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马冰河入梦来

【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

【叶蓝】旅游日记01

家装日记番外 收录于《家装日记》 中

傻!白!甜!

 家装日记  ←戳左边

我是印量调查  ←戳左边

我是天窗地址 ←戳左边  也请帮我戳一下吧~

我是拂了一身还满通贩地址 ←戳左边

(图片均来自网络,问我为什么自己没照照片,不,因为我的PAD现在开不了机…………)



“叶神啊,咱们什么时候找时间去旅一下游?”

“你说走咱就走啊,一刻不停留啊!”

“去哪啊?”

“你定!”

“那你先带我游一次杭州吧,来了两年了,连西湖都没好好逛过。”

“那什么,小蓝,我都到杭州十几年了,也没怎么好好地逛过西湖。”

“……,嗯,挺像你的风格的。”

 

1.

在某个炎热的夏休期下午,蓝河终于是忍不住了爆发了。

某个叫做叶修的大神在和他在一起之后的两年里整日闲下来要不就在自己家里终日厮磨,要不就是去上林苑终日厮磨,或者去兴欣网吧终日厮磨,魏老大都在老板娘的耳提面命下结了婚而且去马尔代夫度蜜月了,拍回来一堆漂亮的海景照给他们这堆子兴欣单身汉们羡慕,蓝河偶尔看到了,虽然手臂边也有人了,但是对那天蓝蓝海蓝蓝的景色还是说不出的神往,回头看到自己家那个还在游戏里一副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打荣耀玩的样子,就无奈得说不出话来,因此,在某一天白日宣淫之后,蓝河一条腿压在叶修的小腹上,叶修的手搂着他的腰侧,正埋头失神呢,就被蓝河舔着耳朵问,咱等下去逛逛西湖吧,这话在意乱情迷的时候讲似乎是最好,叶修还没回过神来就答应了好好好,只想抓着蓝河继续啃,却被蓝河使了巧劲推开,以最快的速度跑进卧室里洗澡换衣服,半个小时后干干净净清清爽爽的站在了叶修的窗前,叶修叹了口气,站起来穿上内裤,认命的换上蓝河给他准备的衣服裤子,逮到蓝河死命的吧唧了一口,看着他的眼睛认真地说:“哥算服了你了。”

“所以说,那走吧?”

 

蓝河出了门特意的没有开车,他们家小区里就有单车可以租,问了句叶修会不会骑单车啊,叶修点点头,带好了墨镜两个人两部翠绿翠绿的单车,推着出了小区门。

虽然不明白为什么要在这个车道如此之堵的地方骑单车,但是整个大杭州好像一直都在推行用单车出行,蓝河第一次看到的时候就觉得特别新鲜想要去尝试一下,结果真的第一次骑上这部单车已经是两年后了,连老板娘都结婚了。

从遂安路拐进北山街,一路骑到曲院风荷,岳庙前面真是黑压压一片旅行团,锁好了车,叶修喊着蓝河拐进了青帘坊,比起前面乌泱泱的人群来说,这儿倒是少了不少人,旅行团永远都是给你指到曲渡清波亭那儿就算到过了这个著名的西湖十景之一的景点。

等那批人过去了,两个人才带着墨镜走上了九曲桥,桥不过是浅浅的水泥做的桥而已,但是桥边触手可及的大片荷花却是特别的可爱,荷叶和荷叶拥挤的交叠在一起,在骄阳的照射下风一吹动便翻起大片大片的白色叶底,风过了又回复到亭亭玉立的姿态,浅粉色的荷花姿态各色不一,娇柔的那一个尖端向外伸着,每一片花瓣上的粉色浅得像是偶然滴落的一滴玫瑰露泅开来,团簇在一起却显得像是十六岁少女的双靥。蓝河忍不住伸出手想要摸一摸,身体还没下去,就感觉到了站在旁边的人自然而然伸到腰间的手,原本身上就出了一层汗,两个人的温度加在一起,不用说,更热了。


蓝河却没有推开叶修的手,从他口袋里拿出手机,俯着身子拍了一张蜻蜓落在还未开放的花苞上的照片。下一张却是点了那个转换键,转过来,偷拍了一张低着头发呆的叶修的照片。

蓝河直起身来,叶修把手自然的移到他的肩膀上,搭着凑近问:“刚刚拍了什么啊?”

