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马冰河入梦来

【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

【叶蓝】旅游日记02

家装日记番外

傻!白!甜!

 家装日记  ←戳左边

我是印量调查  ←戳左边

我是天窗地址 ←戳左边  也请帮我戳一下吧~

我是拂了一身还满通贩地址 ←戳左边


2

第二天清早,依稀是天微微亮,有早晨的光透进主卧室的时候,叶修抱着蓝河睡得正酣,怀里的人动了动,眉头皱了皱慢慢的睁开了眼,缓了莫约十几秒才听到声音,眼睛睁开是酸涩的,回头先下意识的看了看身边的人的睡颜,这个世界上,总就是有人怎么看都看不够,明明也是高挺的鼻梁和眉眼距离有些窄的长相,或许是因为平时给人的随性的感觉太过于强烈,反而被人忽略了他清爽帅气的长相。蓝河稍有兴趣的仔细地打量着叶修,脸确实有些胖,下颌骨稍微的有了些肉,不过斜躺着,其实看不太出来,只有摸起来才会有一点点的手感上的变化。早晨的阳光倾泻进来一丝,正巧照在叶修的后脑勺上,那里有一小撮翘起的毛,在强烈的光照下变成棕色,脑袋顶上也被勾勒出了一丝金色绒线的边,蓝河觉得随着日光在叶修身上的慢慢的流淌,自己的心也慢慢的融化。

这是他的爱人。

实打实的睡在身边,以一种不可思议的缘分相遇,舍弃了不少亦收货不少的恋人,两个人在一起每一分钟,都像是两分钟、三分钟、四分钟,时间过得飞快,可奇迹的是在这个人身上的时间刻度并不一样,爱能有延长音,日子这么短,而这个早上却那么长。

叶修睁眼的时候就看到了笑着看着他正抬手给他拨弄头发的蓝河,阳光让他眯了眯眼睛,眼底都是笑意,嘴角弧度好看的上扬着,叶修心下一动,一个吻浅尝辄止的印在了蓝河的唇上。

蓝河吮着他的唇,用自己的唇瓣咂摸着他的唇珠,换着角度又亲了亲嘴角,一路研磨回来,抚着他的脸,半天才分开。

刚刚起床的男人哪能被这样撩拨,刚亲了几下舌头便伸出来想要敲开蓝河的牙关,这么好的天光,叶修觉得他的小兄弟已经精神抖擞随时准备好了,他手从蓝河的耳廓后一直滑到脖颈上,每根指头都叫嚣着不来一发么?

而这吻被蓝河阻止在了更进一步的关键步骤上,蓝河偏开头,指腹抹去了刚刚两人分开时牵连出的银丝,笑着问叶修:“叶修大大,醒了么?”

“那当然。”

“那咱们去宝石山吧?”

“小蓝你……!”

对,没错,偷梁换柱这招蓝河使得很好了。

 

半个小时之后,他们就站在了宝石山下,说实话,两人都没见过早上六点半的西湖,荷花才开了一半,风里还带着一丝凉意,抚过柳梢,抚过湖面,泛黄的柳叶落到水面上,泛起涟漪小圈,就静止不动了,桥面没那么多人,静静的,像还未睡醒一般。

宝石山并不高,但是穿着长袖防晒服的叶修抬头看到那笔直的一百来级台阶便怂了,爬了几步便不想动了,正巧面对着他从楼梯顶冲下来一只小京巴,夏天毛都被剃掉了,穿了一件带口袋的小衣服,兜里还插着一摞报纸,跑到叶修面前就不动了,围着他的脚打转,鼻子供着他让他往上,叶修弯下身子拍了拍的头,小狗“噌”地跳起来撞到他的手边,叶修笑了,问它:“小家伙,找谁呢?”

