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马冰河入梦来

【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

【叶蓝】广域寂静 卷一章一

哨兵向导PARO

私设有 

CP 叶蓝/双花/喻王/周黄/翔非 and so on 总之就是一口气满足自己的火锅料

下半年最大的愿望就是把这篇给搞定!!!!

副标题跟我念:哨兵向导错误的打开方法/拿什么拯救你我的大孙/喻文州王子复仇记/

请大家不要大意的给我留言给我评论吧!感觉自己还有很多需要补充的~

为了写这篇我还去默默的把哨兵电视剧补完了!真的好赞!经费好足!狂推荐!除了电子设备其他完全不会有呀!二十年前的电视剧 这种感想!


 

涅槃路第一章

 

昏暗的环境很适合思绪的蔓延,蓝河在黑暗之中闭上眼睛,任由自己的灵魂丝绪以光速迅速的蔓延至整个训练室里所有折叠空间之内,那种飘着淡蓝色光芒的丝绪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很像深海里的植物,在黑暗中发出荧荧的光芒,它们纤细,敏感,并且有强大的攀附能力,但是他们也是危险的。

下一瞬间那些蔓延出去的灵魂丝绪的触手中间被破开了一条黑色的缝隙,像是张开了眼睛一般,一时间整个空间内成千上万个触点上长出了无数个眼睛,他们直盯盯的盯着蓝河,心感不妙的蓝河下意识的想要收回所有的丝绪,而不等他迅速的操作,那些张开了混沌之眼的丝绪直接朝他反扑了过来。

反噬。

像是深海里随时随地做好了充足准备捕食的猎手,他们一瞬间包围了自己的主人。

“阿——————!!!!”

极为尖利的吼叫自训练房里传出来,王杰希第一时间冲进来打开了灯,他迅速的将自己荧光绿色的丝绪蔓延到了整个房间里,那些冒着丝丝白气的淡绿色的触手像是藤蔓一样将蓝河的丝绪一根一根的拉扯开来。

王杰希的手放在了他的额头之上,人体间热度的传递更能促进灵魂丝绪之间的交流,而他那摩洛哥背部草兔的精神体东跳跳西看看,最终还是走近了蓝河那只状态非常不稳定的小梅花鹿,试图安抚一下这个受惊了的小家伙。

“现在放松,放松,先告诉你的精神体你很好,没事。”

蓝河依言深呼吸,放松了全身的肌肉,感受到卞王杰希所提供的柔和的灵魂磁场,他一步一步的靠近了那只正在瑟瑟发抖的梅花鹿,拍了拍它的背脊,又摸了摸脖子下细碎的绒毛。还没有脱离幼鹿模样的小梅花鹿把脑袋拿了出来,偏头看向他,他被这幅模样逗笑,给予自己受到惊吓的精神体以一个足以安抚它的笑容。

王杰希站在旁边,认真地说你做得很好。

那只棕色的兔子也立起来,还想把自己手中的胡萝卜递给受惊的梅花鹿吃。

逐渐平缓了的呼吸让蓝河的灵魂丝绪渐渐的消失了光芒,原本的屋子恢复了正常训练室的模样,小梅花鹿背对着他渐渐走远,这时候他才将自己陷入到沙发之中瘫软了下来。

卞王杰希背对着他详细在终端机上进行了记录,敲了好一阵子字之后才转过身来。

“我是不是表现得不好?”

“也不是,你有你的特殊性嘛。”王杰希朝他笑了笑,他眯起来笑的时候眼睛会变成弯弯的,他身上带着奇异的能让人安定的力量,似乎天生就适合在塔里面给新的向导做培训。

蓝河是他接手的第十四个向导了,这个数字在向导之家的培训师而言算是多的,有时候一个培训师服役的时间内只能接手培训三到四名准向导,同时还不是百分之百的能够走出中枢塔。但是王杰希服役的第四年这已经是他的第十四位学员了,而前十三位都成功的成为了活跃在战场上的优秀向导,因此在今年的表彰会上,特意对他进行了表彰。蓝河是在表彰会之后,中枢塔的公共主脑交给他的一名学员,他的情况比较特殊,是向导和普通平民所生。

