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马冰河入梦来

【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

家装日记06

争取半个月完结啊~

这次有了实质性的进展!!!!!!!!!!

蓝河都做春梦了!

前情提要:进入到木工环节啦~

01  02  03  04  05

6

蓝河特别认真的把日历本上的今天画了一个星星,当当当,木工进场了。

俗活说的好,木工、瓦工、油工是施工环节的“三兄弟”,基本出场顺序是:木——瓦——油。基本出场原则是——谁脏谁先上。由于蓝河和陆蕴蕴他们确定的房间里自己做的柜子啊床啊多于主体购买的,因此木工其实是他们的一个重中之重。叶修问蓝河,为什么一定要自己做啊?

蓝河思考了下,说:“第一可以有做出自己想要的尺寸和形状,而且你看小陆设计里面那些老古董,真要去淘的话不知道多少钱呢,还有啊还可以统一整个风格啊,整体房间都是别人设计好了的,谁有钱谁都可以买,但是咱这不一样嘛,别人家都是独一份。”

叶修摸摸嘴巴这甜滋滋的话听得他都想抽烟了,但是现在这房间里摆满了各种大大小小的木材板子,烟?连烟蒂子都不能有。

蓝河看他这样给了他个口香糖,放在嘴巴里嚼嚼,盯着蓝河那颜色有些红得过分的嘴巴,叶修舔了一下嘴巴,嘴巴里多少有了些味儿,要是真亲上去,是不是也是薄荷鲜果的味道?

 

木工师傅是一个特别好玩的人,话不多,但是他们拿着图纸指着这里那里要求做什么的时候,木工师傅基本上是秒懂并且要求测量数据的,例如圈椅或者是花架这种没得数据可以测量的小零碎玩意,叶修比划了一下蓝河的身高,揽着他的肩膀说大概就他一半高,木工师傅还一本正经的记录下了,一半身高。

蓝河现在跟叶修住久了,放开了些(其实他也没有多放不开,顶多是人生地不熟),也就由着叶修玩,等他收手了,蓝河一把反制住了叶修,偏着头跟师傅说,诶,也就这么高就对了。

两个人抱在一起不热么?

压根就没人想这个问题。

 

每天忙完都是一身臭汗的回家,有一天蓝河洗完澡出来正擦头发呢,看到叶修并没有在玩游戏,而是在浏览什么网页,问一句,叶神在干嘛呢?

叶修说我正看车呢,路虎这个车子还蛮耐操的。

“你真的打算要买车啦?”

“先买着,你不是有驾照么?这样每次过去都是公交或者是的士,忙都忙死了,我终于知道为什么那么多人装修买车了,没车真是不方便啊。”

蓝河也坐到了床上,洗完了澡他穿了一条家装短裤,两个膝盖都露在外面,小腿没怎么晒过太阳,腿毛也没有叶修那么多,两条大白腿盘起来,撑着手看叶修浏览的网页页面。偶尔指指点点,两个人一间房过的还真是有够快。

头发干了,蓝河说:“要不买大众把,太好的车用来拖家装建材怎么都听上去是折辱了这些牌子啊。”

“蓝你连汽车品牌的心情都要考虑啊?!”

“那不是这么说啊,只是觉得开着路虎去运建材,怎么都有些怪怪的吧?”

蓝河考虑的是叶修这段时间花销并不小,买一套房子虽然他不知道这套房子是不是全款付的,按照叶修的想法,应该是全款付款,加上家装设计,现在又来一个买车的项目,即便是钱多,即便是只付首付,这一趟流水下来,百把万就出去了,怎么都有些心疼的。他迟疑着要不要跟叶修开口,但是被叶修先抢先了。他转过来一脸认真的问蓝河:“你是不是觉得这段时间花钱太多所以给我省着啊?”

“诶……”

叶修的刘海有些长了,搭在眼睛上,他的眼睛很亮,瞳孔是漂亮的深棕色,蓝河曾经很认真的问过叶修有没有近视叶修说哥我玩这么多年电脑从来没有过近视这说明哥天生适合打游戏。而现在这双很适合打游戏的眼睛正灼灼的看着他,蓝河坐在床上,甚至能听得到自己的心脏猛的一提,然后开始咚咚咚的敲门一样的敲着他的胸骨,他不得不把自己的眼神移开,看向其他的地方。

“我过日子,其实挺省的,不是节省的那个省,就是怎么说,除了生活必须品之外什么东西都没想过要去弄,没有风险投资,也只有一份生命保险,联盟里这两年投职业保险,王杰希打电话劝我两次了我都觉得麻烦没去做,买房也就这一套,车也没有,以前总觉得有电脑就好了,只要有荣耀就好了。那时候我总觉得老是要考虑这些事情的人,都特庸俗,特找不到自己的理想只是随波逐流的跟随着社会的脚步惶惶而行,但是我现在并不这么想了。你知道为什么么?”

