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马冰河入梦来

【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

旅游日记03(未完)

其实这是一篇现实向出柜文

我要困死了………………

这几天祭孔

明天早起,现在眼睛几乎都睁不开了。。。。

先发一部分,明天搞完了会补完的

 家装日记  ←戳左边

我是印量调查  ←戳左边

我是天窗地址 ←戳左边  也请帮我戳一下吧~

我是拂了一身还满通贩地址 ←戳左边


3

蓝河有一天在叶修洗澡的时候接到了叶秋的电话,说是过两天会陪着母亲来杭州参加一次会议,会顺道来看看叶修。蓝河听电话的时候手里还拿着熨斗正在给叶修烫衬衣和领带,咿咿呀呀的回答完等叶秋挂了之后他才反应过来,一屁股坐进沙发里,叶修洗澡出来了一边擦着头一边随意的瞟了一眼,就看到盘腿坐在沙发上发呆的蓝河。

“怎么了?”

“刚刚叶秋来电话了。”蓝河抬眼看了一眼叶修,一脸不知怎么形容的表情,声音轻了下去:“他说你妈妈要来。”

“啊?”叶修也难得的皱了皱眉,他和家里人并未如外边想的那么生疏,说实话和母亲的关系还是好的,刚刚出来那段时间真以为骗过了天地父母,可是过了三个月自己的银行卡里面就被人打进了一笔钱,后来每个月都有固定的钱,和他在家的零花钱差不多,直到成为职业选手多年之后他回家,他才从他妈妈不用了的钱包里无意间发现了当时的凭条。

而他皱眉的原因是叶修估计着他妈妈大概是知道有些事情了。

叶修作为公众人物,一直有记者喜欢在他身上挖新闻,出门进门长枪短炮的对着,熟了有时会被爆出来,但是无论是叶修还是兴欣方面一直处于置之不理的状态,谣言喧嚣不止,但也不是没有停息,而一次又一次的猜测之后,大家都似乎是默认了叶修有一位男性恋人的事情。不过这种消息仅仅还只是在网络上而已,但叶修的母亲又不是与世隔绝的人,多少知道一些事情,这一次来,估计着就是来证实一下谣言的。

蓝河问叶修怎么办?

叶修沉吟了下,说:“我不想让你搬出去。”突兀的一句话,但是蓝河他们都懂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叹。,

“你确定么?没有公开之前,这不是最好的选择么?”

“我妈妈是侦探,让她在这间房子里待一分钟她就知道这儿住的并不是我一个人,还是别骗她了。”

“那你打算怎么办?”

“我想——,”叶修叼了根烟出来,含混的说:“看她想要怎么办吧。”

 

尽管只是碰面而已,但是蓝河还是跟着叶修去机场接了叶修的母亲和叶秋。叶修的母亲姓梁,随性的穿着针织衫,出了机场就脱了下来,搭在手上礼貌的跟蓝河打招呼,见着叶修了,上去拍了拍胳膊,像是对待年轻小伙子一样的对待他,叶秋随后推着两箱行李出来,蓝河刚刚的紧张感被见到叶秋这站在叶修对面造成的视觉冲击给冲淡了,蓝河先看看叶秋再看看叶修,又看看叶秋,半天才反应过来,要给叶秋问个好。

“你好,我叫许博远。”

“蓝河是吧?你好。”
“哦?这是蓝河啊?”梁女士轻描淡写的问了一句。

“嗯。”这是叶修应下了这声,一时间四个人都没说话,气氛不可控制的变得有些微妙,叶修接过了叶秋手上的行李,把蓝河带了下,碰碰叶秋的肩膀,使了一个颜色。叶秋当然懂叶修想要说什么,有些严肃的点点头,但是又憋不住想要笑,确实每一次看到他这个混蛋哥哥出问题他就忍不住的高兴,不过他也懂得城门失火的道理,小动作可以玩,但是要说道义,还是要站在叶修旁边的。

