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马冰河入梦来

【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

家装日记12

家装日记应该会出成本子啦~~

我是印量调查  ←戳戳戳戳戳!!!!!!!!!!!!

我是天窗地址 ← 可以了戳戳戳戳戳戳!!!!!!!! 

跟师妹说了一下~应该是魔都场首发

然后想要画画的小伙伴T T求图求G可以咩!跪地求!

番外敲定一篇叶蓝游记3W字左右,一篇魏果一篇王柔

又是死线来临的日子了!爱你们哟么么哒!

特典跟师妹开脑洞1.地产宣传册 2.旅游宣传册 3.盖印章小册子 

还有什么建议的请多多提出来哦!!!



鲜贝PARO

傻!白!甜!

前情提要:蓝河坐飞机咻的一声 飞走啦!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蓝河连夜赶回了广州,先回了工作室,还没进门就被堵在了门口,里面都是警察正在勘查现场,大春包扎着一个头站在旁边指挥,看见蓝河回来了,一口气松了下来,攥紧了拳头重重的砸在他的肩膀上,蓝河踉跄了下,还是反手抱住了梁易春。

“怎么会出这种事情?!”

“我也不知道,中午的时候我回去拿东西,小笔一个人在工作室,其他人还没回来,就从窗户那边闯进来两个贼,小笔当时也没过什么脑子,就直接上去跟他们缠斗起来,我回来听到响声开门,看到情况立马报了警,然后冲上去跟他们扭打,小笔那时候就被人捅了两刀。”梁易春向来不是一个多话的人,一口气讲这么大一段话,这让蓝河都有些惊讶。复述的时候手都是抖的,蓝河拍拍他的肩膀,从口袋里抽出一根烟来,问他要不要抽,他接过了叼在嘴里,打火机打了几次都没有打燃。蓝河皱着眉头看着,最后还是看不了大春这样,拿过了打火机给他把烟点上,深深吸了一口,也不知道是烟气熏的还是怎么回事,梁易春的眼角边都有了一星星的泪光,哑着嗓子喃喃念叨:“要是我没早点,要是我没早点,那小笔……”

“大春你不要自责了,能活着就是好的。之前我在杭州,电梯下滑,差一点点就直接悄无声息的死在电梯里了!”

“啥时候的事啊,你怎么都不告诉我们一声?!”

“就小半月前,我本来打算说的,但是后面出了更多的事情……”蓝河抓了抓头发,和梁易春一起靠在门板上,扭过头对他说:“诶,等这边事情处理完了我保证把所有事情原原本本的跟你说一次!”

“你啊……”

 

警察取样完毕了,说要带着大春去做笔录,经理见着了蓝河说你先别进去,跟我去一趟医院,看看小笔,蓝河还没坐下来一会儿又跟着经理上了车,到了好不容易见着的笔言飞,那平日里活蹦乱跳的男生闭着眼睛躺在床上,说实话他们朝夕相处了这些年,却从来没真正看到过对方睡觉的样子,他的手上还吊着吊瓶,看上去,真是不知道如何说的心酸。

蓝河买了个果篮放在旁边,事情出得太突然,笔言飞的家人并非广州人,赶过来的时候上了年纪的父母看上去那么的憔悴,蓝河也没有碰到过这样的事情,坐在他们旁边宽慰老人家,幸好的是两位老人情绪还都算稳定,也知道这种事情并非都是工作室的责任,只是絮絮叨叨着儿子两年没有回家,来见一面竟然是在病房相见这种事情。蓝河连连点头,但是架不住连轴转的忙碌,坐下来没几分钟便头一下一下的往下栽,小笔的父母见着同样年纪大的许博远怎么都有些爱屋及乌之心,忙说不要让他在这儿忙了,赶着他快些回去。蓝河也知道自己现在这精神根本就撑不过守夜,因此打了个电话让曙光旋冰过来,帮笔言飞喊护士换一次药,拧了毛巾把身子都擦了一遍才走出了病房。

 

打了个车回工作室,推开门房间里还有着淡淡的血腥味,窗户那儿有个洞,警察取证完并没有人来修,蓝河一个人在沙发上坐了很久,听着外面的喇叭呜咽,高层房屋吹上来干热的风,远处的霓虹灯闪烁着,看似这么热闹的城市,此刻他却感到了一丝丝的孤独。

向来蓝河都认为孤独是诗人的专享,他从小便是一个热爱游戏的好宅男,有限的精力投入到无限的游戏之中,哪还有那么多悲春伤秋?他记得小时候写作文总会有同学写到孤独的XX,忧郁的XX,寂寞的XX,而他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标题,上网之后,他发现似乎所有人都把这种说法称之为中二病,他觉得说得挺有道理的。顺风顺水的长大,玩着自己喜爱的游戏,每天都在跟各种各样的人打着交道,似乎孤独和寂寞,从来不属于自己。

