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马冰河入梦来

【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

【叶蓝】广域寂静卷一章六

我能来求个赞么?

晚点更新设定



涅槃路06

 

 

中枢塔,20层

蓝河又站在了B04的房间门口,虹膜输入之后可以开启房门,打开门果然叶修已经在这边等他了。那一日王杰希来过,叶修拿出尝试结合并且双方自愿的理由来压他,把王杰希给赶走了,出门的时候王杰希的苦笑一直停留在蓝河的脑海中,他记得他当时所说,他的时间充裕,还有一年的时间去学习。可能这笑是对于之前对蓝河所作承诺之不能兑现而带来的歉意吧。蓝河摆摆手,示意不甚介意。

和叶修呆在一起感觉并不坏,这个男人比看起来的更会享受生活。譬如他找了最好的接待室,吩咐了人备上甜点和鲜花,努力营造出一种类似“约会”的感觉,但是环境的优越舒适是与他们结合的程度呈反比的,没有结合过的蓝河不知道他人结合是什么步骤,但是从书上看来应该是灵魂思绪相容,接着进入到精神潮中,等双方的精神潮达到频率统一就可以进入精神空洞了。

精神空洞又称之为伽蓝。

哨兵的五感异常发达,因此精神空洞包容的内容也较常人更加多,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精神空洞相当于始,始之后是什么?是虚无。因此精神空洞也是向导对哨兵进行精神结合的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步,大量的污染在精神潮中被割断,但是更深层次的伤害则被堆积在精神空洞之中。而叫之空洞是因为无法探索,但并不代表完全是一个无底洞,反而它是有极限的,当污染超过了空洞所承载的质量极限,空洞则会反过来变成末。

末则是吸收一切的精神污染,而大量的污染冲击心窍使哨兵变成屈从于天性欲望的“怪物”。在历史上存在大量的哨兵因为精神空洞超载而造成心智丧失变成行尸走肉攻击普通民众的事情,他们的体格强壮,五感发达,当成为真正的“怪物”的时候,当局则会毫不犹豫的结束他们的生命。

通过精神潮的清洗可以使一个哨兵暂时的得到安抚作用,但是哨兵和向导的结合究其本源就是利用向导的灵魂丝绪,建立双方精神空洞的联合,真正的,控制哨兵的精神空洞,使他们不被精神污染所吞噬。因此,所谓向导与哨兵相互绑定,于哨兵来说,向导是生命的最后一道防线。

达到精神空洞的连接方式有两种,一种是肉体结合,肉体结合在高潮,并且是两人同时高潮(可延迟几秒)的时候最容易到达精神空洞的相连,伴随着战场上少得可怜的女性和由战争所带来的刺激,这种由肉体入精神的方式,成为众多哨兵和向导的选择,而由于高成功率,成为了世人对于哨兵和向导结合的普遍印象。

第二种就是直接而纯粹的精神结合,这是由灵魂丝绪融合到精神潮最终达到精神空洞结合的一种传统的方式。而这种方式直接,实现起来却是困难的,这种困难来自于精神连结的不可控性。

人的进化是适者生存,对于第一种的广泛选择,开始出现向导素,向导素中的引诱因子在某种程度上是肉体结合的催情剂,而由于第二种选择的日益减少,哨兵的精神空洞变得不可捉摸,连带着精神潮都不太好结合,像叶修这种程度的哨兵,在蓝河看来,可能全身都是精神空洞,也有可能,完全没有。

他们首先选择的便是纯粹的精神结合。

这种结合对于蓝河来说,起码比刚刚认识就搞上床更让人能够接受一些,但是第一天的记忆挥之不去,在进行到精神潮融合的时候,每每受阻,接连着几天,都并不顺利。

“别那么紧张,我又不是真的要吃了你。”叶修在蓝河坐下来之后如是说。

蓝河一言不发的在他身边坐下来,看了一眼叶修,眼神里大概有一些类似于说不出口的埋怨或者是困惑,总之让他有种眼波流转的感觉。叶修觉得此时来一根烟是最好,蓝河眼里的一点点的蓝和烟头火心刚烧起来时候的蓝重叠在一起,小小的,像是烟灰坠落,落在叶修的心上。

