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马冰河入梦来

【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

家装日记08

电梯掉落引发了很大的讨论还是很谢谢姑娘们的!

因为我自己只被关过,电梯掉落的是我的朋友,没有实际经验,所以写的时候会有些BUG。请多多包涵。

还有关于木工进场做家具这个事情,因为自己的经验是做家具+买简易拼装家具,而且我家一住14年,也没有大问题,之前工作室装修也是请的木工师傅,给我们做了各式奇怪家具,因此我写的时候就直接写了木工做家具。可能不同的装修会有不同的选择把,所以也请姑娘们不要纠结这个点~

至于杭州话呢,是在微博上面直接问上海和杭州的小伙伴,杭州话怎么翻译,然后妹子直接翻译打给我,方言口语本身打成文字就有一些差距,所以有这样,或那样的问题呢总会有的,大家只要知道这个是杭州话就好啦~虽然不确定叶修是不是杭州人,但是住了十年的地方,怎么都会一些吧~于是就私设他会啦!

非常感谢提意见的GN们~~但是这是一篇小说啦,总会有各种各样的问题~我的原则是,常识性的和影响后续发展的会进行更改,反之,我这么懒就不会改啦~

更希望看到GN们对于我情感的把握或者是情节的排布有什么意见呢!

爱你们的铁马哥今天还是保持了日更快表扬我!!!

爱我的话请点摊宣地址→我是摊宣地址

拂了一身还满通贩地址→我是通贩地址

前情提要:他们终于亲上了!

01  02  03  04  05  06  07



8

木工完成了吊顶,也就是完成了一大部分的事情了,还有一些家具留着让叶修和蓝河二人到成品家具厂去购买,紧接着瓦工就进场了,现在不需要铺什么房瓦,因此瓦工的工作转换成了铺设瓷砖,还有过门石和大理石飘窗,地漏和抽油烟机的安装。陆蕴蕴给他们设计的是客厅餐厅卫浴铺设地板砖,房间里则是用木地板,但是叶修不知道那天发了什么神经,硬要把客厅也要换成实木地板。

“你这是怎么了啊?干嘛突然要换?”蓝河一边吃面包片一边问道,旁边抹着水果果酱的陈果和刚刚起来倒牛奶的苏沐橙都侧目望了过来。叶修挥了挥手,示意他们没事没事。

“我突然想起来了,叶秋那家伙的家里面就是大厅用的大理石铺的地板。”

“叶秋?!”蓝河的脑袋上冒出了一个大大的疑问号。

“叶修的同卵双胞胎弟弟,是企业家哦。”

企!业!家!

蓝河的头上立马浮现了三个巨大的金色黑体加粗,惊了一下,连蛋都落下来了,老魏去额济纳旅游一圈回来了,今天难得早起,睡衣领子都没翻好就一屁股坐在了蓝河的旁边。以一副调戏小朋友的口吻问:“哟,蓝河?第十区蓝溪阁公会会长啊?你怎么在我们兴欣啊?”

蓝河看向叶修,叶修不动声色的把烤好的面包装在盘子里,推过去,说:“我家属,怎么了?”

不知道是因为叶修说这话太过于淡定,还是兴欣的群众们(除了魏琛)早就习惯了他俩的相处模式总之那一瞬间除了瞬间血色充上脸的蓝河以外,剩下的三人依然是开电视的开电视,抹果酱的抹果酱,吃面包的吃面包。

突然间一声尖利的女声划破了玻璃,叶修震得手都抖了一抖,陈果站了起来,先看看蓝河再看看叶修,又看回蓝河,战战兢兢地问道:“你俩现在什么关系啊?!”

“啊,如你所见啊。”

魏琛的面包被他一口吞了半天噎住说不出一句话,拍了拍陈果的腰,陈果这时候也不跟他计较了,从旁边冰箱里拿出了一整壶冰水,魏琛咕噜咕噜喝了好大一口,鼓着脸咀嚼了好久,才最终拍着胸脯咽下去,对着叶修一副生无可恋的表情。

“我说老叶你给点缓冲期好么?!”

“我给了啊,蓝河都来了一个月,只是你没赶上而已。”

“怪我?!”

