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马冰河入梦来

【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

【叶蓝】旅游日记5

写这章的时候我真是又甜又虐

尤其是最后一段的时候,想起了自己的妈妈。

记忆里还是妈妈带着我出游

现在就已经变成我带着妈妈出游了。

时间过得是最快不过的,她不会放过任何人。

 一宣戳我  ←戳左边



5

系好安全带,对着后视镜整了整自己的领口,转过头来给蓝河也整了整,打开空调,收音机,踩油门,出发。

 

上午的时候接到梁女士的召唤,让他们送她和叶秋去一趟西溪湿地。叶修疑惑问道是要去游玩么?

“我打算在西溪那边买套别墅,不过也可以顺便去西溪看看了。”

“什么?”

“最近房价有浮动,杭州马上也要建立自贸区了,之前就打算在这边做个投资,总不能住在你那边吧,所以还是自己找个住的地方好了。”

“那叶秋呢?”

“叶秋还负责北京部分的项目,你很想让他住到你家来?”

“妈,我——”叶修觉得对着他妈真的超级无力。

“所以你找我来是为了让我陪你看房?”

“对没错。”中年女性沉吟了一下,说道:“那个人会来么?”

叶修皱了皱眉,他不喜欢“那个人”这个称呼,看了蓝河一眼,见他也看着自己,拍拍他的肩膀,开口说道:“蓝河会过来,妈你要习惯,这是我的人,我挺喜欢出双入对的感觉的。”

“我并不想见他,你可以考虑一下我的感受么?”

“妈,我并没有想,我只是……”只是想要多找些机会刷存在感。

“我并没有针对许先生,只是我有我自己的考量。”

“……好吧。”

放下电话,叶修对着蓝河摊了摊手,说:“刷不到好感值了,连机会都不给。”

“哎,也是正常的事情嘛。”蓝河也无奈,还是咧嘴笑了下说:“走,先给你当司机去!”

叶修无声的揽住了蓝河的肩膀,给以安抚性质的一个拥抱。

人类身上的温度,真是最温暖的温度。

 

接到了梁女士和叶秋,四个人坐在车内,狭窄的空间,气氛还是有些尴尬。疲累的开了一上午会议,吃过饭之后,梁女士确实感到了一阵疲累,脑袋靠在后背靠上,眼皮越来越重慢慢地就闭了起来。神智虽然逐渐模糊,但是还是听得到外界的一点点声音。听到蓝河压低了声音让叶修把挂在副驾驶上的旅行枕头取下来,垫在阿姨的脖子下,自己关掉了收音机的声音,继续开车。

梁女士醒来的时候先是睁开了眼睛,过了将近有半秒的时间才听到外面的声音,身上不知道被谁盖了一床薄被,半睁着双眼看了一眼周围,才发现两个儿子都靠着车窗睡得人事不省,叶修的脑袋甚至要歪到后座了,只有蓝河一个人在腰身挺得笔直的开着车,整个车里只有空调循环发出的静音,蓝河偶尔看一眼后视镜,再看路,转弯的时候看后视镜突然跟她的视线对上,先是一惊,随即车开了一个笑脸,礼貌地点了点头,随即看向前方打了转向灯拐了个弯,停车的时候他转过身来,问梁女士:“阿姨,你能把后座的那个垫子拿给我下么?”

梁女士转身给他拿了过来,他把拉链拉开,三下五除二地抖成一床小薄被,盖在叶修身上,对着梁女士歉意的一笑,说道:“叶修老是熬夜,在车上就睡觉,我只给他备了两床,没多备一床给叶秋,请别见怪啊。”

梁女士礼貌的笑了笑,点了点头,说:“别多说,先开车。”

