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马冰河入梦来

【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

【全职叶蓝多人图文合志】-觅君诗-【一宣】



虽然算不上突发,但是依然赶得屁滚尿流的一个本子终于,

我们来断后路了。

跟我念:

上联:云上铁塔达千里  下联:皇家笔记莫糊墙。

横批:空窗跪摊


此诗不仅包含了我们的名字,还包括了我们对此本的殷切期待!

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

不糊墙!糊墙就跪摊!


天窗:戳我

印调:戳我


◆文本信息:

◇刊名:《觅君诗》

◇原作:蝴蝶蓝《全职高手》

◇CP:叶蓝

◇性质:“痕迹”主题图文合志

◇原作: 全职高手

◇页数: 250↑↓

◇尺寸: A5

◇价格: 未定

◇特典:叶蓝卡套+卡贴

◇发售日: 1.03帝都O


◆STAFF:

◇封面:ADA  @阿达的坑地 

《凡人侦探》    日常PARO

文: 皇飞雪  @皇飞雪+飞雪连天。   

图: 夏目水镜  @Natsume 

试阅:

“行啊,我是真爱粉,”我笑着打岔,“你该不会连我家住哪都知道吧?”

老板古怪地看我一眼。“怎么会不知道?”他指了指旁边小区里的高楼,“你们当初坐在这儿挑的——不就住那栋十九层吗。”

我一愣,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高楼的窗户像一扇扇细小的方格,由灯光圈出的领地中间陡然暗下去一块,像一个坏掉的按钮戳在那里。老板仍然在我旁边絮絮地念叨,大意似乎是在说我好命,一路遇的都是贵人。“……有时候,半夜了,套着件外套还光着脚,下来替你买夜宵……”

我陡然抬头。老板似乎被我吓了一跳,讪讪地收住了嘴,转而去招呼新来的一拨客人了;剩我一个人百无聊赖,像抱着海中浮木那样紧紧地看了好一会十九层那间没有亮灯的房间,才把视线收回眼前。馄饨已经冷掉了,旁边没有其他的碗筷、汤渍,连椅子也整整齐齐地摆在原位。


《手有余香》    哨向PARO

○文:小笔记织毛衣  @小笔记织毛衣    

○图:酸梅貘  @沐橙女神的大腿 

试阅:

“记起来了?”男人掐了烟,嘴角勾着淡淡的笑。

蓝河怔怔地望着他,发现自己无话可说。

除此之外还有更多。

童年滑梯上咿咿呀呀的声音,中学教室窗户外的斑驳树影,实验课上家兔柔软纤细的耳缘静脉,以及那些个无影灯下的深夜时光……无数个过往片段汇成一道奔腾的河流,沿着两人相连的双手流淌。

自记事起的诸多记忆与情感,仿佛都迫不及待地要同那人分享。

由精神幻化而出的蓝色雀鸟翩翩地落在叶修肩上,歪着小巧的脑袋打量着他。

“很漂亮嘛,以前也不见你放出来给哥瞧瞧。”

蓝河终于狠狠瞪了他一眼,“能随便放出来么?”


《花臂》    黑道PARO

○文:铁马冰河入梦来    

○图:百慕猫   @蓝河的猫 

试阅:

这个地方很不好找,在市井的中间,一片窝棚里面,天空都被分割成像培根条那样一条一条的样子,透过不同颜色的雨棚洒下各色的光线,泅开来,搅在一起,显得凌乱而脏。

但是没办法,他现在的生活每天都和这样的环境过活。

脚踩在不知什么时候铺就的水泥路上,这路上下雨了,坏掉的地方积起了一滩一滩的水洼,也不知从哪来的油飘在水上,眯着眼就能看到那色彩斑斓的浮沫。他穿着鞋子小心翼翼的避开这些水洼,头上又被窝棚上滴下来的雨水给滴中了后脖子。

他一抖,越发不想来这儿了。

门铃叮叮当当的响起来,来人推开门,很像是不习惯这儿一样的被烟先呛了个彻底,叶修叼着烟坐在吧台,百般无赖的拿着遥控器一个一个的换台,伴随着花花的白色雪花噪点,节目里的人夸张的笑闹着,和着这些淡淡的烟味一起填满了这个挤得不能再挤的空间。

“喂,你是叶修么?”嗯,是年轻的声音。

“干嘛来啦啊?!”

