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马冰河入梦来

【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

【喻王】春来江水06

王杰希太太和喻文州太太初相遇的故事


6

提及这两人为何会熟起来真是双方都不想开口的老梗。喻文州和王杰希都是GAY,王杰希在某个著名论坛突然间是碰到了喻文州,然后两人搅在了一起。

事情从本质上来说就是这么简单,但实际上蜿蜒曲折得很。

首先那个论坛是个加密论坛,初踏进圈子的王杰希是在三里屯的某个酒吧里听人说起的,毕竟都到这个年代了,玩论坛的有几个,那个地方就被描述得神乎其神,说在里面找到艳遇的机会不是一般的高,还有好几个真爱的,而且因为是论坛,还能窥到现在当红辣子鸡在论坛里遗留下的八卦痕迹之类之类。

进去要邀请码,没找其他人要,但现在网络如此发达,自然是可以找得到人买的。等到登陆上某购物网站,顺藤摸瓜的找到了某个中间人,他攀谈了几句就打算购买,买好之后发现两人相谈也算是愉悦,王杰希加了个好友,查找资料的时候发现资料还挺熟悉的,但要他说哪熟悉也说不上来。

结果过了两天,喻文州生日,联盟举办生日会,正巧巧就在北京,王杰希作为东道主自然是要出席生日会,结果几轮游戏下来,王杰希坐在那的脸色都白了,难不成,那个卖他邀请码的,就是眼前这个跟粉丝相谈甚欢,被无数女粉丝所追捧的蓝雨队长喻文州?

虽然他不愿意承认这个认知,但是不得不说,世界就是这么的小巧,恩,既小又巧。

王杰希和喻文州都去了主办方给他们的接风宴,两个人都适量的喝了点酒,虽不至于醉可脸上也上了赧色,脚下有些飘,嘴里总有些话想要说出来,王杰希掐着自己的手不要多事,酒过三巡,喻文州执意让王杰希送他回宾馆,待二人到了宾馆,他大手一挥,跟联盟司机说不用等了,便半抬半驾地把王杰希也给弄了上去。

喻文州关了门,特别有总裁气势的把人摁在门上,开口问:“你来找我买过邀请码?”

“嗯?”王杰希思考了下,决定装傻。

“别装了,我知道是你,连小号都不知道开一个,哪有你这么不小心的人。”

“又不是QQ号,需要开什么小号?”

“算了——,”喻文州抹了一把头发,露出额头,他觉得这两个人所在的位置有些热:“王队下次可要小心点。”

“没有下次了。”王杰希开始的好奇在此刻的危险距离里变成了明显的焦躁。

他挣脱了喻文州的禁锢,走几步倒在了床上。

 

恍惚间正要睡去,脑子已经变得无比的重了,听见喻文州烧开了水,坐在另一边的床边跟他说话:“既然恰巧碰到王队了,那王队帮我个忙吧,事成之后我请你吃饭……”

王杰希残存的最后一点意识也就听到这儿了。

 

醒来时一丝不挂。

王杰希以为自己醒了又没醒,掀开了被子看到自己的赤身,又盖上,再打开,衣服并未变出来。

“喻文州你——!”

在另一张床上听到声响的喻文州从厚厚的被子里耸动了两下,先伸出一只手,整个脑袋只跟着露出了一半,头发乱得跟鸡窝草一样,眼睛上还带着眼罩,伸手摘掉之后,使劲揉了揉眼睛才看向那边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王杰希。

“哟,早啊。”

“喻文州我的衣服呢?!”王杰希有些气急败坏的问道。

打了个大大的哈欠,瘪瘪嘴,喻文州才慢条斯理地说道:“你昨晚吐了一身,我给你扒下来丢在浴室了,喊了人来收走了,你要是不嫌弃,可以穿我的。”

先斩后奏,好样的。

 

十分钟之后,王杰希有些别扭的穿上了喻文州的内裤。

好吧,大冬天的,喻文州没有穿秋衣的习惯,一件长袖T恤加薄毛衣,再加一件外套便是王杰希从喻文州的行李里翻出来的最厚的衣物了。

喻文州站在门口一边刷牙一边靠着门槛看着王杰希左比划右比划,最终还是叹了口气,规规矩矩地坐在了自己的床沿上。

桌子上摆着粉丝送的围巾手套一堆小物,他看都没看一眼。

这是北京人的实诚。

“王队,您帮我个忙吧?”

