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马冰河入梦来

【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

家装日记15(完结)

鲜贝PARO

傻!白!甜!

前情提要:做出了一个很重要的决定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我是印量调查  ←戳戳戳戳戳!!!!!!!!!!!!

我是天窗地址 ← 可以了戳戳戳戳戳戳!!!!!!!! 




15

“你准备好了么?”

“嗯,再等等。”

“好。”

“叶修,我说你准备好了么!你已经在厕所坐了二十分钟了!”
“……我有些紧张。”

“骗鬼呢!我看到魏老大在群上的留言了!快出来!不然要迟到了!”

 

蓝河愤怒的拍了三下门,叶修依依不舍的从厕所中出来了,洗了手,嘴巴叼着手机,双手举着活像是投降一样,蓝河认命的从他的嘴巴里抽出了手机,放在自己的身上,心想着如果大春他们知道这个等下就要去跟他们一起吃饭的人现在还在组织着兴欣的人抢他们的活动BOSS不知道是怎样的表情。

估计大春的脸色一定会很好看的,蓝河想着。

两个人换上了正装,在堵车高峰期来临之前出门了,叶修第一次坐上蓝河的车,对什么都好奇,已经是深秋的季节,但是金黄色似乎并不常在这个城市留下自己的身影,还如春天一般的绿意让叶修都有些恍惚,高架桥上去又下来,拐进老城区可以看到一栋接着一栋的骑楼,带着特有的海派建筑风格,掩映在巨大的凤凰树后面,四五点的阳光打在街道上,整个城市呈现出一种暖洋洋的风格,开了些窗,从缝隙里偷跑进来的风里似乎都能闻到一丝丝不知道谁家在熬汤的味道。

“好香啊!”

“生熟地煲龙骨?回去以后我也可以煲给你喝。哦,等下记得提醒我带个砂锅回去啊。”

“许博远同志你会这个?”

“笑话!别的不敢说,煲汤还是妥妥的,不然怎么娶得到老婆。”

“没事,你现在已经不需要了,好好喂饱我就好了。”
蓝河脸又红了,但是还是坚持不懈的看了一眼后视镜,又看了一眼叶修的肚子,最终没说话。

 

叶修和蓝河到的时候,笔言飞已经到了,先是一把勾过了蓝河的脖子,蓝河怕他才痊愈的伤口有什么问题,都不敢乱动。

“哈哈哈,你小子,太没良心了,我在医院躺了那么久你都没来看我几次!”

“小笔我都把你的事情大春的事情还有我自己的事情都做完了!你有大春陪着哪还要我?!”

等等,多日不见,笔言飞的脸怎么红了?

“哦,对了,这个没好介绍,叶、叶修。”蓝河挣脱了笔言飞的手,让出背后那个靠在门柱上的人来,笔言飞先是看了看蓝河,再看了看叶修,再又看了看蓝河。半天才艰难的开口:“你、你说的带家属来,带的是叶神?!”

“额,忘了你还不知道,这个事情我好像只告诉了大春哈?”蓝河皱着眉头认真的想了一想,好像事情真的是这样,忙尴尬的笑了笑,打算先忽视掉笔言飞脸上那简直快要不能直视的表情,转过头来跟叶修介绍道:“这个是笔言飞,你喊小笔就是,也是我们蓝溪阁五大高手之一,人很好,就是有些太、呃,太莽撞了。”

“蓝桥你在叶神面前乱说什么呢!叶神你别听他胡说,五大高手什么的在您面前根本不值一提不是!”

“呵呵,还真不能这么说,我在家里还是靠着你们蓝河会长带我刷本呢!”

“叶修……”蓝河叹了一口气,就知道叶修会这样,哎,算了谁叫他是拿他没办法的叶修呢。

 

入夜寒和曙光旋冰也来了,和笔言飞差不多大同小异,所有人都对于那个和自己一起吃着泡面一起熬通宵一起抢野图BOSS的宅男真的把这座走路都发着光的荣耀大神带到了他们的面前,而且是以家属见亲友的身份而来,即便从第十区开始他们也随口编排着蓝河是叶修的小保姆,但是就像叶公好龙也被吓得半死,蓝河这一出梦想照进现实怎么都让他们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

拘谨似乎有意的拉开了距离,热络又怎么都觉得是在装熟,三个人坐在座位上茶水喝了一杯又一杯,心里只呼吁着梁易春,老大你快来啊!

