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马冰河入梦来

【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

【叶蓝】广域寂静卷一章八

从今天起开始填这个坑!

010203040506‖07

设定1.0



第八章

这里他虽然不熟悉,却也并不陌生,挑高的房间里镶嵌着十数面液晶屏幕,环柱上是最大的一块,上面不时地闪烁着晶体,控制用电脑仅只有一排,带六边形吸音孔的纤维墙体上并未有窗户,而抬头看则能看到中枢塔的塔尖,这种建筑格局有时候会让人想到教堂,不过此处的天顶是用高分子的钢化玻璃制成,现在是下午三点半,正还有一些阳光照到叶修的脚边。

“我给你做个试验,让你看看。”叶修说话的时候黑豹跳了出来,吓得刚刚听叶修的话召唤出来的小梅花鹿一惊。

蓝河拍拍它的头,说不怕。

“让小花站上去。”叶修这么对蓝河说道,他所指的小花自然是蓝河的精神向导,蓝河没有给精神向导取过名字,因而叶修就用上了他那千篇一律的取名方法,没错,他的黑豹就叫小黑。

虽然不满这个名字,温顺的梅花鹿也只是打了两个喷嚏,左右的摇了摇脑袋表示并不想认同这种叫法,但还是乖乖地走上了环柱中间的高台上。蓝河站在下面拍了拍它的脖子,伸舌头舔了下主人的手掌心,它转了过去,环柱亮起,机械的女声开始扫描蓝河的精神向导。

 “你在紧张。”叶修用的是陈述句的语气。

蓝河不可置否。他本能的感觉到紧张,不断变频的数字音让他的心提了起来,不管结果如何,似乎都不会是他们所期望得到的答案。

“你觉得会是怎样的结果?”叶修见他不答,又问。

“按照常理来说,会显示匹配的精神向导的图像?上次王老师有这么说。”

“嗯,等等看是不是小黑。”

叶修话音刚落,结果出来了,环柱的屏幕上面并未出现任何的匹配图像。

 

“一定是哪里出了问题,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在面对突如其来的出乎意料的答案时,蓝河比叶修预想的还要慌乱。

叶修点点头,拉了一把椅子坐下来,打开电脑之后开始手动输入代码查看文件,希伯来系统面前放置电脑通常是对匹配用户再进行查询,因此还有一个专门的软件,在平时他们经常笑称这就是个月老软件,不过现在叶修可没心思进入软件,他毫不费力地敲出了敲出了一个并不复杂的代码组,用这个代码组绕过了系统软件,直接进入后台。

事实上,整个后台操作程序庞杂,并且涉及到希伯来系统甄别方式的部分还做了三级加密,叶修的手指停留在了回车键上,他迟疑了一下,删除掉两个,敲下回车键只得到了错误的信息。

再次修改依然是同样的结果。

“这个地方,你多加一个循环试试。”蓝河的声音不大,站在叶修身后只是拿手指指了指,而且还充满了不确定性。

但是叶修不打算放过这一点点的偏差,加入了两个LOOP之后,果然越过了第一道加密信息。

他扭过头,问蓝河:“你要不要来试试?”

蓝河看了他一眼,问,可以么?

叶修拍拍肩,把人直接摁在了座位上。

键盘的质感和他平日所使用的并不相同,仅仅薄薄的一层热度识别系统,是科技发展的体现,不过这和此刻蓝河的感受没什么关系,这种熟悉感是从身体里面自动带出来的,说了叶修可能都不会相信,他甚至一眼便瞧见了那个错误,并知道更改方式,他自己的身上有太多解释不通的东西了,很显然,甚至让自己都起疑,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别想别的,放轻松。”叶修的声音适时地响起,打断了他胡思乱想的思绪,他投向叶修感激的一眼,拍了拍他放在自己肩膀上的手掌,这种亲昵的举动在经过了几天的接触后竟然做起来毫无违和感,果然,即使是特殊条件下,人的距离还是在慢慢拉近。

他不知道这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

 

