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马冰河入梦来

【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

【喻王】春来江水09

谈恋爱谈恋爱谈恋爱!!

话说因为是每周二发货,如果想要快点收到货的话,请在周二前拍下哦~

打个小广告:

失忆蝴蝶只有最后的10本了求带走!!!

失忆蝴蝶戳我  

家装日记戳我

昙花痛戳我

一叶一王戳我


09

那样绚烂的灯光,飘落的彩带,喧闹的人群,像是在拍电影一样。喻文州从梦中醒来,揉揉眼睛,明明只是一个月以前的记忆,在此刻却像是好久之前发生的事情一样,他撑着手拉开窗帘,外面是广州八月刺眼的阳光,还是在人世,而那遥远的异国,还保留着他和另一个人的温存的记忆。

今天起床第一件事情,也有想起他。

 

似乎变成了一件习以为常的事情。

他今天约了一个自己初中的一个同学,这人也在初中毕业后没有读书,而是成为了一名古董商。喻文州去他的店里,他端着架子给人泡金骏眉,三杯茶喝完问老同学是来看什么的。

“来看玉。”

喻文州原本想是买块籽玉送王杰希,却被这老同学三言两语打消了念头。这人听闻喻文州要送玉,便苦着脸摇了摇头,说这段时间白玉的行情不是很好啊,籽玉造假的又多,多的是昆仑玉,或者就直接用哪个老坑的山玉来骗骗人,与其买这种风险大的籽玉,还不如入手翡翠,好看又养人。

喻文州点点头,问有什么翡翠。

“芙蓉种、豆种、红翡、冰种我这都有,冰种走的最好。是要什么器型?镯子?盘玩物还是坠子?”

喻文州想了想,先还是做谨慎的来:“送男生一般是什么啊?”

“把玩器走的比较多。”老板实话实说,确实翡翠这几年大热,升值快到几乎半年就可以往上一小涨,把玩器不仅可以选好翠,还能走好工艺,价值等过两年确实连年翻。

他沉吟了一下,还是想圆满来之前便已经想要的提案。

“我还是要坠子吧。”

“成,我挑几个坠子给你。”

喻文州站起来跟着老同学走到柜台前边看,他打开柜子,拿出一个黑色绒面的盘子,把放在柜子里的好几个翡翠都拿了出来。

“看你喜欢哪种,哎,这几个都是挺不错的。”

喻文州趴下仔细看,红色那个自然是红翡,总觉得这个颜色不太适合,放在一边。第二个倒是通透水灵,里面多絮丝,喻文州来之前还是自己补习了下,知晓这个大概就是冰种,开始他还挺感兴趣,看到实物,还是觉得有些太轻,放女孩身上挺好看,放在王杰希身上,怎么都有些违和感。剩下的豆种看上去挺普通,芙蓉种则是带上了点暗粉色,整个翠都偏女气了。喻文州拿着那几片翡翠,拿起又放下,露出了犹疑的神色。

“怎么了?都没看中?”老同学殷勤地问道。

喻文州点点头:“嗯,其实货都好,只是觉得和心里想的不太一样。”

“喻总这是眼界高啊,没事,做我们这行不怕买贵,就怕买对。既然这些都看不上,那我也只能拿出我这边藏着的东西了啊。”

“藏着的?”

“藏着的当然是好东西,你稍等下。”

老同学弓下身去,在柜子里翻了挺久,拿出一个缎面布包,两个指头勾了盘子过来,掂了掂布包的一角,一块翡翠坠子便掉在了盘子上。

喻文州撇头去看,是块观音坠子,色泽确实漂亮,粗粗看来水头很足,整个颜色也是一种不浮的翠色,放在那,旁边好几块都黯然失色了。

“正宗的老坑玻璃种,是民国初年的货,被我收来的,又是观音像,好东西啊。”

喻文州被他说得心底有些雀跃,像是应证了自己的眼光,这第一次出手便能碰到一件好东西,他问老同学能拿起来么,老板自然是大度点头。

喻文州将那块坠子拿在水中,对着灯看,色度确实漂亮,尤其是那几抹翠色,过了新绿的色调,而是有着几分像松针的颜色的,不说别的,就这几抹不显眼的翠色,确实像极了王杰希。

“这块的价格是多少?”喻文州问。

老同学报了个价,又给面子的给了个老同学折扣价,价格不低,喻文州也只沉吟了一秒,还是买了下来。

“你这是要买给谁的啊,这么大方?”老同学一边包货一边问道。

“呵,”喻文州浅笑了下:“送给一个即将要把一半财产跟我放在一起的人。”

“这么大的手笔,这投资是定能成功吧?”老同学嘴巴不停:“现在合作做生意风险大呢,要是哪天人家撤资了,来找我呗,兄弟赚钱可不差啊。”

“谢了,”拿了东西便准备出门。喻文州笑着让这个误会在老同学的心中便就是这样,他走到门口转身说:“我可不会允许撤资这种事情发生的。”

