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马冰河入梦来

【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

【叶蓝】广域寂静卷一 章二

哨兵向导设定


广域寂静02

“你对我有反应。”

“我没有!”

“你的反应全班同学都看到了。”

“那并不是——”

“所以说,你到底在逃避什么呢?”

塔顶,叶修和蓝河两个人。

中央塔建在这个城市的半山腰上,繁华的首都可以里总有那么一大片地方是凹陷下去的,那是平民区,而塔就被四周繁盛的大楼包围在平民区内。不知道为何会是这样的设计和布局,这个存在了六百年的塔为何会是这样的选址这也不是现在在塔内的这些哨兵和向导关心的事情,而一眼能看尽的,是这个城市的繁华和苍凉。

塔顶不是谁都能来,当然叶修除外,他带着蓝河,在他差异的眼光中爬上了塔顶。当然先找到蓝河自然是前提,但是这个前提对于叶修来说很是轻而易举。

“你怎么找到我的?”蓝河在黑暗的材料室中目光灼灼的问。

叶修偏头,指了下他身边,蓝河低头,在黑暗中首先看到的是那双斑斓的眼睛。虹膜上流光溢彩的光芒,那是在黑暗中叶修的精神向导黑豹的眼睛。

“它带我来的。”

没人能解释得清精神向导的搜查能力,因为这个课题到现在还有人在争论精神向导是否存在搜查能力,它们的出现从来不以控制者的意志为转移,而搜查,则是针对于控制者的命令而来的,换句话说,精神向导向来都是自主的出现,但是支持者的理由是,精神向导的产生本身就是拥有这种精神力的哨兵和向导自己精神力的可见凝结物。这绕成了一个死命题,但是在蓝河的认识中,始终认为是叶修在找他,而并非他所说的这样。

由于认知从一开始就高度的不统一,所以蓝河首先对叶修便产生了抵触情绪,而究其深层原因,则是他也意识不到的羞赧和气急败坏的结合而导致的紧张情绪。他的小鹿不知道什么时候跑了出来,瑟缩在他的腿边,黑豹稍有兴趣的想要靠近,却被叶修平直的把手放在顶心,阻止了。

“你在紧张?”

“我没有。”

“你的精神向导在发抖。”蓝河低头看了一眼,叹了一口气,蹲下身子去背对着身子安抚着小梅花鹿的情绪,他的手虚虚的抓着小鹿修长的脖颈,食指逗弄着它的下巴,感受到舒服的抚弄,它的情绪安定了不少,眼睛逡巡在蓝河脸上一圈,最终伸出粉色的舌头低头舔了舔他的手。

叶修心中一动,化成面上不着痕迹的一挑眉。

“所以说我先带你去一个地方,在这里我觉得我们不太好交流,你的精神状态很不稳定,如果出事,我必须要负全部责任的。”

“我没出什么事情,你也不需要对我负责。”

“哎呀,这位同学干嘛这么警戒呢?只是去塔顶看看,那儿的风景好,比这边舒服,我们也可以谈久点。”

带着一脸狐疑被叶修一路带上了塔顶,他很疑惑,在对向导层层保护的塔里为什么没有人来阻止叶修的行动,叶修打开大门问他的第一句话,便是笑着挑眉偏过头来,侧着身子问他:“是不是很疑惑为什么我上来没有人阻拦,在塔里孤哨寡向不能待在一起是常识更是纪律,为什么我这里是特例是么?”

蓝河没说话,他现在的心情无比复杂,原本崇拜的对象,甚至连他自己能知晓带上了一点点恋慕情绪的对象,在这人面前丢脸。丢脸还是次要,在逃出教室之后一个人在资料室里先回忆起来的是王杰希的教授内容,里面并未有一条说道向导在精神接触的过程中会直接对哨兵起生理反应的一条,这种事情在他的记忆中,也是不存在的,这事情是不合理的,随即矛头又指向了造成这种不合理的始作俑者,在他抱着双膝被自己一波又一波的心理暗示弄得头痛欲裂的时候,真正的“始作俑者”只是在走廊上打了个喷嚏。

谁在想我?

 

跟着叶修上了天台,并不代表他能接受现在这种复杂的心情,事实上,他现在的抵触情绪明显的强于在和叶修接触之前的钦慕情绪,而也有可能是因为有之前的倾慕情绪在,反而让现在的抵触情绪更加明显,因此在叶修问话的时候,他选择了沉默。

“哟,好吧,这个事情你不想知道我们先不说,那我们来说说你对我有反应的事情。”

“我没有!”

