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马冰河入梦来

【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

【喻黄】我有个直男同学02

里面有些微的黄少天和苏沐橙的感情戏!!!!

避雷避雷避雷

如问为什么,抬头看标题




2.你有没有喜欢过我?

 

在试着照平常的方式相处了几个月之后终于是迎来了高考,黄少天实在对于读书不太在行,相比起来他更加喜欢的还是打荣耀,对于无心学习的他来说,高考吧,就是个解脱的过程。至于考得好不好,那是一个月之后要考虑的事情了。

铺天盖地的庆祝了好多场,打球或者唱K,还有吃饭什么的,他们该玩的都玩得差不多了,他在这段时间里也没有看见喻文州的身影,虽然说有些不习惯,但心思总是被更多的玩闹所代替,黄少天不是一个孤僻的人,相比起来,他还算是他们蓝雨高中里呼风唤雨的人物,朋友挺多,要操心的事情也,挺多。这日想着替这个人告白,那日想着要怎么罚酒,日子过得如流水,好像喻文州其实也没有那么重要似的。

到再一次见到他时,已经是拿毕业证拍毕业照那天了。

所有人都穿上了校服,十几天不见,就已经有姑娘把头发烫染成了大人的模样,男生们也穿着校服有些浑然不自在的感觉,像是这几天陡然间长开了手脚,白衬衣黑裤子里怎么都塞不下躁动的身体,就连黄少天都对这套相伴了三年的衣服多了一些陌生感。

在这群不伦不类的毕业生中,他一眼就看到了喻文州。白色的衬衣扣到了喉结一下,洁白挺直的衬衣领子在这个蝉喘雷干的夏日中午显得那么的突兀,他也出了汗,领口有一圈小小的被泅开的半透明的衣料,贴在皮肤上,又剪短一些的头发显得人干净又清爽。

以喻文州大少爷的习性,衣服向来是扎在裤子里的,配上一条皮带,底下通常是棕色系的制服鞋,不说脸,就连身材都是赏心悦目的。黄少天记得考试的时候有个词叫蜂腰削背,一瞬间就浮现出喻文州站在他面前,身姿笔挺的样子来。

啊,难怪会有男生喜欢他。

“少天?少天?!”喻文州穿过人群,走到黄少天面前,晃了晃手。

“啊?”当事人到面前了才反应过来刚刚自己到底在脑补些什么,抹了一下额头上的汗,掀起刘海露出一个硕大的笑容:“文州你来了啊,这段时间你到哪去了?!怎么人都不见了,今天他们组织了玩桌游和唱K的活动,你一定要去啊!不然的话你这学生会主席白当啦!”

喻文州含着笑点点头,自然是说好的。

 

拍毕业照的时候,他们俩站在了同一个台阶上,老师还没来,喻文州转过身来,拉过黄少天指了指他的领口。

“领子,领子。”

“翻了么?”黄少天下意识地去弄,结果怎么都弄不平整,喻文州脸上那说不明道不清的笑容又出现了,他伸出手,绕道黄少天的背后,把领子全部先立了起来,再规整地按照印子下来,重新回到身前,替他把两边的领口都拉平了。黄少天低着眼睛一眼不发,喻文州也没说话,却不料看到了底下的闪光灯。

他也不是不知道,学校的女生老是在说他和喻文州是一对的事情,本来只是当做玩笑,越传越多倒是真有小姑娘跑来兴奋地问,你和喻主席是一对么?

黄少天忙否认,只是从小玩得好而已,外面都是乱传的,不信你问他啊。他回头一指,喻文州正坐在那儿录入这期年级综合测评的表格,推了下眼镜转过头来,点点头表示了认同。女孩沮丧的出去,黄少天抱着手皱着眉头抱怨:“这小姑娘都怎么啦么,老说我和你是一对,哪可能嘛!”

喻文州聚精会神地对着表格,敷衍地点头:“就是就是,少天说的都是。”

 

下午的时候果不其然,那张照片传到了人人里,角度、画面、二人的神态还有喻文州眼里那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都拍得一清二楚。下面的配词简直让黄少天不忍直视,如果当事人不是自己,或许都会认为这两人是在恶意秀恩爱。

“少天,这个发帖的姑娘你认识么?”

“这个啊——”他凑过头,看喻文州的手机,明显是多此一举的事情:“认识,文三班的。”

“能联系下人把帖子删了么?”喻文州拿着手机,有些为难的说道。

“好,我这就去——”摸摸头,又有些心虚,屁股不愿意挪开,他望着喻文州的手机,有些别扭地问道:“喻文州你有喜欢的人么?”