“唔——”蓝河伸出手,摸了摸叶修的下巴,答非所问:“我觉得吧,是时候要准备给你减肥了。”

叶修默默的拿过了自己的手机,看了一眼自己那个照出双下巴的照片,挑着眉毛跟蓝河说:“嗯,谢谢某位把我养得这么好,我妈嫁给我爸之后我爸就发福了,这真理果然二十年不会变啊。”

蓝河的耳朵“噌”地一下红了,在满耳蝉声中转过身去,一点都不想理后面这个人,转背向前走去。

走九曲桥走的便是那几曲桥最是动人,临着湖面近有菡萏,柳枝荡荡,远有吴山,水波袅袅,风走过湖面都夹杂了凉爽,顺着桥走进九里松,兜兜转转能见到前几年翻修留下的流觞曲水,再往里走走就能看到一个标着御酒坊的地方,蓝河和叶修在里面转了一个圈,见着一个两个放在外面风吹雨淋的人偶,叶修拍着蓝河的肩膀让他给自己照了个合照,又找了个最好笑小二两个人合了一张影。

“诶,你说这些是干什么的啊?为什么这里会有这些人像啊?”蓝河一本正经的问他。

叶修摊了摊手,说:“我唔知啊。”

“我们快走吧,这里怪热的,而且还要去带你去苏堤看看呢。”

“诶……”蓝河还是想弄清这缘由,但是被叶修大手一带,还是一步三回头的带了出来。弯弯绕绕绕到一个带着亭子的桥上,两边坐了不少人,叶修毫不客气的在一边的横木凳上坐了下来,蓝河挨着他坐在了柱子旁边,两边皆是景,面对着岳庙是一片荷塘,而转过头来又能看到一望无际的波光粼粼的湖面,远处青山葱茏,斜阳西行,湖面像是撒上了金箔,随着波浪起伏,起伏成心口一片温柔。蓝河的肩膀抵着叶修的肩膀,骨骼相抵着骨骼,他们一个人朝着湖面坐着,另一个则朝着荷塘,叶修把手放到了蓝河的怀里,蓝河看着他弓着的背,肩胛骨顶起T恤,那里形成一个小小的凹陷,空荡荡的,蓝河去戳,被叶修抓住了手,叶修转过身来,嘴唇擦过他的手,眯着眼睛看着往水里沉下去的太阳,握紧了他的手。

日升日落,这一天就这么慢慢的走过,时间这种无意义的东西因为重复的动作而被赋予了刻度,人们活在刻度里,重复着每日的生活,他第一次跟爱人看日落,都能预想到今晚会做的事情,吃晚饭,打几盘荣耀,洗澡,躺在一张床上睡觉。

“你会觉得这样的日子闷么?”叶修突然间开口问蓝河。

“啊?”

“我是说和我在一起的日子,呆久了不会闷么?”

“嗯……怎么说呢,人总在重复一个事情总是会闷的,那大神你对荣耀厌倦了么?”

“老实说,不是延续性的,会在那么一瞬间产生厌倦感,但是总会在游戏里找到要做的事情。”

“所以咯,我对你也是这样呀。”蓝河笑着回答他,被夕阳印得头发都是金色绒绒的。

叶修看着蓝河,在一起两年了,这个青年还是会让他在某一瞬间,乱了心跳。

“我觉得吧,咱们还是多出来旅旅游也挺好的。”叶修最后得出了结论。

 

“下一站想去哪?”

“想去看看花港观鱼诶!”

“嗯,有点远,不过慢慢走估计能走到吧?”

叶修让蓝河走靠近河那边,揉着自己被风吹乱的头发,说:“跟哥走,走这边保准是没错的。”苏地上夜跑和骑车的人不少,还有旅游车从旁边一辆一辆的过,他们走下了玉带桥,向左拐上了苏堤。没有多壮阔的日落,火烧云也只是平常程度,在柳树成荫的苏堤上慢慢行走,夏天的太阳呆在天空的时间那么长,亮化带上的各色射灯早早的亮起,见柳梢成排的探进水里,日落便变成了一幅展开的山水卷轴。

越往前走便越热闹,蓝河有些疑惑,但是苦于手机电量不太足了,就一直没有打开。跟着叶修又走了十分钟,眼瞧见了路边一个斜立的石碑,上面写着四个大字“苏堤春晓”。

“咱明年春天来看看真正的苏堤春晓好不好?”

