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马冰河入梦来

【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

【叶蓝】广域寂静卷一章三

黄少天上线


03

黄少天,蓝雨分区的一把手。

在这里应该先介绍下分区的情况,九囿共有二十个分区,分区均有建立塔,分区的建立以塔的建立为基准,而塔的建立则是由地方财力和武力值决定,因此军区在通过审核之后是可以更换和覆盖的,就像在中央地区存在着义斩和微草两个行政区域重叠的分区,在杭州也存在着嘉世和兴欣两个重叠的分区。这种重叠是地域行政上的,也就是管辖领域,而塔则是相对独立的。至于如何独立,则不在分区讨论的范围中。存在管辖领域重复的塔可以采取合作的形式取得共赢,例如微草和义斩现在所作的向导素研究,也有出现新塔完全接替旧塔大部分管辖区域的情况,例如兴欣和嘉世。

内陆分区自然有时候会有重复的时候,但是边陲分区这种情况出现得不多,双花、蓝雨、霸图、呼啸这几个边陲分区的行政领域就大得出去,蓝雨分区更是辖管着整个南海地区的领海领域,如果说双花分区的哨兵任务是为了打击边陲地区走私毒品犯罪,那蓝雨地区则是为了解决九囿南海地区和其他地区的各种争端,因此黄少天所在的蓝雨分区也是20个分区里唯一拥有完整舰队编制的分区。

但是也是最常需要哨兵和向导的地方。

即使在蓝雨分区管辖内的地区纷争没有停过,但是这儿的升迁却是最快的,就像上一届时的蓝雨一把手喻文州,现在已经升进中枢总塔做总部的分塔管理处做执行长了,这是一个实权部门,很多人都在传言说,现任中枢塔塔长冯宪君对他青眼有加,应该是会栽培他成为下一任总塔长的。

但是冯塔长从未有过明确的表态。

 

这些都是多余的话,我们还是先回到黄少天的身边,调大声音就可以感受得到黄少天此刻喋喋不休地对着叶修进行着的语言轰炸的威力。

“黄少天你怎么会来的?!”

“今天队长找我有事,我便来了,一来就听闻你找到可以匹配的结合对象了,这简直就像是母猪在天上飞的事情我自然要上来看看到底是什么事情了。”黄少天手插在军装的口袋里,他扭头:“就是他?”

“呃、呃啊,那个,那个,黄黄少!”蓝河涨的一脸通红,一番不知所措之后“啪”地靠脚,给黄少天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诶诶诶诶,快放下来,不然等下这小子要得瑟上天了。”

蓝河转过头来,瘪了瘪嘴,对着黄少天那张明显被惊到,以及旁边叶修哭笑不得的脸,慢腾腾地把手放了下来。其实还真不能怪他,谁叫黄少天是他多年的偶像呢。

 

时间倒回五年前,黄少天和喻文州所带领的蓝雨舰队在南海海域跟B国打了一场遭遇战,热兵器的比拼之外还夹杂着哨兵和向导的拼撞,黄少天在侧翼战场释放了自己的精神向导,那是一大群的海豚,跳跃在蔚蓝的南海海面,万千只海豚的发出的超声波直接将敌军的潜艇部队的隐秘工程给破解,这在黄少天之前是不可能的,但是他就做到了,不管有多么不科学,联盟里最厉害的机会主义者,在寻找到隐蔽的潜艇战队之后直接指挥着自己的精神向导进行了攻击,你可以想象一下,数以万计的海豚部队将三架潜艇团团围住,并且不断发出攻击的场景,当时整个场内的向导都不能控制哨兵的恐怖情绪的蔓延,而这种情绪的蔓延在B国的哨兵之间形成了交叉感染之势,整个B国舰队方寸大乱,蓝雨趁着这个时候出手,将他们逼到了暗礁区,B国舰队仓皇而逃,而蓝雨这边,则是一人未损失凯旋而归,而这一场战争的影像在一周的时间内成为九囿最为热门的视频,蔚蓝的海面,身着白色海军军装的黄少天,站在舰船甲板上,周遭的海面海豚群们腾跃着,而他们的叫声吸引了更多的海豚,整个舰船被海豚群所围绕,环绕,簇拥。这画面久久的停留在蓝河的记忆之中,停留在每一个蓝雨分区的人的心中。

黄少天算是目前为止九囿海上作战单兵最强,而在世界上也是最顶尖的。

 

只是他本人吧……

还是和传说有些差距的。

 

“好玩,好玩好玩!叶修你对着这么纯洁的小朋友也下得去手啊,真是太禽兽了。”

“拜托,人家成年了——”叶修转过头,使了个眼色给蓝河:“你多大了?”

“二十二。”

“你看人家都22了,成年人,没事的。你想想你,到现在都没有标记呢,到底要等到什么时候去啊?”

“叶修你管我呢!我乐意不行么!我就是想安静的一个人不行么?!”

