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马冰河入梦来

【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

【喻王】春来江水03



珊瑚戒指~


03

小组赛顺利晋级到十六强赛,十六强碰到的是老对手韩国队,在十几年前,对待韩国电子竞技,可以用上抗韩二字,多少老将被停留在了一生抗韩的道路上。荣耀第四年开启了韩服,紧接着第五年便在韩国也开始举办荣耀职业联赛,至今也走过了六个年头。都说韩国打起来有种魔性,经常是打得过的特别好打,打不过的特别难打,在几次亚洲联赛中,中国和韩国的胜率一半一半,叶修算是扛韩老手,但是他也没什么把握必胜。

“稳妥点,我觉得这次需要保证团队赛。”喻文州说道。

叶修点点头。

“他们队伍中,术士、狂剑士、魔剑士可以说是国际一流的,在团队赛中百分之八十会出场,召唤师是他们的特色职业,比起单人赛,团队辅助功能应该更胜一筹,所以目测也会出场,接下来就是牧师了,他们的领队便是牧师,可想实力也不会差到哪去。所以首发应该是这几人,第六人的话,估计是在枪炮手、刺客还有魔术师中间挑选一位了。”肖时钦如此分析到。

他们的职业分配比较平均,而且也是强力职业,并不剑走偏锋,大开大阖地打可以,而玩花招也行。叶修思考了半天之后,挑选了周泽楷、孙翔、喻文州、黄少天和张新杰作为首发。王杰希作为第六人。

中国最好的两对组合。

最棒的牧师。

最好的策应。

 

上场前做着手操,黄少天围绕着周泽楷身边叽叽喳喳,嚷着等下把人留给剑圣,不要一个人全盘下了,周泽楷在旁边光点头就是不说话。孙翔被弄烦了恨不得挠黄少天,被旁边的肖时钦瞪了一眼还是作罢。张新杰在闭目凝神,叶修叼着烟不能抽露出郁卒的表情。喻文州问王杰希:

“紧张么?”

“还好。”

“没怎么和你配合过啊。”

“上一次不是有一场么?”

“上次没什么压力。”

“难道你担心这次?”

“我是怕你担心啊。”

“我?”王杰希停顿了下显然是思索了之后才回答:“还真有点。”

“呵——”喻文州停下来,拿起他的手,揉搓指骨,说道:“放心,想从我这下手,我可是不答应。”

王杰希抬起头眯着眼睛看着喻文州,与平时没什么不同的长相,却因为这句话而显得杀气四起,他今天把额前的刘海都用发胶梳了上去,露出饱满的额头和上挑的眉毛,好一派东山少爷的气势。这样的喻文州一点都不常见,但是却出人意料的特!别!帅!

“哇!队长队长队长!我也要求做手操做手操!你怎么能只跟大眼做啊啊!”完全不知道气氛是什么东西的黄少天及时的出现,打断了这边略微有些收不住的气场,喻文州特别自然的松开了王杰希的手,捏起了黄少天的。

“啊啊啊啊啊疼疼疼疼疼疼疼疼疼疼疼疼疼疼疼!队长手劲怎么这么这么这么这么大啊!”

一番笑闹之后,刚刚一直存在于场边的紧张感冲散了不少。

叶修把咬过的烟头塞进了垃圾桶,大手一挥。

“英雄们,上吧!!”

 

地图随机选择在宝石峡谷,这算是中国队练得比较多一点的地图,算起来也算是半主场,他们从东北角刷新,便直冲峡谷两边高地占领制高点。王杰希的王不留行却在加拿大的主力部队向着另一边高地冲来的时候,笔直的冲进了队伍里,低空飞行,翻身,借树跳跃,几个回合,占上了西侧的高地。

“攻击!”

早已经准备好了的周泽楷火力大开,借助着这火力,孙翔的一叶之秋一跃而出,加拿大的魔剑士、气功师和元素法师迅速后撤,枪炮师从他们后撤的空档里找到一个合适位置一跳,火箭炮往地上一轰,毫不犹豫的将自己轰上了天,枪炮一甩,一颗榴弹就朝着王不留行甩过来了。王杰希不能退,他的背后是正在放大招的喻文州。

一步也不能退。

王不留行倒转扫帚,朝着榴弹飞了过去,在贴近到榴弹不到一个身位格的距离时候猛然下降,一个星星射线射出。

引燃的榴弹碎片伴随着四散的星星光芒笼罩在加国三人的头顶,从喻文州这个角度看过去都不得不惊叹这画面燃烧的美丽。

待燃烧的火雨散尽,喻文州的诅咒就此落下,混沌之雨加黑暗之爪,喻文州硬挺着加国魔剑士的伤害,手上动作不停,黑暗之爪完成之后再束缚术,途中魔剑士凭着距离逃开,气功师被吸入到可操作伤害范围不能动弹,王杰希扫帚回环拦住了前来救援的牧师,喻文州直接开大。

