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马冰河入梦来

【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

【喻王】春来江水05

加了一段脖子一下不能描写的部分,只是半解冻肉,纯粹解馋用!

05

在进入到决赛的时候,确实是所有人都没有意料到的。他们记得台上的黄少天、喻文州、苏沐橙、方锐张新杰和周泽楷在电脑前坐了很久,等看到结果的时候,最先没有把持住的,竟然是方锐。

这小子,竟然在台上哭出来了。

苏沐橙是第二哭出来的,一边哭一边怪方锐,都怪他带出来的眼泪。

队友们都在啪啪啪的鼓掌,确实,对战老牌强国澳大利亚的半决赛,连赌局开的都是1:2.3。

“叶领队买了多少啊?!”

“小一千呢,还没敢告诉蓝河。”

“你还真不怕输啊?”王杰希望着叶修,他这次上了擂台赛。

“他啊,还从没想过输这个事情吧。”同样是在擂台赛上大放异彩的楚云秀走上来,她偏头问叶修:“有烟么?借我一根。”

叶修偏头看看她,画着精致的眼妆的眼角上有一片泅开的水渍。

“啧啧,要什么烟,还不去和沐沐抱头痛哭?!”叶修才不把烟给云秀这小姑娘呢。

“算了,我等下自己回去拿。”

他们下来了,和每一位队友挨个一一拥抱,黄少天吵吵嚷嚷地让整个小的观战区热闹得跟菜市场一样,不过此刻没人说他,因为所有人都特别高兴。连平日里一直都特别淡定矜持的周泽楷脸上都带上了些喜形于色的笑容。

喻文州和王杰希拥抱的时候,王杰希都能感受得到他身上那一份还未平静的颤动,他的手环在他的背上,胸口贴得特别近,连他口袋里放的东西都能透过衣服感知出来。

“你真的把那颗绿松石珠子带在身上了啊?”王杰希悄悄地问。

喻文州没说话,极低的靠着他的脖子点了点头,并未剪得太短的发尾扎得他有些痒,王杰希缩了缩脖子,喻文州的手便扶了上来,他把唇贴在他脖子上,用气声说道:“我想亲亲你。”

王杰希一瞬间僵直没动了,他环顾四周,叶修还在扯纸丢给自家的爱哭包,孙翔勾着唐昊的脖子笑得露出了虎牙,招呼着肖时钦给他们拍照,张新杰显然是在打电话给韩文清,楚云秀在旁边给苏沐橙擦脸上的泪痕顺便补妆,所有人都在忙着自己的事情,就连黄少天都围着周泽楷叽叽喳喳没停。

他们只是极普通的相互拥抱庆贺。

喻文州的唇触碰上了他的耳垂,然后王杰希感受到了一阵酥麻自耳垂处温热的地方传来,还伴随着丝丝的痛感,像是蚂蚁噬咬,王杰希似乎是反应过来什么,在喻文州的腰上紧了紧手上的力度:“你别在这时候——”

“我开心——”

“看得到的?”

王杰希问得小心,喻文州只是嗤笑了声,迅速的放开了他,盯着王杰希的耳朵,耳垂那儿果然有他一个牙印,小小地,只有他和他知道的。

喻文州望得他啊,耳尖子地方只有那么大,红了一片。

“来,叶领队,辛苦了。”喻文州带着笑去拥抱叶修。

叶修笑得坦荡荡的打开了怀抱跟他拥抱:“还不快谢谢哥,喻队你还真是越来越大胆了啊。”

“自然啊,不然怎么追得到人啊,你说是不是叶领队啊。”

喻文州这一语双关得把叶修当时打飞的到他们蓝雨来抓人这事情也说进去了。

“彼此,彼此啊,啊哈哈……”

 

苏黎世夜景很美,可是房门一关,相对的人还是老样子。

决赛按道理是四天之后,确实够他们能狂欢一阵子,喻文州问换上了私服的王杰希要不要出去游一下这座城市?

“可以牵着手一起游车河么?”

喻文州笑了下:“王队哪学来的这词?”

“怎么?”

“用错了,这儿我可没车带你上街兜风啊,不过牵手,那是可以的。”

“算了,你还真当我是十八岁才恋爱啊,还要牵着手。”

“那,王队,知道什么叫拍拖么?”

