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马冰河入梦来

【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

【叶蓝】旅游日记3-4

正式回归!

哦,对这是一篇出柜文~

一共8000多字一章的更新,请看我诚意的双眼!

 家装日记  ←戳左边

我是印量调查  ←戳左边

我是天窗地址 ←戳左边  也请帮我戳一下吧~

我是拂了一身还满通贩地址 ←戳左边


3

蓝河有一天在叶修洗澡的时候接到了叶秋的电话,说是过两天会陪着母亲来杭州参加一次会议,会顺道来看看叶修。蓝河听电话的时候手里还拿着熨斗正在给叶修烫衬衣和领带,咿咿呀呀的回答完等叶秋挂了之后他才反应过来,一屁股坐进沙发里,叶修洗澡出来了一边擦着头一边随意的瞟了一眼,就看到盘腿坐在沙发上发呆的蓝河。

“怎么了?”

“刚刚叶秋来电话了。”蓝河抬眼看了一眼叶修,一脸不知怎么形容的表情,声音轻了下去:“他说你妈妈要来。”

“啊?”叶修也难得的皱了皱眉,他和家里人并未如外边想的那么生疏,说实话和母亲的关系还是好的,刚刚出来那段时间真以为骗过了天地父母,可是过了三个月自己的银行卡里面就被人打进了一笔钱,后来每个月都有固定的钱,和他在家的零花钱差不多,直到成为职业选手多年之后他回家,他才从他妈妈不用了的钱包里无意间发现了当时的凭条。

而他皱眉的原因是叶修估计着他妈妈大概是知道有些事情了。

叶修作为公众人物,一直有记者喜欢在他身上挖新闻,出门进门长枪短炮的对着,熟了有时会被爆出来,但是无论是叶修还是兴欣方面一直处于置之不理的状态,谣言喧嚣不止,但也不是没有停息,而一次又一次的猜测之后,大家都似乎是默认了叶修有一位男性恋人的事情。不过这种消息仅仅还只是在网络上而已,但叶修的母亲又不是与世隔绝的人,多少知道一些事情,这一次来,估计着就是来证实一下谣言的。

蓝河问叶修怎么办?

叶修沉吟了下,说:“我不想让你搬出去。”突兀的一句话,但是蓝河他们都懂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叹。,

“你确定么?没有公开之前,这不是最好的选择么?”

“我妈妈是侦探,让她在这间房子里待一分钟她就知道这儿住的并不是我一个人,还是别骗她了。”

“那你打算怎么办?”

“我想——,”叶修叼了根烟出来,含混的说:“看她想要怎么办吧。”

 

尽管只是碰面而已,但是蓝河还是跟着叶修去机场接了叶修的母亲和叶秋。叶修的母亲姓梁,随性的穿着针织衫,出了机场就脱了下来,搭在手上礼貌的跟蓝河打招呼,见着叶修了,上去拍了拍胳膊,像是对待年轻小伙子一样的对待他,叶秋随后推着两箱行李出来,蓝河刚刚的紧张感被见到叶秋这站在叶修对面造成的视觉冲击给冲淡了,蓝河先看看叶秋再看看叶修,又看看叶秋,半天才反应过来,要给叶秋问个好。

“你好,我叫许博远。”

“蓝河是吧?你好。”
“哦?这是蓝河啊?”梁女士轻描淡写的问了一句。

“嗯。”这是叶修应下了这声,一时间四个人都没说话,气氛不可控制的变得有些微妙,叶修接过了叶秋手上的行李,把蓝河带了下,碰碰叶秋的肩膀,使了一个颜色。叶秋当然懂叶修想要说什么,有些严肃的点点头,但是又憋不住想要笑,确实每一次看到他这个混蛋哥哥出问题他就忍不住的高兴,不过他也懂得城门失火的道理,小动作可以玩,但是要说道义,还是要站在叶修旁边的。

蓝河开车,叶修坐在副驾驶,叶秋和梁女士坐在车后,梁女士不太说话,毕竟是老人家了身体不如年轻人,几个小时飞机坐下来周身劳累,闭着眼睛歇了一会儿,才跟叶修讲起话来,叶秋有时候附议两句,蓝河也会讲两句,但是微妙的是,蓝河说话了,梁女士就会把话题代开,如此两三次下来,蓝河也知道识趣,等下高速的时候看了叶修一眼,便不再说话。叶修给他扯了一个颇为无奈的笑容,进关的时候叶修和蓝河低头找钱,叶修低着头偷偷说了句:“别放心上,我妈最会的就是绵里藏针,你别漏了怯场应该就没事。”