照道理说,向导退役之后和普通平民的孩子一般并没有能力,而蓝河,据找到他的张佳乐说,当时是北边起亚的军队后撤回防线,因为天气原因而迷路,正好撞到了他们的小镇,小镇以金矿文明又因金矿而废弃,但是军队的首领不知道怎么了便起了意,硬是要开山弄出金子来,便炸开了山,原本这种公共地带的镇子一般是不会和南北的军队起冲突的,但是炸山引起了泥石流将山下的神庙冲毁得一干二净,小镇镇长认为这是山神发怒的征兆,因此集结了镇子里的所有军队,和周边邻村的雇佣军,在当夜袭击了起亚军队的营地,被发掘之后,镇边海岸便成了一处不该点燃炮火的战场,这个消息传到了正在边防线巡检的张佳乐和孙哲平的耳中,两人先前去探查了下,到达战场已经是深夜了,还没到主战场中心就在海边的礁石上看到了散发着荧光的灵魂丝绪,越往里走越密集,灵魂丝绪飘得到处都是。

孙哲平原本是被标记过了的老哨兵了,在感应到如此密集的灵魂丝绪之后竟然也有些受不住,如果不是张佳乐就在身边,压着了,说不定他那头威风凛凛的大白狮子就直接被放出来了。张佳乐觉得这事情太过于蹊跷了,就自己探开了灵魂丝绪一查,发现以某一个点为中心,整个海湾都布满了这一个人的灵魂丝绪,而且边缘似乎还依随着海水的潮涨而在继续的扩大。

这种能力强度,是极其特殊的向导才有的。

因此二人加快了速度探找,整个战场的人都被这股强大的精神体压制,几乎没什么现在能动弹的人,顺着灵魂丝绪飘荡的方向,很快就找到了这个唯一还在焦躁的撺掇着步子的年轻人。

以可以为他解开困惑为理由,然后他们马不停蹄的把蓝河带回了中枢塔。

 

从原本上来说,张佳乐和孙哲平是觉得收了一名能力极其强大的向导,可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缓解一下他们新月最近培训时间过长而造成的哨兵向导向前线输出量的减低这个事实,但是谁知道送来之后王杰希核查了蓝河的身份,才知道他是向导和平民所生的有能力者,这是属于变异者范围,若是放在平时是要先在塔内进行观察的,但是由于现在战局紧张,王杰希深思熟虑了一番,认为蓝河虽然是变异体,但是有能力进行向导工作,因此也只能在短暂的培训之后,让蓝河直接进入到向导的培训之中。

“虽然不太清楚你体内的灵魂丝绪到底是如何抉择的,但是又不是不代表你没有能力不是么?还有一年的时间能够让你学会怎样去控制你的灵魂能力,因此不必太过担心了。没事了就快回去上课把。”

蓝河露出有些感激的笑容,适时的笑了笑。

 

向导们上课都是在向导之家,因为现在战事的越发紧张,因此他们要在短时间内学会足以上战场之后能安全从战场上活下来的技能。强大的精神力和特殊的辅助能力给了向导不得不上战场的理由,而他们纤细的身体则是让他们很难保住性命的先天条件。因此,迅速的找到自己的哨兵,并且进行标记是现在向导之家对这一批新向导培训过程中在课下一项非常急迫的问题。

与向导之家里其他积极寻找哨兵的向导不同,蓝河并没有什么动静,具体来说,他从来不参加任何的联谊,每天的生活安排是寝室、教室、图书馆以及健身室,也有女性哨兵来找过他(在女哨兵之中流传着可爱的蓝河的传言)但是他也从未有单独赴约过,一切的一切让他显得十分的格格不入。

他原本就是变异体的身份本就是在这一群人属于异类,塔内并未把他的变种属性公开,在向导之家他只是作为一个在使用能力上还会受到反噬的学生存在,纵然教授非常喜欢他理论课上的论文,但是在这个弱肉强食的环境之中,少不得各种流言蜚语,纵然他的脾气并不古怪,但是这些像白色碎屑一样的琐碎语言还是慢慢的堆积在他的脚下,逐渐让他长成一座孤塔。

“我觉得你理应多关注一下自己的身体的变化,毕竟变异体在我们这儿并不常见。”王杰希难得的给出自己的意见。

“最近没什么变化啊?”蓝河正在专注着眼前关于哨兵向导精神结合达到灵魂净化效果的论文,苦恼的咬着笔头。

“特殊性确实存在于普遍性之外,但是这并非是一件好事,很多变异体在不恰当的环境中,或者说遇到不恰当的搭档都有可能以比正常哨兵向导更快的速度结束生命。”

“不是有例外么?”

“你说叶修?”

