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马冰河入梦来

【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

【喻黄】我有个直男同学05

黄橙线基本结束!

但是后面应该还会有沐沐出来~

啊,其实两个人都没错啦,只是距离还有不适合~

想这两天搞完然后搞其他的新坑~~~(我果然飚起手速来,连我自己都害怕)


5.恋爱到底是个什么感觉(下)

苏沐橙看到他了,朝着他招了招手,露出挺好看的笑容。黄少天隔了一条马路看苏沐橙,除了惊喜之外的情绪还掺杂着一些其他的东西,女生烫卷了的头发服服帖帖的垂在胸前,白色的雪纺小短裙包裹着她姣好的身材,摇着手,似乎零星的几个出校门的人的眼光都集中在她的身上。

不同的环境不同的话语,带着这人都陌生了起来。

等黄少天呼吸了两口想要过那条马路,苏沐橙蹬蹬蹬地踩着高跟鞋跑了过来,脸上的笑容更像是精致的妆容,他们站在烟酒店的前面,苏沐橙问他:“要不要去前面的咖啡馆喝一杯?”

黄少天点点头,牵起了苏沐橙的手。

女孩缩回了手,黄少天想,确实有些问题了,但是这事情不怪她,这般生分一定是因为太久不见了。

 

在西湖旁边的COSTA,怎么都觉得有些怪,苏沐橙请他在这边喝,他要了一杯蓝山苏沐橙要了一杯红茶拿铁,两个人面对面,却没有人说话,等着手上的叫号器一边震动一边发出鸣镝,黄少天才起身去端来两杯饮料,弓着身子放在苏沐橙的桌前,只听到女孩幽幽地说了句:“这还是第一次我享受被恋人送咖啡的待遇。”

黄少天看了她一眼,坐在了对面。

他的指骨交错在一起,架在下巴前等着她说话,眼睛里没什么光,连头发看上去都是软塌塌的,说实话这样的黄少天并不怎么常见,他不说话的时候,看上去就像是一般的帅气的又有些小犹豫的男生无疑,但这不是苏沐橙熟悉的黄少天。

“哎,算了还是我先开口吧。”

“嗯,你说。”

“少天你有算过我们在一起究竟有多长的时间么?我也不卖关子,倒是可以跟你说一下,一共是八天的时间,确定恋人关系之后的半个月你就选择了复读,八月底我的学校开学,到一起过的圣诞节也好情人节也好,我们也就只是吃了八顿饭,看了四场电影而已,哦对都还是没买到好看的电影的票而随便看的烂片。”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都在想着,我那个脚踏五彩祥云而来的男友能披荆斩棘帮我抵挡外界一切事情,当然我知道这是电影情节。”苏沐橙一手托着下巴,另一手搅着杯里的拿铁,她的眼睛相当漂亮,看上去像是有星星在里面。

“但是,我也就只是希望在需要搭把手的时候有个人在身边而已。”她那双漂亮的眼睛渐渐地红了。

黄少天从口袋里找了一包纸给她,她接过,礼貌地说谢谢,若是外人看来,多么天造地设的一对。

“那次我生日,结果连着三天忙学校活动,还是从新校区到老校区,我一个人大半夜的搭公车往回赶,摇摇晃晃的公车里看着的都是陌生人的脸,一个笑容也没有。回到学校抬头看到天上几个特别稀疏的星子,聊胜于无,我当时就觉得我谈这个恋爱,真是仅仅只是聊胜于无啊。”有泪水从苏沐橙的眼窝里慢慢地聚集,慢慢地流下来。黄少天坐在她对面手足无措,忙想伸手去给她擦,但是却被女生拒绝了。

“所以说,你想要说的话就在这个后面了么?”黄少天小心翼翼地问。

苏沐橙点点头,她的眼睫毛上还带着晶莹的水珠。

呼吸了一大口,黄少天咧开了一个看上去并没那么好看的笑容,说道:“这确实是我抱歉,我来就是做了最坏打算的,大概之前有感觉到的说,今天终于听到你说出来,我也是——”

“让我来说吧。”

“好。”

“我们还是退一步做朋友吧。”

“也好。”

 

从COSTA出来,黄少天是哪都不想去了。

也不是多难过,看着女孩这样,或许她比自己会伤心,或者曾经伤心,但是说实话,黄少天是知道的从始至终他都没怎么上心,哪来的伤心呢?

但是为什么依然四肢无力,顺着指示路牌看到西湖,茫茫一片湖水被夕阳照得柔软像一段情诗。湖边的柳树枝条全都垂坠到了湖里,风一来,吹皱一池春水。

黄少天一个人霸占了一条观景凳,他看看左边,左边是一对情侣正相互抱着看风景,看看右边,右边是一对情侣依偎喂鸽子。

他身后还有一对情侣不时瞟来眼光,窃窃私语,似乎是觊觎他所坐的位置好久,见他不让起来,心生怨气。女孩抬腿走了,男生去追,去抓她的手,被甩开,又抓,反反复复弄了好几次,像演戏给人看,看得黄少天心生烦躁,转过身去,面对着一大池子明晃晃的湖水,脑海里回响着苏沐橙之前说的话。

——其实你还是没碰到一个多喜欢的人,所以才会这样,毫不介意这件事情,分或不分都交给别人,这样的感情,哦都不能说讲感情,这样的关系怎么能长久?