对比起复杂的人事来说,显然机器显得冰冷但是却又很熟悉,一目十行的浏览过上面的代码之后,蓝河手速飞快的开始往下打。说是手速快,不如说是脑海中毫无保留地浮现出一行又一行的字母数字和符号,逻辑在此刻被完全的打开,这是他熟悉的领域,简单的计算,复杂的顺序倒换,都不是困扰他的问题,而是一点一点的助力,推着他,在一条他自己也说不清的道路上狂奔着。

解开第二级密码的时候,叶修看着他的眼神变了。

面前的这个青年身上似乎有太多的不可能,传闻之中他的精神力压制了整个战场而让并不在场边的两人寻到,直接进入到塔中,不可思议的精神带来的高潮之后真正的接触后却发现匹配难度简直高于让他叶修穿女装。当然这都不是问题,而事实上接触之后发现,蓝河的精神力其实非常一般,他们在结合到精神空那一步的时候,蓝河的精神力不足以支撑他往下继续,更可以说,他的精神力极容易受到叶修的影响。

但是眼前的他——


“我进去了。”蓝河的声音很平静,但是手却是在微微地颤抖着的。

眼前的屏幕上不断的跳着所有哨兵和向导的信息,高速变化的照片上不断的跳出红点和白点,现在的时间来说,不过这并不是他们要知道的答案,在搜索框里,蓝河打下叶修的名字。

敲下回车键,信息不断的重组再过滤组合,直到出现完整的答案。

【没有匹配对象。】

——原来是这样!

叶修压根不去管档案里记录的所有的材料,他俯身直接敲下蓝河的名字。

冰冷地电子换档声音不断的从机器里传出来,环柱屏幕上开始出现不明的晶粒体,叶修加上了几条代码的限定词,坐在身前的人猛然扭头看向他——

“为什么要这样?”

“来看看,这个机器到底在试图伪造什么东西。”

像是弦乐间歇时拉长的那声,蓝河不知道心房为什么越跳越快,他注视着屏幕,哪怕眼角干涩而放弃呼吸很久,最终的结果却还是——

【没有相关资料。】

 

“这是为什么?”叶修冷冷地问他,而他明明是已经知道了答案,他想听听蓝河怎么说。

“我不知道,我怎么会知道?!”

“蓝河,你想想,这一切不来的蹊跷么?例如后台里面根本没有你,但是跟我的匹配人里出现了你,那你到底是算什么呢?”叶修的眼睛灼灼地盯着他。

“我并不知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会知道这些源代码,这些我都会解,似乎脑海中像是放电影一样的蹦出来答案,我只要把这些答案敲上去就行,因为实在是不难。但是,我以前并没有过这样的经历,会不会,会不会是因为跟你结合的时候……”

蓝河的回答并未出乎叶修的预料,他并不知道这一切的发生代表了什么,甚至不知道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所以这样的情况下,只能有一个判定。

 

中枢塔有人说了谎,甚至有人窜改了蓝河的信息,再甚至,连记忆都被人窜改了。

“所以说,你压根不是什么精神力出众的向导?你的能力是在电脑方面的?”

叶修的喃喃自语让蓝河都大吃一惊,似乎从一个点开始,某些事情就不对了,事件是靠时间连接的一个又一个的点,但是在他的身上,似乎这些连接都被切断,每一个记忆都片状化,成为依附在脑内的一部分。这让蓝河感到了惶恐。

可是,事实显然没有那么多时间让他们来思考人生,叶修关掉了屏幕,悄声说了一句:“有人来了。”

门被人粗暴的从外面打开,持枪的侍卫士兵进来,黑洞洞的枪口对着这一对前几日才结合的哨兵向导,申建站在门口,仰着的下巴毫无疑问的暴露出他现在内心的窃喜,能用枪指着叶修,能拿鼻孔看他,这是多么难得的机会。

“哟,叶神。”

“申建,你要带我们走?”

“陶将军要见你,跟我们走一趟呗。”

“两个人?”叶修反问了一句,余光瞟到蓝河站在他身后清除数据的动作,心里加上一分。

“不然呢?”

“那为什么拿枪指着我们。”

“哈哈,叶神,你的战斗力我们是知道的,陶将军布置的工作,你总不忍心我们空手而归吧?”

“那主要看你们有没有这个本事咯。”叶修无所谓的答到。


评论(5)
热度(65)