“你的反应全班同学都看到了。”

“那并不是——”

“所以说,你到底在逃避什么呢?”

“我没有在逃避!”蓝河一句快似一句的抢白在这一刻变成了面红耳赤的争论,叶修看着他,眼神有些变化,但是这种变化非常细微,被蓝河捕捉到了,是一种哨兵发出的被挑衅之后还击的情绪。意识到了危险,蓝河本能地软化下来:“我只是不明白为什么我会有反应。”

“哈,哈哈!”叶修转背,笑了。

蓝河不懂他在笑什么,用困惑的眼神看着他。

“是谁给你灌输的思想只能哨兵对向导发情而向导不会像哨兵主动求爱的?”

“我不是这个意思!”蓝河替自己申辩。

“哦?”

“我只是,只是觉得精神碰撞之后直接产生肉体反应这点是很反常的事情啊。”

叶修笑了笑,转过身来逼近蓝河,向前倾倒了半个身形,凑到他的脖颈旁边,轻轻地嗅了下,刻意压低了声音,挑着眼睛问:“这位同学你还是个处吧?”

“呃……”这是事实,但是蓝河不知道怎么回答,然后他脸红了。

“哧——”叶修笑出了声,对着眼前这个年轻的向导,伸出手,挑着下巴,轻佻地说:“精神连结直接刺激肉体感官,而身体需求又反作用于精神连结,而两者的相容性越高,哨兵向导的结合程度越高,这一点,王杰希跟你讲的时候,你有弄清楚过么?”

蓝河把眼睛别开,如果能够的话,他也很想从叶修箍着他的腰的环臂中挣脱开来。

“精神碰撞产生的肉体反应确实存在,但是这通常是在哨兵对向导的精神刺激的一种正常反应,反作用的情况并非不能存在,只是小而又少而已。”叶修皱了皱眉,估算了一下:“大概,0.03%左右吧。”

“这能说明什么?”蓝河现在只想听到结论。

“一,你对哥有反应,可以被塔作为可结合的对象参考,二,你也算是一个特殊例子,我估计真要排上去塔选中你和我结合的程度很高。”

“不可能!”蓝河可还真的没做好结合的准备。

“可不可能不是由你说了算,本来吧我只想出来处理一下这个事情,但是照这个推断,我到真是想要去印证下我的想法了。”

“叶神你……”蓝河已经没辙了。

“你觉得怎么样?”

 

这分明没有再多问一句的必要。

因为蓝河现在已经被叶修带到了中枢塔的选择系统“希伯来”面前。

“希伯来”是塔自主的“脑”,它负责的事情很多,其中有一项就是哨兵向导的匹配数值测量。正常来说,就是中枢婚姻介绍所,顺便还兼着一个民政局婚姻登记处的作用,叶修颇有绅士风度的让蓝河先来,虽然蓝河万般不能理解为何上两个小时还在出发的路上憧憬着叶修,上一个小时还在课堂里对着讲课的叶修有了反应,上半个小时还在天台谈人生,而现在站在了“希伯来”的面前,他凑过去,仪器扫过他的虹膜,叶修也凑了上去,庞大的系统开始飞速的运作。

蓝河找了一个离叶修远一些的地方坐了下来,叶修没说什么,他的精神向导不知何时蹦了出来,跳到他的身侧,叶修就把手撑在黑豹油水光滑的背脊上,等着结果。

 

数据的分析情况蓝河并不懂,但是当他前去取出分析表格的时候,火速地将十几页的报告翻到了最末端。

 

结论:匹配程度:高级匹配

     建议适应时间:无需适应

     方向:以哨兵为主导的结合

     注意事项:精神空洞

 

叶修摸着下巴稍有兴趣地望着这份材料:“原来你叫蓝河啊?”

“额,是的。”

“所以小蓝同志,今后你就是哥的人了。”

“我说叶神,你也算是军队里的大英雄,为什么在结合这个事情上面这么草率呢?说到底我们也是要上战场的,可是我还属于训练中的队员,我这样是会跟你拖后腿的。”蓝河真的不懂,他太不懂了。

“啊,这个问题嘛……”

“叶修叶修叶修!我听说你找到可以结合的对象了!太可怕了!到底是什么人!让我来看看!不要藏啊,丑媳妇早晚要见公婆的。”

“我说黄少天,你先停停好么,你哥一周没好好睡过觉了,再吵,头疼。”

蓝河望着眼前出现的人,不是自己那个崇拜了好久的偶像,黄少天,还能有谁?


评论(22)
热度(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