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马冰河入梦来

【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

【喻黄】我有个直男同学03

雷挂标题了 

编辑个帖子要死了!!!!


3 恋爱到底是个什么感觉?(上)

喻文州终于在进了大学之后开始了第一场恋爱。是别人追的他,追了仨月,在圣诞节这天终于是答应了下来。

他们食堂,宿舍,教室,图书馆无不在一起,每天过着捆绑的生活,按照喻文州好友王杰希的话来说,看着都觉得累,喻文州倒是用手撑着脸,看着外面车来车往的马路说,没什么,习惯了,以前也有人这么一直缠着他。

王杰希有些八卦,问他,那你到底为什么跟他在一起啊?

喻文州偏着头想了想,说:“大概是因为他跳投的姿势很熟悉吧。”

从别人手中断球,背身过人,假动作,晃身到底线区,踩线跳投,手腕在空中弯成好看的弧度,身体向后仰倒,有些长得头发在空中飞了起来。滞空的时候双脚的小腿肌肉弯出好看的弧度,看上去,像是一把刚刚拉开弦的弓。

似是故人来。

王杰希说:“你这样不行啊,你这是在跟谁谈恋爱呢?”

“啊,我分得清啊。”

“扯吧你,分得清个鬼。”

喻文州笑笑:“我又不是你,为了个叶修守身如玉的。”

王杰希准备端盘子打他。

“哦,还恼羞成怒。”

这餐饭吃得是喻文州这些天来第一次的顺畅,他似乎好久都没有这么放松过了。若说和那人在一起也不是不好,院里面的学生会主席,校队打篮球的一把好手,颇受女孩子欢迎。和他一起出去啊,倒是好处有不少,学校餐厅的卡座,或者校外电影院的免费票,咖啡无限喝,有时候还会弄来一台小电驴,载着昨天熬夜的喻文州狂奔去上课。

这样的生活没有什么不好。

当然也没有什么好。

恋爱是有投入的花费,除了钱,还有精力和时间,喻文州明显的感觉到,这个世界因为他的存在而变得特别的拥挤,时间久了些,这世上似乎就只有他们两人,两人的世界拥挤而无望,每天单调且重复。

些话他今天终于跟王杰希讲了,王杰希老神在在地说:“你这是没有找对人。”

“我觉得他技术就挺好。”

“你不过在不花钱找人玩而已,黏黏腻腻的有什么好?”

“哎……”

喻文州漂亮的眼睛有些黯淡,在他们院,他向来属于女孩口中忧郁那一挂的,只是因为他偶尔会流露出来的黯淡神色,当然这也是魅力所在。

“所以你打算怎么办?”

“暂时还没有打算怎么办,就这样。”

“但是如果,我是说如果你那个灾星出现了怎么办?”

“可别这么说他,他是小太阳。”喻文州嘴角往上扬,他说的可是实话。

“矫情。”王杰希北京人,喜欢这么说喻文州。

喻文州专心吃饭,懒得理他。

 

“诶,我说,”还是王杰希憋不住,先开了口:“之前你们是怎么回事啊?”

“谁们?”

“啊,就是你和黄少天啊。”

喻文州皱了皱眉,不愿意多谈:“还不是那样,他想考的学校没有考起,现在正复读呢。”

“你去看过他么?”

“没。”

“今天没课,要不要去看看?!”

“我不去。”

王杰希看了他一眼。

“真的不去?!”

喻文州吃完了收拾盘子走,王杰希跟在后面,慢腾腾的洗碗洗勺子。

“还不快点。”

还不是要去。

 

黄少天复读的地方是在喻文州之前的学校,开了专门的复读班,在隔壁楼,喻文州去的时候已经放学了,和王杰希两个人晃晃荡荡的进校门,保安还认识他,有些惊讶,他笑着打招呼,王杰希说他是男女老少通吃,也疑惑怎么就搞不定一个黄少天。

“你又不是不知道,直掰弯是这世上最不地道的事情。”喻文州一边爬坡一边说。

王杰希瘪瘪嘴,没说话,他到也是对这事情感同身受。

篮球上上一片热火朝天,喻文州往女生最多的地方走,果然是看到了黄少天。想他们这个年纪,喻文州和黄少天也算是蓝雨高中双壁,现在喻文州进入大学,成为令他们仰望的成熟男性,而黄少天还在身边伸手可得,更是追求得热烈又奔放,操场上的喊声都快掀过天际了。

“黄少!黄少!黄少!……”

尖叫和口号响彻半个球场,黄少天一个三步上篮抢了篮球一个传球给了队友,在场边跑一圈,对着喊口哨的女生用特意空出来的手挥舞着打招呼。

“呀——————————!!!!!”