 

去北京的机票是几天前便定好的,关机前发一个平安,王杰希秒回了顺利,喻文州笑着关掉了手机。这是他自世锦赛回来之后第一次去北京,原本以为能好好休息一段时间,结果回来之后又碰到了蓝雨的加练,每天只能在视频和语音中和王杰希相会,这着实让喻文州有些郁结。好不容易逮到一个时间能排出四天的休假,他便直接定了机票,把截图发给另一个当事人看了,还说会给个惊喜。

王杰希自然不是那种给个惊喜便能心痒痒到夜不能寐的事情,但喻文州偶尔来这么一招,他还是受用,忍住了直接问的冲动,但还是在视频的时候稍微提了一句。喻文州说你就等着吧,到时候你就知道。

无论到底是什么惊喜,都让他们在之后的几天里觉得时间过得无比漫长。时间的刻度因渴望的心情而变得缓慢,这个节点让两人都不自觉地靠拢,相聚,欢笑,喻文州偷偷笑,这样的事情做起来,真的很像是回到了十七八岁。

飞机在空中盘旋,已经能看得到底下灯火通明的城市了,每一条灯带曲折延伸,间或着有黑色的阴影闪过,那便是奔驰在道路上的车了,人比车更小,在几千英尺的高空看过去,所有的人都藏于这个巨大的灯带群中。王杰希在其中某辆车上,欺山赶海地朝着机场行驶过来。飞机每降落一段距离,喻文州便觉得离自己所追求的东西便更近一步,这座城市,将会容纳下他整一段和王杰希的回忆。这,就是他喜欢的人的城市。

王杰希站在一个不显眼的地方等他,上了车,开空调开CD给喻文州系安全带。喻文州呼吸都是浅浅的,半天之后只是认真的看着他,笑了一声:“你这段时间养胖了点啊。”

“这是好事。”绑好自己的安全带,王杰希发动车子。

新换的车子在路上跑得飞快,王杰希向来喜欢高点底盘的车,喻文州在这方面没什么要求,他觉得很开心,如果万一以后在一起又可以少一个争执点。等红灯的时候看了一眼身边,醒来了的人窝在靠背椅里也在看他。王杰希问他看什么。

喻文州来了句不着边调的问句:“王队看过《小王子》么?”

“怎么?喻队这段时间竟然还有时间读书?”

“这本挺短,而且不负盛名,里面有一段是小王子和狐狸的对话。狐狸问小王子看到那边的麦田没有?他说他不吃面包,麦子对他来说一点用也没有。但是,小王子有着金黄色的头发。那么,一旦他驯服了他,金黄色的麦子就会使他想起他小王子。他甚至会喜欢那风吹麦浪的声音……”

“喻总很会说故事嘛,怎么跟要给我的惊喜有关?”

喻文州偷藏了一抹笑。

“王队真是聪明得深得我心啊。”

 

回到家,喻文州给他拿出了自己的宝贝,放在包里拿礼盒放着,打开之后又是一层锦缎袋子,抖了两下把里面的坠子小心的倒到了自己的手上。

“给你的礼物。”

“我珠子都没给你串完,怎么就给我礼物了。”

“这是催着你快弄完啊。”喻文州说得特别坦然。

王杰希哑然失笑。

他把坠子拿在手上仔细端详了下,斟酌了下开口,问喻文州:“这块你多少钱收的啊?”


“这我可不好答啊。”

“那换种问法,卖给你的人怎么跟你介绍这坠子的?”

喻文州愣了下,还是回答道:“说是老坑玻璃种啊,怎么了?”
王杰希明显的顿了下,他打开了桌前的灯,拿着坠子,眯起他较小的那只眼睛,在灯前结实看了一小会,喻文州心中不免有些生凉,打比赛都没这么忐忑过。

“这块不是老坑玻璃种,不过我们不兴说被骗或者其他,我们叫交学费。不过喻总你这学费交得还真算高的啊。”

喻文州心一惊,先是被老友相骗,人生头一回做这待宰羊,还喜滋滋以为捡到了宝贝。后是还被王杰希看了出来,丢人丢到这,喻文州也是头一次了。王杰希望着他有些不好的脸色有些想笑,不过还是忍住了,撩了撩他的头发,轻声说道:“不过你不是刚还在说小王子和狐狸的故事么,金黄色的麦子它都会喜欢,这你亲手送的——”

喻文州没再说什么,拿下王杰希的手,将唇贴在了他的右手虎口内侧。

“来帮我把他带上吧。”

王杰希转过身来,将坠子交给喻文州,喻文州拿着坠子从前面拿皮绳揽过他,拉到他白皙的脖颈后方,在他长得有些长的发梢处将带子扣上。
喻文州就着这个姿势,吻了吻他的后颈凸起的骨头。

“哎,看来不给你弄出来你不会回广州了。”

“那就麻烦你了,王杰希大大。”


评论(7)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