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马冰河入梦来

【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

【叶蓝/周黄】广域寂静卷一章四

周黄上线

顺便打个小广告:

《家装》《昙花痛》终宣戳我

微博抽奖 求个转发呗~~

对了 这篇火锅底料应该是 叶蓝/周黄/喻王/翔非 (已有大纲的) 


涅槃路 04



黄少天其实不太喜欢等待的感觉,尤其是在中央塔里,这让他感觉到了疏离。

 

喻文州在蓝雨的时候,从来不会让他等,这个从年纪和军衔上都比他要稍稍大一点的同僚从认识起就在回护他,可以说黄少天是在喻文州的庇佑下长大的。有人把他们两个比作是蓝雨的基石和剑,在年轻的时候,黄少天是可以在喻文州的身边无所顾忌因此一往直前,而当一纸调令摆在喻文州和黄少天的面前的时候,他毅然决然的选择了前行。

 

原本亲密无间的搭档被拆散,黄少天一人独当一面留在了蓝雨,所有人都好奇的是,喻文州和黄少天两个人孤哨寡向相处了那么久,竟然没有结合,真是让人有些匪夷所思的事情。而作为哨兵的黄少天原本也是对这个强大的向导有过想入非非的少年时光的,只不过襄王有意,神女好吧神儿却无情,这事情也只能作罢。

 

但无论怎么说,他们在人生的一条路上,可以说很长一条路上都是亲密无间的,而此刻,隶属于蓝雨分区和中央塔的区别,两个人军衔将级的区别,还有不同的人生轨迹的区别显露无疑。这是黄少天从来不想面对但是又不得不面对的事情。

 

“黄少在里面等多久了?”,喻文州来了之后问外面的警卫员。

 

“三十分钟了吧。”

 

做过特殊声音隔离处理的接待室专门是为了放松哨兵的五感所设,因此在外面小声的谈话由此能瞒过五感异常发达的哨兵。喻文州推在门上的手收了回来,道:“还是再等等吧。”

 

站岗的小兵有些不懂,但是他不能问,只是以疑惑的眼光看着喻文州,这位年轻的中将微微一笑,憋了一眼身后的电梯。

 

电梯恰如其分的打开了门,里面走出来的人面色冷峻,却有着常人所不及的姣好面容,如果不是一身军服包裹着,这气场气势看上去像是某个明星。小兵一下便反应过来了,这就是周泽楷啊。

 

那个传说中军队的高岭之花,周泽楷。

 

“周队,来了啊?”喻文州礼貌的寒暄。

 

“嗯。”

 

“那进去吧,少天在里面估计要等急了。”

 

 

 

推开门,黄少天在里面咬指甲,这个不是个好习惯,喻文州曾经说过他,但是习惯形成了就是形成了,没法改的,因此到这把年纪了他还有这样的习惯。

 

抬眼看了一眼推门的喻文州,刚想开始急急地数落他这种抛弃糟糠之妻的行为,瞟到了旁边的周泽楷,则把到嘴边的话吞咽了下去。

 

这确实不能怪罪于黄少天,只是因为周泽楷太有名。

 

所谓军队的高岭之花这个称呼是从蓝雨流传出来,那时候蓝雨分区和轮回分区合作军演,郑轩拿着望远镜看到周泽楷,呼吸一顿,感叹了一句,真是一朵高岭之花啊,不出三秒,就被“高岭之花”拿演习弹打中了腹部英勇下场。后来在轮回和呼啸军演的时候,他们突然发现,新上任的周泽楷队长高岭之花的名声已经广泛的传播到各大分区了。

 

“少天,久等了。”喻文州开口,雨露春风。

 

“这位是周泽楷上校,”喻文州转过身开口:“这位是黄少天上校。”

 

靠近时,黄少天便问到了周泽楷身上那股向导素的味道,很舒服很香,过了很久之后黄少天才知道那是铃兰的味道。那时候,周泽楷指着在一周前被152MM口径的M76轰炸过的废墟里开出的纤弱的花,说:“那是铃兰。”

 

黄少天当时只觉得周泽楷的向导素的味道铺天盖地的袭来,在分明只能看到晦暗的天色和漆黑的焦土交织的画面里,他的向导牵起他的手,指着开在废墟里的花,精神潮一波一波的抚慰着他疲惫不堪的精神,那些轰炸机飞过时候的轰鸣声,以及炸弹在眼前爆炸带来的刺目强光,战场上从不可避免的刺鼻的硝烟和血腥交织的味道,那些充斥在他的五感里的污染潮被周泽楷像擦黑板一样的擦掉,他坚定的用灵魂丝绪将他包裹,那儿漆黑一片,只有铃兰的香味幽幽传来。

他不可遏制的拥抱住他,拥抱这个动作带得黄少天的伤口明显地又渗出了黑血,他呲牙咧嘴的望着周泽楷,周泽楷最后给了他一个浅浅的吻,那一开始就让自己沦陷的味道,原来是在战场上开出的这么纤细的花啊。

 

按照现在的情况来看,人类是无法解释哨兵和向导相互吸引这件事实的。吸引的是什么?希伯来系统?向导素?还是哨兵和向导的精神感应?说白了,还是人和人之间的感觉,向导和哨兵在人种上是有了变化,但是这种感觉是不变的,就像黄少天看到了周泽楷,感觉来了,身体不自觉的受到他的向导素的影响而想要往他的身边靠。

停,打住!

