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马冰河入梦来

【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

【喻黄】我有个直男同学04

想办法还是让他们搞上了一段时间呢~


4 恋爱到底是个什么感觉(中)

黄少天瞧了瞧外面,见喻文州一时半会没有要进来的意思,压低了声音问王杰希:“那、那个他是什么样的人啊?!我是说哪个类型,是你这样还是、还是我这样?!还是说老叶或者是林老师或者是韩老师那样?那个不是我说啦我一直以为你才是文州的男朋友啊,原来不是啊……”

从好奇到忐忑再到低落,黄少天一口气说完的话里辗转了三种情绪,这让王杰希有些佩服。

他看了看外面,卖了个关子:“下次你自己去看不就知道了么?”

黄少天瘪了瘪嘴角,放下筷子,肩膀耷拉着:“我倒想,可是文州一次都没让我见过。”

王杰希想喻文州这也算是用心良苦了,只不过这万般心思用到一个直男,还是黄少天这样的直男身上,怎们都有些心意错付流水的感觉。

算了,自己还是看戏的好。

 

喻文州进来,两人都瞧见了他面色不怎么善,黄少天想要开口,又想起一定是跟他那个“神秘男朋友”的事情,愣是把自己憋住了没张嘴。黄少天不问,喻文州肯定不会说,只是夹了菜单纯的吃,王杰希看不太下去,还是他先开了口:“怎么回事?!”

“催着我回去呢。”

“凭什么啊!”黄少天先皱眉嚷道。

喻文州看了他一眼,他像受到了鼓励一般,继续说:“我们自己的聚会为什么他要来掺一脚?还要让文州早些回去?那个人自己没有聚会么?真是不合群。”

“他只是担心我而已。”

听见喻文州还在为那人说话,黄少天的心里更不是滋味,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一股气堵在胸口,郁闷得不上不下,每道菜味道不错,可他现在一点都尝不出。想了半天,也只想到了一句好心当做驴肝肺。

他赌气,也不说话了。

这餐饭最后吃得不欢而散,喻文州付账的时候,王杰希说算了,看你弄成这样真心酸,还是我来出这顿的钱吧,下次有饭局再喊我啊。

喻文州站在旁边学着王杰希讲话说喊你大爷。

 

付过帐王杰希先走一步,留下二人相处。刚刚一通脾气一场冷战连这当事人们都说不清楚因何而起,不过年轻男孩子哪有隔夜仇?黄少天饭后买了两只冰淇淋,喻文州接过的时候也是像平常一样笑得开心,走在学校里面,仿佛自己回到了高三备考的那些日子,悠悠的,看着田径场的树叶又绿,生活的节奏明明如此之快,但眼前的景色却只有缓慢的变化。并且重复着,一次又一次的出现在生活的轮回里。

就像某一个一直出现在自己生活中的人一样。

天色渐渐暗下来,草丛里的灯一盏一盏的亮起。黄少天爬过蓝色的护栏走上水泥砌起来的观众席,喻文州走在外面,砖板铺好的下水道有一定的年代了,踩起来会发出奇怪的响声,黄少天让喻文州走上来,喻文州不了,手撑上栏杆坐到了护栏上。

“诶,你记不记得当时我们在这边晚自习的时候,出来买喝的,看到一对情侣在这边搂搂抱抱啊?我记得文州你那时候还拉着我走让我别看了,现在想想,那是不是两个男生啊,有个头发虽然长点,但是肩膀比起女生也太宽了点吧?!”

“哈,少天你还记得这事情啊?”

“记得啊,我老是在想你到底是什么时候开窍的啊啊?我们都是一起长大的怎么人和人就是这么不一样呢?”

“人和人啊,就是不同的啊。”喻文州看着黄少天,他的眼睛亮晶晶的,即便是放在黑暗之中,只要有光,哪怕是只有像他们头顶那样特别暗的路灯的光,都能映在喻文州的眼睛里,映成一池春水。

“无论是谁,即便是成长轨迹一模一样,也会在某个不同的因缘点,而发生人生的转变啊。就是因为不同,所以这个世界才会有意思啊。”

黄少天看着高高坐在护栏上的,低着头跟他讲话的喻文州,不知怎么的心中便涌起一种冲动,他想抱抱他。抱抱这个披着月光在身上,眼里有着些微光亮,从来把微笑留给自己,自幼一起长大的熟悉的人。

他张开手,喻文州没有动。

然后环住了他的腰。

“啊,那什么,我就是只是想试试,那时候我们看到的那对恋人是什么样的心态啦,不过真的还蛮魔性的,感觉好像这样黑灯瞎火的确实要做一些见不得人的事情一样,啊哈哈你不用理我啦,不爽就——”

喻文州捂住了黄少天的嘴巴。

这若放在了平时,或者换了除去喻文州以外的任何人来说,这对于黄少天都是莫大的侮辱,但是此时的喻文州把他的揽在了怀里,一只手绕过他的脸颊捂住了他的唇,另一只手则放在了他的后脑上,以一种极其温柔的姿态拥抱了他。

这算什么?

