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马冰河入梦来

【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

【喻王】春来江水01

来,搞起

鲜贝相关退役梗

暧昧暧昧暧昧!!!!

以后有不可描述部分的写作!


1


王杰希手上多了一串手串。


一般来说这种东西不怎么会出现在电竞人士的手上,太长,有的东西也有些重量,对于他们这些靠手吃饭的选手来说,过重的负担会降低手的灵敏度的,因此他们这批人里连手表都鲜少有人佩戴。


所以当喻文州眼尖看到王杰希竟然带了一串串珠出现在国家队的时候,他是有些吃惊的。


王杰希瞥见了他的眼光,略一偏头,顺着他的目光看到了自己那串手串上,问他:“你要看这个啊?”飞机上的大部分人都睡了,没睡的基本上就在打PSP或者是带着耳机听歌,喻文州和王杰希坐在靠近机翼的二人位置上,开了灯,两个人一人拿着一本书,也是读得累了便说起了话。


“嗯,这是什么啊?”


“菩提子的手串,一百零八子的。”


喻文州看向王杰希,从他手中接过了那串手串,珠子上还带着他的温度,木纹优美,触手温润,光泽细腻,即便是喻文州这种外行人一看都眼睛为之一亮。


他挑挑眉,捏着那串珠子问:“怎么开始玩些这些玩意了?”


“都是个玩儿呗,大概是准备退役了,想着培养一下自己的其他兴趣嘛,侍弄花草我又有不能带着一起出差跑,养宠物又要花钱花时间花感情花精力,运动又是个宅男体质,就找了个不怎么有影响的。”


“真打算退役了啊?”王杰希说了一大堆,只听见喻文州他压低声音打了个直球。


王杰希极缓慢地眨了眨眼睛,睁开之后眼睛的目光落到了那串珠子上,轻飘飘地说:“没办法嘛,心有余而力不足了,即便我想再打几年对于微草来说,也只是有个拖后腿的老将而已,我倒是不想被人这么说。”


喻文州叹了一口气,拇指顶着珠子撩起来,又放下去,发出细小却清脆的响声,一句话作结:“每个人都要经过这样的过程,到不知道我退役的时候,有谁来送。”


喻文州把手上的串珠摊在手上,王杰希伸手去拿,指尖碰到他的掌心,男人不太常见的柔软掌心让王杰希一愣,仅仅只是指尖的触碰,他也能察觉到触碰之后指尖的热度。


 


“你要是退役了,我送你串珠子吧。”王杰希说道。


三万英尺的高度上,王杰希给了喻文州这样的承诺。


喻文州关了灯看着他,说好,我等你,哦不是你等我。


苏黎世他们入住的宾馆离会场不远,这边还安排了很多亚洲区和南欧区的队伍,中国国家队被安排在了十楼,除去女生的一间房剩下的都是男生的,按照喻文州原本的想法是按照战队分配,无奈首先连双鬼都变成单鬼,一队一人的不在少数,二来再续情谊的也不少,三说还有黄少天这种抓人一天到晚要PKPKPK的人在,因而房卡拿手里不到三秒时间就被抢夺一空,一只手拿着房卡在他眼前晃了晃,他抬眼,就见熟悉无比的王杰希摊手:“很不幸,领队跟我一间了啊。”


尾音上扬,北京话这么说起来,让喻文州很是受用。


心情略恢复半格,他拿起王杰希的行李箱,把自己的行李包放在上面,偏头对王杰希说:“你开门啊,我没手了。”


住宿条件很是不错的。


两个人稍微整理了下行李箱,王杰希把自己的衣服挂到衣柜里喻文州衣物的旁边,手上拿着还剩一件的外套,先欣赏了下柜子里的衣服,不知道是不是靠近香港的原因,喻文州的私服里低调的英伦风偏多,棕色、深蓝、深绿、砖红都有,不同质地的裤子,短的长的也有,还有些小配饰比如休闲领带,衬衣上的袖口或者是其他的,闷骚。王杰希总结道。相比之下,王杰希这个地道的北京大老爷们就简洁单调得多,几乎是清一色的黑白灰,服装也多少是T恤,或者是罩衫,不过王杰希小时候喜欢听摇滚,这么多年了衣服后背上还带着大片LOGO,活脱脱的愤世青年,再配上他现在手上戴着的串珠,到还真有点像道上的。


喻文州见他站那有些时间了,就只是发呆咬着手指看着柜子里,过去了问怎么了?

