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马冰河入梦来

【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

【喻王】春来江水10

不知道会不会被墙啊!!! 



09

夏日绚烂的阳光让整个北京城都明晃晃得有些太过于耀眼,他们倒是好,躲在王杰希在外面添置的小户型里,安静看书,吃饭睡觉,兴起游戏,逗逗鹦鹉(王杰希家楼上养的)一天当两天过,难得适应这种昏日子的喻文州稍有兴趣的跟着王杰希泡茶,拿电磁炉烧开水西先淋一遍壶身,茶叶装在漏勺里,第一轮水冲下去滚一滚,去掉涩味,这水按视频里说不能要,拿水浇一截浮木,木头冲得干干净净的,再道第二轮,拿掉漏勺,留下一壶澄亮亮的水。

王杰希自己也玩得不太好,刚学,还要一边捧着书看下一步怎么做。喻文州倒是比他学的要快,没几次就能像模像样的泡出两杯好茶了。

喝了一口,王杰希点点头,再喝两口喝完了,便从自己的房间里拿出了游戏机。游戏机就着金骏眉,把喻文州给逗乐了。他手脚勤快把小水桶里的废水给倒掉,顺便看了看外面的天气,问王杰希:“磨蹭了一上午,王杰希大大你腰好点了没?”

王杰希看了他一眼,又转回去盯着游戏机,嘴巴里碎碎念着将近一个月不见,都不知道节制一点,还当自己是十几岁的莽撞少年,你是我也不是。

喻文州一听这话就乐了,又给王杰希倒上一杯茶,坐到他旁边,搂上他的腰,另一只手耙着他稍微有点长的头发。

“情难自禁啊王队,你也要体谅体谅嘛。”

“滚一边切,本来今儿打算去潘家园的。”

“这样——”把王杰希给挪了过来,两个人距离极近的面对面,每在这个时候,王杰希就对喻文州是彻底没辙的。他那眼睛里不知道装了怎样的浩瀚黑海,亮得能看见自己的影子,常年在嘴角牵引着笑意的人满眼都是他自己,他对着自己说话,睫毛会因为有时候的几个字词而轻轻颤动,眉骨很高而眼窝很深,每次都想去伸手摸摸,看看那儿是否藏着一汪水。

“我来开车,你指路怎样?”

王杰希不能继续说腰疼,其实只是全身懒,但是又禁不住想要一看再看喻文州开车的样子,说来说去还是色心作祟,进门去换了一套衣服,说走吧。

夏天里王杰希喜欢穿短裤,一双膝盖漏在外面,脚脖子捅在休闲凉鞋里,和穿着牛仔裤和皮鞋的喻文州形成鲜明对比,喻文州站在门口看他换衣服,睡衣一扒下来,肋下到锁骨都是喻文州的留的印子,他弯着腰去找T恤,没绑紧的腰带里露出一截腰来,还能见着他腰上有些青紫的指印,昨儿喻文州给劲的弄他,腰上被他掐出一圈青的来,王杰希咬他的颈子,说让他轻点,喻文州半点都没松,一下一下都顶弄到最里面,速度越来越快,王杰希只觉得自己的腰早就离开了枕头,被他扣着生生的要断在他的身体里面了一样,不过那一下一下顶弄到他敏感点的大力冲撞怎么都让他也爽得飞起,脚趾抓着床单又松开,不自觉的缠上喻文州的腰,王杰希失去了呼吸的力气,最后几秒几乎是窒息着一起达到了高潮,喻文州拍拍他的脸,将东西退了出来蹭着他的小腹射了出来,温热的粘稠的液体触感隔着薄薄的膜让他羞愧又盎然,底下湿成一片,喻文州仰头吻了上来,王杰希才如想起来还有呼吸这件事情一样吐出一口气。

这,太他妈的爽了。

 

看着自己的卓越战果喻文州还是挺开心的,他径直走过去,给王杰希挑了件衣服,灰色的立领POLO衫。

“穿着热。”王杰希否定他。

喻文州指指他的脖子:“不怕?”

“哎,麻烦。”王杰希认命的穿上,却见喻文州蹲下身去,拖出自己的行李箱,几下脱掉了自己刚刚换好的衬衣,拿出来一件深蓝色的立领Polo衫,套头上穿了进去。

“跟你一个牌子的,给点面子嘛王队?”

“喻文州你要是去追女孩子啊,估计一顿饭成功,一周就跟你领证,半个月不到就结婚了份子钱都给你,房子车子都是你的,十个月就给你生个娃,要是允许五年给你生四个了都。”

“诶,打住打住,要是你能生娃,估计都生一堆了,别想其他人啊,他们没戏。”

王杰希从他旁边过,扣上两粒扣子。

“没正行的!”