黄少天被“轰”地一声炸掉了理智的脑袋里完全没有答案,而此时,温柔的晚风,轻轻吹过城市的夜空,天上稀疏的星星在看着,路边的路灯也同样在看着,不远处是学生们纷沓的赶着去上晚自习的脚步声,他们在这百年樟树繁茂的枝叶底下相互拥抱,带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这温度,简直要把他烧化了。

 

黄少天最后面是晕着去上自习的,做题目的时候,他把鼻子放在手肘上使劲嗅,还能嗅到喻文州身上的那股槐花的味道。他戳戳旁边的郑轩问:“你问问看我身上有什么味道?!”

郑轩皱着眉头象征性的嗅了嗅:“没啥味道啊……”

“啪”一声打在郑轩的后背上,他声音重了点说:“你认真点!”

郑轩没办法,使劲地嗅了嗅,还是只有打球之后留下的汗味,心想黄少天莫不是要熏死他?
心怀壮烈之势,开口道:“只有汗味啊,黄少你该洗澡了。”

末了,又补了句关切:“那什么,黄少你是不是病了?”

 

黄少天现在怎么也算是有女朋友的人,虽然异地,但也算是恋着,因此有些事情他还是会找苏沐橙说,不过现在已经在杭州上大学了的苏沐橙似乎平日的活动挺多,而他又在第二次的冲刺中,因此两个人平日的联系也并未像外界那么多。

这事情发生了好几天之后,思来想去的黄少天还是打算跟苏沐橙谈谈。

「喂喂喂沐沐你最近忙吗最近忙吗?」

「还好。」

「哎其实不是多大的事情啦,就是好久没跟你聊天了,总觉得哪里怪怪的,我这边都还好啦,就是有些事情堵在心理面,哎呀真的不是多大的事情啦,那什么我就是想找个人谈谈。沐沐你现在方便么?」

「……喻文州不行么?」

很显然,连苏沐橙都觉得,这种事情黄少天首先应该去和喻文州说。

「他啊,文州这段时间忙啦,他也是有女朋友的事情也不好经常找不是?!不过如果你要是忙的话,就算了,不要紧的。」

「算了你说我大概也有一个事情跟你说的。」

「诶诶诶!什么事情啊?」

「哎,你先说你的吧,我的事情到时候再说。」

黄少天捧着手机看到最后一条,辗转一番之后还是摁下了自己想要问的话,删删改改发到最后都熄灯了,他眨巴眨巴了两下眼睛,摁下了最后一个键,也不知道自己发没发出去,总之是一翻身就两眼一闭睡了过去。

第二天再醒来,却收到了一条苏沐橙的短信。

「等到这个点,算了。」

时间是晚上的两点半。

黄少天揉着惺忪的睡眼翻看手机,果然在发件箱里看到了那条编辑得又臭又长的短信,他的手指放在发送键上踟蹰又踟蹰,最后,还是作罢。

那条满满当当写了四页的短信存在黄少天的发件箱里,在和苏沐橙分手之后也没有发出去过,甚至说他都没有跟别的人提起过。

他曾经是这样的心境。

 

——沐沐我很想问喜欢一个到底是什么感觉?我听文州说,每个人都是不同的,如果每个人都是不同的,为什么我会选择你,你会选择我?我们为什么会成为恋人?人是怎么去分辨对其他人的感情的,为何要区分友情、亲情、或者是爱情?我们为什么要和距离和时间过不去?能告诉我这些问题的答案么?

我似乎有些病了,竟然在思考这样的问题,我从来没考虑过这些问题,而当真正开始考虑这些问题的时候,有些爱,就不是爱了,有些感情似乎也需要重新定义,可是这都是要伤筋动骨的事情,我是个安于现状的人。

其实,就是个胆小鬼不是么。

确实,我是个胆小鬼。


评论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