蓝河点点头,开着车一路飞奔回了他们的家。

 

毫无征兆的到访让叶修和蓝河都有些措手不及。蓝河蹲在储物柜里拿出了一个小布袋子,打开来里面是一个密封瓷罐,里面装的都是蓝河上次一个人骑车去龙井村买回来的龙井,老板说是不可多得的明前茶,叶修喝茶喝得少,高价买的那些就一直放在这儿没开封,这一次梁女士和叶秋来了,才拿出来。泡上两杯,放在梁女士面前。

玻璃杯里茶叶根根如针竖起,上下分开两层,漂浮下沉,沉浸成两片绿色。梁女士和叶秋说:“你看你哥家装修做的不错啊。”

“一定是请人弄的,是吧哥?”

“还真不是,还得多谢小许,当时帮了不少忙。”

“那我就替叶修谢谢小许了啊。”梁女士“不过这房子不是一个人住吧。”

“小许刚来杭州,我让他在我这寄住一下。”

“多久?”

“嗯,就这一阵子。”

“小许如果住房上有困难,你尽管开口,我让叶修给你先买一套,你再慢慢也行,如果叶修不愿意,你来找阿姨,阿姨帮你先垫着。”

“不是,阿姨……”蓝河这下才知道什么叫做姜是老的辣,他被堵得一句话说不出来,只能喏喏的答应着。

“那,你看,我这时间忙得,也就明天一天有时间好好在这杭城逛逛,今天时间也不早了,不如去中介看看房?”

蓝河愣了一下,他像是被人那什么钝器从背后撞了那么一下,不太疼,但是撞完之后那股酸胀感怎么都消失不了。蓝河坐直了身体,问了一句:“你们家的人都喜欢这么急吼吼的做事么?从来不问一句我需不需要,就直接做了决定了?”

梁女士的脸上的笑容慢慢地一点一点的消失,看着蓝河,像是看一个陌生人一样。女人保养得当的手伸出来,拿起了玻璃杯抿了一口,放下,面无表情地说了句:“这茶叶,不好喝,像是假的。”

蓝河“嚯”的一下站了起来,笑了笑,身体对着叶修,但话是对着梁女士说的:“你们先聊,我有些不舒服,出去下。”

“小蓝!”

伴随着叶修提高了声音唤声,是关门的声音,茶还是烫的,人和人之间的心境发生了微妙的变化,梁女士对着叶修说:“这是你的对象?”

“……嗯。”

“脾气不好。”

“被你气的。”

“你气人的招数比我多多了,所以忍不了你。”

“他喜欢的是我,自然忍得下我的。”叶修的表情变了,就算明知道自己的母亲是怎样的性格,也被她这一而再再而三的逼迫给逼得心下不得不在意起来。

“没听他那一句,从来不问一句我需不需要啊,啧啧,这点你还真像我。”

“说实话你还真没听过我的。”

梁女士不说话,一绷脸,嘴角向下憋着,对着叶秋说:“儿子,果然我们是来错了地方啊。”

“妈——”叶秋颇为无奈的唤了一声,转过来对着叶修说:“哥你也少说一点,这事情又不是什么大事,干嘛闹这么僵。”

“妈其实来就是想轰小许走吧?”

“我对小许没意见,只是觉得你叶修连照顾自己的能力都没有,还跟一个男人在一起,这个世界没那么宽容,我没觉得你们能幸福。”

“我过得挺好,不知道那是不是幸福,但是日子过得挺顺心,妈你和叶秋想留这儿留这儿,我先要去吧许博远找回来,就这样我先出门了。”

叶修摔门而出,刚刚绷得死紧的梁女士才把自己摔进了沙发。喃喃自语道:“叶修这混账儿子,把家弄得这么好,一晃眼都成家了,好快啊。”

 