“我,我是来纹花臂的。”


《咫尺》    原作PARO

○文:云子卿 @云子卿_蓝桥春雪真绝色   

○图:Falling Down @Falling Down 

试阅:

“曙光,好意思么?”蓝河叹了口气靠椅背上,揉揉肩膀,松动了一下因坐久了稍微感到疲劳的筋骨。

又是一年新区开放,又是一次新区开荒。

尽管已过去数年,但是每来到一个新区,又一次站在冰霜森林副本入口的时候,蓝河就觉得,那年在第十区里由某大神搅起、让众分区会长日日愁眉苦脸、夜不能寝的腥风血雨仿佛只是发生在不久之前。

不过,虽说自己对某人当年所作所为还记忆犹新,实际上,在第十区之后的各个新区里,有兴欣公会,有散人,却再无君莫笑。


《信仰之跃》   刺客信条PARO

○文:千里快哉疯  @千里快哉疯 

○图:白墙   @请不要在墙上画大小眼儿 

试阅:

蓝河脑子里嗡地一声,猛地抬头向塔上看去,余光也只来得及抓住夜色里一抹白色的衣角。

是阿萨辛!

他胸中顿时一阵血气上涌,一个攀跳抓住了塔外表面的突起,没几下就到达了瞭望塔顶,结果还来不及站稳,就被人猛然从身后锁住手臂向后反剪,同时颈边一凉,蓝河几乎是下意识地喊道:“什么人?!”

“咦?”

刚要下手的叶修动作一顿,满脸惊讶的神色全部被隐藏在了鹰嘴帽的阴影里,就着这个随时能取人性命的姿势,在他耳边奇怪地问:“你叫什么名字?”

蓝河此时才感到一阵后怕,却依然嘴硬道:“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叶修似乎是觉得有趣,控制着袖箭的手腕又往他颈间凑了凑。

“呵呵,你说呢。”


《阿修和阿远》    港片PARO

○文:年糕糊糊  @全世界我最喜欢你了 

○图:SUYA  @多快好省 

试阅:

“说起来你居然没有嘲笑我。”阿修突然感叹道,他自嘲道,“……好多人笑我的。”

阿修这样看起来就像是成年人,老豆也总是这样,阿远心中想。

“点解嘲笑你?”阿远摇摇头,歪着脑袋问。

“你到底是真不懂还是假不懂?”阿修哀嚎了一声,他捂着脸,最后从手指缝里挤出话来,“谢谢你啦阿远。”

阿修眼睛被手遮住,阿远看不到阿修的眼睛。

但,阿修眼睛真好看。阿远扯开阿修手臂。

“我不懂啊?”阿远坚持要问,“有梦想坚持去做,不知几好的事。”

阿远细白面孔,生得洁净漂亮。阿修睁开眼看到一时要忘记面前是位男仔。


“那就别懂。”


《迢迢》    西幻PARO

○文:陆逐   @江月何曾皱眉 

○图:CU   @奶油花 

试阅:

他是从南方大陆来的。

那时候还在春天,山毛榉的嫩芽被日光镀着不规则的浅绿,兴欣酒馆木栅栏外的鸢尾已经热闹得像一丛丛振翅的蝴蝶,而野玫瑰还没有开花。久违的鸽子从蓬松柔软的云层里飞落下来,带来西部原野上战事初歇的消息。

他从南方来,携着一把花纹精致的佩剑,没有骑马。吟游诗人在酒馆窗下沉醉地弹唱着古老的猎奇故事,从全身披挂独力攻破堡垒的武士,唱到金橘花丛中私相接吻的金发的青年男女,再唱到以屠龙勇士的传说写成头韵体叙事长诗,漂亮的尾音里卷着独特的余韵。

——他的脚步就是停在了这里。

小半个钟头后,他给诗人扔下两枚旧得发黑的银币,然后迎着老板娘殷勤的笑脸推门走进酒馆里,要了一杯甜苏打。

那时候我以为他只是个过路人。

荣耀城里从来不缺过路人。

G图:三级  @呵呵呵呵呵  /

        漆雕 鴉 @↑ ↑ ↓ ↓←→←→BA 

        Adeline @Tornado Alley 

        阿湘 @廢物點心阿湘 

        M6 @呵呵,不過是小M6 

校对:星月流萤 @星月流萤 

排版:猫镜 @猫鏡 /月暮如殇 @月暮如殇 

美工:凉皮

特典:百慕猫 @蓝河的猫 


最后说:

谢谢大家喜欢叶蓝!我们一定会努力生产!

争取不空窗!不跪摊位!不糊墙!





评论(24)
热度(355)
  1. 爱上抖森已弃疗奶油花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