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马冰河入梦来

【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

【喻黄】我有个直男同学06

没错,三更。


6。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事情

黄少天报考了和喻文州一样的学校,招新的时候是喻文州去接的,在招新热潮里看着他被他们外院的一群莺莺燕燕围着,他不禁有些失笑,果然是黄少天啊。

就这样平安无事的度过了一年,黄少天在大二的时候又谈了一个女生,这次是本校同院的,喻文州也见到过,是女生倒追的黄少天,也是追了三个月,黄少天答应跟她在一起了。不过也没谈过多久,在他大二就要完结的时候还是分了,分手之后黄少天落得一身轻松,还来找喻文州喝单身酒,说自己可能注定是六月单身命,这一次是如此,上一次也是如此,说不定下一次还是如此。

苏沐橙得知黄少天又分手之后发来了一条信息。

「恭喜啊,朝着某个方向又迈进了一步。」

自从苏沐橙跟着楚云秀混了之后,大概是打开了一个新世界的大门。楚云秀拖着她看电视剧,看完又看动画片,抽着烟红着眼睛看渚薰爱抚真嗣,又看冬兵对着美队喊you are my mission,苏沐橙前后联系起来醍醐灌顶,当机立断发了条信息给黄少天,说你其实的真爱是喻文州吧。

正在喝水的黄少天一口水便喷到了电脑屏幕上。

分手后还能开开玩笑,两个人想来也没爱得多深,倒是这样的相处模式更好,于是二人也欣然接受。偶尔互相发发短信微信联系一下。

 

相比起黄少天那边的旧花谢过新花开,喻文州这边那个谈了将近有两年的学长怎么都分不断,藕断丝连了好久,喜欢在外面吃新鲜食的学长总是过两三个月又回来找喻文州,喻文州如果不答应,他就一哭二闹三上吊,消磨掉了最初那点感情之后,剩下的就是相互折磨。

直到学长大四,要毕业了,跟喻文州说分了。

喻文州接到电话的时候正在跟黄少天吃饭,低声问了句为什么?便从餐厅里走了出来。

那边传来冷言冷语的声音:“为什么?你还问我为什么?”

喻文州看了一眼黄少天,说道:“不是你想那样,难道我连恋人分手问句为什么都不能么?”

“你有把我当过恋人么?”

这句话问得喻文州哑口无言。

如果说实话,确实并没有。

听到了喻文州的沉默,那边更加趾高气扬,说着:“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和你那好学弟的事情,别人不知道我不知道么?你看你那学弟,眼睛都要粘到他身上去了。”

“别把不相干的人扯进来。”喻文州声音压低了些,换做是认识的任何人,都应该知道这是喻文州真的生气了的语调。

“那好,那为什么我要分手,原因也不需要告诉你了,我告诉你的只是个结果。”

喻文州最后拍板:“那就这样吧。”

挂掉电话,他站在过道上,回身的时候,看到了正巧露面的黄少天,余怒还未消,挑了挑眉毛,也没说话望着他。

黄少天缩了缩脖子,一副被偷抓了现场的表情,指了指通往厕所的方向。

“那什么,我去上个厕所。”

喻文州挥挥手,重新坐到了桌前。

等黄少天回来,两个人吃饭也没了声息,直到要买单了,黄少天才小心翼翼地问了句:“文州我去买单吧。”

喻文州看着他,抱着手不说话,最终还是点点头,勉强算是答应。

看着黄少天买单的背影,比对着现在应该称之为前度的人,那人也曾掏钱买单而只是为了让他开心一点,一段感情走到尽头似乎只用很短的时间,没过多久便物是人非。他也曾想好好待他,起码强迫着自己忠心于伴侣。如果做不到,那便好聚好散,留个完美印象也是好的,但,谁也未曾料到,这人硬是要撕破脸皮相见不相闻,那么多的回忆都随着这最后的几句话而成了心里的一道疤。

很难想象,如果真的——只是假如——万一有一天,他和黄少天在一起了,保不准真到分的那么一天了,如果这么难看,那还不如不要开始的好。

说来悲伤,但确实也是个理。

 

然后当晚黄少天就自己做主,推着喻文州去喝酒了。到经常去的酒吧黄少天问要不要喊王杰希,喻文州想了想还是算了。

两个人先点了一打,喻文州想问黄少天酒量怎么样,黄少天舔了舔嘴巴已经干上了。

一瓶先下肚,两个人才开口讲话,黄少天一边忙忙碌碌地拿着启瓶器开着剩下的酒,一边问:“你怎么就不跟我说说你那个男朋友到底是个什么样子的啊?”

