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马冰河入梦来

【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

痛苦的我竟然开了这么个脑洞

九州paro 的韩林

大概是燮末正逢乱世,王氏式微,诸侯并起。淳国实力最强,虽然表面上仍然拱卫京畿,实际上已是称霸。新上的皇帝急需功勋,便将林敬言所处的下唐国等四个南方进京畿护卫小国扣押,被扣以征伐不利的帽子,王室收兵权,而此时下唐国内的唐昊已然游说成功,下唐弃掉林敬言这颗卒子。

此时淳国的大将军韩文清却在雪夜救出了林敬言,而理由只是说他们是同窗。

其实二人都为天驱,在燮朝被重点打压的天驱此时又有了重新露头之势。此时的正主是天驱军团的姬云烈。

最终通过好几次阴险的内斗和外斗终于铺好了路,在参与到天驱的黄昏这一战之中, 最终帮助了姬云烈夺回王位。

但当使命完成之后,林敬言失去了归途,韩文清断送了前路。

最终二人回到了熟悉的地方。


好想写他们两回到松林低语的小屋,天下着雪,而屋内的炉子上滚着黄酒,这而的地板上铺着厚厚的绒毯,怕冷的林敬言呆在韩文清的身边,此时的老男人在三十年前还是个刚毅的少年,好像也是这样的天气,拿着书卷一本正经地读着道也者,不可须臾离也;可离,非道也。是故君子戒慎乎其所不睹,恐惧乎其所不闻。莫见乎隐,莫显乎微。故君子慎其独也。喜、怒、哀、乐之未发,谓之中。发而皆中节,谓之和。中也者,天下之大本也。和也者,天下之达道也。致中和,天地位焉,万物育焉。

有着沉沉如流水洗过卵石般眼睛的少年韩文清低头问靠在他身边的林敬言,我们能握住天命么?

这问题现在想来真是问得好,终其一生,二人都得不到的答案,却也一生都在寻找的答案。

在这簌簌的松枝落下的雪里,没有来路归途,也没有去路前程,只有这不只何年所建的木屋,和烧着的酒,以及身边这个人。

或许这就是答案。


想了下名字就叫《岐山雪》吧,或者叫《相思断》?《山河弃》 ?啊还想了好多题目!

绿树听鹈鴂。

更那堪、鹧鸪声住,杜鹃声切!

啼到春归无寻处,苦恨芳菲都歇。

算未抵、人间离别。

马上琵琶关塞黑,更长门、翠辇辞金阙。

看燕燕,送归妾。

将军百战声名裂。

向河梁、回头万里,故人长绝。

易水萧萧西风冷,满座衣冠似雪。

正壮士、悲歌未彻。

啼鸟还知如许恨,料不啼清泪长啼血。

谁共我,醉明月?



好想写!好想写!!

 @随便君 

评论(11)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