蓝河其实早就做好了叶修母亲过来是不会给自己好脸色看的准备,而真正触怒他的,则是那句轻描淡写的那句假茶叶。

这明前茶的茶叶,是蓝河那年还没有跟叶修在一起的时候,亲自骑单车去龙井村买的。那一次不记得是怎么心血来潮了,看网上说九溪十八涧是个挺好玩的景点,自己一个人搭车搭到了终点站,下车之后天正好下起了雨,杭州夏天的雨并不大,一会儿下一会儿不下,一直站在凉亭里也不是办法,蓝河便租了一台自行车,带上了黄色的雨披就上路了。假日往九溪十八涧里开的车并不少,蓝河只能骑着车慢慢走,雨下在山里,穹窿间的郁郁葱葱装点上了珍珠一样的水滴,一层一层的往下落,沙沙的声响倒是有些陪衬蓝河一个人,不太高的山之间有从前方破开来的山涧,紫色的烟雾一阵阵的从眼睛能望见的山溪尽头蔓延出来,轻飘飘的一层飘在水面上,鹅黄鲜嫩的云实一片一片的热闹的开在水面上,轻纱一样的薄雾抚过这些一丛一丛扎堆生长的黄色小花,明快的色彩宛如唱出的婉转高音,而周遭四目望去皆不褪色的绿意则是平顺和缓的低音,单车划过如同骑进一首歌里。

费了好大劲骑到了九溪弥烟处,小瀑布确实别致,但无奈雨是越下越大,碧潭旁边的榆树的枝叶都垂进了水里,沉如祖母绿一样的水潭靠近浅滩的卵石处则渐变成一点点的绿,搀上了一大片的蓝,看未用伤迟暮,别有池塘一种幽的景致说的也就如此吧。

转一圈亭子里有不少躲雨的人,甚至还有桌麻将。一个抱着孩子的女人见蓝河一人便和蓝河拉起家常来,蓝河问她上面还有什么景点,女人笑了下说:“再往上骑就到龙井村了。”

“龙井村?那个出西湖龙井的地方?”

“是啊。现在正好是茶叶出产的时间,你倒是可以去买一些。”

“要往上骑很久么?”

“不久不久,不远就到了。”

待雨小一些了,蓝河便披着雨披上车了,拐过了停车场再往里进,才知道自己真是太年轻,路面陡然变成了小块麻石砖,中间铺着青横条石,山并不高,但骑上去特别费力,蓝河觉得自己的屁股都要被皮坐垫硌出两个洞了。蓝河没办法只能跳下来推着走,谁知老天又发什么疯,兜头一场雨,蓝河忙跳上车,左拐右拐的骑在路上,身后有小轿车嘀嘀的按着喇叭,他手一滑,整个人就摔进了旁边的草丛里。幸而离山涧还有些距离,撑着剧痛站起来,蓝河拿矿泉水洗掉了手上的破皮,脚上随意的处理了一下,便继续向前。

也不是有多大的毅力,只是抱着一种都已经受了这么多罪了,要是一点收获都没有就回去,那连自己都不会原谅自己的心思,况且,自己还存了一点点的期许,都说龙井茶好,给叶修带一些治治他那老烟嗓也是好的。

蓝河从龙井村买了不便宜的明前茶,喜滋滋的骑着车滑下来,茶叶被里三层外三层的包好了,一身都是水的回到了兴欣网吧,第二天之后就病了,那茶叶被收了起来,也没见到叶修喝过,久而久之也就忘了。但这次翻出来,那些年做的那些事情就似乎像昨天刚发生过的一样,历历在目。对这东西的情感,就像是切了一部分的爱塞在这隔年的盒子里。

年轻时候不懂那些说着要给你把月亮都摘下来的男人,只觉得是脑子有病,有这闲工夫还不如把喜欢的人的小号带上来,换作自己陷入了恋爱这事儿里了,结果还是像傻瓜一样,拼尽全身力气,做那些傻逼的事情。

 

蓝河日记  7月24日要热出毛病了

觉得自己挺没用的,在网上看了那么多出柜的帖子和攻略,事到临头,自己却什么都做不好。

不是不知道要尽量表现温和,但是真的挺不开心梁女士那样在高位毫无一点回环余地的下命令的方式的。说起来,其实她也没错,换做是我,儿子离家出走打游戏,还搞了个男人谈恋爱,这社会再开放也架不住这样接二连三的放闪光弹,想起来,再想想我妈那边,估计又是一场战争。