王杰希抬抬手腕,也不需要过多的言语,喻文州就把那件类似于薄棉卫衣的外套搭在了自己的一件深蓝色衬衣上。


“晚上出去不如试试这件?”喻文州拿着衣服在王杰希身上略微的比划了下。


王杰希眯着眼睛笑,看他:“不合适吧?”


“有什么不合适的?”


王杰希挑挑眉,从喻文州手上接过了衣架,对着镜子比划了下。


苏黎世毕竟还是在高纬度区,晚上温度不高,领队叶修在飞机上就通知了到地第一顿到外面餐馆吃饭他请客,虽然不知道有没有诈,但是大家还是纷纷响应,下午略微收拾了下便三三两两在大堂集合,喻文州和王杰希先睡了下补个时差,再起来洗了个澡,喻文州等着王杰希先洗碗,看着洗了头的人趿拉着拖鞋只穿了一条白色的平角短裤便擦着头出来的时候,笑了。听到嗤笑的声音王杰希才发觉不对,横扫了挂在椅子上的衣物,摔了门又躲回了厕所里。听到“砰”地一声,喻文州扬声问了句没事吧。


里面闷闷地传出没事的声音,再打开门已经换好了全套,他看过来,耳尖子还是红的。

“还不错。”喻文州自然是不会去点破这些事情的,这样的风景只要自己一个人享受就好。

“不太喜欢穿衬衣啊……”王杰希感叹道。

“不穿衬衣,身材练那么好干嘛?”喻文州反问。

不出意外,这人的耳朵又红了。

“我可是没想到,王队脸皮这么薄啊。”


“不是脸皮薄,是刚洗澡,脸上烫得狠呢。”

“我摸摸?”

王杰希一个转身:“算了。”

欲盖弥彰呢,不过极少看到这样的王杰希,一件衣服换得来,真值。


他们找了个古色古香的饭店吃饭,据说是苏沐橙和楚云秀在网上查了老半天攻略,两周前便预定下来的餐馆,米其林三星,原汁原味的瑞士餐。

当然这群年轻人可不是来吃情调的,来,纯粹是为了花叶修的钱。

叶修在饭桌上也说了,这就是夺冠庆贺餐,是老板娘掏钱请大家吃的,作为叶修的手下败将,大家都吃得憋屈啊,恨不得多吃点,把叶修吃垮了才好。

不过场上对手场下朋友,再怎么咬牙切齿,也真的恨不起叶修来,叶修这十年,走的不是坦途,却又能从崎岖道路走向康庄大道,甚至捧起了人生的第四个奖杯,身披荣耀而砥砺前行,他确实是指引着所有人的方向。

所以这个时候,只想破个例,每个人端着一杯黑啤,目标就是叶修,一杯倒也好,三杯倒也好,不喝一口,怎么对得住一路被他踩在脚底下的各位后辈呢?

周泽楷喝一口,他喝一小口,孙翔喝一杯,他喝一小口,王杰希来了,他喝一大口,喻文州来了,他又变小口,楚云秀来了,杯底都干净了,那些没赶上的唐昊啊、李轩啊、方锐啊纷纷叫嚣说这样不公平,自己连酒都没敬到呢!

苏沐橙站起来说我替他喝,李轩第一个说,来,苏妹子咱干一个。双鬼苦主总不能喝酒上也被人压一头吧。苏沐橙就真的端着刚刚喝下的半杯和李轩干了个底。

叶修护妹心切,问:“有问题没有?”

苏沐橙比了个OK的手势,眨了眨右眼,当然没。

幸好开了包房,要了两桌,两桌人闹到凌晨,醒着的没几个,王杰希和喻文州都算是清醒,打电话喊车来把那个鼾打的如雷的叶修给拖回去。

黄少天在这边睡眼朦胧,眼见着藏蓝色衬衣的人在自己面前晃荡,一把抱住腰,脸蹭了两下就嘟嘟囔囔地说道:“队长我要吃冰糕冰糕冰糕冰糕!还要芒果奶昔芒果三吃芒果白雪黑珍珠红豆牛奶冰炼乳龟苓膏……”

王杰希回头,拍拍黄少天地脸,悄声说:“黄少我不是你们队长啊……”

“不是队长?!怎么会穿这件衣服??上次我们拿总冠军后,队长奖励给自己的礼物,特意去外滩后面的成衣店定制的,说结婚的时候才会穿这件!!”

王杰希抬头看喻文州,那人站在那边,身边都是嘈杂事物,他好脾气的在哄喝醉了酒的唐昊,倒是对谁都是温柔神色。

王杰希心下一动,如石子投湖,泛起一圈又一圈的涟漪。


评论(4)
热度(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