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马冰河入梦来

【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

家装日记14

我是印量调查  ←戳戳戳戳戳!!!!!!!!!!!!

我是天窗地址 ← 可以了戳戳戳戳戳戳!!!!!!!! 

 

鲜贝PARO

傻!白!甜!

前情提要:喻黄甜蜜的来了一发酱油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拖鞋、漱口杯、牙刷、毛巾、浴巾,挑好了颜色一同放进购物车里,一式两份。

吸尘机器人、加湿器、白噪音香氛一家一家的比对好,来来回回选了好几次,最终敲定了也放进购物车。

电子钟、一套漂亮的酒具,最近流行的旅行茶具,桌布和桌幔,挂在墙上的装饰画还有为了装满苏沐橙送的花瓶的各色的花,这些也一起收到购物车里。

荣耀周边今年刚推出的一套新的君莫笑手办,当年的一叶之秋的二次翻模,夜雨声烦和索克萨尔的限量版手办,也统统拖进购物车里。

 

蓝河朝五晚九的在蓝溪阁网游部继续上班着,大春回来了,过了两周笔言飞也出院了,开始了常规赛,各路各显神通的职业选手也没有那么多时间祸害在抢野图BOSS和做活动上了,总体来说日子是越来越好。

周六的日子蓝河并没有回家,还是在自己的寝室一边开着QQ跟叶修聊天,一边在淘贝扫货,不一小会购物车便已经堆积成山了。

看完了必需品,蓝河开始依着自己的性子买装饰品,Solar system mobile的太阳系空中吊饰和书房挺搭的,可以考虑来一个。

打开QQ的窗口,蓝河单敲叶修。

“这个吊饰和书房配吧?我们买一个吧?”

“好,买。”

Kikkerland 的太阳能彩虹光點制造器也好像挺有趣的样子,阳台是朝西的,下午的时候说不定有时间还可以玩一玩这个小玩意,反正价格也不高。

“这个太阳能彩虹制造器看上去好好玩的样子,不如我们也收一个吧!”

“好,买。”

iBride 家的Galerie DePortraits 托盤系列又出了新作品,之前蓝河喜欢的几个下架了,这次新的也不错,挂在餐厅里面似乎也挺合适的,他感谢陆蕴蕴,那么高端大气上档次的风格简直让他这个隐藏得很深的家装设计发烧友有了一丝自己的用武之地。没办法,你让一个田园风格的装修家庭怎么去接受这些现代主义风格强烈的家装设计,就像是把宫廷奶酪和韭菜盒子放在一起吃一样的违和感啊。

一股脑的买了一大堆东西之后,蓝河内心那颗蠢蠢欲动的心终于被这买买买的节奏打败,点开了那家店子开始扫货。之前心心念念存了好些想要买的东西,这次倒是可以精打细算一些买全了。蓝河想了想卡上的钱,心想买了就权当是给叶修的房租好了。

“这个托盘这一系列我觉得挺好看的,你觉得呢?绅士鸟很可爱的啊,你说是不是呢?”

“好,买。”

等等,有些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这个收纳架是上世纪六十年代的设计,最近复刻了,是不是很带感,你觉得呢?还有这个白色燕子的设计钟放在客厅那面侧墙上肯定很好看是不是?这个灯不如我们弄一个吧?”咬咬牙,蓝河来了个狮子大张口:“还有horse head Eolo 马头挂饰,不如也买了吧。”

马头装饰纯粹属于蓝河的心口朱砂痣,因为是纯设计装饰,又价格比较高,蓝河原本一直都是觉得看看就好,不过这个叶修,哼——

“好,买。”

“那我截图了哦!”

“好,买。”

 

蓝河果断的截图,保存,打开手机给叶修挂电话,响了三声那边接起来了。

“喂,许博远同志啊,组织交给你的买生活用具的任务完成得怎么样了?”

“报告组织,已经超额完成了。”

“组织给你口头表扬一次。”叶修手还不想离开鼠标键盘,示意乔一帆给他接了电话,帮他塞在肩膀缝里,眼睛盯着荣耀的界面耳朵和肩膀夹着手机一边还在跟唐柔进行教学PK呢。那边女学员偏过头看到不对就停了下来,叶修这才腾出手来,把电话从左肩膀上换到右耳旁。

“诶,诶,刚刚信号不好你说什么啊?”

“我说,我拿你的卡刷好不好啊。”

“既然超额完成,当然是用公家的钱啦!放心刷,我买单。”

“那等下我把账单截图发你一份,你刚刚在Q上可都是同意了的啊!”

等等,QQ?!