脑子特别痛,尤其是后脑勺,一直知道小区有条路可以上吴山,从来没去过,这次倒是试着走了一下,吴山一点,都不高,稍微走两个斜坡就到了半山腰,这下午四五点的光景,一家三口上来玩的倒是不少,从我身边擦身而过,说着本地话,其实真的挺羡慕的,若说起来几年前或许还想让全世界听到我的声音,这几年下来,年纪见长,反而喉咙越来越小了。

山里的蚊子挺毒的,小腿被咬了好多个包,出来时候什么都没有带,真是坏事。正随便找了个地方坐着挠痒呢,就看见老叶手里拿了个蚊不叮哼哧哼哧的爬了上来,有时候真的觉得叶修大大就是我从天而降的神。看见他我觉得我情绪就失控了,一股脑的抱住了他的腰,使劲的嗅着他身上的味道,连蚊不叮都没这么顶用。

他带我上了城隍阁,里面有个大城隍庙,谁都知道是花钱修的,但是求签解签,洗手撞钟一个都不带少的,我有时候发现老叶比我更迷信,我们俩跪在城隍老爷面前,我求着我的事情他求着他的事情,但是我们大概都在求城隍老爷给我们个安定的家吧。不是房子的事,也不需要家里面支持,只要能理解就成,要是哪儿都容不下,这血都会冷的啊。

我写了红签,捐了钱挂在树上,也知道保不了多久,但是还是想安心过好这一关,老叶牵起了我的手,也不知道他哪儿看到的,或者就是我肚子里的蛔虫。

不着调的说了声:“会安全通过的。”

 

4

叶修给家里面打了个电话,听闻叶秋说母亲大人日理万机,已经去参加某公司晚宴了,顺便带着他一起,家里没人,两个人出来的时间又挺尴尬的,叶修看了一眼蓝河问晚饭怎么解决。蓝河说,要不去夜市吧,平日里热火朝天的,总想着就是在家门口,总有时间可以去的,结果一次都没有去过。

叶修不反对,两个人下了山就去了吴山夜市。杭城是个无论何时都很热闹的城市,即便是在西子湖畔,在这儿除了仿古一条街的建筑,倒是跟其他城市的夜市没什么区别。人群闹哄哄的挤得脑子都不顶用,但是这两个人倒是挺不太想用脑子的,被香味驱使着,顺着人群而缓慢的移动着,似乎只有在这种时候,可以告诉所有人,他们并非那么特殊。

叶修揽着蓝河,行径在这人间烟火里,他其实不太常来这种地方,叶修其实从本质上就是一个叛逆少年,他向来不喜欢常项,人生道路上的选择题他向来都是知道正确选项的,但每一次都选择了那个自己最想选择的选项,没有被判不及格打回重练其实梁女士承担了很大一部分。

其实不想让她伤心。

只是这种话说不出口。

他极少说爱,对着强势的梁女士,似乎这个词更少能说出口,对,没错,无论做什么梁女士都是爱他的,她在害怕,害怕他过得不好。

叶修望了身边的人一眼,蓝河比他稍微低那么一点点,头发这两年剪短了挺多的,脖子的头发上全都推了的上去,留下青茬茬一片,他停在烤串摊子上,拿了四串五花肉喊着老板两串炸老点不要放孜然,另两串随便,回头问一句叶修:“你还需要什么么?”

这个比自己还了解自己口味的人,生活在一起将近三年时间,两个不同的生命个体由茶米油盐融为一体,琐碎的日常生活像饴糖一样有时会腻,但是大部分时间尝上去是甜的,叶修知道自己是一个挺长情的人,就像是对荣耀,他可以那么长时间浸淫其中,也如对蓝河这段感情,因为他懂得珍惜,视若珍宝的,爱惜不已,对自己喜爱的无论是人还是事物报以这样的感情,似乎在一起可以很久很久下去。

从来不算佳偶天成,两个人都费尽了心思,好不容易在一起了,为什么不能长久地走下去。

既然是这样的人在身边,怎么会过得不好呢?

只是怎么都要想一个两全的方法,哎,这比两人副本更难打啊。

 

蓝河拿着烤五花肉分给了叶修两串,正要付钱呢,就听见旁边一把熟悉的声音说道:“来四串五花肉,多放些辣椒啊!”