“这难道怪我?!”叶修装模作样的绕过了桌子拍了拍魏琛的肩膀,语重心长的说:“老人家,这种事情吧,都是看缘分的,说不定下一个报告喜事的就是你和老板娘了。”

这下轮到苏沐橙把碗给打了。

 

“这算是见亲友么?”陈果坐在桌边严肃的问。

一张大餐桌被两方人马占据,陈果坐在一方正中双手抱胸,苏沐橙拿了本杂志一边扯着分岔的头发,魏琛半个身子都探在桌前,十指交叉,打量完蓝河又看叶修。

“我们昨天才确定的关系,今天就带给你们看,是不是对你们很好?”叶修好整以暇的拿出蓝软芙蓉王,敲了两下丢给了魏琛一根,自己叼在嘴里没抽,说起话来有些含糊。

“我觉得还是太快了点。”这是蓝河在没什么底气的说话。

“话不是这么说,但是我觉得不是应该先自我介绍下么?虽然是我大蓝雨的,有哥哥罩着。”

“那个,我叫许博远,博学的博,高远的远,男,23岁,在蓝雨战队网游部供职,那个我是共青团员,生日是六月一号,双子座……”

“成了成了,”魏琛挥了挥手,把烟别到了耳后,开口说:“我就是想知道下真名,老是蓝河蓝河的喊你不介意吧?”

“不介意啊,不介意的。”

“不过以后就要改成老叶家的人落。”

“……”

蓝河表示胃好疼。

 

“我果然是没有看错的!”这是苏沐橙在说话。

“沐沐你看什么为什么没跟我说?!”陈果显然有些状况外。

“没,这方面我嗅觉比较发达啦,叶修嘛,他和荣耀结婚我也能随份子,但是蓝河毕竟算外人,要是不是这回事,岂不是坏了小蓝的名声?所以我就自己看看,并没有多说什么啦,果果这种事情你也懂的!”

陈果觉得苏沐橙说得挺有道理,似是而非的点了点头,苏沐橙在一旁吐舌头,幸好刚刚够机智,喜鹊论坛上那张帖子看的太欢乐了以至于忘记去掉固定马甲被熟人抓包,果果一向不混喜鹊论坛就不用让她知道啦!

“那谁,那老叶,说说经过呗?!”

一群人吃饱喝足好整以暇的等着叶修开口说攻略过程,魏琛是真想听听,他想追陈果包子都看得出来,愣是两年了两个人还挂着呢,叶修这速战速决一个月拿下,看不出来还真是情场高手啊。

其他两位,估计是女性心中天生的八卦因子作祟,因此现在一副好整以暇的表情看着叶修和蓝河,哦不,准确来说是叶修。

“啊,那个就是我想装修一下婚房嘛,然后蓝啊就从天而降的到了我面前啊。”

“咳咳,才不是这样啊,是他跟我说想要装修婚房,正好我在被逼相亲,我又不想去相亲,于是就逃到了杭州,找了叶神。”

“还喊叶神?”

“啊,啊叶修……”

三双眼睛望着叶修,叶修挠挠头,摊手表示:“哎呀这不差不多嘛!”

“然后就每天磨叽磨叽早上在一起晚上在一起,睡觉在一起出门办事在一起,就在一起了呗。”

“应该不止吧?你那时候在第十区……”

“夺材料之仇,不共戴天!”

“是你自愿交易不是么蓝河大大?”

“你那是明抢,一招后面还有一招呢,真是四大心脏大师之首。”

“许博远我给你们蓝溪阁的优惠可是够多的啦!”

“还不是我卖身卖来的……唔!”

意识到自己在说什么,蓝河猛地捂住了嘴,脸羞得通红。

“小蓝啊,你是不是看多了同人文啊?谁写的啊,发我一份呗。”

苏沐橙一脸认真严肃的讨论学术的样子询问他。

蓝河看着叶修似笑非笑的脸,真想把他嘴巴封起来,但是他下一句话还是慢悠悠的飘到了大家的耳朵里:“没想到啊小蓝爱哥爱得这么深沉啊,还看和哥的同人文啊。”

叶修太太今天也在欺负小蓝的路上狂奔突进呢!

 


评论(17)
热度(1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