叶修看了一眼屏幕,又想了想之前自己在被唐柔邀请PK 的时候随手设置的自动回复,不禁打了个冷战,要说他家小蓝平时是乖巧单纯,可人家也是一会之长,又是大蓝雨出身,说起心思缜密来,可不比他叶修差,此时一个电话打来,那应该是已经露馅了,叶修忙切出去看了一眼对话,心中一只草泥马欢腾的跑过,这这被抓包得太掉价了嘛,太不符合他叶修的美学了。

“没事,不就是买买买么,你就用你那张我给你的信用卡就是了。”

“谢谢组织对我的信任,我先去完成任务了。”蓝河声音平静得很,挂了电话,就笑出声了,叶神也有被自己逼得骑虎难下的一天哪。蓝河心满意足,拿出信用卡输入卡号,密码是自己的生日,一口气付了帐,然后把账单截图给了叶修。

从另一边机子上歪斜过眼睛来瞅热闹的魏琛探头一看,“哟”了一声。

“现在结个婚,成本这么高啊?!”

“这算什么,小蓝跟着哥,这就算是彩礼钱了,咱又不用,花这点钱正常。”叶修一本正经地说。

魏琛白了他一眼说:“那有你说的那么吓人,我哥们结婚有钱没钱都结了。”

“没好房子,没好车子,没好酒席你敢就这么娶了老板娘?这些不花钱?放心老魏我介绍相熟的设计师给你,打八折哦!”

魏琛被叶修堵得一句话说不出,瞥了一眼刚刚进门给他们带了外卖的陈果,心虚地问:“诶,你说我像你一样先斩后奏,成不?”

“嗯,我认真地认为,唐柔妹子会把你揍一顿。”

 

大春有一天带了两个新人回来,蓝河见了一愣,自电脑前站起来,去泡了两杯咖啡,一杯放在自己桌上,另一杯放到了大春桌上。

“出去走走?”

“嗯。”

在蓝溪阁并没有多么正式的上下级制度,都是一路从游戏里面拼搏到今天的好兄弟好伙伴,梁易春曾经以为他们把游戏作为了职业,便永远不会散,游戏里的分分合合太过容易了,便对现实寄托了太多的幻想,并且他以为以蓝河对蓝溪阁的感情会是最后一个开口的。只是没想到——

“大春,你应该是知道我的想法了。”

“嗯。”

“我以后可能就不从事游戏方面的工作了,我不会去兴欣,可能这段跟荣耀的缘分就走到蓝溪阁这儿了。”

“你不需要这样的……”

“我仔细的想过了,我要走,是为了和另一个人一起生活,这不涉及到工作,更不涉及到战队,我喜欢蓝雨,因此我把我奉献过的工作留在这儿了。”

“那你去杭州有什么打算么?”

“嗯,还没有呢,但是总会有新的开始不是么?说不定就转家居设计了呢!”

“挺适合你。博远,要珍重。”

梁易春是个不太外露感情的人,他连话都挺少的,但是这么多年下来的默契合作蓝河怎么会不知道他现在心中的感受,他拍了拍大春的肩膀,郑重的点点头。他也知道,有些话对于他们俩来说,不说,要比说出来,来得更明白。路过楼下的肠粉店,蓝河招呼大春说想去一起再吃一顿。老板见着是他们俩来了,笑着问,两个叉烧是不是?

蓝河点点头,找到相熟的位置坐下了,又要了一瓶啤酒。金黄色的液体倒到杯子里,蓝河一整杯先干了,玻璃杯子一翻过来,说了声谢谢。

好几年前蓝河第一次跟梁易春碰面就是在这家肠粉店,当时他才刚刚考上大学,嘴巴边还长着绒绒的青色的毛,大冬天看到一个比自己高一些的男生等在门口,看他来了撩起帘子把他先推进了店子里,两个人都点了叉烧肠粉,一个说:“你好我是蓝桥春雪,本命叫许博远。”一个说:“春意老,梁易春。”

当时蓝河觉得这不怎么说话的男生简直帅炸了!

吃到一半,梁易春问他要不要来蓝溪阁公会做职业玩家,蓝河咬断了肠粉抬头问了一句:“你们这包住和晚上夜宵么?”

“宿舍有,但夜宵本来没有,如果你想要我可以帮你提。”

“那好,我来。”

没有那么多利弊得失的分析,少年的他只想怎么离自己喜欢的战队更近一些。蓝河欣然的接受了大春的邀请,那年他十九,从未料想过二十多岁时自己会变成什么样,会在哪里,会和什么人在一起。

这个玄而又玄的东西,蓝河第一次在吃着新鲜的肠粉时突然领悟到,这似乎就是文人笔下最喜欢写的——

命运。

 

“小兔崽子,知道要回来了啊~!”中气十足的是蓝河爸爸的声音。

“诶呀!小远回来了啊!”喜气洋洋中还带着点震惊的是蓝河妈妈的声音。

蓝河想了想,还是先亲了亲妈妈,又抱了抱爸爸。他们家普普通通简简单单,没有背景父母都是附近烟厂的职工,家境不错,爸妈看上去比实际年龄显得年轻多了。但无论是怎样的父母,在他们眼中,子女无论年纪再大,都还是小孩。

蓝河先规规矩矩的吃了餐饭,饭桌上谈了不少这次去杭州的趣事,逗得蓝河妈妈都忘了他的儿子为什么要离家出走,蓝河也不说破,逗趣了一阵子之后,转战了战地,许爸爸在茶几前泡金骏眉,儿子坐在一边,许妈妈在厨房里洗碗。

看了几分钟时间,广告了。

蓝河趁着这个时间开了口。

“要去杭州工作?”

