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马冰河入梦来

【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

【喻王】春来江水07

 不可说一段手机补

7

早起的时候,喻文州掀开了窗前的窗帘,外面就是淡蓝色的湖,蓝天,以及已经苏醒了的整个城镇。王杰希趴在床上动了动,他们昨天弄了好几次,喻文州也在暗自责备自己,明明是大赛在即,结果碰着王杰希的身子了,就像是着了魔一样,只觉得自己受不住控制,换了好几个姿势,最后弄得两个人都受不住了才沉沉的睡去。

身子被压着各种扭曲的姿势弄,也没有清洗的睡去,只觉得腰酸得简直直不起来。

“文州,来帮我下。”他伸出手,头还捂在被子里唤喻文州。

喻文州转身来托着王杰希的腰扶着他起身,王杰希一双长手缠在喻文州的脖子上,他俩离得极近,喻文州凑过去吻他,他偏了偏头。

“没刷牙。”

扑哧,两个人笑开,喻文州不死心,扳着他的头硬是在他的嘴角印了个吻。

“走,我帮你去清理下。”

 

年轻人嘛,洗到最后还是没有放弃在浴室里来解决下早晨的要求,喻文州在浴缸里正面上他,王杰希手扶着浴缸不让自己跌下去,断断续续地吟哦里还夹杂着问喻文州,今天是什么时候去训练。

“下午。”

喻文州咬了咬他的唇,惩罚他在做正事的时候还想其他的事情。

“那我们再睡下回笼觉,行么?”

“自然是你说了算。”

没玩多少花样,两个人在浴缸中释放之后便又回到了床上,睡一觉起来神清气爽。

 

“决赛就要对美国了,今天我们什么都不练,先把视频先看了。”叶修叼着烟,他也不容易,会场不能吸,宾馆也不能吸,终于在训练室逮到了能吸的机会。

喻文州依言放起了视频,小组赛里三场比赛两场10:0一场9:1表示了他们绝对的强势,在八分之一决赛,四分之一决赛里面对劲敌德国和法国都是轻松应对,半决赛被比利时队绊了下,但是也是6:4有惊无险的进入了决赛。他们这次也来了14名选手,从职业分布来说,大多数是和我们重合的,但是他们这次有召唤师,狂剑士和忍者,没有的是魔道学者、术士、阵鬼和神枪手。从战斗成绩来看,他们的远程比近战比较强力,以美国队的强硬作风来说,定然是会用自己的长处来打别人的短处,而不会另走偏锋,因而在配备上,中国队这边要做出的选择有很多。

两近战两远程一治疗,第六人放一个近战是最稳妥的打法。

但是对比利时队比利时的团队赛的配置就是这样。

“所以稳妥的22配置应该会让老美小心防范,毕竟刚刚才跌了一个大跟头。”
“难不成要用31?”

“错,是32。”叶修摇摇头。摆出一副老神在在的模样。

“不要治疗?”

“屁,张新杰是一般的治疗么?!”

 

比赛前倒数两天晚上,训练室。

他们差的不是技术,而是配合,因此这一次便分成了两个队进行对抗训练,双方剔除一人再增加一人补进,继续轮转,如此一圈下来,进行了将近有七到八场的团队赛对抗训练。这数量不多,但是队友的变动,都对打法产生了比较大的影响。

晚上九点半,叶修准时要求他们收工,张新杰第一个出了门,作为他们唯一的治疗,今天的训练量最大的应该来说就是他,剩下的有三三两两回房的,王杰希坐了一天伸了伸懒腰也和楚云秀他们一起出了门,他寻思着洗个澡,再过来加训一下,下楼去给叶修买包烟,再给喻文州带了点晚上能当夜宵的蛋糕,提着东西上楼洗完澡,擦着头发回到训练室却发现训练室里竟然都是人。

“诶,我才洗完澡,王队你竟然下楼去了一趟么?!沐沐你想吃这个蛋糕不?我们要不要一起下去买?王队手脚太快了!”楚云秀感叹道。

“算了算了,大晚上的你们也别出门的好,我帮女士们去买一趟吧,孙翔你等等,我上来再开房。”肖时钦摸摸口袋,下楼去了。

“喏你的烟——”王杰希把烟递给了叶修。

那人也不怎么搭理他,拿了烟叼了一根,点燃了先深吸了一口,才说道:“哎,还是大眼爱我啊。”

“叶领队,这边有个联盟这边的电话视频会议,冯老点名要喊你参加,我可一句推诿的词都没帮你说啊。”喻文州在旁边捂着电话跟叶修说。

确实做领队有很多杂事,这是叶修在做选手,哪怕是在做队长的时候是不需要去应付的,不过这事情嘛,怎么听起来,挺像打击报复?!