蓝河站在他上面几级台阶上噗嗤就笑出了声,拿出相机给叶修拍了个照,阳光正好,叶修追着那小狗儿慢慢走,小白狗猛跑几步,又蹿回来在他脚边打转,叶修又撑着腰加紧走几步,这有些年纪了的台阶上洒满了阳光透过树荫洒下的光斑,蓝河一路拿着手机一路拍着叶修各种姿态,逗着小狗儿的,双手插在后腰费力向前的,靠在栏杆上喝水的,逆着光对着他摇手的,看到的每个姿势都想放进镜头里,连带着早上那份好心情,和镜头外叶修今早散发的那份费洛蒙的气息。

“老叶,我们看什么时候去养条狗吧?”

“成啊,想要大狗还是小狗啊。”

“我想想,想要可以跟咱一起打游戏一起看比赛冬天一起互相抱着取暖的。”

“你这要多一个我有什么区别啊。”叶修笑着,休息够了使劲地在蓝河头上揉了揉,一边聊着天一边继续向上走。

小白狗陪伴了一段路程,到了保椒塔便瞧见了它正在练太极的主人,“嗖”地一声跑了过去,叶修和蓝河跟它挥挥手告了个别,继续往上,顺着路标往上爬,石阶修到两块红色的凝灰岩之间,要想看宝石流霞便要顺着在红色的凝灰岩上凿着的浅浅凹槽继续向前爬,绕过几棵树,几步距离之外便到了山外侧,凸起的石头上并未有保护的护栏,伸出手去便是蓝天和别的地方享受不到的西湖全景,蓝河舔了舔唇,说实话他有些恐高,不敢往下看,转身向往上,这时候有一只手伸了过来牵住了他的手。

“上去看看?”

两个人一前一后的爬上了大石头,到稍微能站脚一些的地方停下,霞光流过脚底的红色凝灰岩,有某种亮晶晶的物质在流光里闪烁,往下看底下的西湖已经被阳光照得闪闪发亮,断桥温柔的伏在湖面上,远处是葱茏的阮墩环碧,像极了白银盘里一青螺。霞光散尽天光变得特别的蓝,如洗练出来的蓝色绸缎,大朵的白云如受到召唤一般,隔山隔水都要飞到太阳的身边,目色辽阔,而西湖湖面上人慢慢的多了起来,黑色的小点在环形的路边缓缓的移动,像蚂蚁一样,叶修的手揽着蓝河的腰,这天地之间似乎就只有他们二人而已。

“许博远,这么好风景,我们接个吻吧?”

 

下来的时候便走到了菩提精舍旁,巷子出口就是西湖,有石榴花开得正是灿烂伸出米黄色的墙外,漏下一片光影,蓝河和叶修手牵手走到巷子口,叶修低着头问:“松不松开?”

“啊?”

蓝河低头才发现他们两人的手一路就没有松开,他看了一眼叶修,松开手见他眼睛里一暗,扯出一个笑容。蓝河笑了笑,手在身上抹开了汗,拿出湿纸巾给叶修一包,抹了下脸上的汗,擦了擦手,带上墨镜,又重新牵起了叶修的手。

“走吧,叶修大大?”

 

事实上当自己不在乎了的时候,很多事情就失去了意义。这并不是叶修第一次在路上牵起蓝河的手,在他看来,这只是爱意的一种再普通不过的表达,蓝河最开始会排斥,排斥来源于心里那一点点小小的芥蒂,很多在意外人的目光,还有大量对叶修这个公众人物的担心,叶修没说什么,第一次蓝河把手抽出来了,第二次就再接着牵,时间久了,蓝河也释然了。

他自认为没有叶修这般心境,但随着日子的流转,这份爱在日常生活中被添加了众多调味料,慢慢的盖过了那些东西,变得,一样不在乎了。

叶修和蓝河牵着手在北山街上慢悠悠的走,一路都是各色的公馆,小洋楼伴着法国梧桐,大片的叶子飘下来,走在路上会沙沙的作响,就像是,就像是专门给恋人们走的路一样。

 

叶修和蓝河先是回家补了半天觉,其实起太早蓝河也撑不住,吃了个饭下午打了两盘荣耀撑到大概差不多没有那么热的光景了,蓝河和叶修才又开了车去往花港观鱼。说实话蓝河一点都不喜欢开杨公堤那一段,上下三个拱桥,车速稍微开快点落下时就像在腾空一样,倒是叶修还蛮乐在其中的。两个人顺着指路牌把车停在了停车场,顺利的进了公园。