“嗯,这次在那边找到了一个比较好的工作,想出去锻炼锻炼几年。”

“唔,这事你问你妈。”

“妈,我想去杭州工作一段时间。”

“去就去呗!”许妈妈扯着嗓子在厨房里面喊。

“你舍得啊?!”

“早就知道你有想要飞出去的心了,属龙的都这样!”

蓝河磨磨蹭蹭的跑到许妈妈身边,从背后抱住了正在洗碗的妈妈。被吓到了的女人慌忙的回头,洗洁精甩了蓝河一身。

“看来是真舍得啊,那我就放心啦!”

“你是男孩子,要真一辈子呆在爹妈身边,我和你爸才不放心呢。”

“那——,你还介绍对象给我认识么?”

“哟,开窍了啊终于,”妈妈乐得一喜,慌忙说:“你现在要看么,我哪儿还有一沓,就在房间里你书桌上。”

“不要了啊!我就是问下你最近战况如何。”

“介绍了十对,今天真的不容易,两对顺利的在一起了。”

“你看,还是去祸、哦不、帮助其他人家的孩子吧,你的孩子就不用管了,说不定哪天我就直接领上来一个了。”

看着自家妈妈露出的鄙夷的神情,蓝河心想,其实这么多话里面,这句话,真是最真实最大的实话了。

一家人热热闹闹的坐下来看电视,许妈妈看电视有时候会自己吐槽,许爸爸则老是让她专心看电视不要说话了,还会瞪偶尔搭话的蓝河,蓝河吐了吐舌头,想掏出手机来玩,又塞了回去,笑呵呵的把腿盘上沙发,看到桌子上还摆着两个黄桃,起身去把黄桃削了,切成片,插上牙签摆在桌子上。许妈妈讶异的抬眼看了他一眼,最终还是没有说什么。

挨磨时间到了睡觉时间,蓝河先去洗澡了,水声稀里哗啦的,他看了一眼花洒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换了一个了。架子上的沐浴露换了一大批,还添置了一个挂柜,终于把那个坏了很久的防滑垫换了,生活了多年的地方,因为零件的变换而变得有些陌生起来。蓝河突然间有些担心,若是离开再长一些时光,会不会变得整个家都不认识?

洗澡出来后去阳台晒衣服,卧室的推拉门没关,他听到了妈妈在里面哭,呜咽着像个小女生一样用乡音说着舍不得。

“有什么好舍得舍不得呢?儿大了,但要走总要飞的,自己不是说早就做好心理准备了么?”

“阿远才这么点大,就要一个人去外地了,我担心啊!”

“我比他还小就一个人去香港啦,年轻人出去闯闯也是好事。”中年男人的声音放温柔了些,说起当年,又多了些豪气。

蓝河摆了摆手阳台上的风铃,听到他爸安慰了他妈几句然后出来的声音,这是他们从小的暗号。

“我妈她这样,没事吧?”说实话蓝河是没见过他妈妈掉眼泪的,向来乐观要强的女人,笑起来比谁都好看。

“没事,女人嘛,感情用事总是会舍不得的。”许爸爸拍了拍许博远的肩膀,装作也很淡然。

“爸——”蓝河没说话,抱了抱自己的爸爸。

“别怕,男生是要出去闯闯,反正这儿是你的家,无论去多远,无论去哪儿,这都是不会变的,谁叫我们那时候给你取个这个名字呢,注定是要走远的啊。”

蓝河被这个玩笑逗乐,跟爸爸道了声晚安回了自己的房间,关上门趴在床上,哭了。

他从小到大并未离开过广州,即便是读大学住校也每周都回来,过了那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年纪,走出去的想法便被世俗的很多东西所牵绊,再年长一些是子女离不开父母还是父母离不开子女都说不清楚了,所以半老父母才会装作没事且无所谓的态度来默默对待吧。

所以啊。

 

叶修准点打来了电话,今天有些嘈杂。

“房子装得怎么样?是不是基本上都完成了?”

“嗯,小陆今天来看了一圈完成了百分之八十,你买的那些东西我堆在那了,没拆,等你回来一起拆。”

“你放在那就行了。”蓝河玩着手边的魔方,一个一个的拨弄。“叶修我回来会看到一个新家吧,会生活得很好吧?”

“那当然!自然是保证让你满意的!我还给你准备了惊喜呢!”

“什么惊喜啊?”

“告诉你了还叫什么惊喜啊!”叶修明显话语里多了些高兴的成分。“诶,你们战队门口那条路叫什么路来着?”

“瑞春路啊怎么了?等等你来广州了?”

“是啊!惊喜大吧?”

“大……”蓝河叹了口气,翻身到了床上。“好巧我今天回父母家了,叶修你定个酒店自己住吧。”


评论(6)
热度(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