 

王杰希的妈妈年轻的时候是一位非常严厉的教授,在他们家一直是女强男弱,所以养出一个温和的食草动物系的王杰希。所以王杰希比起妈妈来,更亲父亲一些。

尤其是在这件事情上,母亲前几年的强势,甚至可以让他患病,可想而知,他现在的心理压力有多大。

其实随着时间的推移,杜女士的脾气也好了不少,毕竟作家长的,谁不想自己家的孩子好呢?尤其是在经过了这么多事情之后,杜女士其实也知道喻文州对于他的分量。所以她没有挂掉喻文州的电话,而是跟他约了一个时间,一起回家吃饭。

 

走到这一步,其实谁都不容易。

 

重阳节的时候,王杰希带着喻文州回家。

进门的时候他发现杜女士竟然在家穿上了套装,挽起了头发,认真地涂上了口红。王杰希心想这是得多重视这事情啊,一转头,发现喻文州其实也好不到哪去,虽然是穿着大衣加针织毛衣加衬衣的家居风格,但是头发也是好好吹过的,甚至还带上了金丝眼镜,俨然一副商务精英的样子。

“妈,这是喻文州,那我的那——”

“你的爱人同志吧?”杜女士替他答了,伸出手,对喻文州一本正经地说:“您好,我是杜叙,希希的妈妈,照道理,你应该喊我一句岳母。”

“岳母好,我是喻文州,王杰希的爱人。”

第一轮交锋完毕,杜女士比较满意。

 

吃饭前,喻文州主动到厨房请缨帮忙打下手,杜女士自然是答应下来,就着这厨房时间对喻文州提问。从家在哪里,收入多少,到身高几何,家里的意见是什么,事无巨细地问了个遍,喻文州见招拆招,手上功夫不停,回答地滴水不漏,两轮下来,杜女士的满意度又提高了一些。

 

坐到饭桌前,以前吃东西最喜欢拍照的王杰希此时也不敢乱动弹,全看喻文州和杜女士眼色,埋头吃饭。

结果辛苦做出来的一餐大餐,吃得寂静无声。

“小喻啊。”

“啊,我在。怎么了?您要添饭么?”

“不是,是想和你们俩聊聊。”

“妈,吃饭呢……”王杰希原本想叫停。

“其实我之前不理解,到现在其实也不能理解,在我们这一辈,婚姻是两个家庭的结合,是传宗接代的保证,所以在我们从小接受的教育里,从来没有两个男人在一起的情况。所以第一次希希跟我讲的时候,我当时真的觉得,是不是我哪里做错了,让他走上这样错误的一条道路。”

杜女士说到此时,眼圈其实有点红,王杰希放下饭碗,起身抽了两张纸。

“我确实,当时说过重话,希希当时的情况明显的非常差。后来过了两年不是,才缓过来。当时他住院的时候,我也反省过我自己,后来我的老姐妹告诉我说,有些想不明白的事情,也就别想了,如果所有的事情都能被我们弄明白,那也就不是你们年轻人了。”

“杜阿姨,真的谢谢您。”

“文州,我有个问题想问你。”杜女士凑近了些问喻文州,“”你是天生就是同性恋么?”

喻文州看了一眼王杰希,说到:“……我不知道,我爱上的是王杰希,没纠结过他是男是女的问题。”

杜女士点点头,看着他们俩,眼泪在眼眶中打转,可终究没让它掉下来。轻声说,吃饭,吃饭。并且往喻文州的碗里夹了一块鱼。

“以后,希希就拜托你多照顾了。”

 

从蓝旗营出来,车开到一半,喻文州看着远处的上弦月,突然哭成了一个傻逼。王杰希递纸都来不及,整个车子里都回荡着喻文州的呜咽声。

王杰希把车子停到一边。他知道喻文州这些年的不容易,尤其是走到这一步的不容易。

刚刚准备伸出手去抱住他。却被喻文州握住了手。

 

 

30再……求婚

 

他擦了擦眼泪,从口袋里拿出一个盒子,大概是真的准备了很久,天鹅绒的盒子四角都磨毛了。

借着四环上的车灯流光,王杰希看清了是两个男款的戒指。

喻文州问王杰希:“你不是说戒指丢了么?我又重新买了一对,挺难找的款式,和以前一模一样的一对,那什么你愿意和我结婚么?”

王杰希看着他,笑了,笑得幸福从眼睛中溢出来,他问喻文州:“我有理由说不么?”

 

再没有什么,比在最想说爱你的时候把戒指套上你的手更浪漫的事情了。

 

 

 

 


评论(12)
热度(1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