蓝河听话的继续一丝不苟的开车,看着他的后脑勺,梁女士有些异样的感觉,知子莫若母,她这个大儿子啊,若说他还是小孩,早就已经带着两个队伍登上了冠军,但若说他是个多懂事的成年人,其实压根还是个小孩子脾气。做母亲的,归根结底最担心的便是儿女的未来,有时这担心是挂在嘴边的,而对于她来说这担心则是放在心底的。聪明如她儿子,自然是知道为什么她会这样反对,所以才没有硬来,但是即便如此,他也有他自己的坚持,至于这个坚持的原因是什么,她并不相信叶修还在天真的相信着爱情能战胜一切,为了爱情可以赌上自己所有。看着许博远,似乎是隐隐约约知道了答案。

而归根结底,谁都是谁的身外客,父母再反对,最后陪着他走完最后一程的,往往并不是自己,所以,在意的不过是自己的面子而已。

梁女士向来不愿意在自己的儿子们面前找面子。

“小许,你等下也跟我们一起下车吧。”

“诶?”许博远一刹那的惊讶,让梁女士有些觉得好笑,随即他便开心的点了点头,连声说好,好好。

 

叫醒睡得人事不省的两人,一行四人走进了售楼部,这个地方是梁女士先看中的,叶秋觉得不错,现在为了售楼所有的售楼中心都挺拼的,楼上还弄了个艺术馆,因此这一片的售楼中心都挺门可罗雀的,就他们这门庭若市,为了留住客户还在旁边设了免费的美甲区和香水区,梁女士自然是不屑于这种玩意,坐在旁边等了一会儿,便带着儿子们跟着售楼先生去看楼盘,售楼的小年轻滔滔不绝地说着他们这儿的优势,蓝河拿出小本子来偶尔做了几句记录,叶修转过头悄声问蓝河,怎么样,蓝河拿笔圈了一下地方说这里看上去不错,梁女士在旁边听了也不做声,任由叶修开口去协商。

“这一片地方的别墅的入住率有多少?”

“留出来的花园面积每栋是多少呢?”

“排水设施和车库都包括在物业管理之中么?”

“二期比较成熟,三期的话房子比较新,妈你看看自己想要哪种?”

叶秋还记得当年叶修第一次买房的时候,就带了一张兴欣开的奖金卡去,什么都没有问就问了句有没有大一点的房子,得到肯定的答案便准备刷卡,要不是叶秋拦了一下,甚至连朝向都不知道选,再看看现在,简直,啧啧。

啧啧的不仅仅是叶秋,还有蓝河。叶修这样简直是超水平发挥,平日里去趟超市还会买错生抽和老抽的人,怎么突然间对买房子这么上手了,看了他一眼,却看到叶修那边挤着眼睛一脸快捧场的表情。

“啊,啊老叶果然是买过两套房子的人啊!”

“哎,小蓝你知道的,买房不算什么,装修才是重头啊!”

“是啊!那时候累死累活了小半年,不过阿姨家应该是请装修公司吧?”

“你忘了我们那时候为什么要自己装修么,就是觉得装修公司不靠谱啊,我妈品味格调这么高的,怎么能随意的请装修公司呢!当然还是要我们亲力亲为啊。”

“啊,啊,是啊哈哈哈……”蓝河尴尬的笑道,他偷偷撇了一眼梁女士,就看到她面带微笑的看着两个人,跟看戏没什么差别。

“所以说,如果在杭州买房,当然还是我们自己搞装修了咯!”叶修无比认真地说道,蓝河毫不犹豫的瞪了叶修一眼,叶修也不理他,继续说道:“哎,妈,要是搞装修,没有小蓝还真是不行啊,那时候我那套房子的装修就是小蓝弄出了一大半。”

“啊!阿姨你有这么孝顺的三个儿子真好啊。”被晾在了一边好久的售楼先生终于找到一个话题插了进来,对付业主就是夸夸夸,他这招可是修炼到一流的水准了。

结果没想到,刚刚说完这话,全场都愣住了,叶修看着叶秋,叶秋看着蓝河,蓝河看着梁女士,梁女士淡定的环顾全场。所有人都不说话,气氛突然间有些微妙。

在良久的沉默中终于意识到有哪里不对的小哥突然间悄声的问了句:“诶,有哪里不对么?”