——或许,我觉得你跟喻文州都会比我长久。

 

所以好聚好散,不再相见,这是最好的了。

 

喻文州电话来的时候,他正一个人在吃怀石料理,也不是多有钱,只是坐下后拿上了菜单不好离去,又经历了人生第一次分手失恋,想着要给自己吃顿好的,硬着头皮,花掉了身上差不多几乎所有的现金。

万般无奈,他发了条短信给喻文州。

「能借我点钱么?」

发出去后三秒钟喻文州的电话就来了。

“你现在在哪?怎么了?为什么会没钱了?”

黄少天夹着一块鳗鱼嘴巴,嘴巴里的刺生还没吞掉,含着东西说:“我在杭州呢,想今晚回广州,沐沐跟我分了,我再呆在这没意思啊,想早点回来,哎啊等下——”嚼巴嚼巴了两下,吞掉了之后,用手压着话筒低声说:“我进了一个怀石料理店,我也没想会这么贵,身上的现金都被我花完了,你先借我三百块钱我买火车票,回来就还你。”

“……”

那边没了声息。

“文州?!喻文州?”

“你身份证号码多少?”

“要这个干嘛?你不是在核对我是不是真正的黄少天吧,哎呀我当然是啦,骗子怎么会找你借三百,我真的就是回不来了而已!”

“少天,身份证号报给我下。”

黄少天报出了一串数字,有求于人,还是乖一点的好。

“我给你买了今晚回来的机票,只有九点半那一班的了,你八点前赶到萧山机场,卡里面给你打了一千元,先回来再说。”

黄少天放下电话,心情复杂得连眼前的美味都完全吃不下,最后全让服务员打包了,想着要不今晚回去放冰箱,明天带给喻文州吃也是好的。

 

延误了三个小时之后的飞机终于起飞,等到降落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两点多,黄少天耷拉着脑袋一个人走在最前面,别人都还带着大大小小的行李,他一个包就背回来了。出了安检口连接站的人都零零星星,他低着头走,走到一半被人喊住。

“黄少天!”

喻文州的声音不大,但是在这接近于空旷的机场里显得格外的大,黄少天被吓到,回头看果然看到喻文州站在那。

像是阔别了多久的久别重逢,心中的郁结在这一刻化成了尖锐的冰锥,追赶着他一路奔向喻文州,然后用力的抱住。

喻文州搂住了他,像是整个世界都在怀中一样。

 

“我给你带了好吃的。”黄少天扬扬手中的东西。

“先别说这些,你像是先在这边睡一晚,还是搭大巴先回家?”

“啊,听你的。”黄少天说。

喻文州看着他,千里奔波之后异常的安静,这样的黄少天他不熟悉,但仍然让他为之心动,他揉了揉他的头发说:“不过只是失恋罢了,难道输不起?去机场旁边的宾馆睡一晚,什么事情等明天再说。”

宾馆的房间里的浴室是半透明的,上面和下面是透的,只有中间一段是用的毛玻璃,黄少天进去洗澡的时候喻文州打开了电视,虽说午夜的电视节目并没有太多的内容,但是架不住一直眼睛放在正在洗澡的黄少天身上的好。

但是忍不住了还是会看两眼。

正在洗头的人肩膀以上的地方都漏在外面,下面则是膝盖往下,少年的身形陡然的拔长,比起三年前宽阔了不少的胸膛和背脊,倒三角连下去腰线和髋骨的比例特别好,显得腰恰到好处的细。黄少天因为打球,所以小腿长得特别漂亮,条形的肌肉攀附在骨骼上,一直往下拉到脚踝,脚踝特别的白,也很细,看着就想让人摸上去抓住。

喻文州不是圣人,他脑海里也不存在柳下惠,只不过理智让他还保持着端方,也仅仅只是维持着可以看可以想却决不能动手的感觉。

半天,黄少天在里面洗澡,听见喻文州出门的声音。

套上T恤短裤出来,吹干了头发,听见喻文州敲门的声音,他打开门发现喻文州带回来了两瓶啤酒,也不多,两个人心照不宣的打开来一人一瓶,就着索然无味的电视,你一口我一口的干了。

微醺让人头重脚轻,时至后半夜,总算是通过酒精逼出了一点睡意,两个人爬上两张床,互道了晚安。黄少天刚想开口说什么,便见到喻文州已经转过身去背对着他关灯了。

他也转了个身,关灯睡觉。

等黄少天都轻微的响起了鼾声,喻文州翻身下床,他坐在黄少天的床的旁边,看着外面的月光照在这个人的脸上,白色的冷光照在这个少年身上,刚刚洗完的黑发还有些翘,衬得耳畔那一小块的皮肤特别的白。喻文州的手贴着他的脸,几乎是近在咫尺的抚摸过去,黄少天的呼吸均匀,起起伏伏之间,呼吸打在他手上,皆是让喻文州如坐针毡的酥麻感。

酒精这个东西,也是他的借口,最终还是忍不住,俯下身,将唇浅浅地印到了他的嘴唇上。

望梅止渴若是做不到只看看,那轻轻地舔一下,总可以吧?


评论(3)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