青春的气息被带得满场都是,王杰希自己是老人家,看着不禁要啧啧两声,转过头看喻文州,只见他眉目含笑的样子,站在人群中,视线却一直紧紧地附着在黄少天身上,是一点都没有离开。

“你觉得无聊要不先走?!”喻文州终于想起了身边还有个王杰希。

“我看好戏呢……”

“我连话都没讲上。”

确实没讲上,下半场结束,黄少天他们队以大比分的优势赢得了比赛,哨响刚停,就看见一群女生拿着毛巾可乐围了上去,黄少天先拿一瓶水从头浇到尾,再取过了毛巾随意的搭在脑袋上,喉结因为倒入可乐而上上下下的起伏,汗从后脖颈流到锁骨,这段时间不见,他好像越发知道怎么吸引女生的目光了。

喻文州站在外面看他被簇拥着远去,王杰希戳他一次不动,戳两次不动,第三次直接拿他的电话拨通了黄少天的电话。

“喂,文州?!”

“我是喻文州的朋友,我们在操场呢,你有空下来看看么?!”

黄少天在那边的声音明显的顿了一下。

“我啊,好啊。”

喻文州收了线,拿到电话前还不忘加一句,如果太耽误时间就不用下来了。

话没说完,电话就被挂断了。

 

黄少天是换了一件T恤出来的,白色的,干干净净,刚刚运动过的脸庞还是红彤彤的,一双眼睛黑得像宝石一样。站在喻文州对面,不知道是因为身份、或者是因为有那么一段时间没见了,竟然显得有些局促。

王杰希一眨也不眨地看着他们两个,喻文州转过头露出为难的神色。

“喂,你在后辈面前,总要有点前辈的样子吧?!”

“这是?”

“王杰希。”

“是文州你的男朋友么?你这是带了男朋友回来见我么?!啊,那什么,我还有点事情,好多代数题要解,我头都痛死了,我还是先去把这个事情搞定吧。”

“你想要补数学他可以,数学系的高材生。”

王杰希捅了喻文州一肘子,心想你倒是直球出击啊。

但是很可惜,两个人似乎都是挺聪明的人,从来不绕到这个事情上,黄少天看着他俩,汗津津的脸上带着十成十的笑,久经沙场的王杰希认为其中必有猫腻。

“啊,少天想考哪个大学啊?”

“文州我跟你讲——”问题分明是王杰希提的,黄少天却自顾自的跟喻文州说了起来。“我
后来想了很久,还是觉得考你们学校比较好,211又是文科比较强,还能在自家门口上学,好像一切都挺好。”

“是啊,一切都是蛮好的,你这是定了么?”顿了顿,喻文州才张口问:“想清楚啊,你的成绩其实出省没问题啊。”

“……我舍不得虾饺。”黄少天弓着背朝着食堂走,他突然回头,看着喻文州和王杰希还站在那。问他们:“你们干嘛站那?”

“你去啊?!”

“食堂,吃饭啊。”

“算了,跟我们去撮一顿把,我请好了。”

吃外面的烧腊店,花叉烧鹅,加卤水拼盘,一罐老汤。黄少天埋头猛干,不想拉下一块肉。喻文州没吃几口就饱了,就坐在对面看黄少天吃东西。他吃东西实在有一种幸福感,看着,就会觉得这道菜是十足十的好吃。

电话震动突兀的响起,三个人都是6,纷纷摸口袋,屏幕亮着的是喻文州,他掀起帘子出去讲话,压低了声音。黄少天吃饭的动作停了下来,手里还拿着自己刚刚舀汤的不锈钢大勺子,

王杰希看着他,试图抛话:“你想知道文州在讲什么啊?!”

“嗯。”黄少天点点头:“啊,也不是我就是想听听是什么学校机密,如果能给我传授一点考试秘方就更好了!”

“想得美。文州在给现任男朋友电话呢。”

黄少天看了他一眼,手一抖,捞的东西全掉了,什么东西都没吃到。

“什么时候找的啊?”

“有些时间了,大一上吧?不过现在快要分了。”

分了?听上去挺不好的样子,喻文州的黑眼圈这次来看又加深了一圈。但是怎么自己又觉得挺好呢?

挺好的,黄少天扒饭,王杰希吃菜,外面喻文州窃窃私语,三个人自顾自的干活,此刻谁都别讲话呢,还是最好。

 



评论(2)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