当意识到自己正在不受意识控制的朝着周泽楷靠近的时候,黄少天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冲到窗口打开了窗子。

呼——!

呼吸了一下外面的新鲜空气,才转过身来,自觉忽略了周泽楷那微微皱起的眉头,咧开嘴站在窗前笑道:“哟,周泽楷啊!久闻不如一见啊,果然是高岭之花啊,队长你怎么把这尊大神请来了啊?!”

“少天坐,周队长也坐,今天来是有个事情要拜托两位去做的。”

周泽楷不做声的将门带关,黄少天走到喻文州的面前坐下。周泽楷看了他一眼,坐到了喻文州的旁边。喻文州默不作声地笑了一下,打开了面前的记录仪。

“今次,请二位来是为了完成一项秘密的调查任务。”

黄少天的脸色有了些变化,眉头微微皱起望着喻文州,眉头一动示意他继续往下讲,在这个时候,黄少天从来不打断喻文州的讲话。

点点头,喻文州:“在我看来,联盟选择二位也是有原因的。这次的调查对象是微草分区。”

“微草分区?”

“是的,近日有人从海外以非正式渠道向联盟做出了微草正在研究一项并未上报的研究项目的报告,原本这个事情只要派出寻常的哨兵向导就可以完成的工作,但是前两天,微草出事了,有人闯进塔中想要夺取材料,造成了两名哨兵的伤亡,这事情是在塔里从来未有过的事情。”

“谁?”

“不知道,但是他们的手段并不低,有人分析是有可能是西部他们那群人。”
“队长你的意思是说,微草现在在做一项并未报备的实验项目,而这项实验项目具体是多大规模多大投入都需要我们去调查,并且弄清楚在微草发生的抢劫案件是什么属性,确定清楚微草和西部有无关系,如果有关系的话,是否构成叛国关系是么?”

“少天就是少天。”

“要做的事情真多啊,喂,你——”他朝着周泽楷扬了扬下巴:“有没有问题啊?”

“行。”

“啊——”黄少天原本撑着下巴的手肘一滑,换了半张苦瓜脸就对着喻文州了。

喻文州拍拍他,表示放心啦。但最终还是没说什么,整个房间陷入了异样的沉默之中。突然间喻文州的电话响了起来,他朝着房间里剩下的两位歉意的笑笑,拿出手机指了指门外。

 

喻文州出去了,房间里只剩下周泽楷和黄少天两个人。

这种尴尬,真是黄少天最不擅长对付的了,这种沉默让向来特别擅长寻找机会的黄少天有些坐立不安,周泽楷在对面,抬眼看他,他就把目光移开。房间里散发着他淡淡甜甜的向导素的味道,若有若无,像一根轻飘飘的羽毛在皮肤上扫过的感觉,这简直就是勾引。

黄少天愤恨地想着。

“那个,哎诶,我能请你帮个忙么?”

“什么?”

“帮我建立一个精神屏障好么?”

“?”周泽楷不解地看着他。

“你的向导素太对我胃口了但是我实在不想跟你有什么啊周泽楷大大,稍微让我什么都听不到看不到闻不到一下行么?不然我真的不知道我会做出什么事情来啊!”

周泽楷起身,绕过沙发走到门边,手搭在扶手上准备出门,回头看了一眼黄少天。

“好。”

门开了再关上,黄少天瘫在沙发上。古人所说食色性也,都是发于本心,自己要跟自己的欲望相抗衡确实是一件特别困难的事情,这件事情即使是能力强如黄少天也做不到,反而还会因为他最强海上哨兵的身份而使难度进一步增加。那种身心愉悦的感觉让人不由自主的想要满足自己,而理智告诉黄少天,这还是不行的。

周泽楷吧,作为一名未结合向导,自然是轮回队伍中最强有力的支撑者,而对于整个联盟来说,他是联盟的脸面没错,更是联盟向导中MV值最高的存在,在联盟内部一直流传着会安排周泽楷和北部的罗刹的哨兵进行结合的传言。

说白了,就像当年的和亲一样。

冯宪君这几年明示暗示都说过这个问题,大家看着小周一脸无奈却又开不了口的样子也只当是个玩笑,但是我这两年外事活动的日益平凡,轮回分区和通古斯分区的联合军演,事实上证明着联盟正在逐步的推行着这项任务。

现在看来,以前一定是没事调笑得太火,结果碰到面了,就栽了,他一脑袋完了完了完了的感叹号,只怪得了提前见了叶修这个大灾星!

哎,哎,哎!


评论(20)
热度(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