蓝河开车,叶修坐在副驾驶,叶秋和梁女士坐在车后,梁女士不太说话,毕竟是老人家了身体不如年轻人,几个小时飞机坐下来周身劳累,闭着眼睛歇了一会儿,才跟叶修讲起话来,叶秋有时候附议两句,蓝河也会讲两句,但是微妙的是,蓝河说话了,梁女士就会把话题代开,如此两三次下来,蓝河也知道识趣,等下高速的时候看了叶修一眼,便不再说话。叶修给他扯了一个颇为无奈的笑容,进关的时候叶修和蓝河低头找钱,叶修低着头偷偷说了句:“别放心上,我妈最会的就是绵里藏针,你别漏了怯场应该就没事。”

蓝河点点头,开着车一路飞奔回了他们的家。

 

毫无征兆的到访让叶修和蓝河都有些措手不及。蓝河蹲在储物柜里拿出了一个小布袋子,打开来里面是一个密封瓷罐,里面装的都是蓝河上次一个人骑车去龙井村买回来的龙井,老板说是不可多得的明前茶,叶修喝茶喝得少,高价买的那些就一直放在这儿没开封,这一次梁女士和叶秋来了,才拿出来。泡上两杯,放在梁女士面前。

玻璃杯里茶叶根根如针竖起,上下分开两层,漂浮下沉,沉浸成两片绿色。梁女士和叶秋说:“你看你哥家装修做的不错啊。”

“一定是请人弄的,是吧哥?”

“还真不是,还得多谢小许,当时帮了不少忙。”

“那我就替叶修谢谢小许了啊。”梁女士“不过这房子不是一个人住吧。”

“小许刚来杭州,我让他在我这寄住一下。”

“多久?”

“嗯,就这一阵子。”

“小许如果住房上有困难,你尽管开口,我让叶修给你先买一套,你再慢慢也行,如果叶修不愿意,你来找阿姨,阿姨帮你先垫着。”

“不是,阿姨……”蓝河这下才知道什么叫做姜是老的辣,他被堵得一句话说不出来,只能喏喏的答应着。

“那,你看,我这时间忙得,也就明天一天有时间好好在这杭城逛逛,今天时间也不早了,不如去中介看看房?”

蓝河愣了一下,他像是被人那什么钝器从背后撞了那么一下,不太疼,但是撞完之后那股酸胀感怎么都消失不了。蓝河坐直了身体,问了一句:“你们家的人都喜欢这么急吼吼的做事么?从来不问一句我需不需要,就直接做了决定了?”

梁女士的脸上的笑容慢慢地一点一点的消失,看着蓝河,像是看一个陌生人一样。女人保养得当的手伸出来,拿起了玻璃杯抿了一口,放下,面无表情地说了句:“这茶叶,不好喝,像是假的。”

蓝河“嚯”的一下站了起来,笑了笑,身体对着叶修,但话是对着梁女士说的:“你们先聊,我有些不舒服,出去下。”

“小蓝!”

伴随着叶修提高了声音唤声,是关门的声音,茶还是烫的,人和人之间的心境发生了微妙的变化,梁女士对着叶修说:“这是你的对象?”

“……嗯。”

“脾气不好。”

“被你气的。”

“你气人的招数比我多多了,所以忍不了你。”

“他喜欢的是我,自然忍得下我的。”叶修的表情变了,就算明知道自己的母亲是怎样的性格,也被她这一而再再而三的逼迫给逼得心下不得不在意起来。

“没听他那一句,从来不问一句我需不需要啊,啧啧,这点你还真像我。”

“说实话你还真没听过我的。”

梁女士不说话,一绷脸,嘴角向下憋着,对着叶秋说:“儿子,果然我们是来错了地方啊。”

“妈——”叶秋颇为无奈的唤了一声,转过来对着叶修说:“哥你也少说一点,这事情又不是什么大事,干嘛闹这么僵。”

“妈其实来就是想轰小许走吧?”

“我对小许没意见,只是觉得你叶修连照顾自己的能力都没有,还跟一个男人在一起,这个世界没那么宽容,我没觉得你们能幸福。”

“我过得挺好,不知道那是不是幸福,但是日子过得挺顺心,妈你和叶秋想留这儿留这儿,我先要去吧许博远找回来,就这样我先出门了。”

叶修摔门而出,刚刚绷得死紧的梁女士才把自己摔进了沙发。喃喃自语道:“叶修这混账儿子,把家弄得这么好,一晃眼都成家了,好快啊。”


评论(2)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