 

苏黎世的苏黎世湖是个著名的冰蚀湖,水色澄澈,在湖边的圣彼得大教堂尖耸的屋顶上有着欧洲最大的表盘,当钟声敲响的时候,整个苏黎世都安静了。他们行走在湖边的广场上,这儿的人儿生活得和其他欧洲地区的人没有什么不同,闲适、享受生活、慢速度;整个广场上都飘荡着慢悠悠的气氛,仔细闻似乎还有一丝咖啡的香味。

喻文州最终还是拖上了王杰希的手,借着暮色沉沉异国街头,他们小心翼翼地牵手,嘴里说着不要的王杰希在被喻文州十指相扣肩膀挨着肩膀的走在圣母像下时,心情确实雀跃得如同十八岁的少年。

不过他十八岁没有谈过恋爱,不知道现在的小年轻是否还有这样的纯情。

“王队你看啊,这个湖上没有船呢。”

“干嘛突然说到这个?”

“便是想要跟你好好解释下什么叫做拍拖的,本来想来湖边,照着实物跟你解释,结果——”

“你说吧,我的理解能力还没那么差呢。”

喻文州找了个湖边的长椅坐了下来,他们左边是一对正在深情拥吻的恋人,右边也是一对,额,一对看上去正在拥吻的同性恋人。

“拍拖啊,其实是当时在珠江上,有种漂亮的轮渡叫花尾渡,每次当它要进港的时候,就只能依附着小火轮,靠着纤绳,两船靠拢,互相依偎着进港。后来被用到情侣恋爱上,你说,广东人是不是很浪漫?”

王杰希看着他笑:“喻队知道得真多啊。”

“那可不是?我还知道现在气氛正好,想问问王队初吻还在么?”

“可是为你留的啊。”王杰希回他。

喻文州眼中闪过一抹笑意,他靠近他,凑在他的唇边说道:“那,那我就却之不恭了啊。”

喻文州的唇挨上王杰希的嘴角时,先看到的是他顺从的闭上眼的脸,他心中一紧,原本被刻意拉扯得缓慢的节奏此刻他有些把持不住,左手覆上他的脸颊一低头便亲了上去。

唇角的触碰首先是试探,呼吸间交换姿势,然后不怎么费力的将他的唇齿启开,舌头卷进去,扫过他的每一个角落,势要告知双方,此处领地已经被他所占。

湖边的风是清凉的,那广场上的灯光是绚烂的,隔得远了变成几点光斑,窸窸窣窣地落在他们的肩头身上,王杰希被吻得晕晕乎乎,想要换口气,唇才离开半厘米,便被他追上,用尽力气的拥吻。

空气中似乎都弥漫着一股甜味。

似青柠似香橙也有可能是多巴胺。

总之在这异国他乡,他们拥抱,接吻,深情得好似一对恋人。

可是,连句爱意都没表达过。

 

喻文州分出一点点理智问自己,是否太过强人所难?

或者说,事情朝着不可控的方向驶去?

不过,似乎感觉,还不错?


两个人也不知道是怎么回的旅店,只记得当时在电梯里喻文州一直揽着王杰希的腰,似是要在电梯里就忍不住来上一发。 这是不对的,刷开了房门之后推搡着进了门,喻文州把人推到门板上吻住的时候,他这么想着,却也只能顺遂着自己的欲望一路往下。 王杰希中途也有抗拒过,尤其是在喻文州把他的皮带解开,拉开拉链的声音传入到耳朵里的时候,可下一秒就被喻文州含住了耳垂。 “唔—!” 王杰希显然的受到了惊愕和感官的双重刺激,尤其是在喻文州噙着笑意一颗一颗的解开扣子之后,露出颀长纤细却绝对有料的肌肉之后,王杰希伸出手摸了摸,以真实的触感唤起了生理性的反应。 他们心理上确实没太多准备,但日常必备的东西都没少,王杰希在冰凉的膏状体进入到身体内部的时候明显的抖了下,喻文州在他锁骨处轻轻地落下了安抚性的一串吻,在下半身进去时,衔上了他的喉结。因痛苦而发出的声音系数被喻文州叼在了口中,他拍拍他的脸颊,等他的目光落于他身上了,他才开始动。 王杰希被疼得只能发出单音节的声响,但只有那眼睛,在灯光的倾注下像是盛满了破碎星光的眼睛,一刻不离的定格在喻文州的身上脸上。 喻文州被这温柔的目光激得四肢麻痹,最后冲刺的时候他一把捂住了王杰希的眼睛,奋力的挺进得更深,然后释放在了狭窄温热的甬道里。 他松开手,手上已经掌心湿透,瞥一眼王杰希眼角的泪痕还在,泪水也未被拭去,喻文州倒伏到他身上,在王杰希的耳边,就是留下痕迹那边,说道: 怎么办,我可爱死你了。
评论(6)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