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马冰河入梦来

【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

家装日记05

不是我不更啊!!

事情太多了我今天睡了一下午!!!!!

早上六点去迎新的人已经迎风飘荡了好么老师姐还要拿着牌子去迎风奔跑,师妹们都不知道我是师姐也是醉了TT

废话还是这么多我还是你们的铁马哥你们还爱我么

爱我的话请点摊宣地址→我是摊宣地址

拂了一身还满通贩地址→我是通贩地址

家装日记前情提要:终于进行到水电工了。

01  02  03  04







5

【一般水电改造在装饰公司里是一个利润较大的施工项目,看上去报价不算贵,但走下来一般都要好几千元甚至过万元】蓝河仔细的把这句话抄到了自己小本本上,踢了踢旁边正弓着身子还在游戏里面奋战野图BOSS的叶修,咬着笔囫囵的说着,明天水电工就要来了,我们要不要跟他们一起去买材料啊?

可以啊,叶修头也不回的答他,蓝河白了一眼,他知道叶修是确定一定以及肯定没有听到自己在说什么的,叹了口气,站起身来把笔记本拿手一挡,拖长了声音对着叶修说道:“我的叶修大大啊,明天可是硬仗啊,你这一把老骨头准备好了没啊?”

“哥的骨头老不老需不需要你亲自来试验一样啊?”趁着这个空档,叶修从口袋里拿出了烟盒子,抖了两下抖出一根,叼在嘴里,咬着过滤嘴抬眼看他。耳机里传来老魏要叫聋了耳朵的喊声,问叶不修你怎么了,是不是死机了!看你没动几个战队都如狼似虎的扑上来了啊,保不住你我们先走啊。

“等等。”对着耳机说了一声。“帮我把身上的东西运走。”叶修听着耳机里面的音效声,按了几个快捷键,听着耳机里面喊着卧槽你这是给我丢的什么玩意啊,啊啊啊啊他们过来了不管你了,爆了就听天由命了我走了再见!

叶修啪嗒的打开打火机,看着蓝河说:“小蓝同志考不考虑让一下?还是你忍心看着哥被他们这群如狼似虎的小家伙剥皮拆骨拆吃进肚啊,啊?”

“让你抢我大蓝雨的BOSS,这下现世报把!”蓝河插着腰,嘴巴上还带着上扬的笑容,像是隔壁抢了你最后一碗泡面还洋洋自得的男生。

叶修看着就魔怔了一下,那笑容入了眼,幻作春风,银耳莲子羹和莲蓉双黄月饼,点燃心头一团火,叶修也没压着嗓子问,直接左手上揽住了蓝河的腰,一把把人给薅了下来,蓝河一个重心不稳被他的大力气晕乎乎的转了半圈就直接坐到了叶修的腿上。

妈啊!重死了。

这话当然不敢说出来,盆骨尖锐的地方正好抵到大腿股骨上,蓝河摔下来的时候还带了一个重力加速度,像小蓝同志看上去瘦瘦筋筋的,但是一个大男人的体重,叶神你还是兔样了点啊。

但是作死也是有新花样的,即便是承受了人生重大一挫,但是把蓝河同志抱满怀,呼吸间都是他的味道,同时此刻这孩子还因为极度震惊而没有缓解过来,此刻僵直在叶修的怀中完全一动都不敢动,这让叶修感动了下心想今天要是不拿下野图BOSS简直对不起如此厚待他的老天爷啊,于是大爆一发手速(感谢兴欣的第十期生们的不离不弃)就在一群卧槽中顺利的脱离了包围圈,还在耳机里面大喊小乔上,不要给王杰希留一点面子, BOSS在前面唐柔去把蓝雨的人给我拦下来,找到魏琛那个老家伙一起把BOSS给我端了!

豪气冲天啊叶修大大。

蓝河终于反应过来他现在正在某个全民公敌的怀♂里,听他指挥坑自己的公会呢,蓝河心一横,要是这时候还没一点动作,那就真是对不住战队多年培养了。于是他毫无疑问的,伸出了脚,踢掉了网线。

迅速而果决的从叶修身上翻起来,退到床尾,以一副你别过来你过来我就就义的表情对着叶修,说:“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叶修扑哧就笑了出来,伸出手想要揉蓝河的头发现够不到,蓝河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有些翘起的毛,就听见叶修说:“诶我知道了,明天咱约着水电工一起去买材料就是嘛。”

蓝河想了想,一本正经的说:“我跟水电工约了八点半去检查,差不多了我们去建材市场买东西,陆蕴蕴说差不多十点的样子跟我们在建材市场等,我们没车,所以明天七点要起床,大神你可是答应的哦。”

叶修抽了一口烟,又吐了出来,心想我能当做我没答应过么?