“现在么?暂且没有啊。”

“那你会喜欢什么样的啊?还是说像韩老师那样的,很多肌肉的?,或者是像林老师那样的?还是隔壁班的乐乐张佳乐?你看他还扎着辫子呢。”他说的韩老师是韩文清,他们的体育老师,身材不错,灌篮的时候尤为帅气,是他们一帮男生的偶像。林老师是林敬言,刚刚毕业招聘来教语文的,斯文白净,好多女生给他递情书倒追他,至于张佳乐,隔壁班的级草,也是人气很高的男生,长相确实有些中性,学美术的,高二开始留了一个小辫子,拿着个单反还真有几分文艺青年的样子。

喻文州扶了下眼镜框,有些哭笑不得,他也挺惊讶黄少天的脑回路,但也只能耐着性子说话:“我是HOMO没错的,但是我也不可能见着一个喜欢一个,而且也不可能喜欢的全是身边的人啊,这东西是要看感觉的,少天他们那边烤肉都快好了你还不去夹?”

黄少天听懂了他的意思,反问了一句:“你的意思是不喜欢身边的人啦?”
喻文州拍拍他的手背,示意他确实如此。

黄少天一颗提着的心放下了,他伸了个懒腰侧过脖子对喻文州说:“那那张照片也不用去找人撤掉了,要这玩笑都开不起,在女生面前多没面子啊。文州我去给你弄吃的啊!你在这边等我就好了。”

烤肉的兴味正浓,黄少天挤到人群中去抢得不亦乐乎,他和一帮子同学一起笑闹,每个人的笑声似乎都能传到自己的耳朵里,他也听见自己在笑,但是怎么,怎么就是脑海中飘荡着的还是有一丝不顺意呢。

中午吃烤肉,下午玩桌游,喻文州自然是几乎保持着全胜的记录,偶尔输两盘还会被人说放水。战局赢得轻松到了唱K的时候自然是不会放过,他们要了三箱酒,十几个男生一人一瓶先开个嗓,黄少天拿起话筒主持公道,喻文州轮流把所有人都敬一圈,这就去了三瓶。眼见着女生也喝开了,整个包厢里都热热闹闹的,唱到后半段隔壁班开始串门,这领头来的就是苏沐橙。

苏沐橙可是他们这届的级花,学习不错,荣耀也打得好,人长得漂亮又不矫情,黄少天挺喜欢她的。

来了就喝酒,不多说,轮到黄少天和苏沐橙喝酒了,别人闹腾着苏沐橙和黄少天喝交杯酒,黄少天对着那一干起哄的男生无奈地吼道:“你们把这个跟我配,那个也跟我配,我倒是挺开心的,别人怎么想嘛?”

男生们兴致正高,问苏沐橙:“沐橙女神你喝不喝一句话嘛!”

“哎呀我过来就来找黄少天表白的,黄少天我喜欢你,你要和我喝了交杯酒么?”

黄少天被闹得脸都红了,整个包房都像炸开了一样,起哄的声响一浪盖过一浪,苏沐橙穿着吊带小裙子站在聚光灯下,一直扎着的头发披了下来,身体笼在灯光下,显得白皙而柔软,对比分明的颜色让黄少天明显的心跳也有些加快。

“来,喝吧。”

他回头看了一眼喻文州,被灌了一圈酒的人此刻在包厢的沙发上安安静静地睡着了。

心一横,跟苏沐橙绕过了手,喝了交杯。

“喂,是大冒险哦。”苏沐橙凑在他得耳朵边跟他说。

黄少天点点头,表示我懂。

“但是假戏真做我也挺开心的。”

黄少天又点点头,凑在她耳边说:“晚上回去给我条短信。”

苏沐橙笑起来多了两个酒窝,黄少天也有些紧张,这毕竟是他第一次靠近恋爱。

他拍拍她的肩膀,说去吧,他们在等你,我等下还要想办法把文州送回家呢。

 

确实,要搞走一个醉了的人,是件不容易的事情。

黄少天和剩下的几个男生又拖又拽,才在半夜两点把喻文州从包房里搞了出来,塞进出租车带回家,不过他也庆幸的是,喻文州酒品不错,还没吐他一声。

黄少天也觉得脑子有些晕晕的,把喻文州背在身上,整个腰都感觉要断了,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喻文州有这么沉。他们回小区还有有一段路要走,司机不肯进来,他就只能把人背上去。

恰巧这个时候苏沐橙的短信来了。

他停在路上打开手机看,感觉到背后的人似乎动了动,便反手去捞了下。

老实了。

舒了一口气,黄少天重新翻短信,看到屏幕上苏沐橙拍的一张换上睡衣的照片,女孩在浴室软嫩得像一颗毛茸茸的桃子,她说到家了。

黄少天回了个好字。

不是他不想多说话,实在是现在背上还有一个人。

他背着喻文州走这条走了十几年的路,从来没觉得这段路有这么远。晕乎乎的黄少天把手机重新放回到口袋里,夏季的风有些喧嚣,头上的月亮实在太像月饼蛋黄,他的心事一半来自突然间的表白,另一半,则还挂在身上这个人身上。

他觉得有些好笑,他背着喻文州,喻文州身上捆着他的一小瓣心脏,他背着他的一小瓣心脏在喝了酒的晚上爬坡,每一步都沉甸甸的。

他其实今天绕那么多弯,就是想问一句,喻文州你有喜欢过我么?

不过这句话,可能很长时间是问不了的了。

 

 

 


评论(5)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