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马冰河入梦来

【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

【喻王】春来江水11

每天都做好被墙的准备


11

中午的时候他们起身去了趟超市,买了排骨和牛肉,以及一些小菜,喻文州回家下厨,王杰希帮着打下手,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拆碗筷,很显然,王杰希回这住的时间不多,厨房更是搬来之后都没用过,这些碗筷还是小别他们上次来的时候送的礼物。

炖了点汤,又弄了个黑椒葱爆牛肉,番茄炒蛋和土豆丝,两个人吃三菜一汤是刚刚好,喻文州给王杰希舀了一碗汤让他尝尝,王杰希喝了一口之后感叹——

刚刚失策没把喻队那么帅气的做饭姿势拍下来,放到群里面共享。

“要是你这么做了,不多了好几个情敌?还是不要这样子的好。”

收拾了碗筷王杰希便进了房间,他进了房间,正打算想要把珠子都给弄出来,真把那串本来说要在喻文州退役的时候送给他而提前了不少当做夺冠礼物送给他的手串给串了,喻文州拿了电脑坐进房间来,看着他笑笑说:“好好做,我帮你去对付叶修啦。”

王杰希这才想起来今天又是“拉练日”,他站起来,但身前早就摊了一桌子的东西,根本就收不了,还怕五十块一颗的珠子就那么掉了,得不偿失。最终还是拿着工具,盘着腿跟喻文州说,带的好有奖励。

“什么奖励啊?”喻文州明知故问。

“……你懂的。”

 

荣耀的现在这个点刷新的世界BOSS面前可是真热闹,流云木恩都开着自己的大号站在自家公会前,看着那边窃窃私语地小号,定然是黄少天身披马甲,不一会儿百花也来了,于锋送来句私聊,说喻队好久不见。再没过多久霸图也来了,张佳乐操纵着一个弹药专家的小号明显得跟裸奔一样,大家站定,倒是心照不宣的都在等着叶修的到来。

喻文州懒得管那些,直接私聊戳叶修:报个坐标点啦。

无敌最俊朗:我说不是吧,你谁?还我大眼来!

春来江水:我喻文州,快点别挣扎,杰希现在忙着呢,没空理你。

无敌最俊朗:我就知道你们俩J夫Y夫到一起去了就没有好事,蓝溪阁和微草堂这是要合力来抢我的BOSS了?!

春来江水:玩玩嘛,叶领队什么事都不做了还不是闲的蛋疼来第十区抢BOSS?

无敌最俊朗:你管我。

 

兴欣出现果然就还是不惊人誓不休,就见着唐柔带着一批人直接从上面的山崖直接跳下来,喻文州反应迅速,一个摆尾扫帚就过去,直接追了上去,可就是这样还是被有重力加速度的唐柔拿下了第一滴血,仇恨也妥妥地建立到他身上了。

喻文州下意识的按下T键,想换武器,却发现怎么都按不动,低头一看才想起来自己用的可是王杰希的号,键盘位置压根就不一样。

嘲笑了一下自己,换好了键位重新追上,黄少天卢瀚文刘小别已经在那边对着兴欣围剿得如火如荼了,剩下的人还在看着,唐柔看形势不对,立刻调转方向先求得全身而退,刚刚还在采取结盟形势的微草和蓝雨顺势缠斗到了一块。BOSS大方面的放AOE ,喻文州本能的想要用术士的技能挡掉,结果反应过来自己玩的可是一个魔法学者。

喻文州郁闷啊,一条河跌倒两次。

几番拉锯的削掉血量之后,BOSS终于进入到了暴血阶段,王杰希也凑过来看热闹。

“先用暗夜斗篷罩住,按R,啊闪避了。”看着自己的春来江水对着重新追上来的无敌最俊朗,,王杰希终于忍不住吱声了。

“没事,熔岩烧瓶丢上去,好的,困住了。”

此时高英杰好像已经发现了这边的异常,往这边赶了过来,喻文州见状一个闪身退到无敌最俊朗身后,无敌最俊朗迅速后跳,他先撒上一把寒冰粉,再使用酸雨干冰。无敌最俊朗在这一刻一瞬间出现混乱BUFF,此时却遭受到了背后高英杰的扫把旋风。

再转——

“手让开。”刚刚那一手实在漂亮,喻文州两个交替技能的使用让无敌最俊朗在短时间内竟然失去了战斗能力,但是接下来拼手速的时机确实不是喻文州擅长,王杰希顾不得喻文州也是蓝雨队长喊道。

“喂喂喂——,你们这是以多欺少啊!”耳机里面,叶修的声音传出来。

就是这个时候,星星射线!

中了!

