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马冰河入梦来

【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

【喻王】春来江水02

这是一篇科普文玩的甜文!



老绿松石


2

玩是要玩,比赛还是要打,经过两天的调整,两天适应性的训练,终于在这周五迎来了小组赛的第一场比赛,对印度。

亚洲区除了中日韩基本上都算是弱旅,即便是这样,喻文州依然小心谨慎,跟叶修探讨过后,提交了第一场出场人员名单,单人赛唐昊、黄少天、苏沐橙,擂台赛王杰希、孙翔、方锐,团队赛楚云秀、孙翔、周泽楷、李轩、张新杰,替换第六人为喻文州。这样的阵容堪称豪华,单兵作战周泽楷、唐昊、孙翔、黄少天都不错,选择唐昊打头阵是为了给一个气势,擂台赛微草守关大将王杰希在第十赛季表现尤为突出,几乎不败,这一次把他放到第一位来,就是有着一挑三的气势和野心,四大战术大师放一个在场上都不得了,有孙翔周泽楷这对当季最佳搭档在场上,问题应该不大,再加上一治疗,一远程,一控场,,喻文州甘愿做第六人。

第一场,如此星光闪耀,唐昊满血虐印度的气功师,黄少天拼掉了他们的战斗法师,苏沐橙则是站在塔上身形都没有下来过的赢了比赛,王杰希毫不犹豫的一挑两个半,剩下半个是留给孙翔玩的,下场时候方锐还在叫嚣,说前面两人太过分,第一场比赛连脸都不给他露一个,五人上场,为了追求速度,在候场区就换了第六人喻文州进来,迅速而果决的解决掉了战争,张新杰脸色平静的坐在位置上,连手抖没有放上过键盘。

10:0开门红。

小组赛第一轮结束,叶修带着他们做复盘,都是战队队长几个熟人,打法自然是熟悉的,虽然印度队弱,但是因为不熟悉,反而在团队赛中因为战术而吃了亏,幸亏肖时钦及时调整,才抓住了机会对着他们的治疗一顿暴打,把局面卡死在五比四上。叶修这次拆掉了剑与诅咒,说实话喻文州的作用并未百分百发挥,在复盘的时候,是他先做出的自我批评。

“其实还好,但是上了比赛场就下意识地了。”叶修总结道。

喻文州也没有办法,碰到了这样的情况,谁都没有办法,例如李轩的阵鬼,在没有吴宇策的斩鬼策应下,单职业的辅助功效会降低不少,为了考虑队伍整体的编排情况,也不得不进行调整。虽然在赛前国家队集训时候,有进行过多次随机组合训练,但是到了实际之中,又是另外一个说法。

王杰希看着他没说话。

会上达成了一个共识,即在每一场比赛时尽量派出一堆搭档出战,而在别的场次则会派出相偕职业或者是善于配合的成员。

王杰希、方锐、苏沐橙和张佳乐被留了下来。

“风格打法不必我多说,即便是有自己的核心打法,但是在队伍中也是至关重要的策应作用。”叶修叼烟,点燃,吸了一口。

苏沐橙晃了晃手,表示不想闻到。

“所以说,我们要做的是什么?”

“在战术上来说,是随时做好战场主体与策应选手之间的转换。”

“心理上呢?”王杰希知道叶修的重点通常在后半句。

“——良好的心态哈。”叶修迅速的接了句。

看看在场几人,换过打法的、换过队伍的、换过职业的,心态要还不好,怎么在这如狼似虎的圈子里混下去。

 

小组赛第二场便遇到了劲敌加拿大,这次派出的参加单人赛的人孙翔不幸折戟,张佳乐也没能守住,单人赛只靠着黄少天赢回一分,擂台赛上楚云秀和人拼血拼掉一个,周泽楷撞上世界神枪第一人,最后不敌,守擂的王杰希上场,把带着的那串东西交给喻文州,说赢了就还回来,结果职业上略有压制的神枪还是赢得了比赛,现在也就只能依靠团队赛比拼。

这一次团队赛的出场人员略有变动,喻文州、王杰希、张新杰、肖时钦加孙翔在首发,唐昊做第六人。

喻文州上场前把菩提子挽了一挽,最终是带到了脖子上。王杰希看了他一眼,略带责怪,喻文州摆摆手制止了他,拉开椅子坐在了他的身边。

“你该取掉,这会影响你。”

“不,他会保佑我。”

 

不知道是不是听了喻文州这番话,倒是开场无比的顺遂,刷新的地图在萨尔荒漠,孙翔和王杰希分为两翼往前,身后三人迅速跟上,拉出一个半包围的形状。在出现了对方的痕迹之后,肖时钦毫不犹豫的下令缩紧队伍,机甲放出,低空飞行,果不其然出现了藏在荒漠背后的刺客的身影,被机甲逼得现身的刺客朴一站定孙翔的豪龙破天接着降至,那刺客想用影分身逃,只看到王不留行接着一个星星射线轰掉了他的退路,顺便把另一个潜伏在荒漠底下的驱魔师给轰了出来。

骑着灭绝星尘,王杰希操纵着王不留行寻找着机会。

喻文州不喜欢上来开大,但是在此情形大好之下,也想要赌一把。

那就死亡之门。

神枪果然在此偷袭过来,王不留行毫不犹豫的冲上去,燃烧瓶丢得一地乌烟瘴气,神枪犹豫了下,就在此时,喻文州果断的打断了死亡之门的吟唱,而用诅咒缠上了他。

僵直。

所有人都反扑了过来,他们的目标唯一的,就只有神枪。

比赛结果定格在了6比4上。

 

赛后喻文州在下场的时候偷偷地亲吻了下胸口的串珠。

“真的挺灵的。”

“喻队,那是我的……”王杰希有些无奈。

“不是说好了给我一串的么?”