可是在这个没有人的晚上,他环顾四周,知道有很多事情要做,但是眼睛只是扫过四周,抬不起眼皮也抬不起四肢,什么都不想动,只想听一听有谁的声音。

他把自己蜷缩在沙发里,黑暗让整个环境都放放大了,鼻息的翕动和心脏的跳动成为周遭最大的噪音,大喜大悲,这几天的情绪就像坐过山车一样,现在终于静下来没有任何动静了,反而有一种自黑暗中紧紧抓住人的空虚了。

拿出电话,反复的看着通话记录,除了前两条的梁易春,剩下的基本上都是叶修的名字,不用点进去看,号码他都能背的下来。只是要不要打,却是犹疑了。

这两天荣耀弄了个暑假活动,前段时间忙着装修的事情,叶修没多上游戏,今日蓝河回来了,蓝溪阁这边又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叶修再不上游戏帮兴欣抢两个BOSS,说不过去啊。

还是不要打扰了,蓝河想了想,摁灭了屏幕键。

 

下一秒手机就震动了起来。

 

突然而来的剧烈手机震动让蓝河一个没拿稳,被手机直接砸到了鼻子,手机蹦跶了两下直接掉下了沙发,他一边摸着鼻子一边去捡手机,翻过来一看,来电人名称,叶修。

说不惊喜是假话,把听筒贴到耳朵上,却不愿意明显的表达出来,蓝河矜持的喂了一句,就听到那边压低了声音的抱怨,怎么才接电话啊?

蓝河笑了笑,说:“电话砸下来砸到了鼻子,刚刚才从沙发底下翻出来。”

“还好吧?鼻梁没砸歪吧?”

“诶,当然没有啊!我这可是纯正的高挺鼻梁,可不是垫的。”

“是是是,我都摸过了,做不得假的。”

“听声音你在上游戏啊?”

“恩,这不是做活动么,刚刚帮沐沐拿了她要的道具,松了口气,给你打个电话呢。”

“诶,活动怎么样啊?”

“就那样呗,说起来你们那边有没有事啊?”

“大春伤了手,小笔被人捅了两刀子,现在在医院躺着呢。”

“哎,人事无常啊。”叶修叹了口气,突然就换了个口气,对着蓝河说:“所以这次大家都给你们家留了东西,已经邮到你们春意老那个账号上了。哦,对了这次的奖励里面还有一个东西,哥藏了私,寄到你账号上了。”

蓝河把手捂住了眼睛,半天都没说一句话。

“诶,蓝啊,蓝还在不啊?怎么没声音啊?”

“我在。”

“怎么了?被感动到无语凝噎了啊?”还是叶修那一贯的腔调,蓝河熟悉得不能再熟悉。

“……没有。”

“你现在在工作室还是在家啊?在工作室的话先去把房门锁好啊,然后洗个澡睡觉,你不看看现在几点了,别上游戏啊,千万别上游戏让我逮到了啊!”

“好……”蓝河听着这些絮絮叨叨,带上耳机,拿着胶带把窗户贴牢了,叶修发着牢骚说你那边到底是什么信号啊,这么哗啦哗啦的响个不停。蓝河就跟他说在封窗户而已,走过去关了门,听到了门链子咔哒打下来的声音,叶修又说这样才对,这样我才放心了。

“叶修啊,我想你了。”蓝河站在密闭的环境内跟叶修说着话,电流听不到声音,他们在夜空中画出特别漂亮的荧光色,从杭州到广州,跨越大半个中国的距离,有微微的延迟,但是耳朵贴着听筒在下一秒还是能听得一清二楚,许博远在感情上是个挺害羞的人,他觉得自己嘴挺笨,从来不会说情话。

他想叶修,是真真实实的想他了。

蓝河深吸了一口气,说你别挂电话,叶修哦了一声,就真的没有挂。屏幕上的计时器亮了又黑,蓝河把电话揣在兜里,一边刷牙一边听叶修讲笑话,鼓着气泡嚷着说让他别睡太晚,明天还要去负责安装橱柜上门;洗澡的时候开了扩音,叶修笑着说你那边哗啦啦的水流声让他能听得到,都能想象到你在那边一丝不挂的样子哦,蓝河说叶不修你有本事自己过来看嘛;爬上了床,蓝河把电话放在旁边,左手捏着右手,眼睛随便找了个地方放着,对叶修说:“我以前真的认为吧,孤独啊寂寞啊这些词都是中二病患者闲得无聊才会有这些无病呻吟,但是今天房间里只有我一个人的时候,觉得那黑暗都快要把我吃了,这我才知道,每个人都会碰到孤独和寂寞的时候,只是有些人,就死在里面了,我比较幸运,被你救了。”

“许博远,你今天真的很感性啊。”

“碰到了这么多事情,就不能让我感性一点啊?”

“既然你都这么肉麻了,那我也肉麻点好了。”叶修笑着说。

“你要干嘛?”

“我爱你啊,许博远,你知道么?”

“当然知道啊。所以我也爱你啊,叶修大大。”


评论(22)
热度(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