 

“啊,是呀。”梁女士突然间回答了一句话,笑进了眼里。

三个年轻人都看向了她,叶修哽咽了一声,只低低喊了一句妈。

“刚刚你自己说的,可别忘了,装修就靠你了。”梁女士偏过头,对着叶修悄悄说道:“别多想,我不过是在外面不想丢脸而已。”

叶修看着他妈,笑了,他又何曾不常了解他母亲,单亲妈妈向来是刀子嘴豆腐心,那时候离家出走的时候口口声声说如果叶修回去就打断他的腿,但几年之后还是来看了他的最后一场比赛。在蓝河这事情上都松口了,这往后,也不会咬得太紧了。

“走,妈我带你去玩西溪湿地去,东区西区随你选,你想玩什么玩什么。”

“晚上去西溪度假山庄住好了,费用我包。”

梁女士轻声的笑了下,看着她的儿子,让她骄傲的儿子们,耗费了这么多年,终于是长成了可以为她遮阳避雨的大树。

 

“妈妈,我要去故宫玩。”

“妈,小心点,这船没锚,你步子迈小点,别还风风火火的像个女强人一样”

“妈妈,快给我买冰棒吃,叶修哥哥也有我怎么没有!”

“妈,想喝什么,我记得你蛮喜欢喝冬瓜茶的,不过都是中老年妇女了,喝多了甜的小心得糖尿病啊。”

“妈妈,为什么你要一个人啊?”

“阿姨,以后如果住到别墅来的话,请个人吧,不然一个人住在那么空荡荡的房间里,也太寂寞了。不然你想跟叶修住了就住过来,我们在上林苑还有套宿舍,我到时候住宿舍就是。”

“妈妈,你最大的心愿是什么啊?”

“妈,你现在还有心愿么?”

“有啊。”梁女士眯了眯眼睛,时间过得特别快,对谁都不留余地,日落得悄无声息,夕阳的光芒便洒满了整个芦苇荡。

摇橹船晃晃悠悠,这艘船上只有他们四个人,木浆打着水面发出阵阵空旷的桨声,白茫茫的芦苇丛被风吹着倒伏了一片,又接着一片,波浪一样的连绵着。水道转过一个弯还是相同的风景,却依然期待着下一个转弯出现不同的风景,夕阳晃晃悠悠的掉到水面上,远处麻雀的剪影也在归巢的时候变得亲切又可爱。

谁都要回家的。

“我只希望你们都能好好的,一直以来,我的心愿就没有变过。”

 

蓝河日记7月28日今天晴得特别漂亮

今天梁女士特别让我感动,我以为,我在她眼中会做什么都错,做什么都不满意,但是在售楼先生弄出那个乌龙的时候,她却没有否认,这对于我来说,确实是一个特别好的开始,我想她应该是特别爱叶修的,我也是知道,她针对我的原因,也知道,她稍微放松了一些口风的原因,其实归根结底,还是因为对叶修的爱。我不知道我自己做了什么,让她可以有一些些的放心,但是我觉得,我还要对叶修更好,更好更好,当然不仅仅是因为梁女士,确实是因为叶修值得。

我们今天去西溪湿地,是第一次不是我和叶修,而是一家人一起游玩,这种是不一样的,一家人一起游玩有时候会觉得景物并没有那么重要,反而是人和人之间的交流互动更让人觉得幸福,谢谢今天的好天气,让水道波光粼粼,芦苇雪白一片,夕阳美不胜收,最后连火烧云都来凑热闹。

梁女士今天的脸上其实多了些柔和的东西,或许是跟她的儿子们一起相处,放松了不少,她家一直都在斗口,就像听相声一样,特别好玩。

在美景里面,确实每个人都会精神愉悦。

事情在朝着好的方向发展。


评论(3)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