喻文州扑哧一声笑出声,跟着他出门拿着钥匙锁上了门。

 

潘家园这地方把,号称全国最大到还真是,周六日的市场人头攒动,来挑货的来交货的来看热闹的都有,多半来看热闹还会捎一些回去看着眼花缭乱的东西只能感叹我国的仿古事业蓬勃发展,估计河南好几个村子都靠着这手艺成为全国富裕村了吧。

“有什么感觉?”王杰希站在天桥前问喻文州。

“感受下祖国江山一片红,祖国人民口袋里的闲钱越来越多啊。”

“喂,我说——”王杰希这么说着,喻文州也回过了头来:“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贫的了?”

“向榜样学习呗。”

“榜样”懒得理他,转身上了天桥,左拐右拐到了一条仿古街上,上二楼,熟门熟路的找到了一家店子,他进门先逗鸟,喻文州随着他进门,瞧见老板在下棋,王杰希也不急着喊老板,自己先自顾自的转一圈,等人家将军了,终于想起店里两个人了,招呼了句哎呀今天这么早来了,王杰希才跟他搭腔:“上次想要的那个金包玉的珠子到货了么?我来拿了。”

店家从罗汉床上下来,抖了抖袖子,拿钥匙打开柜子,拿出一小包拿塑料袋装着的货来。

摊在自己面前的摊子里,对着王杰希说,东西在这儿了,自个挑就是。

盘子上大大小小大概有两百多颗珠子,拇指大小,王杰希拿大拇指撵着一颗一颗的装到袋子里,好蜜蜡颜色是往沉了走的,上面泛着一层脂光,到不会像市面上卖的那么亮黄亮黄,鸡油黄,大概是最为恰当的颜色描述。挑到一半,突然间王杰希转过头来问喻文州:“蜜蜡带在手上挺轻,颜色挺亮的,你会不喜欢么?”

“你都做了决定了,干嘛还要问我喜欢不喜欢?”喻文州有些哑然失笑,他倒是想要问问王杰希他何时说过拒绝的话?

王杰希偷笑了下,想了想,让老板拿鱼线出来,简单的穿了几个,捏着前后两头,在喻文州的手腕上比了比。扭过头又问老板:“怎么样啊?”

“当然好,干嘛对自己的审美这没信心啊?”

王杰希抿着嘴笑,没答话,选完所有的珠子往秤上一称,老板有些诧异,问:“108子你拿多这么多干嘛?”

“再做串手珠自己玩啊。”

“成,总共这个价。”

喻文州站在旁边看王杰希刷卡,等出了店才有些心疼地问:“花那么多钱干嘛。”
“哦,喻队竟然还问我?”王杰希掏出戴在脖子上的坠子,摇了摇,笑得有些狡黠说:“这你怎么说啊?”

喻文州自知确实是自己载了一个跟头,装作往四周看风景,王杰希瞅着他这样,还是扣住了他的手腕,两个人一起下了楼。

 

在外面随便吃了点晚餐,喻文州还碰到了自己的粉丝,喻文州和王杰希的私交不错是整个荣耀界都知道的事情,粉丝看到了他们出来吃饭倒没有讶异双方主角,抿着牙套求合照,结果手机开了闪光,引来了一堆人,有微草的粉丝,有王杰希个人的,有喻文州的,还有他们两的。他们俩的那粉丝有趣,别人都是要合照,她偏要他们俩合照,拿着相机做出拜托拜托的样子,喻文州和王杰希向来不是拒绝人的人,两个人搬着凳子坐近了些,姑娘在相机背后说镜头有些短,让两人头靠近些。喻文州换上职业的笑容,揽过了王杰希拍了一张,又头靠头的来了一张,女孩让他们留个联系方式,被喻文州拒绝了,带着遗憾走掉了,却听见王杰希再背后说:“你该留个的啊。”

喻文州不解的望着他。

王杰希却说,你倒是忘了,我们俩一张正式的合照都没有啊。

“来照相么?”

喻文州拿出了手机。

王杰希有些欣喜又有些无奈的放下手中刚刚拿起的筷子,抬起了头,喻文州自然的拿着手机四十五度角倾斜,在按下刹那王杰希只听到了一连串的声响,眼前则是一片模糊,嘴唇上被人亲到。

死亡之门张开的时候,总是看不到的是么?王杰希大大?


评论(5)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