“成啊!只要不比赛就陪你来。”

“这可是你说的,不准反悔啊!”

两个人小孩一样的逗了几句,走下来,却是走上了一座长长的桥,上坡下坡都没那么费力,但是眼见着都到岸边上了,花港观鱼连影子都没有,蓝河再不熟杭州也知道有问题了,定睛一看,永和小王的招牌就在那儿闪啊闪呢,赶忙掏出自己的手机打开千度地图一定位,果不其然,对面就是岳庙。

“叶!修!”

“诶?!到了么?!”

“到什么啊!你走反了!花港观鱼在苏堤那头呢,我们走到对面来了!”

“那,走过去还要多远啊?”

“等等我查查……”蓝河按起了手机,一个一个字母在屏幕上狠狠地敲,得到答案之后倒抽了一口凉气,生无可恋地说道:“嗯,有四公里,走过去大概一个小时。”

“蓝啊,老人家表示走不动了,我们回去吧。明天再来好啦!”叶修扶着腰,毫不生疏的开始扮可怜。

蓝河一个眼刀飞出去,憋了半天才憋出两个字。

“算了!”顿了顿又加了几个:“这可是你说的,明天别又对着我哭!”

 

蓝河日记

7月28日热热热热热热热

今天老叶竟然答应和我去游西湖了,简直让我受宠若惊,就算身体不舒服也要去看看!西湖啊!西湖!可是从小背课文背毕竟西湖六月中背总把西湖比西子的地方,虽然来了之后老是有人跟我说也就是这样了,不如写的啦,但是好的坏的都要自己看过了才知道到底是怎样不是么?

我们先去的曲院风荷,就因为“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这句诗,可想看看,到了以后才发觉这首诗的名字叫做《晓出净慈寺送林子方》,再一查,净慈寺在雷峰塔那边,好吧,以后出行必须做攻略!(重点)

这儿的荷花还蛮好看的,突然发现老叶走在里面到还真有一种亭亭玉立的感觉,只是偷拍发现了双下巴,真的是要减肥了啊……

曲院风荷



曲院风荷的荷花(一般旅行团走到这个小亭子就不会走了)

在曲院风荷这边还真发现了一个御酒坊,里面还有神情斑驳的各种人偶,老叶拖着我早早的离开那个地方,我开始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呢,结果老叶回来路上跟我承认说那人偶让他看着发憷,我说他又不是那种怕鬼的人,他说有个像他初中班主任,难怪了哈哈哈。

风荷御酒坊里的小二们,被挡住的那个特别像老叶的班主任

不过回来还是在意为什么有个御酒坊,查了下才知道曲院是宋徽宗当时在九里松这边建的一个酒坊,夏天风一吹,酒曲香伴着荷香,到成了西湖一景,不过遗憾的是现在上面不能酿酒了,荷花味道,嗯,还不如给老叶衣服领子上衣领净的味道来得冲人,最后只能是享受视觉了吧。

走过的那个桥回来查了查才知道叫玉虹桥,也有一个景,叫玉带晴虹。跟老叶在上面看了下日落,明明这么热,日落倒是云层压着,整个都朦朦的,不过今天老叶良心发现说要多旅游了,加一分。


玉带桥

但是扣五分的是!他!带!错!路!了!

我们后来兜兜转转又回到了岳庙前,他请我吃了个永和小王,我们就回来了,没开车坐公交他把头压我肩膀上睡得死死地,亏我还特别青春的觉得这是跟恋人一起坐公交车,恋人靠在我肩膀上睡觉,要表现得好一点,背挺直了一路,这人就在我领子上留下一滩口水印,回来之后立马二话不说又上游戏了!


跨虹桥头的常宅,著名的西班牙式洋楼,假三层两开,据说进深四建,但是关起来了不能看。我们兜兜转转又回到了这里。

看明天我早上不把他弄起来去看宝石流霞!


评论(12)
热度(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