确实不太喜欢欠人人情的王杰希决定还掉这人情。

“你说,能帮的我尽量帮。”

“那个论坛你去看了么?”

“啊进去了,怎么的?”

“版面上第一条,主角那是我。”

王杰希“噌”地一下站了起来,望着在暖气里只穿着薄薄的一件T恤的喻文州半天说不出话,最终比了个大拇指:“你厉害。”

 

王杰希觉得他厉害确实是因为那张帖子,开贴五万字贴满诉说自己对圈中男神一见倾情再见倾心的心意,说男神是美人如花隔云端,上有幽冥之青天下有绿水之波澜。说他一定要在有生之年去和男神告白一次,切莫辜负了自己最美的时光。

这篇文章,可酸得整个论坛都沸腾了,你一言我一语的留言倒把楼建得比往常都高,连事主都被惊动了,说过两天会来帝都,不妨一见。

“我就是过来,拒掉他的。帮我个忙呗?”

“当你男友?”

“不然当我爹么,王队年轻,看不出来。”

“抓不到我怎么办?”

喻文州没说话,不可置否的笑笑,他开了剃须刀刮胡子,嗡嗡的机器声中,王杰希朝他笑,隔着一层氤氲水色。

“呵,不会抓不到的。”

“也是,喻队这么有魅力,不会找不到人的。”

喻文州只是笑,也不接话。

 

王杰希最后还是跟着喻文州去了。

见了个看着挺正常的男的,三人气氛微妙的坐在茶餐厅的卡座里。

“虽然你说的让我很感动,但是我已经有自己的固定伴侣了。”

“没错,跟我同行业的。”

“异地,但是也没关系,我觉得我们能处理得来,不劳外人操心。”

“你说是不是啊,杰希?”

王杰希抖了一抖,憋住了笑。

“是。”

 

喻文州一路嘘寒问暖,送走了那人,王杰希走到街口跺跺脚,穿惯了厚衣服的北方人确实受不了喻文州这种出门不带厚衣服的存在。

等红灯的时候喻文州取下了自己脖子上的围巾套到了王杰希的脖子上。

“喻队人走了,还要接着演戏啊?”

“王队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万一那人又杀个回马枪哪?!”

“噗,喻队真是……”

接下来的时间里,王队还真是收到了喻队无微不至的照顾,王杰希戏谑到如果要说要写一日男友,必定要写你。

喻文州只是笑,说要不我们俩试试?

“别,联盟要是知道了,哦不只要是一方粉丝知道了,你看看百花的粉丝怎么对张佳乐的。”

“不让他们知道不就好?”

“哪有那么容易?”

“哪有那么不容易?”

王杰希和喻文州挨得极近,他偏头看了看喻文州,往前走了几步,半天之后才说了句:“喻队还真是心宽。”

喻文州疾走了几步,追上他,说:“这事胆大心细就好。”

两个人漫无目的的走在胡同里,北京的老城区里的胡同除非是死胡同,四边折下,便又可以回到原地,他们也没什么顾忌,便是绕着人家的院子墙根走着,说着话。王杰希把脸往喻文州的围巾里塞了塞,突然意识到,这全身上下,都是他的。

有些脸红。

喻文州确实有着姣好的面容,比别人更深邃的眉眼,眼睛里不知哪来的深邃水光,一天到晚的漾着,他的唇很薄,看上去,好像很好亲吻。

王杰希看了他挺久,久到喻文州停下来,歪着头稍有些疑惑地问:“我脸上有什么么?”

他笑着摇了摇头,紧了紧围巾。

两个人没说话,继续他们这无聊的旅行,走出胡同的时候,喻文州给王杰希拦了一辆车,先送他上车了。

“下次有缘再会。”

王杰希挥了挥手,说:“再见。”

 

回去的时候喻文州手机上收到一条短信。

——让我再考虑下。

——好。

喻文州回他。

只有他自己知道,为了这句,做了多少。

 

等到喻文州到家了,全明星开赛,忙了一段时间之后收到了一个快递。

拆开之后,喻文州也哑然失笑。

黑色的一套保暖内衣,还附赠了一条白色的四角内裤。

下面压着一张纸条。

——我考虑过了,如果是你,可行性好像还挺高。

挑了两件合适的保暖内衣给你,精心搭配了内裤,希望你能喜欢,如果可以,下次穿来见我也是好的。


评论(5)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