“诶,小喻啊,心胸要开阔,你的胸怀不比大海还宽广,比天空更宽广,怎么能容得下一个操碎心的王杰希啊。”

“这,前辈就不需要管啦。”

 

十点半的时候王杰希坐在座位上进行场地训练,切换地图的时候瞟了一眼,除了去睡觉了的张新杰,基本上输出们都在,黄少天洗完了澡还顶着一头未吹干的头发坐在那儿喊着杀杀杀杀杀,周泽楷在旁边一言不发,赢了输了就两字,激得旁边的黄少天摇着他的肩膀要战术分析。这边方锐一边咬着自己带过来的方便面里面的勺子一边在反复看美国队的视频,今年转型成功的猥琐流气功师相当于他们队伍中出奇制胜的法宝,之前的比赛中几乎没有让他跟团队赛上过,但是在刚刚结束的第十赛季里面所有人都看见了方锐的潜力是多么巨大,说他是比赛型选手毫不为过,如果不出意外,叶修有可能会派他这次上场,可能也是有所预感,所以方锐现在也格外认真。

再往那边是在用方言跟耳机里的人对话的唐昊,不用想,他那边一定是邹远,不找张佳乐这个弹药专家鼻祖PK一定要找着远在千里之外的邹远,隔着时差PK,唐昊也是够别扭的。

孙翔则是在一遍又一遍的重新看着战斗法师的技能,他一向以叶修为目标,但是叶修那年的龙抬头给他了很大的警示,电子竞技最终落回到的还是游戏本身,只有充分的了解自己的游戏职业,才能更好的实用那些技能。

而在靠近主机的旁边,叶修和喻文州正在整理着明天最后的训练项目,排演名单,还有最终的比赛上场人员名单。

苏黎世的夜繁华又寂静,这个海港城市到了深夜也已经灯火阑珊,他们十几人挤在一间屋子里,键盘和人声相互交替着,形成一首让人安定的交响曲,异国他乡,身边却是熟悉得不能在熟悉的人,所有人的心都只有一个所指的方向。

心之所向,即是荣耀。

 

开赛前倒数第二天,晚。

王杰希难得的失眠了。

或许是因为太过兴奋了,明明身体已经够疲累了,脑子却清醒得很。不敢惊动喻文州,他从床上蹑手蹑脚的下来,走到自己的包旁边,找出PAD和耳机,打算再看两个实况。

“睡不着?”

隔着耳机,喻文州的声音有些氤氲。

“啊,吵醒你了,真是抱歉啊。”

喻文州窸窸窣窣的开起了灯,王杰希放下了东西,老老实实地回到了自己的床上。

“你很少这么晚都不睡,失眠了?”

王杰希没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过来。”

喻文州拍了拍自己怀抱前面的空挡。

“算了,我能睡着的。”王杰希揉揉眼睛,作出要睡着了的表情,却看见喻文州刚刚挂在嘴边的笑容垮掉了一半。

干嘛露出那种表情啊。

喻文州依言关了灯,在黑暗中,他背过了身子道了句晚安,正想要闭上眼,背后却感觉到了重量,喻文州坐到了王杰希的床沿边,碰了碰他的肩膀,然后躺了下来。他拿手环住了王杰希的腰身,下巴抵在他的脖颈上,用气声在他的耳边说道:“山不来就我,我来就山。”

王杰希闷闷的笑了。

他转过身子,把自己嵌进喻文州的怀中,手指划过他的锁骨闷声说着:“我小时候,爸妈不在家,姥姥就这么抱着我睡,大冬天有一次我家暖气坏了,她就把我的脚揣在怀里,用腿夹住了,带着我睡。”

“是不是还要拍拍背啊?”喻文州声音很低,却也能觉察出话语里的笑意,他依言拍打着王杰希的背,那人在他怀里也笑,震得心口都痒。

过久没有了声响,喻文州模模糊糊地思索着这次回去是要改变下自己的人生轨道了的事情,他爱王杰希,比他想象的还要多。原本只是简单的有兴趣,他是论坛的管理员,在论坛看到他的注册资料,便有了亲近的兴趣。寻了个由头到北京摊牌,两个人第一晚便睡得糊涂,他醒来前恶作剧般的把他的衣物藏起来,却没想到等他穿上自己的衣物,却有一种睽违的心情,或者能称为雀跃。于是他换了策略,在北京的胡同里下定了试一试的心思,然后,一发不可收拾。

“喻文州,文州,我现在可不止一点点的喜欢你了,然后你打算什么时候亲口对我说呢?”

王杰希不知道喻文州听到没,也不管了,他说完了心里酿了好久的话,然后和着异国的月呼吸绵长的睡去。

评论(3)
热度(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