“我听说他就没有向导,而且是个英雄。”蓝河有些赌气的说道,他在很早之前就知道他,叶修所带领的独立军曾经到达过他们小镇,帮助他们对付过哪些北部海湾里的怪兽。但是那个时候蓝河还并没有觉醒,只是记住了那人弓着身子叼着匕首高速行动在海岸的身影和他身边跟他并肩而跃的黑豹。黑豹的眼睛里有像是深海水生物一样的光芒。

“哎呀,怎么说呢他是情况有些复杂的存在。”王杰希挠了挠头。“这两天他会作为特殊嘉宾到向导之家来跟你们讲课,你可以看一看他的精神体。”

“你说那只黑豹么?”

“恩,多的我不能说了,我只能说你不能抗拒人和人的交流,毕竟,这是在战场,我们无时无刻不在和战友携手,杀死敌人然后取得胜利。”

 

叶修并非一个人而来,他带来了哨兵之家一干生龙活虎的准哨兵们,为的是能够实战演练一次当向导在战场上碰到哨兵正确的脱逃方式,都是干柴烈火的年纪和时间,费洛蒙在有限的空气中到处传播着,如果能看到实体,那应该会像是室内烟火大会一样,到处噼啪的闪着光。蓝河略微紧张的坐在教室的中间,双手有些发白的放在膝盖上面,他努力的控制着自己的呼吸,突然脑海中感受到了一股非常强大的信号,像是灯塔夜间航行时会闪烁的刺眼灯光一样,穿透了他的脑子,一瞬间,他明显的能感觉到自己的灵魂丝绪的不安,但是周遭一瞬间的清净让他不得不努力的打断那些如同沸腾了的丝绪,按照教材上所教授的努力的想象其他的事情来让自己自己沸腾的脑浆慢慢的平静下来。

有些可怕。

他喃喃的想。

但是又忍不住的想要去抬眼看那人。

比传说中更年轻的年纪,眉眼非常适当的距离,下巴上还有微微泛青的胡渣,鼻梁高挺,嘴角不知是不是自觉的带着笑容,不同于现在美男子的审美观念,有些老派的感觉,他穿着一件驼色的高领毛衣,黑色裤子黑色军靴,还有刚刚脱掉正挂在手臂上的黑色风衣。

蓝河扫了一眼,他现在有些恐惧,因为他清楚的感受到了自己身体里面正在产生某种清晰的情绪变化,肩胛骨之间的皮肤一瞬间升温,这种热度攀附上了后脖颈。

 

“我开了个屏障出来,照道理说哨兵并不会有这些,所以准向导们你们也不需要紧张,只是你们碰到了很特殊的我而已。我叫叶修,我觉得我的名字应该比我的脸好认。”

给所有人一个标准的军礼,在场的学员们都纷纷起立,回给他一个标准的军礼,叶修抬了抬手示意他们坐下,随即又回复到那个玩世不恭的样子,然后他才落座。

“今天我们我来演讲的内容是论向导在野外遇到敌对哨兵如何脱困逃生。在很多人的想法里第一时间运用灵魂丝绪是最佳选择,但是事实上在野外你面对的是一个复杂的环境,灵魂丝绪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容易释放,因此我们需要学习必要的格斗术保护自己,保护你们的这里。”叶修指了指自己的太阳穴,顿了一下才说话:“你们的大脑,这是你们最有力的武器。这位同学,你有什么问题么?”

瞥了一眼,坐在教室的右边偏中间位置的蓝河还在不可遏止的皱紧眉头全身发颤。

“在某些程度上,第一次接受别人的灵魂丝绪压制是会造成一定的不适感,但是我并无恶意,你也无需紧张成这样把?还是说你的精神力控制本身就偏弱?”

叶修此时已经站到了蓝河的桌前,明显眼前的这个学员出的不是一点点的小问题,他的太阳穴在不断的鼓动,脖颈旁的颈动脉一跳一跳,那双平日看上去很好看的眼睛此刻半低垂着睫毛一个劲的颤抖,他不敢跟叶修的眼睛接触。

叶修此刻突然的开口,整个教室静得像是能掉得下一根针一样。

所有人都望着蓝河。

“呃嗯……”

一声拔高了声的呻吟从他的嘴中逸出。

蓝河慌忙的捂住了嘴唇,黑亮如玻璃珠子一般的眼睛惊恐的打量了一圈坐在周围的人群,耳朵尖子迅速的涨成红色。

叶修眯了眯眼睛望着他。

蓝河豁然站起身,跑了出去。


评论(27)
热度(1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