“因为有个人在,我想安定下来,就像是一个气球,我慢慢的升空,然后拿全国冠军,实现当时的梦想,飘到大洋彼岸,拿世界冠军,超越自己的理想,但是生活终究要过下去,生活里除了这些还有柴米油盐,因为想要有个家,所以要知道如何去居住,我带过嘉世,带过兴欣,带着那么多年轻的孩子一起站上领奖台,也想带上一个伴儿,好好成一个家。”

“所以,钱,花不花并不是问题,花多花少也不是问题,采购些必需品,大得像是车,小得像是衣架口杯,我努力让自己过得接地气一些,许博远,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呢?”

“诶,诶诶许博远你哭什么呢哭什么呢?”

蓝河坐在他对面,两个人面对面的对坐着,很容易就看到了蓝河憋着嘴然后哭出来的表情,他并没有抬眼睛,但是鼻子红通通的,还有水渍顺着蓝河鼻梁淌下来,反射着碎屑一样的光,他使劲的用小拇指抹掉,用了劲的地方也变得通红。

叶修叹了一口气,借着并不怎么明亮的灯光,关着的房门和放下的窗帘,密闭的空间和现在不怎么理他的蓝河,把人抱住了。

是一个马马虎虎毛毛躁躁的拥抱,开始还觉得距离远了,屁股挪了挪万象轮子就拉近了一些蓝河和他的距离。蓝河在他的肩窝子里蹭了蹭,他都能感觉到他脸上那一片潮气。蓝河很瘦,抱起来没什么肉,一只手似乎就可以从左边腋下揽到右边肩头,他在叶修怀里面背依然是挺得笔直的,摸起来脊椎是一截一截的突出的,叶修就把人又往自己怀里按了按。

说来真是没什么特别的,事情追寻到第十区的相遇,原本那么普通,就是自己的顾客之一,但是那时候正是被所谓“扫地出门”的时候,重新玩回网游区除了想要把千机伞练上来,多多少少还是想要感受下人间温暖把,当然这种想法微乎其微,连叶修自己都没怎么放在心上,但是看到那人连着的十几条好友申请,就算只是利益交易的驱动,也多多少少会觉得在漆黑的夜晚看到了谁用的打火机“蹭”的一下点燃了,那荧荧的火光亮了叶修原本本是漆黑的世界,在最失意的时候遇见的好人。

还有什么比这样的定义更加令人心动的了呢?

刷材料,出售攻略,合作刷副本,看着这个公会男神坚持着自己的原则,尔虞我诈之后的善良,像是在一片灰色的海湾里开着的洁白的花。这独一无二的花不知什么时候被移植到了叶修的心里,生根下来,慢慢的变成一捧一捧的花开在重返荣耀的路上,路上那么多好山好水,皆是风景,走到最高的地方,回首看到这花海静悄悄的开在那了。

他想摘下来。

 

蓝河不知道怎么去定义昨晚那个看似短促又漫长的拥抱,然后他就做梦了。

直直白白的春梦。

梦里的主角就是叶修,不知怎么的就把联盟大神给推了,扯了他衣服露出他那有小肚腩的上半身,脱了他裤子看他穿着黑色的四角短裤,自己扑上去啃他的脖子和锁骨,一路亲到手指尖,蓝河记得当时还嫌弃他手上的烟味来着。亲到肚脐,然后给他弄下身,自己的被他弄,两个人在一个类似能看得到倒影的地方趴在一起,四条赤裸的身躯画面简直是香艳无比,蓝河毫不犹豫的把手上的玩意儿放进口里,深喉的感觉并不好,但是他玩得挺开心,叶修低着头看他的表情简直性感到爆了,他的手指一直在自己的口边流连,摸到脖子,又摸回耳后,把他的口水弄得一脸的,蓝河弄了许久叶修都没出来。

还正在感叹着叶修怎么这么持久严射呢。

然后梦就醒了。

蓝河眨巴眨巴眼睛,一摸下面果然一团腥湿。

提着裤子晃晃悠悠的晃荡到厕所里,眼见着叶修提好裤子推开门,一脸尴尬的表情。

“诶,这么早?你怎么也来了。”


评论(27)
热度(1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