“不是这串啊……”

喻文州也不勉强,或者说他就只是想要开个玩笑而已。

从脖子上取下来,递给王杰希带上,王杰希在手上绕了几圈,重新带到了左手上。珠子是温的,还沾着喻文州的体温,他也不知何时平日里缜密的喻文州会成这样,甚至还玩霸道总裁强取豪夺那一套,还把叶修的不要脸学了八成。但是,怎样都好,都是那个喻文州。

 

接着便是第三场对日本的比赛,换了第二批选手上去磨合,最后效果还是不错,7:3赢得了胜利,三场全胜,他们提前出线,接下来的比赛在隔一天之后,这一天有的人选择了继续观战,喻文州和王杰希他们看完了美国对德国的比赛之后,便出了会场。

 

“去哪?”

“城东的古玩厅。”

“哦,你什么时候还查了信息要去这种地方啊?”

王杰希看着他:“不是你说想要一串串子么?”

“想拿二手糊弄我么?”

“我怎么舍得?!”王杰希走在他旁边,顺口就回了一句。“只是去看看,有什么好配件没有,说不定这儿能弄到波斯绿松什么的。”

王杰希只是随口一说,喻文州可是上心了,他们乘坐电车到了古玩厅,喻文州在琳琅满目的柜台里倒是撇起了绿松石。


“看什么呢?”

王杰希问,喻文州不识这些,却看得格外认真,他有些好奇。

“不是你说的绿松石么?”

“哈,我也是随口说说拉。”

“你随口说我可是会当真的啊。”

王杰希偷笑了下,把手交到了喻文州的手里。

 

古玩厅不大,展柜却摆得密密麻麻,不少都是土耳其货,卖的价格也不贵,很多都是几十欧的东西,喻文州喜欢玻璃器,大大小小的玻璃器皿真不算少,各种高脚壶或者是双耳波斯壶在暖黄色的灯光照耀下折射着炫目的光芒,他挑着觉得这倒是可以买回去摆家里,但毕竟还在比赛,托人带回去的话还怕路上折损了,想着要不快比完了再来一趟。

王杰希则是在认真的看着首饰。欧洲流行宝石和金银器较多,而且比起中国的串珠来说,更喜欢镶嵌,有时候碰到好物件,旁边却镶嵌了一圈的碎钻或者水晶,年代久了,还掉了一些,露出黄铜发黑的孔洞,倒是让王杰希抬手又放下。

两个人逛了将近半圈,倒是还没真正的出手。

行至一个卖小型油画的摊前,喻文州眼尖先是发现了柜台里有一包老绿色的珠子,他紧了紧王杰希的手,悄声说:“看那儿,有包绿松石呢。”

王杰希找店家拿出了那包珠子,接近鹦鹉绿的绿松石是老货,比起孔雀蓝色来说时间上要老得多,前几年国内炒得火,达到了直径八毫米的珠子一百一颗。他扬扬手问老板这包多少钱,老板竖起了三根手指。

三千,数了数将近有四十颗。按照行情来说确实不贵。

王杰希问喻文州喜欢不喜欢?喻文州自然是没什么意见的。

打开钱夹准备掏钱,老板见这中国顾客付钱爽快,忙摆摆手,示意他停下,从另一个黑色丝绒盒子里拿出了一颗同质地的绿松石珠子。

看到这珠子,连王杰希都不仅挑了挑眉。

鹦鹉绿的珠子上泛着一层柔和的油脂光,直径将近有三厘米,通体浑圆,上面分布着似虎斑一样均匀的黑色花纹,这么大的绿松石珠子王杰希还是第一次见。

“多少?”他用简单的英文单词问老板。

老板此时竖起了一根手指。

“一百?”

“怎么可能——”王杰希笑了,他凑近了喻文州耐心的跟他解释:“他说的是一千欧。”

老板把那颗珠子放在黑色绒垫上,又把刚刚那包解了,一颗一颗按照顺序的摆在绒垫上。喻文州不懂行当,望向王杰希。

“他的意思是,这个之前是一个项链,这是最大的那颗吊坠,所以说起价值来,整包都不及这颗啊。”王杰希说道,继而跟老板说:“这个我要了。”

这个古玩厅不还价,王杰希拿出了卡,倒是被喻文州拽了下袖子。

“这买给我,我不出钱?”

“想要出钱啊?喻总别出小钱,倒是先在北京买套房让我去住吧,我现在还住在宿舍呢。”

喻文州看着他笑,看着王杰希付账,他倒是终于懂了为何网上疯传付账的男人是最帅的。

确实啊。

 

王杰希转过身来,把那个布包递给了喻文州,悄然笑道:“拿着啊,别丢了,回去之后给我。”

“干嘛现在给我?”

“绿松石辟邪保平安,国外称他为成功之石,你这手速参加世锦赛,保不准天天被人压着打呢,带着他,自己心里好受点。”

“……混帐。”心脏和心脏玩暧昧,连骂句都是笑着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王杰希也笑,轻轻地在那个珠子上亲了下。

“学你,给你开个光。”

 


评论(12)
热度(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