惊恐的回头,对上的是一张无比熟悉的脸。

哦也不能说特别熟悉,只能说是有些熟悉,毕竟另一个长成这样的人从来不会在头上抹发油,他似乎要消瘦一些,两颊的颧骨更加突出,脸上还有被眼镜架压出的印子。

“叶、叶秋?!”

“诶?!这么巧!?”

“巧什么巧,跟我家小蓝同志有什么好巧的!”

“哟,叶修你也在这啊。”

“你不是陪妈在融资洽谈晚宴上么?怎么人跑这儿来了?!”

“哎,里面太闷了,我跑出来了,放心这不是第一次,妈都知道。”

“是,妈什么都知道。”

“哎,帅哥,你的烤肉还要么?”烤串店的老板伸出头,看着眼前两个一模一样的人,问到。

“再加四串吧。”

 

三个大男人为了好讲话,拿着烤串找了家咖啡店,咖啡店兼职的小姑娘硬是拦着不让油炸品带入店内,没办法他们蹲在门口先把肉都吃完了,才进店子里坐下。

一杯蓝山一杯卡布奇诺一杯美式,叶秋喝咖啡是真的在喝咖啡,叶修在他对面如牛饮,蓝河撑着手看着这两兄弟,他们有这么多的不同啊,原来怎么不觉得呢。

“哥,其实,妈在来之前是不相信的。”

“她知道这是一回事情,相不相信又是另一回事吧?”叶修想抽烟,嗓子有些发痒。

“也是这样,但是她没多说什么,就只是想要自己来核实一下。”

“你觉得她得到想要的答案了没?”

“嗯,就是证实了自己的想法,又觉得难过,但是又还像小女孩答对题了一样欣喜。”

“哎啊,她就是这样的,都这个年纪了,还像没长大一样。”

“哥你还有脸说别人,你看看你做的事情,哪个不是叛逆的少年才会做的事情。那些你的粉丝知道了,这在他们父母眼里哦,不是带坏他们的小孩是什么?”

“无论电子竞技还是和男人谈恋爱,都不是错误的。何来带坏人一说?”叶修没说话,这次是蓝河开的口,他坐在旁边一本正经的回答。

叶秋这才拿正眼看蓝河,好好地,一本正经地打量了他一番。

不高,相貌也顶多只是算清秀,头发的颜色挺浅,身上穿着的也是刚刚出来的时候穿着的居家服,棉质的服装看不出价格的高低。许博远之前他在网上稍微查了一下便搜出了资料,只是一个小小的游戏玩家而已,在从广州来了杭州之后,在网上开了一家荣耀相关的周边店,信誉不错,每天成交量也颇为可观。大学的时候学的设计,有时候还帮人做一做图书装帧,今年在杭州开了第一家线下的店子,如果放在别人身上也算是过得挺成功。但是他现在坐在叶修的旁边,成为他叶秋的“自己人”。、

在上一秒他还在想,光是这样,其实不够格。

蓝河看着他,他也盯着蓝河,这个青年眼里有一种让人有些想要靠近的光芒,很亮,眼睛漂亮得像是青铜表面上那层黑色的釉质一样,这样的眼睛里表现出来的坚定光芒,让他有一瞬间的刺痛。

“对不起,是我失言了。”向被自己忽略的人低头,叶秋并不常见。

“所以说,你也不支持咯?”                                                                         

“不是支持不支持的事情,你总要给我点时间,这事儿我总觉得离我可远了。”

“或许吧。我之前也不知道,知道的时候,我都觉得自己有病。”

蓝河看向叶修。

“那时候啊——”叶修眯了眯眼睛,摆出一副回忆当年的表情,以讲故事的速度缓缓说道:“当时我喜欢小许真的挺早的,这孩子当时出现在我最失意的时候,他一口气发来了十八个好友申请,我就觉得挺好玩的,后来接触下来,在那种每天都在尔虞我诈的环境里,说句好听的真的像是天使从天而降,我就没见过这么实诚的小孩。有一次碰到了,我挂着电脑在那边整理材料,这人在这边叽叽喳喳说事情,半宿就这么过去了,到了后半夜了,声音都嘶了还要压低声音跟我讲事情,早上他终于撑不过去睡着了还打小呼噜,我当时早上不知怎么了,就听着他的呼噜声和左手亲密接触了一次。”