喻文州拉过王杰希响亮的亲在他的嘴唇上,王杰希立马挣开来,脸红了一半。

“喂,你们两个太过分了啊!让我中枪就算了,还要听你们恶意秀恩爱!要不是我家那个还没来,我——”

喻文州淡定的关掉了语音。

 

“那那个,手串要做好了,你要不要来看下?”难得碰到王杰希队长语塞,喻文州今天从吃完饭后的好心情就没有停歇过。

在另一头的书桌上,王杰希只开了一盏暖黄色的台灯,桌子上有个两三个小盒子——荣耀十周年纪念卡的包装铁盒——里面大大小小摆了不少的珠子。棕色的尼龙绳剪了一截,剩下的堆在一边,桌子上零散也有一些珠子,还都是那时候高价买来的蜜蜡珠子。

“别乱动啊,我清了数出来的。”王杰希悄声说道。

喻文州捡起一颗,对着灯光,王杰希跟他简单的解释过,金包玉是一种特殊的蜜蜡,外面是半透明的琥珀和内里才是鸡油黄的蜜蜡,此时对着光,那小小的珠子折射出来的斑斓的光芒让整个眼域都充斥着柔和的色彩,蜜蜡很轻,入手不多久便变得温热,却又不会像玉石一般捂热了烫人,这是特别温柔的材质,亿万年前松树分泌的油脂包裹伤口,经过时间的淬炼而成为如此五光十色的迷人的存在,以温柔交付温柔,成为美或善的意义而轮转于世间。

他不太清楚王杰希喜欢上这些东西的时间,他投入得不多,最开始喻文州也只是以为他尝个鲜而已,而到现在,倒是真的明白了为何会有一批人去追求这个,除了财富的背后,大概就是那些被赋予的好的意义吧。

“啊,差不多好了。”

喻文州轻声的说着,现在的房间里的气氛很是有些微妙,在于他有了平日里所与众不同的类似于神圣感的东西,王杰希没有说话,他一颗一颗的还在放着珠子,黄铜的隔片两端是青金石和朱砂来当弟子珠,比蜜蜡的子珠要小,隔在靠近佛头的位置,中和了整串珠子从黄色到绿色颜色的过渡。那颗他们一起在苏黎世买的绿松石圆珠便做了佛头,下面延伸两条流苏,坠着一些略小的琥珀,不太规整,低端由黄铜隔着。佛头相对应的另一端则是琥珀做的记子留,王杰希选的这几颗琥珀是红珀的一种,色泽颇深,又和作为子珠拥有琥珀外壳的蜜蜡珠子从材质上相互呼应,而从颜色上又相互区别开。

王杰希穿完记子留上的最后一片隔片,抵着珠子打了个结,拿剪刀剪去了多余的线,又拿火机烧了下。喻文州看着一丝不苟的做着一般来说会被认为是女孩子做的事情的王杰希,他低着头拿剪刀的样子和低着头看键盘的样子没什么区别,从这个角度看不到他有些微微不对称的眼睛,侧面只能看到一只眼睛的王杰希目光里是极其温柔的,喻文州又想起了刚刚拿在手上的那颗蜜蜡珠子,也是那样的温柔的神色,像包裹了伤痕几亿年的勇敢和温和。

“真美啊。”

王杰希把这串珠子,放在了喻文州的手上。

 

“我能吻你么?”

昏黄的灯光下也不知道是谁先褪去的谁的衣服,喻文州把那串珠子挂在王杰希的脖子上,他拿手逗弄着胸前敏感的乳头的时候,那串东西便随着喻文州的动作而一下一下的轻轻地拍打在他的胸口。王杰希并没有掩藏自己的欲望,他的下面早在接吻的时候便已经湿了,前端硬挺着需要爱抚,他牵扯着喻文州的手往下,碰到那,触摸它,逗弄它,抚摸它,降服它。

释放的时候,他的身上蒙上了一层粉,想伸手把脖子上的东西取掉,却被喻文州拦住了。

“你这样很美,真的,我想一直留着这样的记忆。”

惯经情事的后穴显然已经准备好了,王杰希拿嘴撕开了套子让喻文州带上,他们向来会选择后入式,这样双方都会比较舒服,但是这一次喻文州强势的摁住了王杰希想要转过去的髋骨,抓着他的脚踝往上推,将双脚打开到最大,那小穴明晃晃地暴露在外,喻文州扶着王杰希的腰,便一点一点毫不犹豫的将前身都推了进去。

开始隐忍的疼痛在找到熟悉的那一点之后便开始有了较为明显的快看,王杰希的呼吸明显的急促起来,虽然经过多次,可他还是习惯性的拿手挡住,这一次,喻文州分神把他的手取了下来,附在他的耳边用气音说:“别这样,你看你多美。”

王杰希不敢低头向下,只能抬头看向正在他身上努力耕耘的喻文州,爱人较长的头发扫到他的眼睫上,他下意识的闭眼,再睁开,正好对上他被情欲染得眼角都有些发红了的双眼,他的嘴角微微的抿起,没有像平时一样的笑容,此刻的他是专注的,甚至还有些平时见不到的侵占的神色,王杰希看得失了神,当喻文州凑下来吻他的时候,他主动的迎了上去,双手揽过他的脖子,挺起了腰,让底下进得更深一些,两个人的胸膛紧密的贴合,剧烈而起伏较大的动作让胸前那串珠子着实的抵着了二人的骨头,生疼,却又是极致的甜蜜。

就让我记得今晚这一切,记得这翻涌的浪潮和澎湃的爱意,而我们乘着舟,独行在这片海上,最终找寻到一个方向,能溯游而上,将这情爱渡成一条小溪,载着这些水花,细水流长而去。


评论(2)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