“我没说过么?”喻文州装傻。

黄少天低头看着那些冒着白色雾气的瓶口,想了想,才开口:“确实没告诉过我。”

“啊,让我想想从哪里开始说起呢?他追的我,我那时候又年轻,没多久就答应了。其实最开始是不错,人长得对我胃口,性格虽然是有些傲但是在那个时候还算是对我够好的,我其实更多的是不太明白为什么我让他这么执着,因为好奇,所以想试试在一起看看。”

黄少天把自己的脸撑到瓶口,中间隔了一个手掌,斜斜地看着他等着他继续。

 

“不过可能是我太闷了,他终究是想要一段说上去特别风花雪月的爱情吧,他在外面有过很多次,暧昧或者是直接的约人,不过都还好,还算干净。但是这事情发生之后我就不让他上我床了,啊,这种事情不应该跟你说吧。”借着酒劲喻文州还是把该说的不该说的一股脑的说了出来。

“我觉得到后面我应该是出于伴侣的责任感了吧,虽然不至于一定白头偕老,但是也是尽量的能长久一点,人在这世间走一趟,有多久时间呢?能相伴时间久一些,孤独一人的生命旅途时间也会短一点吧。”

“不过,这些都不是什么问题了啊。分都分了,人,最终还是一个人走过一生旅途吧。”

黄少天不说话,拿起一瓶敲了敲他的酒瓶,咕噜咕噜的把一整瓶灌了下去。喻文州看着他喉头滚动,竟然有了些于心不忍。

“你不需要喝这么多。”

“没事,陪你嘛,你不是觉得干什么事情只有一个人吗?”

喻文州哑然,他倒是当真不知道黄少天会在这种事情,这种时候跟他计较。

“我,少天——”

“你的手机里有你们的照片么?”

“有——”

“给我下吧。”

黄少天今天的话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喝了酒的原因,变得短而语气生硬,总之是他并不熟悉的黄少天,他掏出手机,想了想还是把密码输入了给他。

接过了手机的黄少天找到了相册,用极快的手速翻着,那些零碎的照片里走过的是喻文州这两年的每天每夜,他心中有些异样,终究不是自己陪着他走过人生最重要的旅途,原本以为自己在他的生活之中的比重无人可比,但是看着这些照片黄少天才真正认识到喻文州所说,人生是一段孤独的逆旅的意思。即便是朋友,非是恋人,也达不到堂皇的出现在生活中的理由,而即便是恋人,也触及不了一人生活的孤独感。

他狠狠心,圈住了全部有喻文州前度的照片,按下了删除键。

然后抬起头来面无表情地说道:“照片被我删了,你会伤心会生气得跟我翻脸么?”

喻文州没有正面回答他,只是盯着他因为酒精而染上的绯色的面容看。

“其实你根本不相爱吧?我把你们的照片都删了,你一点表示都没有,即便是留恋那时光,也不会这样无动于衷,还有你们分手,你连追都没追回一下,你和那时候的我有什么区别?恩恩,就是毫无区别的,说白了还是不够爱,不然哪能这样云淡风轻呢?喻文州,你心里到底住着谁呢?我高中就想问了,你倒是给我一个答案啊?”

越说到后面,黄少天的声音是越大了,喻文州没办法,也不想阻止他,看着他这样,心里甚至升起了一种不可言说的愉悦感。

黄少天眼眶红了点,他似乎有了一种几乎类似于野心的东西,自喻文州说起他的孤寂的人生开始,他倒是想知道,认识将近十五年,占据了人生的大半时间,为何可以就轻描淡写一句话,把他们的时光也一并抹杀?

这情绪一发不可收拾,最后只能和着酒一起吞咽下。

 


评论(19)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