被堵在路上的梁易春挎着衣服带着棒球帽风风火火的就闯了进来,进门第一句话是:“蓝桥他们仨怎么了?”突然瞥眼看到了坐在上座上的叶修,飞速的出了门,捯饬了三分钟,让憋着笑的服务员小姑娘给他开了开门,摸了摸自己的鬓角,绷直了背脊,伸出一直笔直的手,用标准的粤式普通话说道:“叶修大神您好,我是春意老,蓝溪阁会长,欢迎来到广州,我代表整个蓝溪阁欢迎您。”

蓝河把头一低,真的是一点都不想承认跟他们是一伙的呢。

 

大家都不是矫情的人,菜多端了几个,饮料和酒多敬了几杯,一提及荣耀女神,倒是都放开了手脚,从那时候的第十区说道后来的常规赛,季后赛,说起叶修,没有一个不佩服的。

第十区入夜寒几个人没去,但是蓝河当时没少跟他们吐苦水,这个让蓝溪阁的几位又爱有恨的荣耀大神坐在他们面前,一起吃着烧鹅菠萝古老肉,握着蓝河的手说把他放心交给我就是。

“放心我生是蓝溪阁的人,死是蓝溪阁的,嗝,的死人!”蓝河替没什么酒量的叶修挡了两杯酒,此刻也有些上头,打着嗝还是要说。

“来蓝桥我跟你干这杯!”

“干!”

“蓝桥你真的要为了叶修走啊!”笔言飞早就喝得眼睛都泛了红,这话蹦出口的时候梁易春拦都拦不住。

叶修也偏过头撑着脑袋看着蓝河,蓝河小兔子一样的通红着双眼,抬起头特别肯定的点了下头,说:“我喜欢他,我不想异地恋,我这个人你们也知道,眼睛就能看得到眼前的,所以现在我就只要看得到他就好了。”

蓝河说完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梁易春没多说什么直接把酒跟他干了。像是感应到了什么似的,蓝河刚刚放下杯子就转头去看他,却见到叶修眼睛晶亮亮的,看到他看过来的时候,连忙把眼神转开了去。

他的蓝溪阁小剑客啊,平日里老是拿着把剑在他的身边乱戳戳,结果戳到心脏了,不疼,只觉得一股一股的暖流流进心里,像是泡温泉一样的舒服。

 

走出酒店月亮都出来了,各自拥抱告别,顺着来路返回,笔言飞抱着他大哭,被梁易春扯了下来,蓝河觉得眼睛也有酸,趁着灯光霓虹灭了又亮的空档,两个人特别认真地在路上牵起了手。都不是小孩子过家家的年岁,这牵手来的突兀却又珍重。都是男人的手,没有谁包裹着谁,相互的紧握在一起,骨骼抵着骨骼,皮肤贴着皮肤,四周明明这么嘈杂,车辆鸣笛和行人杂沓的声音相互交错,高楼闪烁的霓虹和路边树丛枝桠黑鹰相互交错,而他们听得见所有的声响,也听得见两个人的心跳声,不再是激烈的敲打心房,而是沉稳的,一下一下,叩在彼此的人生里。

在这被霓虹渲染得五颜六色的天空里还能看到一枚清亮亮的月亮,在这纷杂的世界里能找到那个可以一手牵着走在月光下的人。

真好。

 

蓝河没带家里的东西,也是存了私心不想去管家里事,那还不如不碰面的好,叶修也知道这档子事情,两个人蹲在蓝溪阁的宿舍里打包东西,蓝河还买了三个大箱子,贴好了以后兴致冲冲的准备开始收拾东西。

“诶,你牙膏牙刷什么的都买好了啊,忘了?”

“等等,电饭锅你带什么啊,只要带你那个砂锅就好了,这个就留给喻文州他们就是啊!”

“慢点慢点,睡衣上林苑你有一套夏季的,我又给你买好了冬季的,你确定还要再带一套?占不占地方啊?”

“诶,这个怎么看上去那么眼熟?啊,你已经买好了放在新房子里了,在来之前,你忘了?”

蓝河最后认命的站在那个大箱子前,看着自己只单薄的放了一些换洗衣服和一排喻文州和黄少天的手办,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按照这个手办数量,我觉得家里面会无时无刻不存在着喻文州和黄少天的。”

“你要干什么!”蓝河警醒了起来。

“这样,我们做个交易,你把这些给我,我去给你找喻文州和黄少天要两个限定版的手办再附加签名,到时候摆上两个签名版的不比摆一排更好么?”