闭上眼,淡蓝的灵魂丝绪渐渐地浮现,它们纤细如丝,扭动着却又像海里随着海浪起舞的某种藻类植物,叶修握住了蓝河的手,稍微高一点温度的手将他的整个掌心包裹,蓝河可以看见他周遭所有的近乎于暗红色的丝绪都悄然的倒伏着,这几天的尝试结合,叶修都将他自己的丝绪收拢在身边,颜色黯淡,他不知道叶修是怎么做到的,但是接触时他有感觉到,这并非这些丝绪的本能,在某种程度上,这些强有力的暗红色的灵魂丝绪应该和他得丝绪一样,在开启精神接触的时候,以蔓延的姿态呈现在整个房间之中。

在最初的接触中,蓝河曾经看过叶修的精神潮,浑浊晦明,但是从前几天的接触之中,蓝河才进一步的了解到,上一次,是叶修耗费了极大的力量将自己体内的灵魂丝绪进行了压制,才让他有机会看到,而当叶修放弃压制手段的时候,蓝河自己独立行径,便是一场漫长的精神拉锯了。

蓝色的丝绪缓慢的向前蔓延,当攀附上那些红色的丝绪的时候,暗红色的丝绪便逐渐消融,以光斑的形式,拦截在精神潮的入口面前。蓝河皱紧了眉头,捏紧了叶修的指骨。

专一,精诚。

所有的丝绪进而汇集在一起,扭成一条螺旋型通道,试探地钻入那些光斑的空隙之中,顿时光线暴涨,蓝河只觉得眼前刺目一片,耳中闷响不断,那场景大概如炮弹接连爆炸在眼前的场景一样。

他手想要松开。

叶修在这个时候紧紧地抓住了他向后退却的手,一根手指挤入他虚虚紧握的拳头之中,没有受到抵抗,便将十指与他紧扣,动作之温存,让蓝河不禁发出低低的喟叹。

莫不要承认,当叶修的额头和他的额头相抵,那如浪潮袭来的安全感。

温度带来的力度传至灵魂丝绪的末端,撕开防护屏就会伤害到叶修,贪恋这温暖让他舍不得击碎。他踟蹰了良久,发觉自己又陷入到了从前几天开始结合以来的业障之中。

突破,或者消融。

左右为难。

“别怕,你不想再看看后面么?”

叶修的声音从耳边传来,低沉地,以一种和平时截然不同的,带着些许嘶哑的声音如摩挲着羊皮纸一般在他耳边缓缓地流淌。

如果蓝河经验再足一点,可以知道这是叶修独有的诱惑。

他吞了口口水,二人之间的热气在狭窄的空间里经久不散,他完全能感知到就像他在精神场力占据了主控权,在这儿,是叶修的味道把他包围住了。这种像是冬天下午太阳里暖洋洋的味道,让他惬意并且身心愉悦,可是他的精神潮怎么会那般的污浊。

他想去看看,想知道为什么。

他深吸了一口气,将自己的精神丝绪全部放出,越来越大,最后连结起来的精神丝绪薄的像一张膜,它们漂浮向光斑,接触到光斑,在细小的如毛刷一般的光斑中心,渗透了过去。

蓝河的丝绪占据了绝大部分的主动,尽管不成熟,那些丝绪也时有时无,但是整个精神场的控制权,被叶修交与了蓝河。

这是哨兵和向导之间应有的相处模式,蓝河心存小小的感激,而这种感激则激励着从未有过精神潮阶段结合的他开始尝试精神潮的结合。

只是摆在他面前的,是比上一次见到,还要污浊的,精神潮。

像夜晚的海。


评论(14)
热度(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