 

事实上第二天一早起床后洗脸刷牙叶修压根眼睛没睁开过,这时间压根不在叶修的时间表上,他们吃过早饭搭车去新房,叶修的脑袋一直在往窗户那边一栽一栽,蓝河看不下去就把他的脑袋搬了过来,感觉到自己的肩膀也是被一而再再而三的敲打,自己也迷迷糊糊的睡过去,等到到了站了蓝河醒过来扯着果然没有清醒的叶修下车,被早上的凉风一吹,蓝河开心的站在公交站台说我有项特意功能就是从来在上车睡觉的时候能在要下站的时候醒过来,我一直以为只能在广州用呢,没想到杭州也行得通啊。

叶修揉了揉眼睛,看着蓝河的笑,觉得像是醒了,又像是没醒,不过充满人间烟火气的早上和心尖尖上的人一起挤公交搭车到新房检修,怎么都有一种接地气的幸福。叶修搓搓脸,揽过了蓝河说,走吧,下次我们找时间去买个车。

我跟你说现在买车不太好,杭州本来就堵,而且你都没去学驾照,就算我现在会开我走了车子就闲着了啊巴拉巴拉……

渐行渐远声音越来越听不清,叶修很想问蓝河你什么时候跟你家小偶像一样话唠了啊?

叶神快醒快快醒把,我嘴巴都要讲干啊。蓝河在心里默默的祈祷着。

 

改造水电并没有让陆蕴蕴来是因为蓝河勉强能看得懂水电施工图,也是个地方大学的著名电气院毕业,再不济也是学工科的,因此蓝河就全权包办了整个水电改造工程的督工,忙活着想要弄性价比高一些的材料质量,蓝河并没有答应让水电工带材料来,而且四个人一起去买,他在杭州没熟人但是幸好网上资料做得足,一番攻略下来也知道了有那么几个店子,就说想要去哪几个店子买,师傅也是看人来的,听着蓝河的外地口音又报的是几个确实价格比较低的,知道是存心来压价的,心里就有些不开心,看着蓝河一副好说话的样子,柿子捡软的捏,说着本地话明显就是不想让蓝河听懂,但蓝河多聪明一孩子啊,知道是拐着弯在杀生呢,瘪瘪嘴,看向叶修。

叶修这时候算是醒了,挡在蓝河身前,开口说:“小蓝省了噶点钞票是为了呗斯唔买烟凑凑哦,师傅抽烟的不拉?”

蓝河不解的看向他,就见到叶修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了两盒塑蓝芙蓉王开给了师傅,师傅两看了一眼,心想这是碰上厉害的老板了,看着年轻人情世故一点都不少,想来可是不好糊弄,因此两个人也把烟开了,抖了两根出来一根发给叶修,叶修从善如流的收了,三个人在路边抽起了烟,倒是说着说着聊上了,两师傅也不是说说不通话的人,这有了交情自然是把人当朋友,顺顺当当的等着陆蕴蕴来了把水管啊龙头啊全部都买买完了,每个人手上都是一堆东西。

叶修拖着两根蛮长的PVC管,走在建材市场并不宽的道路上,经过一批正在三期装修的门面,叶修见着没人,拿着棍子从左抡到右,再顺着腰间那么一划,摆出一个威风凛凛的造型。

“蓝啊!圆舞棍,帅不帅?!”

蓝河手上都提着东西,张开口第一时间没说话,先笑出来的是陆蕴蕴,然后两个师傅也笑了,他才把嘴巴咧成一个大大的笑脸,塑料袋往上提了提,勒在肘关节处,右手握拳在空中轻挥了那么下,笑得比头顶的烈日更灿烂的说:“斗神最帅!!”

叶修左瞧右瞧确认没啥人看到了,小跑两步赶上蓝河,蓝河一本正经的说:“哎,我录了。”

“啊?!快交出来,不然等你们那个心脏的队长收到了,哥的一世英名就毁了。”

“我不。”

“那随意,他强认他强,清风拂大岗。”

“要不要变卦这么快啊叶神啊。”

“你都不愿意给了我还能怎样啊?”


“哎,我用眼睛录的。”

 

水电改造有了蓝芙蓉王的助攻进行得异常顺利,加了五百块安装开关面板、成品保护、封管线全部被师傅包了,第三天蓝河和叶修来负责检修的时候蓝河特别开心的拿着个万用表贴着墙壁检查每个线路,叶修则是守着试压机开着水龙头,哗啦啦的声音可大了,基本每说一句都要靠吼。

蓝河兴致勃勃的一个人检查完了客厅餐厅的所有线路,指挥着两个师傅用水泥砂浆埋了做保护,弄到主卧的时候在空旷的空间里说着什么,声音完全被盖掉了就只听到嗡嗡嗡的响。

“你说什么!”叶修听到他说话,扯着嗓子喊。

“我说真好!”蓝河也喊。

“干嘛突然这样!”

“就觉得亲手装修的房子啊!每一寸我都知道怎么出来的!你要找不到东西可以打电话问我!”

“床边留了两个插座!一个给你!一个给我!”

 


评论(17)
热度(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