蓝河思索着其中的利弊,想了想,拿出了两个,又拿出两个,挑来挑去再拿出两个,指了指盒子里的说:“诶,你拿去吧。”

之后叶修拿一堆Q版换走了喻文州和黄少天的十周年纪念款珍藏号码手办还附赠签名的事迹就广为的流传在了联盟选手群中,以告诫后辈千万要珍爱生命远离叶修。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我觉得,我压根都不用收拾什么东西,你说你来这有什么用呢?”蓝河特别苦恼的问这个在这里蹭吃了三四天的人。

“嗯,我就是来专程接你回家的。”叶修一本正经的回答道。

 

下了飞机,叶修带着蓝河来了停车场,拍了拍一台黑色的凯迪拉克srx,说:“怎样?这台不错吧?”

蓝河有些讶异的问:“这是你买的呀?”

“嗯!”

“你没驾照怎么开过来的?”

“我让小安开我来的机场,然后给他钱让他坐机场大巴回去了。”

“我要是小安,我就断你的奶……”

不管怎么样,还是坐上了车,蓝河不太习惯开这种高底盘的车,但是看了看挂在后视镜上的君莫笑和蓝河的Q版人物,还是看了叶修一眼,在他脸侧亲了亲。

“这是唐柔做的,可不是我啊。”难得看到万年厚脸皮的叶不修竟然脸红了。蓝河“噗嗤”一声笑出了声,系上安全带,开着自家的车上路了。

 

上了高速之后顺利的到达了城区,蓝河趁着等红灯的空档教叶修用GPS,一路导航终于是摸索到了小区,刷卡,停进停车场,进电梯。叶修按下29楼,挨着蓝河站好。

明显的感觉到自己被叶修蹭了一下,蓝河拿手肘顶了顶他问怎么了?那人拙劣的演技装作没事人一样,抬头看变得飞快的电梯层数,蓝河笑了一下,伸手想要摸大衣的口袋,却被叶修抓住了手。

“干嘛啊?”蓝河问出了口。

等等别急,叶修压着他的时候,硬是等电梯门开了才松开,两个人就着这别扭的姿势到了门口,蓝河眼睛一亮的是门口竟然放上了灰色的地毯,心一动,手伸进了口袋,手指动动,摸到一片冰凉的东西。

“喂,之前答应给你的钥匙,给你了啊。”

蓝河拿出钥匙来,头抵着门,终于是扭开门锁推开了门。

眼前的房间漂亮到蓝河想要骂脏话,一抬头就可以看到他买的鹿头,挂在玄关进客厅的地方呢,叶修没关灯,应该说是所有的灯都开着,灯火透亮,射灯打在皮质沙发上,摆放着一水的靠垫,沙发的对面是大理石切割面的背景墙,大背投的电视看上去就特别适合打游戏。小型的水晶吊灯挂在房间中间,蓝河知道他那时候走得急,灯具并没有来得及买,叶修那时候说他自己一个人去逛了灯具城,想来这就是那时候的收获,蓝河咧开嘴一笑,在叶修身上捶了一拳,说:“不错嘛,眼光挺好。”

“蓝河大大你这是顺便把你自己夸进去了么?”

“……”

客厅的地上铺上了砂糖方块的地毯,倒是和房间颜色交相呼应,叶修领着蓝河走到靠近飘窗的地方,神神秘秘的打开一个小柜子,里面是一排金属阀,蓝河吃了一惊,问道:“你装地暖了啊?!”

“嗯,我问了大眼,大眼说这个不错,说南方没有暖气就让我弄个这个。”

“现在开一开?”

“成。”

两个人像是玩玩具一样研究了那地暖半天,蹲在地上蓝河突然间想什么来,直冲了厨房,一打开玻璃门,看到当时两个人一起看中的那套整体橱柜就那么闪亮亮的放在那儿,流理台的大理石闪闪发亮,蓝河回过身直接在叶修的脸上响亮的亲了一口。

“喂,你打开冰箱看看。”

蓝河依言打开了冰箱,站在被新鲜食材填满了的冰箱前都没说话,冷藏柜下层抽屉里一水儿的干货,旁边还放了不少的炖汤食材,蓝河喜欢吃甜食,冷藏柜上层放好了各种零嘴,蓝河关上门,再打开,都还在,心满意足的关上门,笑得嘴巴都要咧到耳朵后面去了。

“叶修,叶修叶修叶修叶修!”

“干嘛干嘛?!这么肉麻哥可受不了啊!”

