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马冰河入梦来

【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

【叶蓝】广域寂静卷一章七

不积小流无以成江河。。现在再想来做补档,简直虐……

010203040506

设定1.0


涅槃路07

你见过海么?

深夜的,在一盏灯塔的照耀下的,被囚于那一片昏黄灯光下的晦涩的海。

叶修的精神潮,和你见过的画面,几乎是相同的。

没有月光的照耀下,蚕食着悬崖边缘的海浪,昼夜不停歇的潮汐,泛着白沫拍上礁石,那白沫在转瞬间就变成了灰黑的沫花贴在礁石上面,水一冲,便没有了身形,这是夜晚的海,混沌不堪,庞大和深色赋予了他恐惧以及恐惧背后的力量,叶修的精神潮如静静的,蛰伏的深夜的海,不见颜色,或者说是不知如何形容的颜色,蓝河目及之处,均是不断往上翻涌的灰白色泡沫,他甚至无从接洽。

“还好么?”叶修的声音从某个远方传来,像是极近,又极远。

“情况不太好,你的精神潮太过于浑浊了,我不知道会不会被吞噬。”蓝河没有处理过这种事情,准确来说,他还只是一个见习的准向导,学业只停留在理论上,真正实践起来步骤并非最难,心态,嗯新兵的心态和老兵的差距直接导致了结果的不同,有时候甚至是生与死的距离。

本能的规避危险,选择有利条件生存,这是每一个正常人进行的选择。

“放缓呼吸,试试看,不要惧怕,只是精神潮而已,你慢慢地进来。”

蓝河抵着叶修的头跟着他一起缓慢的调整了呼吸,他感觉到自己背后的精神潮正在向着叶修的精神潮缓慢的推动,他的精神潮干净得像是九囿东海岸珊瑚礁上的透彻的海水,淡蓝色的还反射着阳光的闪烁。这股精神潮瞬间淹没了他意识的本体,涌向精神面连接的豁口,那儿的暗礁丛丛,蓝色的这股汇入,瞬间被冲没,吸收,甚至同化。

随着时间的冲刷,属于蓝河的精神潮渐渐的和叶修的精神潮分离开来,像是变质过的果汁,散发着腥臭味道的水漂浮在上层,而那些秽物沉到了底层。伴随着精神潮的分离,强烈的脑刺激也随之产生,首先感受到的是冷,这种深深的让大脑皮层感受到恐惧的感官体验传达到身体的每一个角落,他的血液开始凝结,手脚的因寒冷而瑟瑟地发抖,嘴唇变得乌青,眼睑之下的眼仁不住的颤抖,摸摸他的脸,毫无血色的脸上被寒霜罩住,甚至,从口中都吐出了白气。

太冷了啊。

在精神单元之中度日如年,白茫茫的类似雪一样的东西覆盖到精神潮上,以可见的速度冰封住这一片精神潮,他狼狈的站上暗礁,此刻只能仰望着无尽虚空的广域。

整个世界一片寂静。

兹事体大,叶修不敢再多耽误一秒,他闭上眼睛,强行进入到意识相连单元,循着蓝河留下的灵魂丝绪进入到精神潮,眼前的场景让他都有些震惊,风寒刺骨,整个精神潮被冻结在了一片晦暗不明的水域之中。具象化的那人站在暗礁上,泫然欲泣的表情让叶修不免有些动容。

还是,太勉强了么?

叶修伸出手,对着面目尚且模糊的蓝河说:“走吧,我带你出去。”

那只手,大概是被困于绝望之中希望的聚焦,蓝河先是不相信的,他揉了揉眼睛,确认并非在寒冷环境之中出现的幻象,手伸出来,握住。

叶修抓住了他的手腕一把搂住蓝河,被久违了的温暖所包裹,他近乎叹息的叹了一口气。声音如柔软鹅毛刮擦过叶修的心口,轻飘飘地落下一丝重量。他一层一层的关闭精神单元,手搂得更紧了一些,他自己也并未发觉。

醒过来依然是在那间休息室里面,但不同的是,他是从叶修的怀里醒来的。

说起来也并不是值得害羞的事情,从小到大,蓝河并未和谁这么亲近过,当然这种亲近还是和亲人的亲近有所区别的,是一种基于恋慕却不能表明,其中埋怨又大于羞赧的道不明情绪。叶修怀抱着他,圈住了他臂膀,有些胡渣的下巴搁在他的额头上,另一只手紧紧的扣住腰上,将他的整个身体按在沙发和他身体之间的姿势,连腿,都不由自主的交叠。