蓝河在旁边听得耳朵都红透了,这些事情他从来没听叶修说起过。

“后来我越来越喜欢逗他玩,还给他的账号安了一个我们工会头号保姆的名称,一想到这小五好小青年在那边炸毛的样子,我就特开心,那时候别人都说我日子过得挺苦的,但是也不如想象的那么苦,有他在嘛。”

“不过一想起,当时就听着声音对着一个游戏人物撸了一发,我自己都觉得我有病不是么?后来事情越来越多,我们也越来越远,从同事嘴巴里听到蓝河的名字,像是隔了十几个世纪一样,比赛完就买了房子,也是给自己断后路,没喜欢过什么人,喜欢了这个,就骗也要把人骗过来,住在这里,说不定住着住着,就住出感情来了啊。”

“然后呢?”叶秋问。

“然后,他就来了啊,打了个包,房子的装修全包了,来了第二天我就知道,他喜欢我,太明显了,连我爱你都没讲过就在一起了。”

“哥,你这太梦幻了,你不是小说作家阿。”

“诶,这就是小说啊,对于你来说,不就是发生在别人身上的事情么,圆满的结局你不想看到么?那时候我记得你还因为看不到小美人鱼的完美结局而哭脸啊。”

“这种事情就不要拿出来说了啊!”

“我会尽我所能的给所有人圆满的结局的。”叶修望了蓝河一眼,问他:“你会跟我一起吧?”

“嗯!”蓝河毫不犹豫的点头。

叶秋一脸生无可恋的把面前的咖啡一饮而尽,说:“笨蛋哥哥你们不要再闪瞎我的钛合金双眼了。”

其实,人和人还是很相像的不是么?

 

三个人吃饱了出去走了走,不知不觉就走到了西湖边,湖水拍着岸边,水声一浪接着一浪,今晚的月亮特别的亮,是上弦月切了一半挂在天空中,久居北京的叶秋有些羡慕叶修,居住的城市里有这样的温柔,柳梢带着阴影被风吹起,扫在湖面,刚刚夜市的喧嚣统统不见,三个人走在湖边,不知不觉就有了些倦意。

倦意指着人往归家的方向走,叶秋走在叶修的旁边,很早之前他和他哥一起放学,只一心想着回去怎么好分工写完作业好一起打游戏,而现在他走在他哥身边,听身边两个人讨论明天是不是要做韩式去骨鸡翅。

不知觉,就慢下了脚步,看着前面两个人并没有停下来,蓝河抓着叶修的脖子要死要活的晃了两三下,叶修装作咳个不停,蓝河又怕他有事而停下来拍着他的背给他顺气,反而被叶修捏住了脸。

远处的霓虹灯光勾勒出他们的轮廓,离得远了,再像的容貌也变成了一团黑影,只有陪在身边的人,才能看得清眼角眉梢里的情谊。

亲人也好,恋人也好,不过都是陪着走一段路而已,在每个人不同的人生里,离得远了,都是一团黑影,所以要介意什么呢?

 

蓝河日记 7月27日天气终于转凉了

 

昨天晚上在送完叶秋回去之后,我和老叶转到了柳浪闻莺,第一次在那么黑的环境下看那么多柳树,还以为是在拍鬼片,但是由于我率性的指错了路,被迫背着老叶走了一公里路,后来手都断了,就没有记日记。柳浪闻莺是一直想要去的地方,总觉得会是一个在水边特别漂亮的地方,也没想到会是那么多柳树联排的种着,笔直笔直的,看到的时候先出现在我心目中的是错愕。

就像我从来没有想到老叶那么早就喜欢我了,简直受宠若惊!

不过说到我来帮忙,倒是像是自投罗网一样,不过事实确实是这样…………

我也看到叶秋脸上的错愕表情了,我大概是能理解的,和事实想的不一样,在某种程度上,他的老哥,其实是他的榜样吧,但是从来没想到过,自己的榜样会是自己不能接受的性向,就像我也从来没想到柳树会像列兵排成行站在大门口一样。

但是也不是不能接受,我用了三分钟接受事实。

叶秋,多给他一些时间,应该会接受吧?

但愿,希望,期望,拜托了!


评论(6)
热度(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