死亡之门,洞开。

带走第一滴血。

“漂亮!”孙翔情不自禁的喊道。

喻文州只是一笑,对着耳机说:“想办法在第六人赶来前,把治疗弄完,我用我的命去换。”

“好。”

喻文州的索克萨尔毫不犹豫的用燃烧箭矢吸引了剩下三人的注意,王杰希从旁接触,黄少天赶来,落英式接流星式再加破空式,逼得过来围攻的魔剑士和他缠斗到了一起,王杰希毫不犹豫的穿行到周泽楷面前,孙翔毫不犹豫的将飞奔过来的第六人狂剑士拦下,耳朵里是喻文州的声音,靠你们了。

王杰希声音闷在喉咙里嗯了一声,身形毫不犹豫的闪烁了起来,在周泽楷的火力遮掩下,魔术师打法。

王杰希这是要拼着半管血吊打两人的节奏啊。

狂剑士在三人的围攻下连大部队都没有碰上面就被王杰希以换血换掉了,说他冤确实不冤,谁叫碰上了魔术师?!

最后这局还是赢了,不过惨烈得在场上只留下了百分之八的血的孙翔。

喻文州长舒了一口气,王杰希重重地点了下头,孙翔和黄少天不情不愿的击掌,周泽楷则是先去了厕所。

原来男神也要上厕所啊?

 

在场下叶修又不知道从哪弄来了一根烟在嘴巴上叼着,跟得烟不要钱一样。站在他们下台时必经的拐角口,啪啪啪的鼓掌。

王杰希下台的时候,笑了下,问叶修:“精彩么?!”

“可不是,以为看到了年轻时候的大眼哪。”

“那是,微草和蓝雨十年敌友,也没想到联手会是这样的效果。”

“诶我说大眼我在场上就发现了,你护起喻文州来那可是不一般啊。”叶修跟他侃。

“战队需要,谁都不能少。”

“下了台句句话也不落蓝雨是怎么回事?有情况么?”

放松了之后的叶修笑得轻松。

确实,六比四赢得比赛,也算是一场恶战。

回到酒店之后,喻文州躺在床上不动弹,今天他的手确实负荷量挺大,他已经过了上升期进入到稳定期,该想的事情是如何保持状态,而消耗过度,对之后的比赛的影响还是比较大的。看着自己手指尖略微的颤抖,喻文州突然有些力不从心。

“那谁,那谁,王队?!”

喻文州喊正在洗澡的王杰希。

“怎么了啊?”王杰希的声音闷闷的在门板后面传出来。

 

“杰希大神出来了没啊?帮我来做套手操把。”

“等我出来——”里面的水声停了,喻文州偷笑出了声。

王杰希这次学乖了披上了浴衣,擦着头上的水出来了,喻文州趴在床上没动,王杰希直径坐在了他的脑边,身体的重量带得枕头也凹陷了下,喻文州把手交到王杰希的大腿上,被他握住。

手上传来了忽轻忽重的指压,他的指腹一圈一圈的在自己的指关节上打着转儿,被空调吹得有些凉了的手指迅速的热了起来,王杰希端着他的手,如看珍宝一样的看着。

“你这双手,要是带戒指肯定好看啊。”

“是么?”喻文州自然而然的接腔。“你有戒指么?”

“有啊,我的戒指喻队想带么?”

喻文州翻个身,脸贴到了他的腿上,他的手不安分的滑进浴衣底下,刚刚洗完澡的人身上还带着热气,被喻文州的手一摸,腿往里一缩。

“别闹!”

 

话虽说着,王杰希还是从自己的包里拿出了一个盒子。

“竟然随时准备着?”

他努努嘴,让喻文州打开盒子。

“一颗去年在潘家园收的老珊瑚戒指,上面有一颗拇指大的珊瑚,我本来想着带着玩玩,现在要给你做串子里,不如取下来,找工匠磨磨,可以做子母留。”

“这么好看不舍得啊。”

“好材可遇不可求啊……”王杰希叹口气。

“那先带着拍一张吧!”

喻文州拿出了手机,将戒指带上手上,火速的拍了一张。

“好了!”

“小心手机被盗,可别被别人拿着你账号发出去了啊。”



=================作者有话说=================

CP15终于清完了库存

家装日记和失忆蝴蝶重新上架了

小本子也是!

失忆蝴蝶二刷了(哭着跑开,再不三刷!!!!!)

失忆蝴蝶戳我  

家装日记戳我

昙花痛戳我

一叶一王戳我

还会有一批周边:和纸胶带、徽章、明信片 等在店内上新,敬请关注


评论(13)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