蓝河轻微地动了动,却发现动不了,却把刚刚一直闭着眼睛的叶修给挣醒了。

“抱歉。”他哑着嗓子对他说。

蓝河没说话,只是拿眼睛看着他,他弄不懂他,而短时间内他也没有打算想要弄懂他,而事实上现在夺取了他几乎全部意识的,是困顿的意识。

他极慢的眨了下眼,又眨了一下,睁开时看到叶修在笑,轻轻地拍了两下他的背,说:“先睡吧,睡醒了再说。”

接收到指令之后立即闭上眼睛,本能的找了一个舒服的角度也不管以后地躺倒睡觉。

失去意识前一秒还在想,刚刚叶修真是温柔啊,都近乎温存了。

 

“事实有偶然性,仅只进入一次精神潮并不能代表结合不成功。”蓝河第二天找到叶修,如是说。

“哦?我以为你那么难受不想再做了。”叶修正在处理手上的事物,袖子被挽到了手肘,撑着身体自下而上的看着蓝河。

他得下巴靠近脖子的地方有颗小小的痣。

叶修在蓝河醒过来之前先行离开了休息室,对于蓝河来说,睁眼之后,并未有任何叶修留下的信息,让他觉得有些恐慌。不知是不是暖意带来的负面效果,在某种程度上来说,蓝河发觉自己对叶修在危险的时候产生了一种依赖情绪。这种情绪有触发的特定条件,但是不代表他不存在。

这让蓝河有些辗转。

但是回到正事上,单独实验所得出来的结论向来站不住脚,对于调查希伯来系统是否有匹配不符合条件的向导哨兵这件事情来说,即便是叶修和蓝河,也需多次试验才能证明。

但是一想到那刺骨的寒冷,哎。

他畏惧那种冷,也畏惧那种彻天彻地的孤独,还有自己的精神潮受到的污染。

但是在信念最终要崩塌地时候,他来了,虽不是脚踏七彩祥云,却还是逆着风将他安全的带了出来。

他辗转翻身,迷迷糊糊地觉得,是否叶修在他的脑海中出现了太过多次?但不得不承认,有他在,似乎那彻骨的冷,也不过是,不过是如此而已。

“我没有异议,但是你的身体扛得住么?”

“我起码也是一个受过一年训练的准向导,再不济也是一名军人,即便是恶劣环境,我也会用意志抵抗的,叶神就不要怀疑了好么?”

叶修从口袋里拿出一根烟,扬了扬手,顾左右而言其他:“不介意吧?”

“这个对哨兵貌似不太好。”

“我会屏蔽五感。”

蓝河没多做声,其实他没有立场多说什么。

叶修也不说话,蓝色的火苗点燃了烟丝,迅速燃烧带起的火星一瞬间就熄灭,白色的烟雾自他的口中吐出,这味道在塔中几乎要响起报警铃声,但在他这间房间却一点事情都没有。

“我抽完这根烟。”

言下之意便是,我给你抽完这根烟的时间,如果你在这时间里都不走,那我们就继续。蓝河听懂了,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背挺得笔直。

叶修闭着眼笑,蓝河倒是真不知道,这人为了证明的究竟是希伯来系统无误,还是有误。无误呢,那则证明他们可结合,而有误呢,则代表他们没有可能,没有结合可能性的哨兵向导一般来说,是分送到分区去进行系统再甄选的,通常,并不存在情感战胜生理机能的情况存在。

即便是先提来这个事情的叶修,也对于是否真拿出一个结果,站在蓝河的对面,在此时态度上,是晦暗不明的。

“啊,还在啊,那就来吧。”

相同的步骤,蓝河很快便来到了精神潮结合的精神单元。对于他来说,再一次的尝试伴随着上一次失败的阴影,他更加的小心,小心翼翼的推动着精神潮向前,而事实上,一再重复的事物除非外部条件发生改变,结果是很难发生更改的,寒冷再一次降临。他尝试着用自己的精神潮去抵抗,比上一次瞬间的破灭要好了不少,不过也就那么几分钟的坚持,再一次被冻结。他照旧攀爬上旧礁石,站在上一次的那个位置。

叶修来的时候,整个身影都是模糊的,他心下一惊,刚想开口,就被他温热的手掌捂住了嘴。

什么都别说,离开,现在,速度!

顺着叶修的目光看去,来时路上竟然出现了不少叶修身体里的灵魂丝绪,它们以可观的速度向着精神潮所在的位置前进。

这,是为什么?


评论(6)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