蓝河不说话,就咧着嘴朝着他笑,眼睛里两汪水,酒窝里也酿了两捧酒,叶修看着看着只觉得有些发酒昏。

下一秒,就被蓝河扑上来的力量重重的撞到了肋骨,慌忙抱人抱住了个满怀,在满是冰冷空气的厨房里陡然接住一个小火球,小火球拿脸侧蹭了蹭他的鬓角,笑得热气都喷到他的脖子里了。

“别闹,痒。”叶修终于是开口了。

“随便随便,叶修大大你怎么就这么能干呢?”

“你问我?要不要去看看卧室,我让你看看什么叫真·能干。”

 

打开卧室的门先看到的是线帘隔开的主浴室,通体白色的浴室里突兀的有着一个五色鹅卵石马赛克的浴缸,蓝河趴在浴缸上笑了好久,站起来拍拍膝盖,撩开帘子这才认认真真的看浴室。之前挑的大床放在正中间的位置,背后则是定做的嵌入型皮制靠垫,整个房间都被贴上了蓝色矩形壁纸,和床品上的几个深蓝色走线花纹的靠垫相呼应。蓝河小心翼翼的坐到床上,软得不像话的床垫和触感太过于良好的床品让他忍不住的一摸再摸。

“这是老板娘他们买的床单么?”

“嗯,我走之前的下午送过来的,等她们差点等得我误了飞机。”

“为了这套床品,误了也值得啊,多好看啊!”蓝河感叹道,白色黑色和蓝色的经典搭配,菱格重复印压的被单一床,麂皮的靠枕一对,还有形状饱满的枕头两个,蓝河一开心就歪倒到了床上。

“真好!”

“真好什么?”

“有自己的家了真好啊,叶修你说是不是?”

叶修把门“啪嗒”一声关了,转过身看着躺在床上浑然不自觉的蓝河,低低地笑了笑,说道:“恩,你刚刚问我是不是这么能干是吧?蓝河同志,你现在要不要来检测检测呢?”

关灯,上床,抓住蓝河,来一场情人间该干的事情。

反正夜还长。

 

陆蕴蕴在年底的时候终于忙完了有时间刷刷论坛了,抱着就进来看看最近有没有发生什么有趣的事情的心情,默默的点开了第一页,扫了一片却看到了一个熟悉的标题。

【时段内】碰到一对来装修的夫夫,快告诉楼主不是楼主想的那样!

作者:八宝牛腩饭

怎么回事!

再看了一眼回帖量,2464。依稀记得当时最后一次上去更新的时候还是在卫浴市场碰到了那两个人,被自己的客户弄得心塞不已,而上论坛求安慰,结果下面一片对那一对客户的骂声顺带还连累了自己,当时刷得真是心塞不已,再加上是真忙,三个月就没有上过论坛,今天再上来,却看到这张老帖子被顶在首页高高飘红,这不禁让陆蕴蕴认真思考是否底下有将近千个求更新的回复。

颤巍巍的翻到最后一页,却竟然都是求祝福的。

到底出什么事了?!

一页一页往上翻,终于是翻到了转折点。

一句短短的留言。

恶俗却浪漫,似乎都能看见那年轻的男生端得笔笔正正的样子打出这句话,也有可能是那个青年叼着烟歪嘴笑着打出这句话。

通过朋友知道了这儿,谢谢对我们的关心,不负众望我们在一起了。谢谢大家。

X先生和Y先生上。

№1991 ☆☆☆==于20XX-12-14 20:48:33留言☆☆☆ 

 

2014/9/16 4:03


后记:

在生理痛到要死要活的日子里完结了这篇文,谢谢大家这半个月时间来的相伴,以及之前一个月的等待,这篇文真的是因为一个小小的脑洞,但是却发展成一篇中短篇,将近60000字这真是我始料未及的。

到了最后几章,每章的更新数量几乎都是在4000往上,感觉如果是写3000对不起辛苦工作的蓝河河和叶修大大,每天坚持更新,感觉手速又上升了(除了摸鱼的时候)

我很喜欢这篇文,没那么多弯弯绕绕,暗恋了,喜欢了,经历生死了,表白了,介绍给朋友了,面对异地的问题了,解决了,这个家也装完了

谢谢大家每次都跟我热烈的讨论,看每一章的时候都在猜,这一次妹子们又会把重点放在什么上面呢哈哈哈?

诶嘿嘿嘿,接下来就是结婚日记(魏果)相亲日记(王柔)出柜日记(什么鬼,喻黄)和旅游日记这几篇啦~~~~

PS 其实肉有,但是最近L哥太敏感了,我不敢冒险于是就收到本子里面好了~~~~

请继续支持我呀~谢谢啦!


评论(24)
热度(225)
  1. April铁马冰河入梦来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