“那你那时候为什么要拒绝和喻文州的配对,塔里当时给你们的配对程度分析也是高级匹配的啊。”

“啊,队长啊,队长不行的。哎呀我们蓝雨的事情你少插手,我八卦围观完了,你们继续继续啊!对了你叫什么,我听叶修叫你蓝河是吧,蓝河你要是被这人欺负了,你就使劲敲他使劲使劲敲他。”

“快滚吧你!”叶修笑道。

 

“咳咳,现在只有我们两个了,请叶修中将稍微说明一下为什么要急着拉我来配对好么?”在没有外人的房间里,蓝河正襟危坐在沙发上。

“呵,闹了这么久,你倒是还保持着清醒啊。”叶修坐在他的对面,眼睛里终于有了那么些玩味,盯着蓝河看了许久,缓缓突出了一句:“这儿不方便,我们去外面说?”

蓝河看着他,似乎想要从叶修的眼睛中找出他想要的答案,努力很久最终放弃。

“好吧。”

有意在主脑面前说这种事情,分明是会被记录的,蓝河闹不清叶修这到底是玩哪一出,但是纵观现在的局面,还是乖乖的听他的比较好。

 

出塔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纵然比起多年以前,向导的出生率有了一定的提高,但是他们还是作为稀有物种被国家保护的,擅自出塔自然是不行的,但是叶修手上拿着自由进出的记录仪,挂上吊牌,两个人还是在值岗人员的目送下出了塔,在中枢塔的旁边有一个很大的湖,水是蓝河本能想要靠近的地方,忙了一天,此时正是夕阳照在湖畔柳树的时间,叶修替蓝河撩起头上的柳枝,两个人找了一张凳子坐了下来。

“说吧,到底是什么事情?”

“你知道希伯来系统么?”

“知道,就是刚刚测试我们的那个系统。”

“这个系统存在了将近有百年之久了,作为挑选哨兵和向导结合的系统,他存在对于这个国家的意义是极其重要的。”

“你是想说,这个系统有问题么?”

“其实存在很大的问题,因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种配对会很像封建包办婚姻。”叶修说这种话的时候,声音很平静,可是蓝河感受到了他情绪里的波动。

没错,这是蓝河第一次感受到对方的精神波动,他试着调整了灵魂丝绪,按照王杰希教的那样,闭上眼睛,在黑暗中去寻觅对方的灵魂丝绪,荧荧的光芒照亮了前方,代表着叶修的情绪的精神潮此刻正呈现着一种晦暗不明的状态,黄绿相间的精神潮肯定不是叶修真正的精神潮的颜色,他的精神潮处于一种非常不安定的环境中。

“你看到了?”

“嗯。”蓝河睁开眼。

“其实没有几个人能看到的,你是一个,在我体内留下向导素的是一个。”

“你体内有向导素?”

“你还没有感觉出来么?”

“不是,我只是有些疑惑,为什么你能在课堂上可以使用向导才能使用的精神屏障,我记得你是个哨兵来着。现在倒是知道原因了。”

“还不错,不算笨,”叶修看了一眼蓝河,认真的说:“为什么不往下问?”

“我觉得下面的事情不是由我这个准向导知道的了。”

“哎,在我这等级观念不需要那么严重嘛,你被我体内的那个向导认可了,大可大大方方的问我问题。”

蓝河叹了一口气,最后还是开口:“还是听你说吧。”

叶修换了个稍微舒服一点的姿势,翘起腿,眼睛望着湖面上闪烁的碎金一样的光芒,说道:“希伯来系统自一百多年以来,一直作为哨兵和向导结合的最正确选择,而基于希伯来系统的选择,才会有哨兵向导的匹配,塔的建立,分区的建立,但是我总觉得,最近希伯来系统受到了人工的干预。”

“怎么?”

“也就是强行配对。”

“你的意思是说我们俩并不是?”

“我给予你了心理暗示,内容是你和我应该结合,而你接收到了,同样,在中枢塔内无处不在的希伯来系统也接收到了,所以我毫不犹豫的带你去希伯来系统进行测试,测试结果果然是我想要的结果,这其实很反常。”

“怎么呢?”

“因为我这种体质,是不需要匹配向导的,我本身体内就有向导素,按照之前的匹配测量标准来说,测量不出我需要的向导素。”

叶修说得很平静,蓝河知道他所说是什么意思,他心暗暗一动,原来只是一场测试。但是心里有升起了一种被耍弄了的感觉。

即便是面对着叶修,蓝河也不太愿意承认自己是被人耍了,说话的口气也随即硬了起来:“所以说,叶中将还有什么指示么?如果没有的话我就先走了,我还有课后功课要做。”

“等等。”叶修拉住了蓝河的手腕,他站起来的身姿僵硬在了那里。

“你就不想看看,希伯来系统到底现在是谁在操作?”

蓝河并没有说话。

“配合我,将计就计,先结合。”


评论(18)
热度(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