花港观鱼是蓝河心心念念的地方,其实源于大概中学时候看过的一套摄影图,蓝河对杭州的最初印象便来自花港观鱼,正如对初恋一样,蓝河怎么都有点这种小情结。

比起苏堤春晓、断桥残雪这些热门景点来说,花港观鱼真是算得上是人少得可怜了,整个偌大的园子只有零星几个人,时至下午,实在是鱼比人还多。在这边是围了不少的水池,水池里蓄养了一片一片的红色锦鲤,叶修不知从哪买了一包鱼食,伸手递给蓝河。

“你来喂喂。”

蓝河从中间摸出一些碎屑,撒一把丢进湖中,立马一大片锦鲤便挤挤挨挨的聚了过来,长大了嘴奋力的挤着,尾巴打得水响,蓝河觉得有趣,又撒了一把,抬头看见叶修在拿着手机照着相,还比了个V字。叶修拍了几张,突然屏幕一黑,怎么按HOME键都没办法。

“诶,蓝你帮我看看怎么突然间就黑了啊?”

蓝河也凑过去看,按锁屏键也没反应,甩了甩手机屏幕还是黑的,问了一句叶修怎么回事叶修说:“不知道啊,就突然间屏幕全黑了,然后所有的图案都往里收,有个小标志转了一个小圈,就没了。”

“我说……”蓝河狐疑了一下,这机子是前几天蓝河才买给叶修的礼物,也亏得他没讲清楚。蓝河长按了一会儿解锁键,果不其然出现了一个亟待充电的电池图案。

叶修站旁边看也知道是怎么回事了,揽过蓝河的腰,一只手抓了一把屑子撒了一片给底下的锦鲤。

“嘘,不要说出去。”

叶修亲了亲蓝河的耳朵。

 

就当我们的小秘密。

 

蓝河日记  7月29日热热热热+MAX

今天老叶超级超级超级超级可爱!!

虽然用可爱形容他还是太过分了一点,但是一个都可以当人家叔叔年纪的人新买的手机都不会看一下电量,直接拍照拍完了,还跑过来问我为什么会黑屏的人不可爱么?

今天本来还多想去个吴山夜市的,结果又还是没时间了,电话来了说要开紧急会议,就把老叶送回兴欣网吧了,另外说今天在老板娘那边吃的夜宵真的很好吃,连唐柔妹子都吃了两碗蛋炒饭,要是下次馋了我们就去上林苑蹭一晚吧。

早上去宝石山看到的那种红色石头竟然不是喀斯特地貌而是凝灰岩,虽然也是火山岩的一种,但是还是不一样,这让我有些,哽咽,我把他们当丹霞地貌当了很久。不过在下面看和真正走到上面还是不一样啦。没有护栏,只有很浅的凿出来的印子,可能只能放半个脚,上去之后都有些害怕,因为阳光的炙烤,还不能坐下来,如果有人来拍我们的站姿一定很别扭和尴尬,老叶还在上面来了一吻,幸好把持住了腿没有软,如果软了……

想想有些后怕,还是不要想了好了。


宝石流霞看到的日出



上去都是这样的大石头



传说中的保椒塔(不能上去!)

下午去了花港观鱼,真是漂亮啊,特别湖光山色的感觉,比起人挤挤的断桥,这儿看背面的雷峰塔更有一种特别美的感觉。这片地儿上还保留了几家宅子,现在想想真是无敌水景房了吧?

从花港观鱼出来我们试试走了下苏堤,走过映波桥和锁澜桥天色就暗了下来,老叶说要搭旅游车,我们就搭了一辆,走马观花的游了下苏堤六桥剩下的四桥,又想起去年说要陪着老叶减肥,每晚去苏堤夜跑,感觉这个事情遥遥无期……


花港观鱼全景?



鱼比人多的红锦鲤




PS 今天早上和老叶牵着手在街上走了。

PSS 我很开心。


评论(8)
热度(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